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许惜寒横峰扫月完整版免费阅读_《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游戏动漫《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讲述主角许惜寒横峰扫月的爱恨纠葛,作者“横峰扫月”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赤壁的熊熊烈火,粉碎了曹操霸业魏蜀吴三国争霸,从此揭开序幕”
如果你早在甲板上听过这句话,并且时常怀念童年的《三国战纪》,那么不必犹豫,赶紧入坑
本作不仅写《三国战纪》,你童年玩过的街机游戏,全都在这里!

小说: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横峰扫月

角色:许惜寒横峰扫月

游戏动漫分类小说《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横峰扫月”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关于接血这个词,大概只有长期出入游戏厅的学生知道。接血并不是上去捅人一刀,然后端个盆子接人家血。要解释接血,得先从喂血说起。在游戏厅,常常有斗地主、**、打麻将等赌博机器。事实上,大多数游戏厅都是靠这些赌博机完成盈利的……

评论专区

龙脉君王:我就怕看着看着又变身了,真的接受不来这种元素。尤其号称要变回去的,以前年少无知的时候看过一堆变身文,都号称要变回去,结果最后嫁人了。。。先观望吧。

梦想为王:社会我中秋。什么玩意儿?阅至第二章,从头到尾,没几句话能读通的。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冯雪。

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

《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在线阅读

第5章 斗地主与炸金花

关于接血这个词,大概只有长期出入游戏厅的学生知道。

接血并不是上去捅人一刀,然后端个盆子接人家血。

要解释接血,得先从喂血说起。

在游戏厅,常常有斗地主、**、打麻将等赌博机器。

事实上,大多数游戏厅都是靠这些赌博机完成盈利的。

毕竟游戏机本身只能靠卖游戏币赚钱,而一块钱四个的游戏币,很多时候还挣不回电费与游戏机摇杆、按键的维修费。

游戏厅里的赌博机,很多时候比游戏机更让人上瘾。

或者说,无论是人与人赌博还是人与机器赌博,只要涉及到资金流动,就会变成非常上瘾的事情。

赌博本身具备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许多对游戏厅了解不深的成人也会对赌博机上瘾。就在宇县,曾经有人一日之间输掉一套房而不思悔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游戏厅的赌博机,大多被老板调过程序,把难度设置很高,导致许多不知情的人一上去就输输输。

这些人输多了,赌博机的难度就会逐渐降低,直至降到几乎不可能再输的地步。

而这些人不断输钱给赌博机的过程,被专业高手们称为喂血。

这就像喂狗一样,喂到一定程度,哪怕是饥饿数天的流浪狗,也会吃不下,甚至原地呕吐起来。

在这个时候,再有人去玩赌博机,只要稳扎稳打,一次性别押太大,几乎不可能输钱。

而后者上去赢钱的过程,就叫做接血。

他们接的不是老板的血,而是之前那群输得晕头转向的人的血。

许惜寒记得,在2004年,喂血接血这套理论还不是特别完善。

虽然也有人发现等别人输了钱之后再上,更容易赢钱,却鲜少有人把这事挂在嘴边。

毕竟自己安安静静赢钱,比让别人和自己抢钱舒服得多。

许惜寒沉吟许久,起身向游戏厅深处的赌博机区域走去。

这时在玩斗地主、**等机器的人都不多,但都是在生活上并不顺风顺水的男人。

这些人来这里玩赌博,很多时候只是为了发泄。只不过在发泄情绪的过程中,又不知不觉上了瘾。

因而他们后来并没有不开心,依旧会来这个地方输点钱。

仿佛他们天生就欠游戏厅老板钱一样。

许惜寒耐心观察在这片区玩赌博的成人,其中玩斗地主那个男人机器上还有一千多分,不容易输光。

每个游戏厅,赌博机的分数与现金的兑换比率并不一样。

在褚宏的游戏厅,斗地主的机器,1000分就是五十块,

五块钱100分,如果能赢到10000分,就是五百块。但是斗地主机器的分数上限很低,一般八九千分就自动爆机了。

许惜寒守在男人旁边,见他每次押分的都是最高的100分。

100分的底分,每次他当地主叫三倍,最少都得输300分,也就是十五块。

好在这《极品斗地主》对玩家有积分保护。

押分低于50分,最多赔底分十倍;押分高于50分低于100分,最多赔底分九倍;押最高的100分,最多赔底分八倍,也就是800分。

并且这款赌博机支持玩家当地主时投降输一半,押100分叫三倍当地主,最少应该输600分,但是主动投降就只输300分了。

然而玩家在押最高的100分的情况下,经常是被电脑三分截断地主,随后两炸直接让其输满800分。

而玩家分数低于800分时,是无法再押100分底分的。

这种情况下,不太在乎输赢的成人们又会掏钱叫老板上分。

毫不夸张地说,来这里玩的成年人,最少也得留下两百块。而一些比较豁达的,输个八百一千也是家常便饭。

而这个年代,工薪待遇较好的高中教师,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两千出头。

许惜寒安静看着全神贯注斗地主的男人,只见他不过三两分钟,便叫褚宏过来上分。

褚宏扭着屁股过来,只需将上分钥匙**钥匙孔,转动着按几下上分键,便可捻走男人放在机子上的三十、五十。

这钱来得可真快!

时间慢慢流逝,不过半个小时,男人已前前后后上分至少六百块。

而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是他老婆叫他滚回去吃饭。

他对着手机骂骂咧咧,快速将机子上剩的分数输完,转身就走了。

许惜寒心头一笑,当即坐到机子前,掏出二十块大喊,“褚老板,上分!”

褚宏顶着铮亮的光头走来,瞪着许惜寒看了片刻,不情不愿地掏出钥匙上了400分。

许惜寒押15分,这是只比基础底分高出5分的超低押分,纵使每把牌都双王,赢钱速度依旧很慢。

但是许惜寒不着急。他结合多年的经验,深知无论什么类型的斗地主机子,最有利于玩家赢钱的押分,就是15分。

玩斗地主想赢钱,靠的不是高押分。毕竟押分太高,系统分配的炸弹自然就少,倍数上不去,即使胜利,也赢不了多少,而且输的概率还高得多。

《极品斗地主》这款赌博机具备两个特色:

其一是大王具备变牌能力,可以变成自己需要的任何牌,如果凑成其他炸弹,底分是照常翻倍的;

其二是玩家拿到小王有一定几率触发“神仙搓牌”。这个搓牌就厉害了,无论玩家把小王变成其他什么牌,底分都会先翻一倍,如若有机会搓成炸弹,还有机会赢炸再翻一倍。

换言之,要把这款斗地主机器玩明白,首先要弄清楚两个王的作用。

在自己手上双王且三带比较多的情况下,这把牌能打多慢就打多慢。

因为玩家每多一手牌权,就多一次触发小王神仙戳牌的机会。

如若成功触发搓牌,小王搓成一个炸弹,大王再变另一个炸弹,加上搓牌本身的翻倍,就相当于直接赢三炸。

15的底分,叫三倍变成45,地主本身翻倍变成90,三炸便是再翻八倍,720分。

这三十多块,或许来得并不比押100分快,但是输钱的风险直接被压到了最低。

况且赢两炸以上还有只赚不亏的“点新娘”游戏。

用往后必会蓬勃发展的各游戏体系的话说,就是容错率高。

许惜寒坐在机子前,不紧不慢玩了一个多小时,拿好牌的次数居多,但是也常挨炸。

输输赢赢间,他的分数来到4800分,两百四十块。

他尝试继续向上冲击,却发现挨炸的几率越来越高,在分数掉到4600分后,果断叫褚宏来下分换钱。

虽然各类赌博机都存在喂血接血规则,并不代表机子吃多少血就一定吐多少,不然老板还赚什么?

赌博机偶尔吐吐血,也是给玩家们制造一种可能赢钱的假象。

如若不懂得见好就收,无论玩家是怎样厉害的斗地主高手,也逃不掉被电脑无情蹂躏的结局。

毕竟纸牌类的赌博,都存在一种牌,就是那种换谁来都无力回天的必输牌。

许惜寒这次接血赚了两百多块,加上之前玩《拳皇97》赢的三百多块,还不到六百块。

这笔钱对许多高中生而言,已是巨款,但是距离张晓蓝所需的六千块,还是差太多了。

许惜寒不知道张晓蓝具体还能等几天,但是心血管严重堵塞这种病症,自然是越早做手术越好。

“三天吧。争取在这段时间内挣够六千块。”

许惜寒想着,暗自拽紧拳头,起身再去观看其他还在玩赌博机的成人。

时间慢慢流逝,很快来到九点半,游戏厅外本就黑漆漆的巷子,变得越发深邃瘆人。

许惜寒知道,学校快下晚自习了。

如果自己没在十点二十前赶回宿舍,今晚就只能在网吧或环境糟糕的招待所过夜。

他目不转睛看着一个正红了眼,不断掏钱上分的中分头男人。

这人在玩《漂亮金花》,前前后后输了一千块不止,已显得囊中羞涩,迟早灰头土脸而去。

**的机子,接血规则没有斗地主机子那么明显。但是许惜寒依旧有经验,知道利用**本身的规则,换取海量的收益。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拟游戏中,**的规则或许存在变化,但是有一点永无改变,便是先说话的一定是闲家。

如若上一把是玩家获胜,下一把必然是电脑先说话。

这时候玩家可以直接将底分押至100分以上,电脑就必须在这个底分下进行跟注或加押。

相当于玩家只用100底分,便能换到电脑200分以上。

接下来,是弃牌还是跟注,也是很有学问。

《漂亮金花》和真人金花区别很大,为了加快赌博节奏,玩家方和电脑方都有两张牌是明牌状态。

这有点类似电影里赌王们常玩的梭哈,只不过**只有三张牌,梭哈是五张牌。

在自己和电脑都翻开两张牌的情况下,双方的牌型大小,都已固定。

比如电脑翻出的两张牌是红桃8,方块J,那么它能组成的最大牌型就是对J。

如若玩家看牌后,确定自己的牌大于电脑的最大牌型,可以直接将押注加满,而电脑往往会选择用同等注码开牌。

这种情况好赢钱,但这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时候,玩家很难拿到必赢的牌,这就需要极其丰富的对局经验。

寻常玩家大多会选择开牌,比如这个中分头男人。

换作许惜寒,他不会看牌,而是不看加押,做到吃诈的效果。

《漂亮金花》的电脑方是可以被玩家的加押吓到弃牌的,这一点少有人知道,但是许惜寒的经验极其老练。

这不,中分头刚走,许惜寒上来十几分钟,就赢到四百多块。

                       

小说: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横峰扫月

角色:许惜寒横峰扫月

游戏动漫分类小说《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横峰扫月”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关于接血这个词,大概只有长期出入游戏厅的学生知道。接血并不是上去捅人一刀,然后端个盆子接人家血。要解释接血,得先从喂血说起。在游戏厅,常常有斗地主、**、打麻将等赌博机器。事实上,大多数游戏厅都是靠这些赌博机完成盈利的……

评论专区

龙脉君王:我就怕看着看着又变身了,真的接受不来这种元素。尤其号称要变回去的,以前年少无知的时候看过一堆变身文,都号称要变回去,结果最后嫁人了。。。先观望吧。

梦想为王:社会我中秋。什么玩意儿?阅至第二章,从头到尾,没几句话能读通的。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冯雪。

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

《重生之我在遊聚破六亿》在线阅读

第5章 斗地主与炸金花

关于接血这个词,大概只有长期出入游戏厅的学生知道。

接血并不是上去捅人一刀,然后端个盆子接人家血。

要解释接血,得先从喂血说起。

在游戏厅,常常有斗地主、**、打麻将等赌博机器。

事实上,大多数游戏厅都是靠这些赌博机完成盈利的。

毕竟游戏机本身只能靠卖游戏币赚钱,而一块钱四个的游戏币,很多时候还挣不回电费与游戏机摇杆、按键的维修费。

游戏厅里的赌博机,很多时候比游戏机更让人上瘾。

或者说,无论是人与人赌博还是人与机器赌博,只要涉及到资金流动,就会变成非常上瘾的事情。

赌博本身具备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许多对游戏厅了解不深的成人也会对赌博机上瘾。就在宇县,曾经有人一日之间输掉一套房而不思悔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游戏厅的赌博机,大多被老板调过程序,把难度设置很高,导致许多不知情的人一上去就输输输。

这些人输多了,赌博机的难度就会逐渐降低,直至降到几乎不可能再输的地步。

而这些人不断输钱给赌博机的过程,被专业高手们称为喂血。

这就像喂狗一样,喂到一定程度,哪怕是饥饿数天的流浪狗,也会吃不下,甚至原地呕吐起来。

在这个时候,再有人去玩赌博机,只要稳扎稳打,一次性别押太大,几乎不可能输钱。

而后者上去赢钱的过程,就叫做接血。

他们接的不是老板的血,而是之前那群输得晕头转向的人的血。

许惜寒记得,在2004年,喂血接血这套理论还不是特别完善。

虽然也有人发现等别人输了钱之后再上,更容易赢钱,却鲜少有人把这事挂在嘴边。

毕竟自己安安静静赢钱,比让别人和自己抢钱舒服得多。

许惜寒沉吟许久,起身向游戏厅深处的赌博机区域走去。

这时在玩斗地主、**等机器的人都不多,但都是在生活上并不顺风顺水的男人。

这些人来这里玩赌博,很多时候只是为了发泄。只不过在发泄情绪的过程中,又不知不觉上了瘾。

因而他们后来并没有不开心,依旧会来这个地方输点钱。

仿佛他们天生就欠游戏厅老板钱一样。

许惜寒耐心观察在这片区玩赌博的成人,其中玩斗地主那个男人机器上还有一千多分,不容易输光。

每个游戏厅,赌博机的分数与现金的兑换比率并不一样。

在褚宏的游戏厅,斗地主的机器,1000分就是五十块,

五块钱100分,如果能赢到10000分,就是五百块。但是斗地主机器的分数上限很低,一般八九千分就自动爆机了。

许惜寒守在男人旁边,见他每次押分的都是最高的100分。

100分的底分,每次他当地主叫三倍,最少都得输300分,也就是十五块。

好在这《极品斗地主》对玩家有积分保护。

押分低于50分,最多赔底分十倍;押分高于50分低于100分,最多赔底分九倍;押最高的100分,最多赔底分八倍,也就是800分。

并且这款赌博机支持玩家当地主时投降输一半,押100分叫三倍当地主,最少应该输600分,但是主动投降就只输300分了。

然而玩家在押最高的100分的情况下,经常是被电脑三分截断地主,随后两炸直接让其输满800分。

而玩家分数低于800分时,是无法再押100分底分的。

这种情况下,不太在乎输赢的成人们又会掏钱叫老板上分。

毫不夸张地说,来这里玩的成年人,最少也得留下两百块。而一些比较豁达的,输个八百一千也是家常便饭。

而这个年代,工薪待遇较好的高中教师,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两千出头。

许惜寒安静看着全神贯注斗地主的男人,只见他不过三两分钟,便叫褚宏过来上分。

褚宏扭着屁股过来,只需将上分钥匙**钥匙孔,转动着按几下上分键,便可捻走男人放在机子上的三十、五十。

这钱来得可真快!

时间慢慢流逝,不过半个小时,男人已前前后后上分至少六百块。

而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是他老婆叫他滚回去吃饭。

他对着手机骂骂咧咧,快速将机子上剩的分数输完,转身就走了。

许惜寒心头一笑,当即坐到机子前,掏出二十块大喊,“褚老板,上分!”

褚宏顶着铮亮的光头走来,瞪着许惜寒看了片刻,不情不愿地掏出钥匙上了400分。

许惜寒押15分,这是只比基础底分高出5分的超低押分,纵使每把牌都双王,赢钱速度依旧很慢。

但是许惜寒不着急。他结合多年的经验,深知无论什么类型的斗地主机子,最有利于玩家赢钱的押分,就是15分。

玩斗地主想赢钱,靠的不是高押分。毕竟押分太高,系统分配的炸弹自然就少,倍数上不去,即使胜利,也赢不了多少,而且输的概率还高得多。

《极品斗地主》这款赌博机具备两个特色:

其一是大王具备变牌能力,可以变成自己需要的任何牌,如果凑成其他炸弹,底分是照常翻倍的;

其二是玩家拿到小王有一定几率触发“神仙搓牌”。这个搓牌就厉害了,无论玩家把小王变成其他什么牌,底分都会先翻一倍,如若有机会搓成炸弹,还有机会赢炸再翻一倍。

换言之,要把这款斗地主机器玩明白,首先要弄清楚两个王的作用。

在自己手上双王且三带比较多的情况下,这把牌能打多慢就打多慢。

因为玩家每多一手牌权,就多一次触发小王神仙戳牌的机会。

如若成功触发搓牌,小王搓成一个炸弹,大王再变另一个炸弹,加上搓牌本身的翻倍,就相当于直接赢三炸。

15的底分,叫三倍变成45,地主本身翻倍变成90,三炸便是再翻八倍,720分。

这三十多块,或许来得并不比押100分快,但是输钱的风险直接被压到了最低。

况且赢两炸以上还有只赚不亏的“点新娘”游戏。

用往后必会蓬勃发展的各游戏体系的话说,就是容错率高。

许惜寒坐在机子前,不紧不慢玩了一个多小时,拿好牌的次数居多,但是也常挨炸。

输输赢赢间,他的分数来到4800分,两百四十块。

他尝试继续向上冲击,却发现挨炸的几率越来越高,在分数掉到4600分后,果断叫褚宏来下分换钱。

虽然各类赌博机都存在喂血接血规则,并不代表机子吃多少血就一定吐多少,不然老板还赚什么?

赌博机偶尔吐吐血,也是给玩家们制造一种可能赢钱的假象。

如若不懂得见好就收,无论玩家是怎样厉害的斗地主高手,也逃不掉被电脑无情蹂躏的结局。

毕竟纸牌类的赌博,都存在一种牌,就是那种换谁来都无力回天的必输牌。

许惜寒这次接血赚了两百多块,加上之前玩《拳皇97》赢的三百多块,还不到六百块。

这笔钱对许多高中生而言,已是巨款,但是距离张晓蓝所需的六千块,还是差太多了。

许惜寒不知道张晓蓝具体还能等几天,但是心血管严重堵塞这种病症,自然是越早做手术越好。

“三天吧。争取在这段时间内挣够六千块。”

许惜寒想着,暗自拽紧拳头,起身再去观看其他还在玩赌博机的成人。

时间慢慢流逝,很快来到九点半,游戏厅外本就黑漆漆的巷子,变得越发深邃瘆人。

许惜寒知道,学校快下晚自习了。

如果自己没在十点二十前赶回宿舍,今晚就只能在网吧或环境糟糕的招待所过夜。

他目不转睛看着一个正红了眼,不断掏钱上分的中分头男人。

这人在玩《漂亮金花》,前前后后输了一千块不止,已显得囊中羞涩,迟早灰头土脸而去。

**的机子,接血规则没有斗地主机子那么明显。但是许惜寒依旧有经验,知道利用**本身的规则,换取海量的收益。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拟游戏中,**的规则或许存在变化,但是有一点永无改变,便是先说话的一定是闲家。

如若上一把是玩家获胜,下一把必然是电脑先说话。

这时候玩家可以直接将底分押至100分以上,电脑就必须在这个底分下进行跟注或加押。

相当于玩家只用100底分,便能换到电脑200分以上。

接下来,是弃牌还是跟注,也是很有学问。

《漂亮金花》和真人金花区别很大,为了加快赌博节奏,玩家方和电脑方都有两张牌是明牌状态。

这有点类似电影里赌王们常玩的梭哈,只不过**只有三张牌,梭哈是五张牌。

在自己和电脑都翻开两张牌的情况下,双方的牌型大小,都已固定。

比如电脑翻出的两张牌是红桃8,方块J,那么它能组成的最大牌型就是对J。

如若玩家看牌后,确定自己的牌大于电脑的最大牌型,可以直接将押注加满,而电脑往往会选择用同等注码开牌。

这种情况好赢钱,但这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时候,玩家很难拿到必赢的牌,这就需要极其丰富的对局经验。

寻常玩家大多会选择开牌,比如这个中分头男人。

换作许惜寒,他不会看牌,而是不看加押,做到吃诈的效果。

《漂亮金花》的电脑方是可以被玩家的加押吓到弃牌的,这一点少有人知道,但是许惜寒的经验极其老练。

这不,中分头刚走,许惜寒上来十几分钟,就赢到四百多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