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卿秦墨)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精彩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傅卿秦墨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傅小卿”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傅卿真心爱过秦墨,她把嫁给他作为自己最开心的事可她没想到,自己盼来的婚事,竟会

小说: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傅小卿

角色:傅卿秦墨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作者是“傅小卿”。本书精彩片段: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傅卿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傅小姐,节哀。”有人低声说。傅卿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评论专区

迷失在白垩纪:一百多人纠结民主还是独裁……大哥,外面恐龙等着吃你们呢。这么点人,也就能选个幼儿园班长算了

文化前线:病的不轻

都市透视眼:很真挚细腻的暧昧描写,同时文字还不缺诙谐幽默,此书也有别于重生传奇中单纯的校园爱恋,在此书中作者也开启了吐槽模式,另外此书还加入了最近比较热的古玩收藏风

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

《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在线阅读

第1章

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
傅卿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
“傅小姐,节哀。”
有人低声说。
傅卿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一个月前,傅氏集团彻底倒闭,傅父突发心梗,长眠于世。
曾经风光无限的傅家,就这么没了。
众人唏嘘不已,却也并不敢轻视傅卿。
因为她不仅是傅家的千金,更是叱咤商场,跺跺脚便让人闻之色变的秦氏集团总裁——秦墨的妻子。
葬礼一直进行到中午,众人却不见秦墨的身影,直到快结束时,一辆低调的宾利车徐徐驶入墓园。
司机打开后车门,秦墨从车上下来,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顺着笔挺的手工西装往上,是一张硬挺俊朗,棱角分明的脸,脸色很冷。
这是结婚两年后,傅卿第一次见到秦墨,多么讽刺,居然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
而所有的来宾都送了花篮,随了份子,秦墨却是空手而来的!
“秦墨。”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另一侧的车门随后打开,一袭红衣短裙的曼妙女人从车里出来,自然而然的挽上了秦墨的臂弯,“我要进去吗?”
看着她,秦墨面色暖了几分,把她手指从自己臂弯抽开,“你就在这里等我。”
“嗯,好。”
女人莞尔一笑,踮起脚尖直接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而这一幕,无疑如同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了傅卿的脸上。
这是她父亲的葬礼,这个女人不仅身穿红裙,还当着所有来宾的面,亲吻她的丈夫!
傅卿狠狠的掐着掌心,无法让自己保持住平静的心态,而秦墨的脚步却已经迈上了台阶,走到了她的面前。
半晌,他转过头,迎着她的视线,一米八七的身高,沉沉的压迫着她,“怎么,两年不见,哑巴了?”
“你想做什么?”
傅卿并非感觉不到,来者不善。
“做什么?”
秦墨的眼底骤然变冷,比窗外的风雪仿佛更甚几分,“当然是,祭奠一下,我的好岳父。”
他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面前的傅卿。
不得不说她比两年前长得更明艳动人了,长发齐腰,如果不是她是他仇人的女儿,或许他们也会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哦不,他们根本不会结婚。
因为他娶她,就是为了报复‘傅国魏’这个狗东西。
“所有人,出去。”
随着秦墨动了动嘴唇,所有祭奠的人无一例外的退出了场地,因为没有人敢惹怒他,敢和秦氏财阀作对。
在最后一个人离场之后,傅卿的手腕忽然传来一阵近乎脱臼的疼痛,她直接被秦墨大力的拽了进去,接着大门关上。
…… 一个小时之后,秦墨拢了下西装,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祭奠大堂。
一直候在门外的女人立刻迎了上去,抓住他的手,温柔的道,“秦墨,怎么样?
麻烦都解决了?”
“嗯。”
秦墨淡淡应了一声,反手牵住她,往台阶下走,撂下几个字—— “一切都结束了。”
温阮儿听出了他话中的隐忍,却不敢过问,只是心有余悸的回头望了一眼。
但愿,一切是真的结束了。

                       

小说: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傅小卿

角色:傅卿秦墨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作者是“傅小卿”。本书精彩片段: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傅卿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傅小姐,节哀。”有人低声说。傅卿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评论专区

迷失在白垩纪:一百多人纠结民主还是独裁……大哥,外面恐龙等着吃你们呢。这么点人,也就能选个幼儿园班长算了

文化前线:病的不轻

都市透视眼:很真挚细腻的暧昧描写,同时文字还不缺诙谐幽默,此书也有别于重生传奇中单纯的校园爱恋,在此书中作者也开启了吐槽模式,另外此书还加入了最近比较热的古玩收藏风

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

《秦总逃婚后开始追妻》在线阅读

第1章

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
傅卿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
“傅小姐,节哀。”
有人低声说。
傅卿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一个月前,傅氏集团彻底倒闭,傅父突发心梗,长眠于世。
曾经风光无限的傅家,就这么没了。
众人唏嘘不已,却也并不敢轻视傅卿。
因为她不仅是傅家的千金,更是叱咤商场,跺跺脚便让人闻之色变的秦氏集团总裁——秦墨的妻子。
葬礼一直进行到中午,众人却不见秦墨的身影,直到快结束时,一辆低调的宾利车徐徐驶入墓园。
司机打开后车门,秦墨从车上下来,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顺着笔挺的手工西装往上,是一张硬挺俊朗,棱角分明的脸,脸色很冷。
这是结婚两年后,傅卿第一次见到秦墨,多么讽刺,居然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
而所有的来宾都送了花篮,随了份子,秦墨却是空手而来的!
“秦墨。”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另一侧的车门随后打开,一袭红衣短裙的曼妙女人从车里出来,自然而然的挽上了秦墨的臂弯,“我要进去吗?”
看着她,秦墨面色暖了几分,把她手指从自己臂弯抽开,“你就在这里等我。”
“嗯,好。”
女人莞尔一笑,踮起脚尖直接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而这一幕,无疑如同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了傅卿的脸上。
这是她父亲的葬礼,这个女人不仅身穿红裙,还当着所有来宾的面,亲吻她的丈夫!
傅卿狠狠的掐着掌心,无法让自己保持住平静的心态,而秦墨的脚步却已经迈上了台阶,走到了她的面前。
半晌,他转过头,迎着她的视线,一米八七的身高,沉沉的压迫着她,“怎么,两年不见,哑巴了?”
“你想做什么?”
傅卿并非感觉不到,来者不善。
“做什么?”
秦墨的眼底骤然变冷,比窗外的风雪仿佛更甚几分,“当然是,祭奠一下,我的好岳父。”
他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面前的傅卿。
不得不说她比两年前长得更明艳动人了,长发齐腰,如果不是她是他仇人的女儿,或许他们也会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哦不,他们根本不会结婚。
因为他娶她,就是为了报复‘傅国魏’这个狗东西。
“所有人,出去。”
随着秦墨动了动嘴唇,所有祭奠的人无一例外的退出了场地,因为没有人敢惹怒他,敢和秦氏财阀作对。
在最后一个人离场之后,傅卿的手腕忽然传来一阵近乎脱臼的疼痛,她直接被秦墨大力的拽了进去,接着大门关上。
…… 一个小时之后,秦墨拢了下西装,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祭奠大堂。
一直候在门外的女人立刻迎了上去,抓住他的手,温柔的道,“秦墨,怎么样?
麻烦都解决了?”
“嗯。”
秦墨淡淡应了一声,反手牵住她,往台阶下走,撂下几个字—— “一切都结束了。”
温阮儿听出了他话中的隐忍,却不敢过问,只是心有余悸的回头望了一眼。
但愿,一切是真的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