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沈颜赵玄瑾)全文免费阅读_(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完结版在线阅读

沈颜赵玄瑾是古代言情小说《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一只猪耳朵”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据说沈家粗鄙不堪的二小姐,要嫁给靖王府那位纨绔世子爷
吃瓜群众:天道好轮回 恶人自有恶人收
话说那位粗鄙不堪的沈家二小姐,分明是沈潇潇,跟她沈颜有什么关系?难道恰好因为她也姓沈?
可这并不能成为沈家那群不要脸的,乱认亲戚的借口!
沈颜据理力争,奈何一人难敌众口

小说: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只猪耳朵

角色:沈颜赵玄瑾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只猪耳朵”的一本书《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简要概述:沈颜急忙闪身避开了要害,可左肩依旧重重挨了一掌,整个人被击退了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该死!她眸色冷然,抬起双手,以手作刃,朝着那名玄衣男子回击了过去。玄衣男子体型健硕,且出手又快又狠,应付起来有些吃力。沈颜本就受了伤,又下不了杀手,而那玄衣男子却招招致命,一番打斗下来难免落了下风。很快,那玄衣男子便找出她招式里的破绽,一记手刀朝着她的咽喉处横扫而来……

评论专区

霸皇纪:我的敌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跪着的,一种是躺着的。 我的朋友也只有两种,一种睡过的,一种不想睡的。 我叫高正阳,蛮荒世界里,最霸道最任性的那个。

木下之影:从来没看过动漫同人的,看了下其他火影同人,尴尬病都犯了,这本好歹智商正常。怪不得一堆人说这本仙草,对比出来还真是仙草

重生之都市修仙:主角就是一坨先天灵屎,走到哪里熏到哪里,吸引无数的苍蝇过来吸它这个屎。自从我把主角当成大便精来看,发现这本书还是挺有意思的

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

《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在线阅读

第5章 圈套

沈颜急忙闪身避开了要害,可左肩依旧重重挨了一掌,整个人被击退了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该死!

她眸色冷然,抬起双手,以手作刃,朝着那名玄衣男子回击了过去。

玄衣男子体型健硕,且出手又快又狠,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沈颜本就受了伤,又下不了杀手,而那玄衣男子却招招致命,一番打斗下来难免落了下风。

很快,那玄衣男子便找出她招式里的破绽,一记手刀朝着她的咽喉处横扫而来。

她避无可避,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刹那间,脑子里竟是一片空白。

沈颜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那一记手刀下来定能让她当场毙命。

顿时面如死灰。

可就在那记手刀离她的咽喉仅有一息之远时,一柄寒光凛凛的长剑,穿透了玄衣男子的胸腔。

温热的血溅了沈颜一脸。

随着长剑被人拔起,玄衣男子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

玄衣男子倒下,他身后站着一名神色冷然的少年,手中的长剑还在滴着血。

那少年眉目冷清,身形消瘦,甚至都未看沈颜一眼,径自将那犹在滴血的长剑收进剑鞘,转身离开,仿若沈颜并不存在一般。

此人名唤青玄。

是赵玄瑾的贴身护卫。

京都一等一的高手。

沈颜不认得他,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毕竟,方才若非是那少年将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的她给救了回来,只怕现在她的魂魄都已经被黑白无常给勾走了。

万府私宅灯火通明。

两排暗卫守在前院里。

无人敢靠近前院,更不敢靠近客堂。

那些乐工舞姬早已不知去向。

方才还歌舞升平的客堂,此时一片狼藉。

客堂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太师椅。

赵玄瑾斜靠在太师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屈起扶在额头上,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

如同风雨欲来的气势,压迫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说,是谁指使你的。”他冷漠的嗓音里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今日这出戏,也该结束了。

跪在堂下的万如海闻言,却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反问道:“世子这是何意,下官实在不明白,还望世子指点一二。”

万如海装模作样,俨然一个字都不打算说。

青玄命人将造假的钱范,扔在了他的面前。

私铸铜钱,乃是死罪!

万如海瞧了一眼那些证据,依旧拒不承认,“未能认出赵世子,是下官有眼不识泰山,可这也罪不至死吧,世子若执意要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下官头上,下官虽人微言轻,可也并未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万如海铁了心的抵死不认。

甚至还反咬一口,简直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赵玄瑾早料到万如海不会轻易认罪,这才以身为饵,诱逼他对自己出手。

私铸铜钱一事本就牵连甚广,甚至与京都的那位都脱不了干系,若真这么容易就能让这万如海认罪,他也不用亲自跑这一趟。

赵玄瑾挑起眉峰,嗜笑一声,“万大人,私铸铜钱之罪,你可以不认,可刺杀皇族的罪名,可就由不得 你不认了。”

随着话音落下,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沈颜抬眼望去,那男子,是方才带路的那名侍从,她自是认得,可随后进来的那名女子,她却并不认识。

直觉却告诉她,那名女子,应当是真正的轻烟姑娘。

果然,只见那红衣女子走上前来,朝着赵玄瑾施施然行了一礼,嗓音温柔婉转,“奴家轻烟,见过赵世子。”

赵玄瑾的目光始终落在万如海的脸上,“万大人可识得此女子。”

万如海从容不迫的答道:“百花楼的花魁,轻烟姑娘,想必整个禹城没有人不认识。”

万如海认识轻烟这事有些出乎沈颜的意料,却更让她想不通。

既然万如海认识轻烟,那么在自己顶着轻烟的名头出现在万府的时候,万如海不可能没有识破她的身份。

可既然知道她不是真正的轻烟,那为何又要假装不知晓此事。

正在沈颜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壶酒。

在她出现后,婢女重新端上来的一壶酒。

脑海里有个大胆的猜想呼之欲出。

沈颜有些佩服的望向万如海,又有些同情他还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

心中更是感慨,好好的一盘棋,竟然被她给毁了。

也不知这万如海知道真相以后,会不会气的吐血身亡。

一想到自己立了这么大的功,沈颜越发有底气跟赵玄瑾谈一谈退婚之事了,毕竟她不仅阴差阳错的帮了他,还为他受了重伤,他总该给她些好处的。

正在沈颜暗自窃喜时,突然感受到一抹凌厉的目光向她扫了过来。

沈颜抬头,只见赵玄瑾又是那副睥睨万物的姿态,睨了她一眼。

气的她身上的伤,越发的痛了起来。

赵玄瑾睨了沈颜一眼后,又转眼望向万如海,唇角噙着一抹冷笑,“万大人果然好眼色,只是不知万大人可否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赵玄瑾此言一出。

沈颜清楚的看见,那万如海脸上从容不迫的神情顿时凝固,朝她看了过来。

沈颜同样也看着他,因着脸上带着遮面,她怕万如海看不见她唇角的那抹笑意,于是,她弯了弯眉眼,笑的越发显眼。

那万如海的神色顿时变的阴冷,可下一瞬,他又冷静下来。

“世子说的是,下官方才可不是就将这位带着遮面的女子,错认成了轻烟姑娘吗?这女子伺候了世子大半个晚上,世子都未认出她不是真正的轻烟姑娘,可见此人善于伪装,并非是下官眼拙了。”

万如海一番说辞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着实让人挑不出半分的错处。

沈颜方才便猜到,万如海之所以在晚宴时没有拆穿她的身份,不过是因为万如海一早就知道,今晚来的,根本就不会是真正的轻烟姑娘。

而他之所以会知道,从他方才看沈颜的眼神就已经很明显了。

只因,今晚要来的人,原本就是他自己安排的。

是以,他才会那般明目张胆的,让人将下了药的酒,端到了席面上。

而他眼下的一番话,分明是将他自己,从今晚的事中摘的一干二净了。

哪怕赵玄瑾此刻将他安排了一位假轻烟的事道破,他也定然不会承认。

只怕此时这万如海心中已然认定,是赵玄瑾安排的人,换了他的人,所以,只要他死不承认,赵玄瑾定然拿他没有办法。

这一局,他不一定会输。

只要那个假轻烟是赵玄瑾的人,此番,赵玄瑾便无法将自己摘出去。

可惜,这万如海虽心思缜密,手段高超,可他千算万算,定然没有算到,这假轻烟,会是沈颜。

若沈颜只是沈颜,这万如海也不一定会输。

可巧的是,沈颜又不仅仅是沈颜。

如今 ,她还有一个身份,沈府嫡女!

当今圣上钦定的世子妃!!

沈颜十分同情的看了万如海一眼。

可怜那姓万的还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却不知,他早已输的一塌糊涂。

万如海心里在想什么,赵玄瑾一清二楚。

垂死挣扎,可笑至极!

赵玄瑾弹了弹衣袖,起身走到沈颜的面前。

沈颜望着他欣长的身影笼罩在自己面前,清楚他要做什么,她抢先一步抬起了手。

只是,手还未触及到脸上的遮面,赵玄瑾已经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沈颜拧眉,挣扎。

赵玄瑾五指收紧,生生将她举起的手按下,又伸出右手绕至她的脑后,将那遮面慢悠悠的取了下来。

这样亲昵的姿态,令沈颜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她下意识的挣扎,赵玄瑾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刮过了她的脸颊。

沈颜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被赵玄瑾碰过的脸颊顿时火辣辣的。

若非手腕还被他紧紧的扣住,后退不得,只怕她会立马跳开几丈远。

赵玄瑾转身,将沈颜拉至自己身旁,凌厉的目光让万如海避无可避,“万大人耳聪目明,自然不会眼拙认不出本世子的世子妃,实乃包藏祸心,暗藏杀机!”

赵玄瑾的一番言语让万如海彻底傻了眼,他不可置信的望向沈颜,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不可能,绝不可能!”

“万大人既然不信,那便随本世子回京都,请刘相国做个见证,万大人以为如何?”赵玄瑾神色冷然,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万如海,如同看蝼蚁一般。

自始至终都挺直背脊的万如海,在此刻却如同泄了气一般,整个人颓在地上,神色空洞,又似挣扎。

过了半晌,这才抬起头来,高仰着脖颈,紧闭双目,冷笑道:“世子说是世子妃那便是世子妃,世子要下官的命那便要下官的命吧,下官,认了。”

他一句认了,已然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可也因他这句认了,赵玄瑾便不能真正要了他的命。

只因他认的是命,却不是罪。

沈颜嗤之以鼻,果然是只狡猾的老狐狸,都到了这步田地了,嘴还硬的跟那金刚石一般,凿都凿不开。

万如海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显然是吃定了赵玄瑾不敢真的将他如何,顶多是丢了头上这顶乌纱帽。

可刺杀世子妃这罪,他如何都不会认,铸造铜钱的事,他更是半个字都不敢提。

有些人,他能得罪,可有些人,他便是有九条命,也得罪不起!

万如海始终拒死不认,赵玄瑾显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直接下了最后通牒,“既然万大人如此忠勇无畏,那本世子便只有走一趟万大人在城西的那处别院了。”

城西!

别院!!

万如海猛然睁开双眼,一双眼中是方才全然没有的惊恐与慌乱,连语气都变得颤抖起来,“求世子,高抬贵手。”

                       

小说: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只猪耳朵

角色:沈颜赵玄瑾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只猪耳朵”的一本书《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简要概述:沈颜急忙闪身避开了要害,可左肩依旧重重挨了一掌,整个人被击退了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该死!她眸色冷然,抬起双手,以手作刃,朝着那名玄衣男子回击了过去。玄衣男子体型健硕,且出手又快又狠,应付起来有些吃力。沈颜本就受了伤,又下不了杀手,而那玄衣男子却招招致命,一番打斗下来难免落了下风。很快,那玄衣男子便找出她招式里的破绽,一记手刀朝着她的咽喉处横扫而来……

评论专区

霸皇纪:我的敌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跪着的,一种是躺着的。 我的朋友也只有两种,一种睡过的,一种不想睡的。 我叫高正阳,蛮荒世界里,最霸道最任性的那个。

木下之影:从来没看过动漫同人的,看了下其他火影同人,尴尬病都犯了,这本好歹智商正常。怪不得一堆人说这本仙草,对比出来还真是仙草

重生之都市修仙:主角就是一坨先天灵屎,走到哪里熏到哪里,吸引无数的苍蝇过来吸它这个屎。自从我把主角当成大便精来看,发现这本书还是挺有意思的

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

《嫁纨绔世子后,世子妃天天想和离》在线阅读

第5章 圈套

沈颜急忙闪身避开了要害,可左肩依旧重重挨了一掌,整个人被击退了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该死!

她眸色冷然,抬起双手,以手作刃,朝着那名玄衣男子回击了过去。

玄衣男子体型健硕,且出手又快又狠,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沈颜本就受了伤,又下不了杀手,而那玄衣男子却招招致命,一番打斗下来难免落了下风。

很快,那玄衣男子便找出她招式里的破绽,一记手刀朝着她的咽喉处横扫而来。

她避无可避,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刹那间,脑子里竟是一片空白。

沈颜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那一记手刀下来定能让她当场毙命。

顿时面如死灰。

可就在那记手刀离她的咽喉仅有一息之远时,一柄寒光凛凛的长剑,穿透了玄衣男子的胸腔。

温热的血溅了沈颜一脸。

随着长剑被人拔起,玄衣男子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

玄衣男子倒下,他身后站着一名神色冷然的少年,手中的长剑还在滴着血。

那少年眉目冷清,身形消瘦,甚至都未看沈颜一眼,径自将那犹在滴血的长剑收进剑鞘,转身离开,仿若沈颜并不存在一般。

此人名唤青玄。

是赵玄瑾的贴身护卫。

京都一等一的高手。

沈颜不认得他,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毕竟,方才若非是那少年将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的她给救了回来,只怕现在她的魂魄都已经被黑白无常给勾走了。

万府私宅灯火通明。

两排暗卫守在前院里。

无人敢靠近前院,更不敢靠近客堂。

那些乐工舞姬早已不知去向。

方才还歌舞升平的客堂,此时一片狼藉。

客堂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太师椅。

赵玄瑾斜靠在太师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屈起扶在额头上,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意。

如同风雨欲来的气势,压迫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说,是谁指使你的。”他冷漠的嗓音里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今日这出戏,也该结束了。

跪在堂下的万如海闻言,却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反问道:“世子这是何意,下官实在不明白,还望世子指点一二。”

万如海装模作样,俨然一个字都不打算说。

青玄命人将造假的钱范,扔在了他的面前。

私铸铜钱,乃是死罪!

万如海瞧了一眼那些证据,依旧拒不承认,“未能认出赵世子,是下官有眼不识泰山,可这也罪不至死吧,世子若执意要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下官头上,下官虽人微言轻,可也并未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万如海铁了心的抵死不认。

甚至还反咬一口,简直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赵玄瑾早料到万如海不会轻易认罪,这才以身为饵,诱逼他对自己出手。

私铸铜钱一事本就牵连甚广,甚至与京都的那位都脱不了干系,若真这么容易就能让这万如海认罪,他也不用亲自跑这一趟。

赵玄瑾挑起眉峰,嗜笑一声,“万大人,私铸铜钱之罪,你可以不认,可刺杀皇族的罪名,可就由不得 你不认了。”

随着话音落下,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沈颜抬眼望去,那男子,是方才带路的那名侍从,她自是认得,可随后进来的那名女子,她却并不认识。

直觉却告诉她,那名女子,应当是真正的轻烟姑娘。

果然,只见那红衣女子走上前来,朝着赵玄瑾施施然行了一礼,嗓音温柔婉转,“奴家轻烟,见过赵世子。”

赵玄瑾的目光始终落在万如海的脸上,“万大人可识得此女子。”

万如海从容不迫的答道:“百花楼的花魁,轻烟姑娘,想必整个禹城没有人不认识。”

万如海认识轻烟这事有些出乎沈颜的意料,却更让她想不通。

既然万如海认识轻烟,那么在自己顶着轻烟的名头出现在万府的时候,万如海不可能没有识破她的身份。

可既然知道她不是真正的轻烟,那为何又要假装不知晓此事。

正在沈颜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壶酒。

在她出现后,婢女重新端上来的一壶酒。

脑海里有个大胆的猜想呼之欲出。

沈颜有些佩服的望向万如海,又有些同情他还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

心中更是感慨,好好的一盘棋,竟然被她给毁了。

也不知这万如海知道真相以后,会不会气的吐血身亡。

一想到自己立了这么大的功,沈颜越发有底气跟赵玄瑾谈一谈退婚之事了,毕竟她不仅阴差阳错的帮了他,还为他受了重伤,他总该给她些好处的。

正在沈颜暗自窃喜时,突然感受到一抹凌厉的目光向她扫了过来。

沈颜抬头,只见赵玄瑾又是那副睥睨万物的姿态,睨了她一眼。

气的她身上的伤,越发的痛了起来。

赵玄瑾睨了沈颜一眼后,又转眼望向万如海,唇角噙着一抹冷笑,“万大人果然好眼色,只是不知万大人可否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赵玄瑾此言一出。

沈颜清楚的看见,那万如海脸上从容不迫的神情顿时凝固,朝她看了过来。

沈颜同样也看着他,因着脸上带着遮面,她怕万如海看不见她唇角的那抹笑意,于是,她弯了弯眉眼,笑的越发显眼。

那万如海的神色顿时变的阴冷,可下一瞬,他又冷静下来。

“世子说的是,下官方才可不是就将这位带着遮面的女子,错认成了轻烟姑娘吗?这女子伺候了世子大半个晚上,世子都未认出她不是真正的轻烟姑娘,可见此人善于伪装,并非是下官眼拙了。”

万如海一番说辞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着实让人挑不出半分的错处。

沈颜方才便猜到,万如海之所以在晚宴时没有拆穿她的身份,不过是因为万如海一早就知道,今晚来的,根本就不会是真正的轻烟姑娘。

而他之所以会知道,从他方才看沈颜的眼神就已经很明显了。

只因,今晚要来的人,原本就是他自己安排的。

是以,他才会那般明目张胆的,让人将下了药的酒,端到了席面上。

而他眼下的一番话,分明是将他自己,从今晚的事中摘的一干二净了。

哪怕赵玄瑾此刻将他安排了一位假轻烟的事道破,他也定然不会承认。

只怕此时这万如海心中已然认定,是赵玄瑾安排的人,换了他的人,所以,只要他死不承认,赵玄瑾定然拿他没有办法。

这一局,他不一定会输。

只要那个假轻烟是赵玄瑾的人,此番,赵玄瑾便无法将自己摘出去。

可惜,这万如海虽心思缜密,手段高超,可他千算万算,定然没有算到,这假轻烟,会是沈颜。

若沈颜只是沈颜,这万如海也不一定会输。

可巧的是,沈颜又不仅仅是沈颜。

如今 ,她还有一个身份,沈府嫡女!

当今圣上钦定的世子妃!!

沈颜十分同情的看了万如海一眼。

可怜那姓万的还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却不知,他早已输的一塌糊涂。

万如海心里在想什么,赵玄瑾一清二楚。

垂死挣扎,可笑至极!

赵玄瑾弹了弹衣袖,起身走到沈颜的面前。

沈颜望着他欣长的身影笼罩在自己面前,清楚他要做什么,她抢先一步抬起了手。

只是,手还未触及到脸上的遮面,赵玄瑾已经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沈颜拧眉,挣扎。

赵玄瑾五指收紧,生生将她举起的手按下,又伸出右手绕至她的脑后,将那遮面慢悠悠的取了下来。

这样亲昵的姿态,令沈颜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她下意识的挣扎,赵玄瑾白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刮过了她的脸颊。

沈颜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被赵玄瑾碰过的脸颊顿时火辣辣的。

若非手腕还被他紧紧的扣住,后退不得,只怕她会立马跳开几丈远。

赵玄瑾转身,将沈颜拉至自己身旁,凌厉的目光让万如海避无可避,“万大人耳聪目明,自然不会眼拙认不出本世子的世子妃,实乃包藏祸心,暗藏杀机!”

赵玄瑾的一番言语让万如海彻底傻了眼,他不可置信的望向沈颜,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不可能,绝不可能!”

“万大人既然不信,那便随本世子回京都,请刘相国做个见证,万大人以为如何?”赵玄瑾神色冷然,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万如海,如同看蝼蚁一般。

自始至终都挺直背脊的万如海,在此刻却如同泄了气一般,整个人颓在地上,神色空洞,又似挣扎。

过了半晌,这才抬起头来,高仰着脖颈,紧闭双目,冷笑道:“世子说是世子妃那便是世子妃,世子要下官的命那便要下官的命吧,下官,认了。”

他一句认了,已然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可也因他这句认了,赵玄瑾便不能真正要了他的命。

只因他认的是命,却不是罪。

沈颜嗤之以鼻,果然是只狡猾的老狐狸,都到了这步田地了,嘴还硬的跟那金刚石一般,凿都凿不开。

万如海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显然是吃定了赵玄瑾不敢真的将他如何,顶多是丢了头上这顶乌纱帽。

可刺杀世子妃这罪,他如何都不会认,铸造铜钱的事,他更是半个字都不敢提。

有些人,他能得罪,可有些人,他便是有九条命,也得罪不起!

万如海始终拒死不认,赵玄瑾显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直接下了最后通牒,“既然万大人如此忠勇无畏,那本世子便只有走一趟万大人在城西的那处别院了。”

城西!

别院!!

万如海猛然睁开双眼,一双眼中是方才全然没有的惊恐与慌乱,连语气都变得颤抖起来,“求世子,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