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欢风刀客(飞仙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许欢风刀客完结版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飞仙志》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许欢风刀客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风刀客”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以道士传家的许欢其实并不敬鬼神,不想一次做法蒙混失败,竟意外流落域外洪荒
他本人间浪子,却不得不一窥仙踪魔影,寻觅飞仙之路

小说:飞仙志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风刀客

角色:许欢风刀客

火爆新书《飞仙志》是由网络作者“风刀客”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惊蛰过后,雨水渐多,风月镇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之中。破庙院子里的枣树吐出嫩芽,许欢站在屋檐下看雨,他已经在庙里住了五天,每天勤练吞海化龙图和断浪剑,短短几日身体比之前已强壮许多,不复之前那般柔柔弱弱的模样,脸上多了几分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剑术修行对于身体的损耗甚大,吞海化龙进度缓慢,其带来的淬炼和强化,已然跟不上断浪剑术修行的气血损耗,每日口粮也只是几大碗米饭和些许素菜,没有肉食饱肚,许欢不敢练剑太过,今日正好有雨,白日里便打算歇息一天。细雨沙沙,破庙外的一条泥泞小路间走来几个捕快,众人撑伞而行,人群中间护着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儒生,儒生怀里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这群人行至庙门外,登上几步台阶,领头的皂衣捕快上前叩门……

评论专区

京都的故事:薛定谔写的最好的一部。。 也最有趣 这本和当年的绳师 真是让人怀念 之后薛定谔的其他作都不能看了 留在回忆里吧

完美机甲剑神:主角的装逼太过生硬,或者说作者描写路人的心理太过无脑看得我尴尬的要死,个人不喜。

星之战场:世界局势推演给力,作者对于恐怖直立猿的自私心理很了解,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狗屁都没学到,哪怕眼前的情况就是大家一起死,也要给自己的竞争者来一记大棒,在死这件事上争个毫无意义的先后。

飞仙志

《飞仙志》在线阅读

第3章 委托

惊蛰过后,雨水渐多,风月镇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之中。

破庙院子里的枣树吐出嫩芽,许欢站在屋檐下看雨,他已经在庙里住了五天,每天勤练吞海化龙图和断浪剑,短短几日身体比之前已强壮许多,不复之前那般柔柔弱弱的模样,脸上多了几分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剑术修行对于身体的损耗甚大,吞海化龙进度缓慢,其带来的淬炼和强化,已然跟不上断浪剑术修行的气血损耗,每日口粮也只是几大碗米饭和些许素菜,没有肉食饱肚,许欢不敢练剑太过,今日正好有雨,白日里便打算歇息一天。

细雨沙沙,破庙外的一条泥泞小路间走来几个捕快,众人撑伞而行,人群中间护着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儒生,儒生怀里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

这群人行至庙门外,登上几步台阶,领头的皂衣捕快上前叩门。

许欢听得响动,穿过院落行至门后,拉开老旧庙门一看,是那日赠银的王奇王捕头,心中疑惑不知此人所来为何,也不多问,把几人迎入院里。

“叨扰了。”王捕头抱拳而礼。

“无妨,外面雨大几位进屋说话吧!”

许欢带着一行人来到小庙正屋里面,搬来几张竹椅招待落座。

王捕头引荐道:“这位是负责风月镇大小事宜的林县令。”

许欢点点头,道:“在下许欢,只是一落难的漂泊道人,修为低微不堪入眼,不知林大人来此所谓何事?”

丑话放前头,我本事低有麻烦别找我。

林县令看了眼简陋的庙屋,朝许欢说道:“许修士过谦了,鄙人林放鹤,因风月镇地处紧要,镇北王特派林某官居于此,负责边境商贸往来,今日冒昧来访,却有一桩小事拜托。”

不是朝廷任免的外官,是镇北王手下的人,一桩小事何需亲自登门?

许欢不懂其中干系,留了个心眼,道:“林大人有话直说便是。”

林放鹤面色凝重道:“近日天尸门鬼修越发放肆,昨夜竟敢潜入林某府上掳掠小女,若非拙荆有些许修为傍身,只怕已然叫那贼子得手。”

确实猖獗。

许欢暗自点头,却也不敢胡乱应承什么。

林放鹤又道:“林某要随王捕头搜寻贼人,家中无暇顾及,小女的安危还请许修士照料一二。”

许欢心中很是无语,这县令着实大胆,竟敢把女儿的安危托付给我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来户,他怎么想的。

“这……”许欢本想拒绝,他不想自找麻烦,天尸门的水有多深他压根儿就不清楚,从小老爹对他的教导就是低调谨慎,谨言慎行。

“放心,修行界的规矩林某也是懂的。”

林县令不等许欢回绝,便奉上红布包好的几锭银元宝。

这就不好回绝了,毕竟是人家的地头,对方上门求助态度诚恳,不可随意交恶。

而且眼下的修行路子,也的确需要世俗银钱。

许欢皱着眉头心中纠结一番,接过银子收下,道:“在下尽力而为。”

真要遇上大麻烦,许欢自是不肯为了不相干的人拼命。

林县令得了答复很是满意,不作多问许欢来历,抱着女儿叮嘱几句,便领着一众捕快急匆匆地离开破庙,只留下一位厨娘帮忙料理日常起居。

竟然连一个捕快帮手也不留下,这厮对我倒是充满信心。

厨娘自带着县令女儿一旁玩耍,许欢搬了凳子坐在屋檐下看雨,心里不时揣摩断浪剑招的意境。

林县令的银子来的很是时候,总算有钱改善伙食了。

午后雨势减小,许欢不吝钱财,去往镇上的猪肉铺买了几斤肉食准备带回去交给那厨娘料理。

青砖石道,长街细雨,行人撑伞络绎不绝。

许欢拧着打包好的猪肉扫了眼临街酒肆,路过时听得里面的江湖侠客大声讨论,有人放言要去找天尸门的麻烦,有人劝诫贼人凶残不可招惹。

有年轻气盛的公子侠女叫得很凶,只言片语中,得知是附近的宗门修士,平日里得了风月镇富人好处,特来降妖除魔行侠仗义的。

许欢顿足片刻,不禁摇头失笑,心想如此景象,倒也真有几分坐看江湖的意味,似如以前随老爹去看评书戏曲一般。

只不过如今自己也成了戏中人曲中角儿。

沿街有遭难的住户挂了幡子求助江湖大侠,不时有走江湖的人路过询问,任那夫妻声泪俱下悲恸不已,那侠士却见银子太少不值得拼命,因此摆手离开,只留夫妻二人痛哭一场。

许欢看得心中怜悯,心想可惜我本领不到家,这种事儿碰见了,若是能管我自然还是愿意管的,若是不能我也不想自讨没趣。

回到庙里,那厨娘在本就不宽敞的庙屋中间隔了一挂帘子,铺一张木床,看样子短时间内不打算离开了。

许欢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不作言语,将肉食递给她料理,自去屋檐下继续看雨,钻研剑术。

夜幕降临,晚饭吃了几大碗肉,算是勉强解了馋的许欢,在庙屋门口垫了草垫盘膝而坐,屋内厨娘抱着县令丫头缩在床头角落,一时不敢入眠。

倒也不是害怕许欢做什么,以她的姿容大可不必疑虑,只是害怕天尸门贼人来此,担心这面相过幼的小道士不能抵挡。

夜色渐渐浓郁,夜幕里雨声哗哗作响,屋顶的积水顺着屋檐滑落,打在地上溅起水花。

许欢静心凝神,吞海化龙图飘荡在脑海中,一面感悟一面聆听夜晚的雨声。

以前随父亲出门办事,父亲常说“做我们这行,收了钱就是因果,修道修的也是因果,和尚说是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其实天理未必就肯循环,所以咱们要做的就是斩断报应,了却因果,这句话你要记住了。”

夜晚最黑的时候,雨势也变得更猛。

盘膝而坐的许欢望着院落尽头的黑暗,这几天的辛苦修行使得他的体质迅速蜕变,耳聪目明了许多。

有人来了!许欢挑眉。

阴森的黑暗里,两扇庙门缓缓推开,一把暗红色的油纸伞撑了进来。

许欢站起身负手而立。

黑暗中一道妙曼身影撑伞而行,款款走入小院。

许欢心神逐渐绷紧,反手握住靠放门口的一根木棍。

那人油纸伞往上微抬,忽然加快脚步冲向庙屋,彷如一只幽灵眨眼间奔至屋檐下。

好快的速度。

许欢目光一凌,反手握住的木棍顺势挥起。

黑暗中,油纸伞往上飘起,来人从伞把抽出一把寒光冽冽的长剑,一剑递出。

许欢视线被那飘起的伞挡住,出手却不停顿,木棍挥出一个半圆,卷着一团透明气浪往前抡下。

接触的一刹。

铮地一声金鸣。

劲气撕裂油纸伞破碎,木棍也炸开成碎渣。

黑暗里传来一声柔弱的闷哼,那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身退到庙门口,不多言语转身遁入雨夜。

许欢站在屋檐下没动,手中拧着半截木棍,皱了皱眉心中若有所思。

天尸门的邪修好像不是很强,刚刚若我手中有剑,这一剑下去定能将其劈开两半。

许欢对自身实力有了几分认知,虽才修炼几天时间,却也有了一点自保之力。

看来这家传的吞海化龙图很不简单,往后得更加努力修行了。

                       

小说:飞仙志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风刀客

角色:许欢风刀客

火爆新书《飞仙志》是由网络作者“风刀客”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惊蛰过后,雨水渐多,风月镇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之中。破庙院子里的枣树吐出嫩芽,许欢站在屋檐下看雨,他已经在庙里住了五天,每天勤练吞海化龙图和断浪剑,短短几日身体比之前已强壮许多,不复之前那般柔柔弱弱的模样,脸上多了几分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剑术修行对于身体的损耗甚大,吞海化龙进度缓慢,其带来的淬炼和强化,已然跟不上断浪剑术修行的气血损耗,每日口粮也只是几大碗米饭和些许素菜,没有肉食饱肚,许欢不敢练剑太过,今日正好有雨,白日里便打算歇息一天。细雨沙沙,破庙外的一条泥泞小路间走来几个捕快,众人撑伞而行,人群中间护着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儒生,儒生怀里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这群人行至庙门外,登上几步台阶,领头的皂衣捕快上前叩门……

评论专区

京都的故事:薛定谔写的最好的一部。。 也最有趣 这本和当年的绳师 真是让人怀念 之后薛定谔的其他作都不能看了 留在回忆里吧

完美机甲剑神:主角的装逼太过生硬,或者说作者描写路人的心理太过无脑看得我尴尬的要死,个人不喜。

星之战场:世界局势推演给力,作者对于恐怖直立猿的自私心理很了解,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狗屁都没学到,哪怕眼前的情况就是大家一起死,也要给自己的竞争者来一记大棒,在死这件事上争个毫无意义的先后。

飞仙志

《飞仙志》在线阅读

第3章 委托

惊蛰过后,雨水渐多,风月镇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之中。

破庙院子里的枣树吐出嫩芽,许欢站在屋檐下看雨,他已经在庙里住了五天,每天勤练吞海化龙图和断浪剑,短短几日身体比之前已强壮许多,不复之前那般柔柔弱弱的模样,脸上多了几分男子汉的阳刚之气。

剑术修行对于身体的损耗甚大,吞海化龙进度缓慢,其带来的淬炼和强化,已然跟不上断浪剑术修行的气血损耗,每日口粮也只是几大碗米饭和些许素菜,没有肉食饱肚,许欢不敢练剑太过,今日正好有雨,白日里便打算歇息一天。

细雨沙沙,破庙外的一条泥泞小路间走来几个捕快,众人撑伞而行,人群中间护着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儒生,儒生怀里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

这群人行至庙门外,登上几步台阶,领头的皂衣捕快上前叩门。

许欢听得响动,穿过院落行至门后,拉开老旧庙门一看,是那日赠银的王奇王捕头,心中疑惑不知此人所来为何,也不多问,把几人迎入院里。

“叨扰了。”王捕头抱拳而礼。

“无妨,外面雨大几位进屋说话吧!”

许欢带着一行人来到小庙正屋里面,搬来几张竹椅招待落座。

王捕头引荐道:“这位是负责风月镇大小事宜的林县令。”

许欢点点头,道:“在下许欢,只是一落难的漂泊道人,修为低微不堪入眼,不知林大人来此所谓何事?”

丑话放前头,我本事低有麻烦别找我。

林县令看了眼简陋的庙屋,朝许欢说道:“许修士过谦了,鄙人林放鹤,因风月镇地处紧要,镇北王特派林某官居于此,负责边境商贸往来,今日冒昧来访,却有一桩小事拜托。”

不是朝廷任免的外官,是镇北王手下的人,一桩小事何需亲自登门?

许欢不懂其中干系,留了个心眼,道:“林大人有话直说便是。”

林放鹤面色凝重道:“近日天尸门鬼修越发放肆,昨夜竟敢潜入林某府上掳掠小女,若非拙荆有些许修为傍身,只怕已然叫那贼子得手。”

确实猖獗。

许欢暗自点头,却也不敢胡乱应承什么。

林放鹤又道:“林某要随王捕头搜寻贼人,家中无暇顾及,小女的安危还请许修士照料一二。”

许欢心中很是无语,这县令着实大胆,竟敢把女儿的安危托付给我一个来历不明的外来户,他怎么想的。

“这……”许欢本想拒绝,他不想自找麻烦,天尸门的水有多深他压根儿就不清楚,从小老爹对他的教导就是低调谨慎,谨言慎行。

“放心,修行界的规矩林某也是懂的。”

林县令不等许欢回绝,便奉上红布包好的几锭银元宝。

这就不好回绝了,毕竟是人家的地头,对方上门求助态度诚恳,不可随意交恶。

而且眼下的修行路子,也的确需要世俗银钱。

许欢皱着眉头心中纠结一番,接过银子收下,道:“在下尽力而为。”

真要遇上大麻烦,许欢自是不肯为了不相干的人拼命。

林县令得了答复很是满意,不作多问许欢来历,抱着女儿叮嘱几句,便领着一众捕快急匆匆地离开破庙,只留下一位厨娘帮忙料理日常起居。

竟然连一个捕快帮手也不留下,这厮对我倒是充满信心。

厨娘自带着县令女儿一旁玩耍,许欢搬了凳子坐在屋檐下看雨,心里不时揣摩断浪剑招的意境。

林县令的银子来的很是时候,总算有钱改善伙食了。

午后雨势减小,许欢不吝钱财,去往镇上的猪肉铺买了几斤肉食准备带回去交给那厨娘料理。

青砖石道,长街细雨,行人撑伞络绎不绝。

许欢拧着打包好的猪肉扫了眼临街酒肆,路过时听得里面的江湖侠客大声讨论,有人放言要去找天尸门的麻烦,有人劝诫贼人凶残不可招惹。

有年轻气盛的公子侠女叫得很凶,只言片语中,得知是附近的宗门修士,平日里得了风月镇富人好处,特来降妖除魔行侠仗义的。

许欢顿足片刻,不禁摇头失笑,心想如此景象,倒也真有几分坐看江湖的意味,似如以前随老爹去看评书戏曲一般。

只不过如今自己也成了戏中人曲中角儿。

沿街有遭难的住户挂了幡子求助江湖大侠,不时有走江湖的人路过询问,任那夫妻声泪俱下悲恸不已,那侠士却见银子太少不值得拼命,因此摆手离开,只留夫妻二人痛哭一场。

许欢看得心中怜悯,心想可惜我本领不到家,这种事儿碰见了,若是能管我自然还是愿意管的,若是不能我也不想自讨没趣。

回到庙里,那厨娘在本就不宽敞的庙屋中间隔了一挂帘子,铺一张木床,看样子短时间内不打算离开了。

许欢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不作言语,将肉食递给她料理,自去屋檐下继续看雨,钻研剑术。

夜幕降临,晚饭吃了几大碗肉,算是勉强解了馋的许欢,在庙屋门口垫了草垫盘膝而坐,屋内厨娘抱着县令丫头缩在床头角落,一时不敢入眠。

倒也不是害怕许欢做什么,以她的姿容大可不必疑虑,只是害怕天尸门贼人来此,担心这面相过幼的小道士不能抵挡。

夜色渐渐浓郁,夜幕里雨声哗哗作响,屋顶的积水顺着屋檐滑落,打在地上溅起水花。

许欢静心凝神,吞海化龙图飘荡在脑海中,一面感悟一面聆听夜晚的雨声。

以前随父亲出门办事,父亲常说“做我们这行,收了钱就是因果,修道修的也是因果,和尚说是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其实天理未必就肯循环,所以咱们要做的就是斩断报应,了却因果,这句话你要记住了。”

夜晚最黑的时候,雨势也变得更猛。

盘膝而坐的许欢望着院落尽头的黑暗,这几天的辛苦修行使得他的体质迅速蜕变,耳聪目明了许多。

有人来了!许欢挑眉。

阴森的黑暗里,两扇庙门缓缓推开,一把暗红色的油纸伞撑了进来。

许欢站起身负手而立。

黑暗中一道妙曼身影撑伞而行,款款走入小院。

许欢心神逐渐绷紧,反手握住靠放门口的一根木棍。

那人油纸伞往上微抬,忽然加快脚步冲向庙屋,彷如一只幽灵眨眼间奔至屋檐下。

好快的速度。

许欢目光一凌,反手握住的木棍顺势挥起。

黑暗中,油纸伞往上飘起,来人从伞把抽出一把寒光冽冽的长剑,一剑递出。

许欢视线被那飘起的伞挡住,出手却不停顿,木棍挥出一个半圆,卷着一团透明气浪往前抡下。

接触的一刹。

铮地一声金鸣。

劲气撕裂油纸伞破碎,木棍也炸开成碎渣。

黑暗里传来一声柔弱的闷哼,那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身退到庙门口,不多言语转身遁入雨夜。

许欢站在屋檐下没动,手中拧着半截木棍,皱了皱眉心中若有所思。

天尸门的邪修好像不是很强,刚刚若我手中有剑,这一剑下去定能将其劈开两半。

许欢对自身实力有了几分认知,虽才修炼几天时间,却也有了一点自保之力。

看来这家传的吞海化龙图很不简单,往后得更加努力修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