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难忘)楚钊赵璐完整版在线阅读_(楚钊赵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楚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年少难忘》,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楚钊赵璐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只是替身,从和楚钊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在得知他的白月光回来的消息后,我想了想,还是和楚钊提出了分手可是很奇怪,楚钊居然不乐意了…

小说:年少难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楚钊

角色:楚钊赵璐

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我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呆呆。这个外号的来源,除了我姓戴,还因为我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就这,我经常被同伴嫌弃。但也有不被嫌弃的时候。…我只是替身,从和楚钊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

评论专区

棋祖:乐无异你肿么了?堂堂神级偃师怎么变成棋祖了?

明日传奇:兔来割草是这个年代篮球爽文的标杆。

室友穿裙子的秘密:我会上交国家

年少难忘

《年少难忘》在线阅读

年少难忘第1章  

讲述主角楚钊戴知晓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我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呆呆。
这个外号的来源,除了我姓戴,还因为我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就这,我经常被同伴嫌弃。
但也有不被嫌弃的时候。
…我只是替身,从和楚钊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
在得知他的白月光回来的消息后,我想了想,还是和楚钊提出了分手。
可是很奇怪,楚钊居然不乐意了。
1我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呆呆。
这个外号的来源,除了我姓戴,还因为我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就这,我经常被同伴嫌弃。
但也有不被嫌弃的时候。
比如玩丢手绢,大家明知我肯定抓不到人,又偏爱丢手绢给我,害我只能绕着圈子一圈一圈地跑,傻不愣登的,也不知道喊一声委屈。
楚钊就是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
他比我们都要大三两岁,抽条的个儿,人很白,发色也偏浅,嘴唇薄薄两片,抿成一条线时看上去又清俊又唬人。
那时大家都还小,没什么审美,但也都默认,他是不一样的。
因为是孩子王,大家面对他的训斥都不敢吱声,唯唯诺诺,导致那天再没人敢冲我身后丢手绢。
我捏着手绢,看他叉腰斥责其他人对我的不公平,不准他们再欺负我,心里想,他可真威武。
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以小窥大,楚钊于我向来都是充当保护者的角色。
我家和他家就住对门,也算通家之好,平时上下学都一起走,他比我要开朗,要聪明,基本我不会的功课,只要问了他就能解决。
有时听到大人们开我和楚钊的玩笑,我听得半知半解,下意识会脸红,而楚钊神经粗些,一点也不懂害臊,勾着我的脖子就大声说:「知晓以后就是我罩着的!
」大人们哄堂大笑。
我的脸也跟着更红。
日子一长,大家也就都知道,我由楚钊护着,谁也不能欺负我。
我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挺享受这份特殊待遇,甚至还把自己和楚钊相处的细节写进了日记。
这么想,我是挺早熟的。
至少,比楚钊要早。
楚钊的情窦,一直到高一那年才开。
只是对象并不是我。
他喜欢的人,是赵璐,我异父异母的继姐。
赵璐母亲嫁给我爸爸时我刚上初中。
我记性不算太好,背书速度往往比别人要慢上很多,但初次见赵璐的画面哪怕是十年过去我也还是能清楚记得。
那天她穿了件花裙子,腰板挺得直直的,已经发育的身板包裹在花里,曼妙非常。
以至于楚钊应约过来找我去图书馆,刚进门就看呆了两秒。
我站在楼梯口,望得可清楚了。
那是我第一次吃醋。
所以想忘都忘不掉。
赵璐个性清冷,但待人温柔,面对我这个呆头鹅妹妹,也表现出了罕见的耐心。
更巧的是,我和赵璐还长得有些像。
特别是鼻子。
侧看说是一个爹妈生的都不违和,一块儿出门,不知情的都当我俩是亲姐妹。
对于这件事,我继母,也就是赵阿姨,不止一次地将其归结于缘分,说时笑容灿烂,还亲热地握着我的手跟我套近乎。
我知道她想讨好我,以借此讨好我爸。
赵璐估计也觉得尴尬,特地私下找我说:「晓晓别理我妈,她就那样。
」我倒觉得没什么。
但仍是乖乖地点头,与此同时,还顺便观察了她的眉眼。
哪怕是我本人,也必须得承认,我和她,是有些像的。
这大概跟我爸的审美有关。
自我妈离开后,他之后的每一任对象多多少少都和我妈有些相像。
不过这不是说他情深义重,只是在说他审美单一而已。
赵阿姨是最像我妈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嫁给我爸的女人。
然而就算是事实摆在眼前,落在楚钊口中,也只是一句反驳:「你们哪里像了?
」楚钊从不觉得我和赵璐像。
他的原话是:「你呆头呆脑,赵璐多灵,光看眼睛就知道你俩完全不像。
」楚钊从来双标,不让别人欺负我,自己倒经常挖苦我。
我不讨厌赵璐,却实在讨厌楚钊踩着我夸赵璐的态度。
于是我闹了脾气,一连几天没理他。
但我并没有等来他的道歉。
准确来说,他甚至都没发现我生气了。
他正和赵璐打得火热。
赵璐和楚钊同龄,转校后又和他入了同个班级,俩人出双入对,学校已经开始有人乱传了,当事人连反驳都不曾。
我那时心灰意冷,觉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并非生与死,而是我在初中部,他们却在高中部。
独独忘了在赵璐出现以前,即便我与楚钊朝夕相处,也照样没能在一起——楚钊对我,压根就没那心思。
从头到尾,不过我一厢情愿罢了。

                       

小说:年少难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楚钊

角色:楚钊赵璐

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我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呆呆。这个外号的来源,除了我姓戴,还因为我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就这,我经常被同伴嫌弃。但也有不被嫌弃的时候。…我只是替身,从和楚钊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

评论专区

棋祖:乐无异你肿么了?堂堂神级偃师怎么变成棋祖了?

明日传奇:兔来割草是这个年代篮球爽文的标杆。

室友穿裙子的秘密:我会上交国家

年少难忘

《年少难忘》在线阅读

年少难忘第1章  

讲述主角楚钊戴知晓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我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呆呆。
这个外号的来源,除了我姓戴,还因为我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就这,我经常被同伴嫌弃。
但也有不被嫌弃的时候。
…我只是替身,从和楚钊在一起的第一天便有自知之明。
在得知他的白月光回来的消息后,我想了想,还是和楚钊提出了分手。
可是很奇怪,楚钊居然不乐意了。
1我小时候有一个外号,叫呆呆。
这个外号的来源,除了我姓戴,还因为我的反应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就这,我经常被同伴嫌弃。
但也有不被嫌弃的时候。
比如玩丢手绢,大家明知我肯定抓不到人,又偏爱丢手绢给我,害我只能绕着圈子一圈一圈地跑,傻不愣登的,也不知道喊一声委屈。
楚钊就是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
他比我们都要大三两岁,抽条的个儿,人很白,发色也偏浅,嘴唇薄薄两片,抿成一条线时看上去又清俊又唬人。
那时大家都还小,没什么审美,但也都默认,他是不一样的。
因为是孩子王,大家面对他的训斥都不敢吱声,唯唯诺诺,导致那天再没人敢冲我身后丢手绢。
我捏着手绢,看他叉腰斥责其他人对我的不公平,不准他们再欺负我,心里想,他可真威武。
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以小窥大,楚钊于我向来都是充当保护者的角色。
我家和他家就住对门,也算通家之好,平时上下学都一起走,他比我要开朗,要聪明,基本我不会的功课,只要问了他就能解决。
有时听到大人们开我和楚钊的玩笑,我听得半知半解,下意识会脸红,而楚钊神经粗些,一点也不懂害臊,勾着我的脖子就大声说:「知晓以后就是我罩着的!
」大人们哄堂大笑。
我的脸也跟着更红。
日子一长,大家也就都知道,我由楚钊护着,谁也不能欺负我。
我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挺享受这份特殊待遇,甚至还把自己和楚钊相处的细节写进了日记。
这么想,我是挺早熟的。
至少,比楚钊要早。
楚钊的情窦,一直到高一那年才开。
只是对象并不是我。
他喜欢的人,是赵璐,我异父异母的继姐。
赵璐母亲嫁给我爸爸时我刚上初中。
我记性不算太好,背书速度往往比别人要慢上很多,但初次见赵璐的画面哪怕是十年过去我也还是能清楚记得。
那天她穿了件花裙子,腰板挺得直直的,已经发育的身板包裹在花里,曼妙非常。
以至于楚钊应约过来找我去图书馆,刚进门就看呆了两秒。
我站在楼梯口,望得可清楚了。
那是我第一次吃醋。
所以想忘都忘不掉。
赵璐个性清冷,但待人温柔,面对我这个呆头鹅妹妹,也表现出了罕见的耐心。
更巧的是,我和赵璐还长得有些像。
特别是鼻子。
侧看说是一个爹妈生的都不违和,一块儿出门,不知情的都当我俩是亲姐妹。
对于这件事,我继母,也就是赵阿姨,不止一次地将其归结于缘分,说时笑容灿烂,还亲热地握着我的手跟我套近乎。
我知道她想讨好我,以借此讨好我爸。
赵璐估计也觉得尴尬,特地私下找我说:「晓晓别理我妈,她就那样。
」我倒觉得没什么。
但仍是乖乖地点头,与此同时,还顺便观察了她的眉眼。
哪怕是我本人,也必须得承认,我和她,是有些像的。
这大概跟我爸的审美有关。
自我妈离开后,他之后的每一任对象多多少少都和我妈有些相像。
不过这不是说他情深义重,只是在说他审美单一而已。
赵阿姨是最像我妈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嫁给我爸的女人。
然而就算是事实摆在眼前,落在楚钊口中,也只是一句反驳:「你们哪里像了?
」楚钊从不觉得我和赵璐像。
他的原话是:「你呆头呆脑,赵璐多灵,光看眼睛就知道你俩完全不像。
」楚钊从来双标,不让别人欺负我,自己倒经常挖苦我。
我不讨厌赵璐,却实在讨厌楚钊踩着我夸赵璐的态度。
于是我闹了脾气,一连几天没理他。
但我并没有等来他的道歉。
准确来说,他甚至都没发现我生气了。
他正和赵璐打得火热。
赵璐和楚钊同龄,转校后又和他入了同个班级,俩人出双入对,学校已经开始有人乱传了,当事人连反驳都不曾。
我那时心灰意冷,觉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并非生与死,而是我在初中部,他们却在高中部。
独独忘了在赵璐出现以前,即便我与楚钊朝夕相处,也照样没能在一起——楚钊对我,压根就没那心思。
从头到尾,不过我一厢情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