宛初时锦《女配她惑国殃民》_(女配她惑国殃民)全章节免费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女配她惑国殃民》,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宛初时锦,是作者“召南zn”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主女配视觉,主反派
  “我这人坏事做尽,想来必然得落个万劫不复的下场,往后连轮回都是奢望”
  宛家被灭门那一日,宛初决定,拿自己赌个向时锦报仇的机会
  世人皆知,摄政公主时锦谋略过人,平叛乱统四国,绝代风华,世无其二,万民敬仰
  世人亦知,北初宠妃宛初手段狠辣,惑天子乱朝纲,祸国殃民,世无其二,万民唾骂
  “我亦没有摄政公主那般聪慧过人的头脑可以谋权掌命,便只能靠那世人不齿的手段让男人为我卖命!”
若哪一日终是灰飞烟灭,我亦不惧!
但愿往后得遇更好女子,举案眉齐!

小说:女配她惑国殃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召南zn

角色:宛初时锦

古代言情小说《女配她惑国殃民》的作者是“召南zn”。故事梗概:夜色之下难辨人影,但声音却有几分耳熟,“你要是不愿意,我带你出宫。”好像是那个摸她脸的男子。宛初转身就走,又被他拉住,“我带你出宫!你这样一去,今晚一定会死,陛下从来不留女人在身边的!”“你是谁?”宛初话语之间明显怀疑。“今日是我值守……”“与你无关!”宛初闻言立马拿下他的手,转身离开。男子似乎生气了,拽过她双肩用力晃着,试图让她清醒,“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会死的!没命你明白吗?”“与你无关……

评论专区

食灵灵:冲着食灵同人,必须去看一看

暗黑之不朽意志:这个作者注定是个扑街。当初和他说现实部分的女主设定为拖油瓶**是超级毒点,让他换一个女主,把这个作为女配,结果丫竟然禁我的言。结果呢?活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失落大陆:我喜欢多木木多,每一本都喜欢,作为晋江的老作者,她的文依旧很有活力,而且几乎每一本风格都有变背景,真的很厉害,是个脑力选手。

女配她惑国殃民

《女配她惑国殃民》在线阅读

第003章 长陵寝殿殊死一搏

夜色之下难辨人影,但声音却有几分耳熟,“你要是不愿意,我带你出宫。”

好像是那个摸她脸的男子。

宛初转身就走,又被他拉住,“我带你出宫!你这样一去,今晚一定会死,陛下从来不留女人在身边的!”

“你是谁?”宛初话语之间明显怀疑。

“今日是我值守……”

“与你无关!”宛初闻言立马拿下他的手,转身离开。

男子似乎生气了,拽过她双肩用力晃着,试图让她清醒,“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会死的!没命你明白吗?”

“与你无关。”

“你疯了吗?你以为自己是例外吗?不可能的,陛下身边从无例外,会死没命!我带你出宫……”

宛初再次打开他的手,转身离开,顺着记忆追上队伍。

幸好她是最后一个,嬷嬷未曾发觉。

队伍终于在一处恢宏宫殿前停下,

长陵宫。

陛下寝宫。

晚宴未曾散场,一等就是一个时辰。

宛初动了动酸痛的脚腕,不多时看见一人大步从眼前而过,袍摆处张牙舞爪的金龙犹有生命。

等,还是等。

约摸半个时辰,排在队首的姑娘被引进了寝殿。

宛初听得大哭响起,破殿穿云直上云霄,清晰深刻地响彻耳际。

不多时殿门大开,那姑娘猛地从殿里摔出,自台阶骨碌碌滚下,未着寸缕。

剑光一闪,血丝抛溅,已了无声息。

“啊……”姑娘们惊得纷纷后退,两股战战险些瘫软在地。

宛初能清晰地听见她们急促的呼吸和自己鼓雷般的心跳。

宛初看见嬷嬷的手才一接触第二位姑娘,她就立马撒腿狂奔试图逃离,可终究抵不过人家的力气,仍旧被抓回推入寝殿。

此次时间更短,不过片刻就被踹出殿门,以长剑赐死。

那俩姑娘的遗体被随意扔在一边。

剩下的姑娘惊慌失措,抗拒意味十分明显,纷纷往后退去,把身后的姑娘往前推。

“我不去,姐姐你这么漂亮,肯定能得陛下宠爱的。”话虽如此,可完全没有说服力。

“你推我做什么,我不想死。”

又一人被拽入殿内。

宛初拢袖看着第三具尸体被扔在一旁。

场面渐渐失控,嬷嬷高亢的呵斥炸在耳边,宛如恶魔催命。

第四具……

第五具……

小小的尸塔已然渐渐垒成。

包括宛初在内,还有五人。

前面那姑娘转过身,哭着拽住宛初,“姐姐,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宛初被推到了第一位。

她不哭不闹,嬷嬷多看了她几眼,“什么名?”

“宛初。”

“摄政王送来的想必有些本事,好好伺候着。”

殿门大开,她被推入殿中,大门合上,身后的哭喊声被阻断。

盏茶功夫过去,就在几个人以为今夜到此结束时,忽见大门敞开,一人从阶上飞滚而下,只不过身上较之其它人,衣衫还在而已。

正是宛初。

天旋地转伴随着阵阵痛楚,宛初额上沁出滴滴冷汗。

嬷嬷眼里闪过失望,拽过下一位。

宛初落地的一瞬直接忍痛站起往殿上奔去,剑光不出意外闪过,背上火辣辣的疼,她痛得腿一软扑倒在台阶上,仍旧忍痛咬牙往大殿跑去。

陛下是死门,亦是生门。

平民,从来都是掌权者的玩物!

嬷嬷看着她的背影惊诧不已,连那几个抗拒叫喊的姑娘都被她这一出惊得噤声。

“疯了吧……”

宛初推开大门,反手关上,一步步往内殿走去。

青螺说的没错,顺从,如时锦那般不卑不亢地跟他说话,后果不会是你想的刮目相看,而是直接残忍的死于非命。

不卑不亢,从来都要底气和实力作为前提。

但是,她没有!

宛家的财富,换取了她一条命。

尔后,除了这具身体,她一无所有。

北辰倚在榻上闭目养神,闻声向她招手,“来。”

宛初步步靠近,他没听着声儿,终于睁开眼来。

见还是她,那一瞬间眼里泛起的戾气直让人胆战心惊。

宛初咬牙猛地往榻上扑去,在他挥手摔人前死死抱住了他,红唇就那般毫无遮掩地印上他的薄唇。

唇齿相磕,血腥气泛起。

北辰怒火滔天,但任凭他又拽又拉又踢,宛初就跟八爪鱼似的紧紧抱着他。

“不还贞洁烈女吗?滚下去!”

宛初就趴在他肩上,闻言笑得有些凄凉,“贞洁烈女哪有活命重要,我想活着。”

她红唇再度贴上,技巧生疏但格外用心。

北辰没了反应,不回应亦不主动,更无被撩拨时的血气上涌,就那么冷静地看着她发顶。

宛初不知那一夜是如何过去的,只记得自己费了好大劲他依旧无动于衷,磨了好久好久才让他有了反应。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摄政王拿了她的财富,却送她进了死局,还不忘做出一副恩赐模样,万一有转机呢?往后还能为他所用。

死局……陛下不起,知道的女子都得死。

宛初忍着浑身不适起身穿衣,又伺候着他更衣洗漱。

“昨日谁欺负你了?”北辰神清气爽,许是十七年来第一次发泄,让他看起来比昨日俊朗许多。

他的容貌其实与他的摄政王小叔有得一拼。

“没有。”宛初低眉顺眼。

“嗯。”他整好衣衫,正了正发冠,依旧未看她一眼,迈步离开。

北辰走后不久,有太监前来宣旨,将华安宫赐她,并数许多绫罗绸缎,奇珍玩意,但唯独不曾封个名分。

后来听青螺说,当初争着抢着要伺候她的宫女数不胜数。

“这是宫女清名册,姑娘看上哪个,直点就是。”太监总管躬身递上。

宛初指尖在名上跳跃,最终停住,“青螺。”

“姑娘还可多选几个。”

“不必了,辛苦公公跑腿操心。”她踮起一个金镯,合着册子递还给他。

“伺候主子是小的福分。”改口很快,离去也很快。

宛初搬到华安宫,青螺及时赶到,见到她几多兴奋,“姑娘,姑娘的好日子要到了!”

宛初难得有兴趣,“怎么说?”

“您可是陛下留着的第一人啊!宫里都传遍了!全朝震惊亦不夸张。我听说昨儿个没伺候上的几个姑娘都眼红啦!”

宛初不关心,“昨日往左侧去的姑娘呢?”

青螺哆嗦着,眼眶立马就红了,“都送给大臣了。”

“出宫了?”

青螺急忙摇头,“伺候过大臣的姑娘陛下不会再要的,都发去军营了,听说,听说昨晚好多人一起闹一个姑娘,死了好几个。”

宛初垂眼,“背后疼得很,烦请了。”

“不敢不敢。”

宛初趴在榻上,青螺褪下她衣衫,瞧见那一瞬惊呼出声。

只见后背从左至右一条剑伤,足有拇指宽的深度,伤口未曾处理,皮肤外翻,似乎都能看见森森白骨,鲜血仍在浸出。

肩膀上齿印深深已然发青发紫,腰上指印竟还未褪去。

“姑娘……”

“别哭。我想睡觉。”

青螺抖着手上药处理,眼泪大颗大颗砸在她背上又赶忙擦去。

                       

小说:女配她惑国殃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召南zn

角色:宛初时锦

古代言情小说《女配她惑国殃民》的作者是“召南zn”。故事梗概:夜色之下难辨人影,但声音却有几分耳熟,“你要是不愿意,我带你出宫。”好像是那个摸她脸的男子。宛初转身就走,又被他拉住,“我带你出宫!你这样一去,今晚一定会死,陛下从来不留女人在身边的!”“你是谁?”宛初话语之间明显怀疑。“今日是我值守……”“与你无关!”宛初闻言立马拿下他的手,转身离开。男子似乎生气了,拽过她双肩用力晃着,试图让她清醒,“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会死的!没命你明白吗?”“与你无关……

评论专区

食灵灵:冲着食灵同人,必须去看一看

暗黑之不朽意志:这个作者注定是个扑街。当初和他说现实部分的女主设定为拖油瓶**是超级毒点,让他换一个女主,把这个作为女配,结果丫竟然禁我的言。结果呢?活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失落大陆:我喜欢多木木多,每一本都喜欢,作为晋江的老作者,她的文依旧很有活力,而且几乎每一本风格都有变背景,真的很厉害,是个脑力选手。

女配她惑国殃民

《女配她惑国殃民》在线阅读

第003章 长陵寝殿殊死一搏

夜色之下难辨人影,但声音却有几分耳熟,“你要是不愿意,我带你出宫。”

好像是那个摸她脸的男子。

宛初转身就走,又被他拉住,“我带你出宫!你这样一去,今晚一定会死,陛下从来不留女人在身边的!”

“你是谁?”宛初话语之间明显怀疑。

“今日是我值守……”

“与你无关!”宛初闻言立马拿下他的手,转身离开。

男子似乎生气了,拽过她双肩用力晃着,试图让她清醒,“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会死的!没命你明白吗?”

“与你无关。”

“你疯了吗?你以为自己是例外吗?不可能的,陛下身边从无例外,会死没命!我带你出宫……”

宛初再次打开他的手,转身离开,顺着记忆追上队伍。

幸好她是最后一个,嬷嬷未曾发觉。

队伍终于在一处恢宏宫殿前停下,

长陵宫。

陛下寝宫。

晚宴未曾散场,一等就是一个时辰。

宛初动了动酸痛的脚腕,不多时看见一人大步从眼前而过,袍摆处张牙舞爪的金龙犹有生命。

等,还是等。

约摸半个时辰,排在队首的姑娘被引进了寝殿。

宛初听得大哭响起,破殿穿云直上云霄,清晰深刻地响彻耳际。

不多时殿门大开,那姑娘猛地从殿里摔出,自台阶骨碌碌滚下,未着寸缕。

剑光一闪,血丝抛溅,已了无声息。

“啊……”姑娘们惊得纷纷后退,两股战战险些瘫软在地。

宛初能清晰地听见她们急促的呼吸和自己鼓雷般的心跳。

宛初看见嬷嬷的手才一接触第二位姑娘,她就立马撒腿狂奔试图逃离,可终究抵不过人家的力气,仍旧被抓回推入寝殿。

此次时间更短,不过片刻就被踹出殿门,以长剑赐死。

那俩姑娘的遗体被随意扔在一边。

剩下的姑娘惊慌失措,抗拒意味十分明显,纷纷往后退去,把身后的姑娘往前推。

“我不去,姐姐你这么漂亮,肯定能得陛下宠爱的。”话虽如此,可完全没有说服力。

“你推我做什么,我不想死。”

又一人被拽入殿内。

宛初拢袖看着第三具尸体被扔在一旁。

场面渐渐失控,嬷嬷高亢的呵斥炸在耳边,宛如恶魔催命。

第四具……

第五具……

小小的尸塔已然渐渐垒成。

包括宛初在内,还有五人。

前面那姑娘转过身,哭着拽住宛初,“姐姐,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宛初被推到了第一位。

她不哭不闹,嬷嬷多看了她几眼,“什么名?”

“宛初。”

“摄政王送来的想必有些本事,好好伺候着。”

殿门大开,她被推入殿中,大门合上,身后的哭喊声被阻断。

盏茶功夫过去,就在几个人以为今夜到此结束时,忽见大门敞开,一人从阶上飞滚而下,只不过身上较之其它人,衣衫还在而已。

正是宛初。

天旋地转伴随着阵阵痛楚,宛初额上沁出滴滴冷汗。

嬷嬷眼里闪过失望,拽过下一位。

宛初落地的一瞬直接忍痛站起往殿上奔去,剑光不出意外闪过,背上火辣辣的疼,她痛得腿一软扑倒在台阶上,仍旧忍痛咬牙往大殿跑去。

陛下是死门,亦是生门。

平民,从来都是掌权者的玩物!

嬷嬷看着她的背影惊诧不已,连那几个抗拒叫喊的姑娘都被她这一出惊得噤声。

“疯了吧……”

宛初推开大门,反手关上,一步步往内殿走去。

青螺说的没错,顺从,如时锦那般不卑不亢地跟他说话,后果不会是你想的刮目相看,而是直接残忍的死于非命。

不卑不亢,从来都要底气和实力作为前提。

但是,她没有!

宛家的财富,换取了她一条命。

尔后,除了这具身体,她一无所有。

北辰倚在榻上闭目养神,闻声向她招手,“来。”

宛初步步靠近,他没听着声儿,终于睁开眼来。

见还是她,那一瞬间眼里泛起的戾气直让人胆战心惊。

宛初咬牙猛地往榻上扑去,在他挥手摔人前死死抱住了他,红唇就那般毫无遮掩地印上他的薄唇。

唇齿相磕,血腥气泛起。

北辰怒火滔天,但任凭他又拽又拉又踢,宛初就跟八爪鱼似的紧紧抱着他。

“不还贞洁烈女吗?滚下去!”

宛初就趴在他肩上,闻言笑得有些凄凉,“贞洁烈女哪有活命重要,我想活着。”

她红唇再度贴上,技巧生疏但格外用心。

北辰没了反应,不回应亦不主动,更无被撩拨时的血气上涌,就那么冷静地看着她发顶。

宛初不知那一夜是如何过去的,只记得自己费了好大劲他依旧无动于衷,磨了好久好久才让他有了反应。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摄政王拿了她的财富,却送她进了死局,还不忘做出一副恩赐模样,万一有转机呢?往后还能为他所用。

死局……陛下不起,知道的女子都得死。

宛初忍着浑身不适起身穿衣,又伺候着他更衣洗漱。

“昨日谁欺负你了?”北辰神清气爽,许是十七年来第一次发泄,让他看起来比昨日俊朗许多。

他的容貌其实与他的摄政王小叔有得一拼。

“没有。”宛初低眉顺眼。

“嗯。”他整好衣衫,正了正发冠,依旧未看她一眼,迈步离开。

北辰走后不久,有太监前来宣旨,将华安宫赐她,并数许多绫罗绸缎,奇珍玩意,但唯独不曾封个名分。

后来听青螺说,当初争着抢着要伺候她的宫女数不胜数。

“这是宫女清名册,姑娘看上哪个,直点就是。”太监总管躬身递上。

宛初指尖在名上跳跃,最终停住,“青螺。”

“姑娘还可多选几个。”

“不必了,辛苦公公跑腿操心。”她踮起一个金镯,合着册子递还给他。

“伺候主子是小的福分。”改口很快,离去也很快。

宛初搬到华安宫,青螺及时赶到,见到她几多兴奋,“姑娘,姑娘的好日子要到了!”

宛初难得有兴趣,“怎么说?”

“您可是陛下留着的第一人啊!宫里都传遍了!全朝震惊亦不夸张。我听说昨儿个没伺候上的几个姑娘都眼红啦!”

宛初不关心,“昨日往左侧去的姑娘呢?”

青螺哆嗦着,眼眶立马就红了,“都送给大臣了。”

“出宫了?”

青螺急忙摇头,“伺候过大臣的姑娘陛下不会再要的,都发去军营了,听说,听说昨晚好多人一起闹一个姑娘,死了好几个。”

宛初垂眼,“背后疼得很,烦请了。”

“不敢不敢。”

宛初趴在榻上,青螺褪下她衣衫,瞧见那一瞬惊呼出声。

只见后背从左至右一条剑伤,足有拇指宽的深度,伤口未曾处理,皮肤外翻,似乎都能看见森森白骨,鲜血仍在浸出。

肩膀上齿印深深已然发青发紫,腰上指印竟还未褪去。

“姑娘……”

“别哭。我想睡觉。”

青螺抖着手上药处理,眼泪大颗大颗砸在她背上又赶忙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