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时难别亦难》花锦歌秦瀚星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花锦歌秦瀚星热门小说

《相见时难别亦难》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秦瀚星”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花锦歌秦瀚星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相见时难别亦难》内容介绍:“小姐,洗澡水已备好了,您就换上吧”莲儿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花锦歌笑着点了点头,这五年来,她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从未在军中同人一起沐浴过也导致军中将领都觉得她架子大,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再到后面她忍气吞声直到沙场奋力杀敌,率领一千精兵击退蛮夷三万士兵,这才稳定了她军中地位…

小说:相见时难别亦难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秦瀚星

角色:花锦歌秦瀚星

推荐精彩小说《相见时难别亦难》本文讲述了秦瀚星花锦歌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秦瀚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评论专区

胜券在手:实话说五星是过了点,毕竟就像上面很多评论说的,剧情冲突不够精彩,人物刻画相对弱了点。不过这种重生类教练文没有龙傲天,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合理性专业性基本达标的文章再不鼓励下,就没有评论的必要了啊。

次元干涉者:3章被毒死系列

死亡万花筒:@Samsam0353 : 文笔好,设定新颖,耽美 西西特的书,喜欢耽美的不妨一看

相见时难别亦难

《相见时难别亦难》在线阅读

相见时难别亦难第5章  

推荐精彩小说《相见时难别亦难》本文讲述了秦瀚星花锦歌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
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秦瀚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
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秦瀚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来人,备驾,回宫!”
秦瀚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花将军凯旋而归,全城百姓夹道相迎。
花锦歌去了殿前,秦瀚星阴沉着脸,简单恭贺了两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将军和花锦歌同坐一辆马车,花老将军询问道:“听闻几日前圣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将军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
那日之事,其实花锦歌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为了不让老父亲担心,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圣上惜才,得知女儿又打了胜战前来给女儿祝贺。”
“既是如此,为何刚刚在殿上圣上又阴沉着脸?”
老将军询问道。
应该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这般恼怒吧。
不过,那日之事,她也很难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说道:“女儿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难测。”
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小心点最好。
不过好在你兄长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
如今可以正常行动了。”
“你既然回来,便在家里待着吧。
你兄长情况好转,这几日你们兄妹二人再好好交接一下,他便可顶替你,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哥哥的毒都解了?”
花锦歌心中一喜。
才到将军府,她便迫不及待去偏房寻哥哥。
花戎此刻穿着一身戎装站在屋内等着她,看到哥哥那一刻,花锦歌也不由愣了一下。
这如同在照镜子一般。
不管是从身形,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
尤其哥哥此刻和她穿着同样的戎装这让进来的老将军也看的直摇头,表示分不清了。
花戎点了点头,“你回来就好了。”
说着,花戎眼眶不禁有些红润,“邻家女子,二八芳龄就出嫁了。
却委屈了你,还要替为兄东征西战。
是大哥对不住你。”
“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花锦歌安慰的笑着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去卸了这一身戎装吧。
娘亲为你备了女装。”
花戎说着,他的贴身丫鬟端着盘子进来,里面摆放着是才做好的女装锦衣。
“小姐,洗澡水已备好了,您就换上吧。”
莲儿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花锦歌笑着点了点头,这五年来,她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从未在军中同人一起沐浴过。
也导致军中将领都觉得她架子大,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
再到后面她忍气吞声直到沙场奋力杀敌,率领一千精兵击退蛮夷三万士兵,这才稳定了她军中地位。
习惯了男装,这还是五年来她第一次要换上女装。
房间白色纱帘在飘动着,而她正在温泉池中浸泡着。
氤氲热气让她思绪有些凌乱,仿佛将她拉回了那营中一晚。
他说,“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他还说,“朕,只要你。”
闭上眼,脑海中全是秦瀚星布满**的双眸,那灼灼目光仿佛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花锦歌本在闭目养神,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声低吟声。
那此起彼伏的叫声,让花锦歌面色微红。
尤其外面还传来女子娇喘的声音:“你猴急什么,今日小姐回府,说不定在里面泡澡呢。
你在这,要是让人听到,多不好啊。”
男子说:“怕什么,别说小姐没回来,就算是回来了又能如何。
小姐成日军营里泡着,什么没见过,说不定比你都懂。”
“你轻点。”
花锦歌将自己埋在温水里,外面的竹林的声音越发暧昧,让她听得更是面红耳赤了。
在军营中她不是没听其他将领兄弟们去喝过花酒回来说,也曾叫她去过,但她毕竟是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跟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去。
不去,不代表不知道。
 竹林里的喘息声越发大了,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生怕偷情的两人发现她在。
可,那暧昧的声音让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秦瀚星的模样。
以及他说过的话,他的呼吸。
想着想着,让她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
半久外面的动静才小了不少,直到那两人离开,花锦歌这才从水池里出来。
氤氲的热气熏得她小脸微红,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刚刚的活春宫,还是想到了秦瀚星。
她抖了抖女装,就准备换上。

                       

小说:相见时难别亦难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秦瀚星

角色:花锦歌秦瀚星

推荐精彩小说《相见时难别亦难》本文讲述了秦瀚星花锦歌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秦瀚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评论专区

胜券在手:实话说五星是过了点,毕竟就像上面很多评论说的,剧情冲突不够精彩,人物刻画相对弱了点。不过这种重生类教练文没有龙傲天,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合理性专业性基本达标的文章再不鼓励下,就没有评论的必要了啊。

次元干涉者:3章被毒死系列

死亡万花筒:@Samsam0353 : 文笔好,设定新颖,耽美 西西特的书,喜欢耽美的不妨一看

相见时难别亦难

《相见时难别亦难》在线阅读

相见时难别亦难第5章  

推荐精彩小说《相见时难别亦难》本文讲述了秦瀚星花锦歌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
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秦瀚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秦瀚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
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秦瀚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来人,备驾,回宫!”
秦瀚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花将军凯旋而归,全城百姓夹道相迎。
花锦歌去了殿前,秦瀚星阴沉着脸,简单恭贺了两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将军和花锦歌同坐一辆马车,花老将军询问道:“听闻几日前圣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将军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
那日之事,其实花锦歌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为了不让老父亲担心,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圣上惜才,得知女儿又打了胜战前来给女儿祝贺。”
“既是如此,为何刚刚在殿上圣上又阴沉着脸?”
老将军询问道。
应该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这般恼怒吧。
不过,那日之事,她也很难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说道:“女儿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难测。”
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小心点最好。
不过好在你兄长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
如今可以正常行动了。”
“你既然回来,便在家里待着吧。
你兄长情况好转,这几日你们兄妹二人再好好交接一下,他便可顶替你,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哥哥的毒都解了?”
花锦歌心中一喜。
才到将军府,她便迫不及待去偏房寻哥哥。
花戎此刻穿着一身戎装站在屋内等着她,看到哥哥那一刻,花锦歌也不由愣了一下。
这如同在照镜子一般。
不管是从身形,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
尤其哥哥此刻和她穿着同样的戎装这让进来的老将军也看的直摇头,表示分不清了。
花戎点了点头,“你回来就好了。”
说着,花戎眼眶不禁有些红润,“邻家女子,二八芳龄就出嫁了。
却委屈了你,还要替为兄东征西战。
是大哥对不住你。”
“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花锦歌安慰的笑着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去卸了这一身戎装吧。
娘亲为你备了女装。”
花戎说着,他的贴身丫鬟端着盘子进来,里面摆放着是才做好的女装锦衣。
“小姐,洗澡水已备好了,您就换上吧。”
莲儿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花锦歌笑着点了点头,这五年来,她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从未在军中同人一起沐浴过。
也导致军中将领都觉得她架子大,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
再到后面她忍气吞声直到沙场奋力杀敌,率领一千精兵击退蛮夷三万士兵,这才稳定了她军中地位。
习惯了男装,这还是五年来她第一次要换上女装。
房间白色纱帘在飘动着,而她正在温泉池中浸泡着。
氤氲热气让她思绪有些凌乱,仿佛将她拉回了那营中一晚。
他说,“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他还说,“朕,只要你。”
闭上眼,脑海中全是秦瀚星布满**的双眸,那灼灼目光仿佛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花锦歌本在闭目养神,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声低吟声。
那此起彼伏的叫声,让花锦歌面色微红。
尤其外面还传来女子娇喘的声音:“你猴急什么,今日小姐回府,说不定在里面泡澡呢。
你在这,要是让人听到,多不好啊。”
男子说:“怕什么,别说小姐没回来,就算是回来了又能如何。
小姐成日军营里泡着,什么没见过,说不定比你都懂。”
“你轻点。”
花锦歌将自己埋在温水里,外面的竹林的声音越发暧昧,让她听得更是面红耳赤了。
在军营中她不是没听其他将领兄弟们去喝过花酒回来说,也曾叫她去过,但她毕竟是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跟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去。
不去,不代表不知道。
 竹林里的喘息声越发大了,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生怕偷情的两人发现她在。
可,那暧昧的声音让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秦瀚星的模样。
以及他说过的话,他的呼吸。
想着想着,让她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
半久外面的动静才小了不少,直到那两人离开,花锦歌这才从水池里出来。
氤氲的热气熏得她小脸微红,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刚刚的活春宫,还是想到了秦瀚星。
她抖了抖女装,就准备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