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浅祁野《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_(苏清浅祁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由网络作家“山灯”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苏清浅祁野,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虐渣+甜宠]
特种兵军医吃饭摔倒,一朝醒来竟然发现自己在乱葬岗?
别人穿越能当太后,凭什么她穿越就在这鬼地方火冒三丈的她要回去复仇,结果在路上捡到高冷美男
和渣男退婚后竟成了他皇婶,传言说七王爷冷血无情,暴戾阴狠……可嫁过去的苏清浅看着身边时时刻刻都要粘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发出疑问,这说的是一个人吗???
王妃打架王爷加油
王妃杀人王爷放火
属下们:“王爷您的底线呢?”

小说: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山灯

角色:苏清浅祁野

热门网络作者“山灯”的热门书《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只见苏清浅拿出匕首在火折子上烤热,慢慢靠近他的伤口,清理着伤口处的腐肉。小刀割肉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尤为突兀。一般女生看到这样血腥的场景恐怕早被吓得不轻,可苏清浅连眼都不带眨一下,仿佛这样的场面是家常便饭一般。男子双手紧攥成拳,双臂上青筋暴起,一双犹如墨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全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评论专区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虽然我对宅系小说有偏爱,但这作者的书,我是看不下去的,难怪会上黑名单……

诸天之深渊降临:按作者的意思,只要你给我打低分那么都是盗版读者,嗯,自己摸着良心说说你这本书真的有让人坚持到VIP章节的吸引力吗?

漫步在武侠世界:圆环式的世界观,披着武侠皮的悬疑型后宫文,可称为《岳缘的千年后宫情仇秘史》。然而,随着404的来临,一切没有填补的坑都变成了死穴……

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

《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在线阅读

第3章 皇城内

只见苏清浅拿出匕首在火折子上烤热,慢慢靠近他的伤口,清理着伤口处的腐肉。

小刀割肉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尤为突兀。

一般女生看到这样血腥的场景恐怕早被吓得不轻,可苏清浅连眼都不带眨一下,仿佛这样的场面是家常便饭一般。

男子双手紧攥成拳,双臂上青筋暴起,一双犹如墨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

全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这不禁让苏清浅十分佩服,这是在完全没有任何麻药的情况下完成的,男子时刻清醒的感受着常人难以接受的痛苦。

在一切都完成后,苏清浅坐在石头上,靠着身后的墙壁,精神开始涣散,这一天中发生了太多的事,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她竟然来到了一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世界。

不过感到庆幸的是,幸亏历史上没有记录,要不就凭她那从来没及过格的历史成绩,那可真要毁的肠子都青了。

正靠在石头上小憩,外面便传来了声音“主子,小的救驾来迟,还望主子恕罪。”

“祁野,你怎么样?”

从洞口处进来两个人,一个看样子是他的属下,另一个,拿着医药箱,想来是他的医师。

那位医师跑到祁野身边,让他吃下一粒丹药,随即便看向他的伤口,在看到伤口处已经被十分完美的处理过时,他显然松了一口气。

但在意识到这里只有祁野和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时,他看向苏清浅的眼神充满了疑惑与警觉。

原来他的名字叫祁野。

二人进来之后,显然没有想到这还有位女子,脸上的表情都十分诧异。

“这位姑娘是?”手下对她十分疑惑,但是想来也是应该的,谁家的大家闺秀会大半夜跑来乱葬岗。

“我受人欺骗,不小心来到这,还希望你们能带我回城。”苏清浅也不想过多解释,毕竟萍水相逢,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他看了一眼自家主子,发现他没有拒绝,便带着苏清浅上了马车。

那位医师给祁野带来了药,他吃完后看样子应该好了不少。

“现在你已经安全了,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吗?”二人坐在马车里,苏清浅冲着他说到。

男子没说话,但是朝她扔过来一个白色小瓷瓶,苏清浅伸手接住。

打开后里面有一颗黑色药丸,没有丝毫犹豫的丢进嘴里,这时候她能做的只有相信他,因为三个时辰的期限也快要到了,不吃她就会毒发身亡。

静谧的马车内只有他们二人,男子在闭眼休息,苏清浅也合上眼,思考天亮之后该怎么办。

“姑娘,你要去哪,我们送你过去。”马车外传来声音。

苏清浅这才清醒,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掀开车帘,发现天已经亮了:“不必,你们将我放在这城门处就好。”

苏清浅站起身,抬脚要向下走去,这时,马车上一直闭着眼的男子扔过来一件斗篷。

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上面沾染着血迹,泥土,还被磨破了好几处,早已辨别不出原来的样子,想想也该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

头发散乱,衣衫褴褛,乞丐可能都比她穿的干净。

看着他十分冷酷,但没想到心思却十分细腻,苏清浅生出一丝感动:“多谢。”

“出去别吓到人。”

好吧,感动的火苗熄灭了。

用斗篷将自己从头到脚严严实实都裹住,苏清浅才下了马车。

“多谢你们,再见。”苏清浅十分有礼貌的冲着马车外的两个人告了别。

直到她走远了之后,马车上的二人仍张着嘴,瞪大眼睛,一副看见外星生物的样子。

“顾扬,我没看错吧,那姑娘披着的是我家主子的斗篷?”王一呆呆的看着苏清浅离去的方向,震惊的说。

“别碰我,我这可是要治病救人的手,抓坏了你赔的起吗。”顾扬粗暴的甩开他的手。

“你说那是不是主子的斗篷啊。”

顾扬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那要不然呢,马车里还有第三个人?”

说完之后,王一更加激动了,双眼放光:“那她可是第一个穿过主子衣服的人欸,他的的衣服平日里是不让任何人碰的。”

王一脸上都是磕到了,磕到了的表情。

相比下顾扬 就十分镇定:“他都二十多了,终于到了开窍的一天,这也正常。”虽然镇定,可依旧语出惊人。

“王一,回去后去地牢领罚,顾扬,依灵草你别想着要了。”马车内的男人高冷发话。

外面二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主子,我知道错了。”

“祁野,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你不能过河拆桥啊。”

回复他们的,是无言的沉默。

“祁野,你身上的毒不简单,这个女子更是不简单,下手利落果断,若不是她,可能你现在也不会好好坐在这里。用不用我派人跟着她。”顾扬看着苏清浅远去的背影,突然正色道。

“不必。”

苏清浅站在城门口向里走,一脸茫然,她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苏府的嫡女,可平日里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这里的街道,她实在是不太清楚。

本以为自己这样的穿着打扮会十分惹人注目,毕竟这里可是天子脚下,是最繁华的皇城。

可苏清浅下来后才发现,这里的流民十分众多,乞丐也很多,大家对此好像都习以为常。

富人极富,穷人极穷,那些富家夫人小姐出门都是豪华马车,家丁丫鬟众多。而那些穷人,则都是沿街乞讨,食不果腹。

正在左右观望着,便出现一队官兵粗暴的推搡着两边的商贩:“谁让你们在这摆的,都给我滚开。”

边说边将他们的货品摔到地上砸烂,走到一家卖包子的老伯面前,指着那些刚出笼的包子对手下说:“把这些脏东西都给我没收。”

“是。”

老伯跪倒在地,不断的磕头:“求官爷饶小人一命,草民这就走,这些包子是为了卖了给卧病在床的老伴治病,你们不能没收啊。”

可那些贪婪的官兵哪能听的下去,还是不断的将那些包子装到自己的口袋,其他带不走的便扔到地上摔烂。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一脸的敢怒不敢言,他们也痛恨这些人,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要惹他们不满便会招来一顿毒打。

“都给我住手!”苏清浅转头看过去,一匹快马向这边跑来,马上的人穿着盔甲,气势磅礴,声音洪亮。他身后还跟着浩浩荡荡一队军马,中间的年轻将军一身黑色战甲,英姿飒爽,剑眉星目。

只见他伸出长矛,一下便将那些官吏打倒在地。

苏清浅还未反应过来,周围便有民众喊道:“是将军,是苏将军回来啦!”

附和的人越来越多,街上响起一片欢呼声。那几个欺软怕硬的官吏瞬间跪在地上:“苏将军饶命,苏将军饶命。”

苏将军?苏清浅看着马上的人,脸慢慢与自己脑海中重合,那是她的亲哥哥,车骑大将军,苏经宇!

想来他十分受民众爱戴,周围的欢呼声延绵不断,都在请求他主持公道。

“陈靖,你去将这老伯安顿好。另外,将这些欺软怕硬的走狗给我送到杨知府那里,让他给本将军一个解释。”

“是,属下领命。”

“将军,是先去训练营还是?”

“回苏家!”

看到哥哥的手下将那个老伯安顿好,给了他银钱,还为他请了大夫,苏清浅便悄悄跟着那队车马回苏家。

                       

小说: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山灯

角色:苏清浅祁野

热门网络作者“山灯”的热门书《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只见苏清浅拿出匕首在火折子上烤热,慢慢靠近他的伤口,清理着伤口处的腐肉。小刀割肉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尤为突兀。一般女生看到这样血腥的场景恐怕早被吓得不轻,可苏清浅连眼都不带眨一下,仿佛这样的场面是家常便饭一般。男子双手紧攥成拳,双臂上青筋暴起,一双犹如墨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全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评论专区

异世界的魔王大人:虽然我对宅系小说有偏爱,但这作者的书,我是看不下去的,难怪会上黑名单……

诸天之深渊降临:按作者的意思,只要你给我打低分那么都是盗版读者,嗯,自己摸着良心说说你这本书真的有让人坚持到VIP章节的吸引力吗?

漫步在武侠世界:圆环式的世界观,披着武侠皮的悬疑型后宫文,可称为《岳缘的千年后宫情仇秘史》。然而,随着404的来临,一切没有填补的坑都变成了死穴……

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

《凰妃九天,高冷王爷独宠我》在线阅读

第3章 皇城内

只见苏清浅拿出匕首在火折子上烤热,慢慢靠近他的伤口,清理着伤口处的腐肉。

小刀割肉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尤为突兀。

一般女生看到这样血腥的场景恐怕早被吓得不轻,可苏清浅连眼都不带眨一下,仿佛这样的场面是家常便饭一般。

男子双手紧攥成拳,双臂上青筋暴起,一双犹如墨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

全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这不禁让苏清浅十分佩服,这是在完全没有任何麻药的情况下完成的,男子时刻清醒的感受着常人难以接受的痛苦。

在一切都完成后,苏清浅坐在石头上,靠着身后的墙壁,精神开始涣散,这一天中发生了太多的事,到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她竟然来到了一个完全没有听说过的世界。

不过感到庆幸的是,幸亏历史上没有记录,要不就凭她那从来没及过格的历史成绩,那可真要毁的肠子都青了。

正靠在石头上小憩,外面便传来了声音“主子,小的救驾来迟,还望主子恕罪。”

“祁野,你怎么样?”

从洞口处进来两个人,一个看样子是他的属下,另一个,拿着医药箱,想来是他的医师。

那位医师跑到祁野身边,让他吃下一粒丹药,随即便看向他的伤口,在看到伤口处已经被十分完美的处理过时,他显然松了一口气。

但在意识到这里只有祁野和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时,他看向苏清浅的眼神充满了疑惑与警觉。

原来他的名字叫祁野。

二人进来之后,显然没有想到这还有位女子,脸上的表情都十分诧异。

“这位姑娘是?”手下对她十分疑惑,但是想来也是应该的,谁家的大家闺秀会大半夜跑来乱葬岗。

“我受人欺骗,不小心来到这,还希望你们能带我回城。”苏清浅也不想过多解释,毕竟萍水相逢,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他看了一眼自家主子,发现他没有拒绝,便带着苏清浅上了马车。

那位医师给祁野带来了药,他吃完后看样子应该好了不少。

“现在你已经安全了,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吗?”二人坐在马车里,苏清浅冲着他说到。

男子没说话,但是朝她扔过来一个白色小瓷瓶,苏清浅伸手接住。

打开后里面有一颗黑色药丸,没有丝毫犹豫的丢进嘴里,这时候她能做的只有相信他,因为三个时辰的期限也快要到了,不吃她就会毒发身亡。

静谧的马车内只有他们二人,男子在闭眼休息,苏清浅也合上眼,思考天亮之后该怎么办。

“姑娘,你要去哪,我们送你过去。”马车外传来声音。

苏清浅这才清醒,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掀开车帘,发现天已经亮了:“不必,你们将我放在这城门处就好。”

苏清浅站起身,抬脚要向下走去,这时,马车上一直闭着眼的男子扔过来一件斗篷。

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上面沾染着血迹,泥土,还被磨破了好几处,早已辨别不出原来的样子,想想也该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

头发散乱,衣衫褴褛,乞丐可能都比她穿的干净。

看着他十分冷酷,但没想到心思却十分细腻,苏清浅生出一丝感动:“多谢。”

“出去别吓到人。”

好吧,感动的火苗熄灭了。

用斗篷将自己从头到脚严严实实都裹住,苏清浅才下了马车。

“多谢你们,再见。”苏清浅十分有礼貌的冲着马车外的两个人告了别。

直到她走远了之后,马车上的二人仍张着嘴,瞪大眼睛,一副看见外星生物的样子。

“顾扬,我没看错吧,那姑娘披着的是我家主子的斗篷?”王一呆呆的看着苏清浅离去的方向,震惊的说。

“别碰我,我这可是要治病救人的手,抓坏了你赔的起吗。”顾扬粗暴的甩开他的手。

“你说那是不是主子的斗篷啊。”

顾扬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那要不然呢,马车里还有第三个人?”

说完之后,王一更加激动了,双眼放光:“那她可是第一个穿过主子衣服的人欸,他的的衣服平日里是不让任何人碰的。”

王一脸上都是磕到了,磕到了的表情。

相比下顾扬 就十分镇定:“他都二十多了,终于到了开窍的一天,这也正常。”虽然镇定,可依旧语出惊人。

“王一,回去后去地牢领罚,顾扬,依灵草你别想着要了。”马车内的男人高冷发话。

外面二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主子,我知道错了。”

“祁野,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你不能过河拆桥啊。”

回复他们的,是无言的沉默。

“祁野,你身上的毒不简单,这个女子更是不简单,下手利落果断,若不是她,可能你现在也不会好好坐在这里。用不用我派人跟着她。”顾扬看着苏清浅远去的背影,突然正色道。

“不必。”

苏清浅站在城门口向里走,一脸茫然,她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苏府的嫡女,可平日里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这里的街道,她实在是不太清楚。

本以为自己这样的穿着打扮会十分惹人注目,毕竟这里可是天子脚下,是最繁华的皇城。

可苏清浅下来后才发现,这里的流民十分众多,乞丐也很多,大家对此好像都习以为常。

富人极富,穷人极穷,那些富家夫人小姐出门都是豪华马车,家丁丫鬟众多。而那些穷人,则都是沿街乞讨,食不果腹。

正在左右观望着,便出现一队官兵粗暴的推搡着两边的商贩:“谁让你们在这摆的,都给我滚开。”

边说边将他们的货品摔到地上砸烂,走到一家卖包子的老伯面前,指着那些刚出笼的包子对手下说:“把这些脏东西都给我没收。”

“是。”

老伯跪倒在地,不断的磕头:“求官爷饶小人一命,草民这就走,这些包子是为了卖了给卧病在床的老伴治病,你们不能没收啊。”

可那些贪婪的官兵哪能听的下去,还是不断的将那些包子装到自己的口袋,其他带不走的便扔到地上摔烂。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一脸的敢怒不敢言,他们也痛恨这些人,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要惹他们不满便会招来一顿毒打。

“都给我住手!”苏清浅转头看过去,一匹快马向这边跑来,马上的人穿着盔甲,气势磅礴,声音洪亮。他身后还跟着浩浩荡荡一队军马,中间的年轻将军一身黑色战甲,英姿飒爽,剑眉星目。

只见他伸出长矛,一下便将那些官吏打倒在地。

苏清浅还未反应过来,周围便有民众喊道:“是将军,是苏将军回来啦!”

附和的人越来越多,街上响起一片欢呼声。那几个欺软怕硬的官吏瞬间跪在地上:“苏将军饶命,苏将军饶命。”

苏将军?苏清浅看着马上的人,脸慢慢与自己脑海中重合,那是她的亲哥哥,车骑大将军,苏经宇!

想来他十分受民众爱戴,周围的欢呼声延绵不断,都在请求他主持公道。

“陈靖,你去将这老伯安顿好。另外,将这些欺软怕硬的走狗给我送到杨知府那里,让他给本将军一个解释。”

“是,属下领命。”

“将军,是先去训练营还是?”

“回苏家!”

看到哥哥的手下将那个老伯安顿好,给了他银钱,还为他请了大夫,苏清浅便悄悄跟着那队车马回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