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特区)李刈天李天泽全文阅读_(李刈天李天泽)全集免费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联邦特区》,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本作较为慢热,请往后多看几章,你会有新发现)
灾变过后,全球资源匮乏、生态恶化、粮食歉收、局势混乱,人类文明几经崩溃
  为应对时局,全球各国联手组建联合政府,史称“地球联邦”
  联邦政府紧急建立起七个大区及多个附属特区
  我们的故事,就从联邦亚盟下的特一区的一个青年身上开始!

小说:联邦特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李天泽

角色:李刈天李天泽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联邦特区》,它的作者是“李天泽”。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天后,东华的建筑队陆续来到了阳光生活村,开始了一些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如水电,排污,道路和房屋的修葺与重建等。因为有着之前建设东华势力范围下三个生活村的经验,所以建筑队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很快就开始了建设。再加上阳光生活村的规模也不大,充其量只有两百多号居民的规模,与东华下辖的三个村总和一千五百多人的规模相比,不过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所以建设难度上也比较低。与此同时,李刈天也完成了他对张东华的承诺,三分之二的军·火也正式列装东华,东华的实力几乎产生了质变。现在东华的队伍基本的配备都是人手一把自动步,单兵火力几乎可以堪比一个联邦标准步兵营五百人的水平,只是人数和质量上还差点意思……

评论专区

就问你气不气:给个剧毒就问你气不气?我想气了,不然也不会怼龙空.

仙宫:前三章劝退。看着这书,好像回到了十年前,装逼打脸的套路都是多少年的了?打眼好歹也算是一个大神,不说随时代进步,怎么还越写越退步了?

大亨传说:都市娱乐文的开山大作

联邦特区

《联邦特区》在线阅读

第3章 奔头

两天后,东华的建筑队陆续来到了阳光生活村,开始了一些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如水电,排污,道路和房屋的修葺与重建等。

因为有着之前建设东华势力范围下三个生活村的经验,所以建筑队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很快就开始了建设。

再加上阳光生活村的规模也不大,充其量只有两百多号居民的规模,与东华下辖的三个村总和一千五百多人的规模相比,不过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所以建设难度上也比较低。

与此同时,李刈天也完成了他对张东华的承诺,三分之二的军·火也正式列装东华,东华的实力几乎产生了质变。

现在东华的队伍基本的配备都是人手一把自动步,单兵火力几乎可以堪比一个联邦标准步兵营五百人的水平,只是人数和质量上还差点意思。

“华哥,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伙人?”李刈天看着建筑工人专业的动作,“看着还真像这么回事儿。”

张东华低头看着图纸,头也不抬地说道:“什么叫像这么回事儿,这他妈的就是专业的建筑队。”

李刈天一愣,接着说道:“那这建筑师肯定得花不少钱吧。”

“花个屁的钱,老子亲儿子还用得着花钱?”张东华似乎是失去了和李刈天接着交谈的兴趣,冲着不远处的一伙工人喊道:“小心点,别把建材给我磕坏了!”

这下子轮到李刈天傻眼了,他之前还寻思着给张东华再补贴点,毕竟那些军·火的价值还是抵不上一个小型生活村建设的费用。

谁知道人家压根用不上这个。

原来张东华的儿子打小就在建筑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再加上他也乐意培养儿子的兴趣爱好,后来张东华儿子因为专业成绩优秀,再加上导师青睐,老爸砸钱铺路,直接保送进了联邦建筑大学深造。

但因为老爹的宏图伟业,他便毫不犹豫地放下了自己手头的学业,回到了养育自己的特一区,为张东华干起了免费的工程师。

“华哥,带我去见见你家的高材生呗!”

张东华正忙的不可开交,低头指道:“村中心那个指挥干活的就是他。”

李刈天向村中心望去,只见几个人正簇拥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讨论着什么。中间那个青年看着还是有点青涩,像是刚走出校园的学生。

李刈天便往那儿凑了过去,刚好听见青年在发号施令:“这批住宅用房这里,这里,两处全部都要加固,另外,村外那几处工事也要按照我给的图纸去修建,不能偷工减料,都明白了吗?”

他身边那几个工人纷纷点头应着。

“那就都快动起来吧!”工人四散而开,开始按照青年的指示忙碌了起来。

趁着青年低头看图纸之际,李刈天上前问道:“你就是华哥的儿子吧?”青年瞥了李刈天一眼道:“我知道你是李刈天,我爸的合作伙伴,我叫张春秋。”

还没等李刈天接着开口,张春秋便开口道:“你要是没事就到旁边歇着去,我这边挺忙的,没空招待你。”说完便又投入了工作。

李刈天再次傻眼,合着他倒成了最多余的人了。

李刈天不禁苦笑起来,不过一想到阳光生活村的居民们能过上比之前好多了的生活,心里又不禁美滋滋起来。

李刈天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无父无母,一直都是村里的各个大人你一口我一口,用“百家饭”把他喂大的,所以他一直都很感激他们,想为了他们做点实事,能够造福这一方胜似亲人的村民。

至于与老牛团伙结仇,也是因为他们没能收够保护费,来收保护费的马仔就直接开枪打死了村里好几个老人,村民们气不过便和他们发生了冲突,冲突之中,又打死了十几号村民。

其中不乏从小帮助和养育李刈天的那些叔叔伯伯姑姑阿姨们,这样一来,便使得李刈天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想要替这些死难者报仇。

他这才找到了张东华,以一定的利益为筹码,让他出了几个素质好的的武装成员帮助劫持运军.火车,以及出动队伍为他助拳,再到后来的整合并驻防生活村。

从这里看,李刈天为人是很重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为了这些并没有血缘关系的村民出这么大的力。

但是,李刈天之所以愿意被张东华收入麾下,并不只是出于想保护村民,更重要的是因为张东华这个人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不同于一般的武装头头那样只知道在自己的地盘上横征暴敛,鱼肉百姓,坐吃山空,他在自己所管辖的区域内,制订了一系列的法律条款去约束和管理手底下的兵和民。

如果说这还是基本的东西,不用去花太大的功夫,那他懂得如何去发展经济,搞一些基建,稳民生促就业这方面的手段,可是让李刈天很是惊讶了。

在张东华的身上,李刈天看到了领导者的风范,准确来说应该是他高瞻远瞩的眼光使李刈天折服。

张东华明白,随着联邦直属大区建设的逐渐完善,世界局势的逐渐稳定,联邦特区混乱的局势不会持续太久。

未来,这块法外之地,势必也会趋于稳定,开始发展民生经济,到时候看的可不是谁的枪多谁的人多了,到时候看的就是谁更有发展经济的潜力了。

特区里的私人武装终究不是个出路,随着局势的稳定,各大区不会容忍特区里继续混乱下去,毕竟这里日后也是要并入大区的。

所以只有治理好手底下的这一亩三分地,日后才有与大区势力对话的可能性,如果搞得够好甚至还有被收编的可能,其他大区也有过这样的例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张东华会如此看重民生与经济,因为这才是日后的主流。

李刈天本身也是很认同这种想法的,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把阳光生活村和自己的命运交到他手里。

夜色渐渐的暗下来,工地上忙碌了一天的工人们也都放下了手中的活,村民们邀请他们一同与自己在篝火旁放松娱乐共进晚餐。

村民,工人和少数的驻防的东华武装士兵一同在篝火旁载歌载舞,一派和谐安详的氛围。

李刈天靠在脚手架旁,吃着杂粮饼看着快乐的人们,一时竟有些出神。

张东华见李刈天在一个人默默的发呆,便凑过去笑着问:“你咋一个人在这杵着呢?不过去和大伙唠唠嗑啊?”

李刈天摆摆手,“我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

张东华闻言,顺着脚手架坐了下来,看着星空也有些出神。

好半晌,两人都一言不发。

“华哥,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让老百姓们安居乐业呢?是什么促使着你去做这些的呢?”李刈天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的氛围。

张东华略显惊讶的看了眼李刈天,显然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来。

张东华叹了口气,缓缓地将多年前的往事向李刈天娓娓道来:“我有个发妻,她叫王秋水,我就是和她有的春秋。”

李刈天没有问她现在在哪儿,而是接着静静地听着。

“大概十八年前,特一区刚刚建立起来那会儿,我和秋水带着咱爸妈,一起驱车赶往这里。”

“那时候大区的居留资格还没往下放,不是原住民的再有钱也搞不到名额。别看特区这么烂,对于当时经历过灾变,颠沛流离这么久的老百姓来说,能给一个地儿容身都是天大的恩赐了。”

“一路过来挺乱的,有武装分子,有军阀的部队,也有和我们一样的来特区谋生的难民。所幸我们运气好,一路上都没碰上什么像样的武装冲突,也就平平安安的过来了。”

“在到达特一区的下午,汽车抛锚了,我和秋水她爹下车找人帮忙。我妈带着春秋下车散散步,秋水和她妈在车上唠嗑。”

张东华眼眶渐渐红了,像是触及到了伤心事。

“我和她爹没走过两步,就听见一声巨响,我直接吓懵了,回头看是怎么回事,但只看见我那辆车熊熊燃烧着变成了一堆废铁,不用说,秋水和她妈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

张东华说到这儿,虎目落泪。

“我妈被一块弹片挂到了大动脉,脖子直接断了一半,当场就倒在地上死了,怀里还紧紧地抱着春秋。秋水她爹当场就崩溃了,哇哇地朝车子奔去,结果被流弹打没了半个脑袋。”

张东华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枪声响起来了,我知道,我们这是撞上了规模不小的武装冲突。我立马跑过去把春秋从我妈怀里拽了出来,我不敢看她的脸,只是带着春秋往没有枪声的地方跑。”

张东华一个不惑之年的大男人,此时却和孩子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小李啊?你告诉我,为什么秋水和她爸妈还有我妈得死啊?”张东华双目猩红地问李刈天,李刈天无言以对。

“这个狗艹的时代,让多少老百姓活不下去啊?从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终结这样的乱象,尽我最大努力,去保证我身边的人能安居乐业,能有饭吃有钱赚,对生活能有个奔头。”张东华深吸一口气,“不要像我的家人那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李刈天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张东华,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张东华这些年有多苦多累多难,也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孤身一人,还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在这混乱不堪的特区谋生,天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所幸,他还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奔头,李刈天也没有……

                       

小说:联邦特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李天泽

角色:李刈天李天泽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联邦特区》,它的作者是“李天泽”。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天后,东华的建筑队陆续来到了阳光生活村,开始了一些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如水电,排污,道路和房屋的修葺与重建等。因为有着之前建设东华势力范围下三个生活村的经验,所以建筑队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很快就开始了建设。再加上阳光生活村的规模也不大,充其量只有两百多号居民的规模,与东华下辖的三个村总和一千五百多人的规模相比,不过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所以建设难度上也比较低。与此同时,李刈天也完成了他对张东华的承诺,三分之二的军·火也正式列装东华,东华的实力几乎产生了质变。现在东华的队伍基本的配备都是人手一把自动步,单兵火力几乎可以堪比一个联邦标准步兵营五百人的水平,只是人数和质量上还差点意思……

评论专区

就问你气不气:给个剧毒就问你气不气?我想气了,不然也不会怼龙空.

仙宫:前三章劝退。看着这书,好像回到了十年前,装逼打脸的套路都是多少年的了?打眼好歹也算是一个大神,不说随时代进步,怎么还越写越退步了?

大亨传说:都市娱乐文的开山大作

联邦特区

《联邦特区》在线阅读

第3章 奔头

两天后,东华的建筑队陆续来到了阳光生活村,开始了一些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如水电,排污,道路和房屋的修葺与重建等。

因为有着之前建设东华势力范围下三个生活村的经验,所以建筑队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很快就开始了建设。

再加上阳光生活村的规模也不大,充其量只有两百多号居民的规模,与东华下辖的三个村总和一千五百多人的规模相比,不过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所以建设难度上也比较低。

与此同时,李刈天也完成了他对张东华的承诺,三分之二的军·火也正式列装东华,东华的实力几乎产生了质变。

现在东华的队伍基本的配备都是人手一把自动步,单兵火力几乎可以堪比一个联邦标准步兵营五百人的水平,只是人数和质量上还差点意思。

“华哥,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伙人?”李刈天看着建筑工人专业的动作,“看着还真像这么回事儿。”

张东华低头看着图纸,头也不抬地说道:“什么叫像这么回事儿,这他妈的就是专业的建筑队。”

李刈天一愣,接着说道:“那这建筑师肯定得花不少钱吧。”

“花个屁的钱,老子亲儿子还用得着花钱?”张东华似乎是失去了和李刈天接着交谈的兴趣,冲着不远处的一伙工人喊道:“小心点,别把建材给我磕坏了!”

这下子轮到李刈天傻眼了,他之前还寻思着给张东华再补贴点,毕竟那些军·火的价值还是抵不上一个小型生活村建设的费用。

谁知道人家压根用不上这个。

原来张东华的儿子打小就在建筑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再加上他也乐意培养儿子的兴趣爱好,后来张东华儿子因为专业成绩优秀,再加上导师青睐,老爸砸钱铺路,直接保送进了联邦建筑大学深造。

但因为老爹的宏图伟业,他便毫不犹豫地放下了自己手头的学业,回到了养育自己的特一区,为张东华干起了免费的工程师。

“华哥,带我去见见你家的高材生呗!”

张东华正忙的不可开交,低头指道:“村中心那个指挥干活的就是他。”

李刈天向村中心望去,只见几个人正簇拥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讨论着什么。中间那个青年看着还是有点青涩,像是刚走出校园的学生。

李刈天便往那儿凑了过去,刚好听见青年在发号施令:“这批住宅用房这里,这里,两处全部都要加固,另外,村外那几处工事也要按照我给的图纸去修建,不能偷工减料,都明白了吗?”

他身边那几个工人纷纷点头应着。

“那就都快动起来吧!”工人四散而开,开始按照青年的指示忙碌了起来。

趁着青年低头看图纸之际,李刈天上前问道:“你就是华哥的儿子吧?”青年瞥了李刈天一眼道:“我知道你是李刈天,我爸的合作伙伴,我叫张春秋。”

还没等李刈天接着开口,张春秋便开口道:“你要是没事就到旁边歇着去,我这边挺忙的,没空招待你。”说完便又投入了工作。

李刈天再次傻眼,合着他倒成了最多余的人了。

李刈天不禁苦笑起来,不过一想到阳光生活村的居民们能过上比之前好多了的生活,心里又不禁美滋滋起来。

李刈天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无父无母,一直都是村里的各个大人你一口我一口,用“百家饭”把他喂大的,所以他一直都很感激他们,想为了他们做点实事,能够造福这一方胜似亲人的村民。

至于与老牛团伙结仇,也是因为他们没能收够保护费,来收保护费的马仔就直接开枪打死了村里好几个老人,村民们气不过便和他们发生了冲突,冲突之中,又打死了十几号村民。

其中不乏从小帮助和养育李刈天的那些叔叔伯伯姑姑阿姨们,这样一来,便使得李刈天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想要替这些死难者报仇。

他这才找到了张东华,以一定的利益为筹码,让他出了几个素质好的的武装成员帮助劫持运军.火车,以及出动队伍为他助拳,再到后来的整合并驻防生活村。

从这里看,李刈天为人是很重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为了这些并没有血缘关系的村民出这么大的力。

但是,李刈天之所以愿意被张东华收入麾下,并不只是出于想保护村民,更重要的是因为张东华这个人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不同于一般的武装头头那样只知道在自己的地盘上横征暴敛,鱼肉百姓,坐吃山空,他在自己所管辖的区域内,制订了一系列的法律条款去约束和管理手底下的兵和民。

如果说这还是基本的东西,不用去花太大的功夫,那他懂得如何去发展经济,搞一些基建,稳民生促就业这方面的手段,可是让李刈天很是惊讶了。

在张东华的身上,李刈天看到了领导者的风范,准确来说应该是他高瞻远瞩的眼光使李刈天折服。

张东华明白,随着联邦直属大区建设的逐渐完善,世界局势的逐渐稳定,联邦特区混乱的局势不会持续太久。

未来,这块法外之地,势必也会趋于稳定,开始发展民生经济,到时候看的可不是谁的枪多谁的人多了,到时候看的就是谁更有发展经济的潜力了。

特区里的私人武装终究不是个出路,随着局势的稳定,各大区不会容忍特区里继续混乱下去,毕竟这里日后也是要并入大区的。

所以只有治理好手底下的这一亩三分地,日后才有与大区势力对话的可能性,如果搞得够好甚至还有被收编的可能,其他大区也有过这样的例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张东华会如此看重民生与经济,因为这才是日后的主流。

李刈天本身也是很认同这种想法的,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把阳光生活村和自己的命运交到他手里。

夜色渐渐的暗下来,工地上忙碌了一天的工人们也都放下了手中的活,村民们邀请他们一同与自己在篝火旁放松娱乐共进晚餐。

村民,工人和少数的驻防的东华武装士兵一同在篝火旁载歌载舞,一派和谐安详的氛围。

李刈天靠在脚手架旁,吃着杂粮饼看着快乐的人们,一时竟有些出神。

张东华见李刈天在一个人默默的发呆,便凑过去笑着问:“你咋一个人在这杵着呢?不过去和大伙唠唠嗑啊?”

李刈天摆摆手,“我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

张东华闻言,顺着脚手架坐了下来,看着星空也有些出神。

好半晌,两人都一言不发。

“华哥,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让老百姓们安居乐业呢?是什么促使着你去做这些的呢?”李刈天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的氛围。

张东华略显惊讶的看了眼李刈天,显然是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来。

张东华叹了口气,缓缓地将多年前的往事向李刈天娓娓道来:“我有个发妻,她叫王秋水,我就是和她有的春秋。”

李刈天没有问她现在在哪儿,而是接着静静地听着。

“大概十八年前,特一区刚刚建立起来那会儿,我和秋水带着咱爸妈,一起驱车赶往这里。”

“那时候大区的居留资格还没往下放,不是原住民的再有钱也搞不到名额。别看特区这么烂,对于当时经历过灾变,颠沛流离这么久的老百姓来说,能给一个地儿容身都是天大的恩赐了。”

“一路过来挺乱的,有武装分子,有军阀的部队,也有和我们一样的来特区谋生的难民。所幸我们运气好,一路上都没碰上什么像样的武装冲突,也就平平安安的过来了。”

“在到达特一区的下午,汽车抛锚了,我和秋水她爹下车找人帮忙。我妈带着春秋下车散散步,秋水和她妈在车上唠嗑。”

张东华眼眶渐渐红了,像是触及到了伤心事。

“我和她爹没走过两步,就听见一声巨响,我直接吓懵了,回头看是怎么回事,但只看见我那辆车熊熊燃烧着变成了一堆废铁,不用说,秋水和她妈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

张东华说到这儿,虎目落泪。

“我妈被一块弹片挂到了大动脉,脖子直接断了一半,当场就倒在地上死了,怀里还紧紧地抱着春秋。秋水她爹当场就崩溃了,哇哇地朝车子奔去,结果被流弹打没了半个脑袋。”

张东华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枪声响起来了,我知道,我们这是撞上了规模不小的武装冲突。我立马跑过去把春秋从我妈怀里拽了出来,我不敢看她的脸,只是带着春秋往没有枪声的地方跑。”

张东华一个不惑之年的大男人,此时却和孩子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小李啊?你告诉我,为什么秋水和她爸妈还有我妈得死啊?”张东华双目猩红地问李刈天,李刈天无言以对。

“这个狗艹的时代,让多少老百姓活不下去啊?从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终结这样的乱象,尽我最大努力,去保证我身边的人能安居乐业,能有饭吃有钱赚,对生活能有个奔头。”张东华深吸一口气,“不要像我的家人那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李刈天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张东华,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张东华这些年有多苦多累多难,也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孤身一人,还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在这混乱不堪的特区谋生,天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所幸,他还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奔头,李刈天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