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大吉昌(盛半子怪鸡枞)全文在线阅读_(盛半子怪鸡枞)全集免费阅读

《上天大吉昌》是作者“宇宙一尘埃”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盛半子怪鸡枞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犯地球者,虽远必诛天地安答,拍岸在星剑啸苍穹唱大风
盛半子本想上天搞点钱花,没想到阴差阳错,竟成了惊天战神

小说:上天大吉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宇宙一尘埃

角色:盛半子怪鸡枞

小说《上天大吉昌》是由网文作者“宇宙一尘埃”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这是老李。”老王指着发言的茶友向盛半子道。接着又将其介绍给老李:“这是老盛,空气开发公司老总,名下还有广告公司等企业。”老李摇摇头:“没听说过。”老王疑惑:“你不知道?老盛可是咱彩云城名人……

评论专区

文坛崛起:《射雕》天价版权????逗。若不是特殊历史时期造成大陆相关创作荒漠化,这垃圾书会有他的市场

守望者武:江郎才尽(风格我一点也不喜欢呀QAQ)果然松鼠你还是写异界什么的好

我才不会看到弹幕呢:-轻小说

上天大吉昌

《上天大吉昌》在线阅读

第六章 草民之押

“这是老李。”老王指着发言的茶友向盛半子道。接着又将其介绍给老李:“这是老盛,空气开发公司老总,名下还有广告公司等企业。”

老李摇摇头:“没听说过。”

老王疑惑:“你不知道?老盛可是咱彩云城名人。他不仅是企业家,而且还是作协的作家呢。”

老李举起茶壶喝了一口:“厉害,都这样了还能坐在家里做鞋,难怪有功夫惦记上那一千万!”

哈哈,四周笑声更响了。

盛半子皱眉,正想分辨几句。一旁的茶友老余早按捺不住接过去道:“这位老表,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啥意思?”老李不解。

老余愤然道:“什么叫‘全世界有多少人盯着这根骨头’?无论骨头也好,肥肉也好,总得有人站出来担当吧?”

茶堂中安静下来,大伙都在认真听。

老余:“照你这逻辑,盟军也不用派部队去了,随它外星人爱咋弄咋弄。太阳早晚被偷干净也不必去管,反正大不了大家不过。”

“我可没这么说啊。”老李急了。

老余意犹未尽,索性站起身道:“其实我觉得,不管全世界有多少人盯着,这都是好事呀。”

“它至少说明,我们大家都在时刻关心这事、都在牵挂着地球的安危。同时,无论人类内部怎样争斗,可当面临外部威胁时,我们还是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

哗,茶堂中响起热烈的掌声。

“对,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人类岂有那么好欺负的!”不知谁喊了一声。

不大的茶堂马上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茶客们的这一番骚操作,不但让盛半子愣住,就连茶坊老板老王也先是一怔,但老王不愧是做生意的,立马高调跟进引流起来。

只见老王把手里的酒瓶往桌上一放,当即朝小二吩咐:“赶快、赶快,把我那个三十年的普洱金瓜拿出来,给大伙泡上。”

几名男女服务员没搞懂老板意思,全都站在原地没动。

老王一跺脚:“嗨,你几个猪脑啊,聋了没听见吗?”

随即又转头对所有人道:“大家伙使劲喝,今天小店请客,为全人类祈福。也希望盟军总部能尽快招到合适翻译。”

茶堂里再次响起长时间的掌声。

有人本来还不知道这事,此刻明白过来。有人先前不大关心,这会儿想法也有了改变,觉得确实事关你我。

随着老王所赠三十年普洱茶上桌,大家边品边谈,大堂更加热闹了。

事情也在进一步发酵中。

“我听说盟军总部那边,有个叫那啥的老外挺难缠的,凡事总爱插上一腿,人送外号‘老渣筋’(方言,难缠之意)。”

“这有啥奇怪的,人上一百,形形**。”

“不止有渣筋,还杠精、屁精、人精呢。这早就不是啥新闻了。”

“哈哈!”

茶堂里大家纷纷谈论着。

盛半子早对老王的千年老窖馋得不行,原本天气太热不想喝酒。这会也顾不得金瓜和女儿红了,拿过酒瓶拧开盖子正要往嘴里送,邻桌的声音引起了他注意。

虽说盛半子也喜欢关心时事,可这些花边新闻倒还是头次听说。

旁边的老李和老余两人也听见了。

老李放下茶壶,端起一杯“金瓜”一口喝掉,拿着杯子走过来,从盛半子手中取过酒瓶倒了一杯,朝他举举杯并仰脖灌下。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是那意思。”老李诚恳的道歉。

“你是好心提醒我竞争很激烈的,并想了解下我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盛半子点头,也咕下一口酒并笑答,以示和解。

“你,咋晓得?”老李瞪大眼睛,“对对,我正是这样想的。”

老余这时得意了,扯起嗓门道:“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这就是咱们老盛的看家本领——独通别人的所想。”

“错了,是独懂别人的思维意识。”盛半子纠正。

“对对,读懂别人思想。”老余接着随口来了句:“哥们,要不要押一注?乐上一把?”

老李一听也来了兴致:“你说押啥?”

旁边几桌的人一听这头要下注,马上也围了过来。

大家七嘴八舌争论着,有说老外胜出,有说咱Z国赢,也有说人选肯定早内定了,公招只不过走走过场而已。

总之众说纷纭。

如果说刚才还只有大部人关注的话,那么,此刻可谓是人人都重视上这个事了。

多数人不仅好奇,还很想押上一把,借此来验证下自己的判断正确与否。同时,通过这事还能从另一个角度见证自己对全球大事的关心与参与。

于是,更多的人围上前来。

不仅茶坊里的客人纷纷跟进,就连大街上的行人都陆续走进店来驻足围观。

片刻之间,小小的茶坊前立马人头攒动,水泄不通。

老王急得满头大汗,平时嫌人少,可真要多起来,他这小店哪扎得住踩。再这样挤下去,还不得把屋子挤垮?

老王好不容易钻到盛半子身边,低声道:“老盛,你倒赶紧想个法子呀,这么多人,再挤下去会出事的。”

盛半子却不大以为然。

他一口将瓶子里的酒喝干,左右瞅瞅,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

“砰!”几只玻璃杯子碰撞翻滚,掉在地上碎了。大堂里回响起尖锐刺耳的声音。

所有人都停下来,目光搜寻和注视着响声传来的方向。

盛半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只听他一声吆喝:“把我那罐“女儿红”抱过来。”

老王马上接着对店小二道:“还不快点照盛总安排办?”

随即他又朝拥挤的人群作揖高喊:“麻烦让让,不管大家想咋办,只要你们玩得开心,无论用茶、用酒,还是别的什么。小店都一概配合。”

小二抱来一个黑色的陶罐,外面贴着个红纸写着的“茶”字。

老王赶紧接过放在桌上,一脸迷惘的看着盛半子,不明白他接下来又要唱什么戏。

“我押这罐女儿红,里面还有半斤多我娘六十年前亲手采摘的极品明前普洱毛尖。”

哇,周围一片惊叹声。

“六十年,那是一个甲子了啊。”

“对呀,都快成文物了。珍品!”

盛半子接着道:“我押咱们Z国人胜出、我赌我自己最终成为翻译,跟随盟军出征,为大家上天剿匪去!”

老李立即接上:“我押Z国,三十年樱花窖酒一件。”

老余也不示弱,振臂大呼:“我押盛半子,三千年茶树王毛料,明前春茶一斤,外加彩云极品小粒咖啡一罐。”

“我是个种地的,押小盛哥,云上红红酒一瓶。”

“我送水的,赌老外、M国赢,押上等泡茶山泉水一桶。”

茶堂里大家纷纷嚷叫下注。盛半子乐不可支,他笑盈盈抬手制止道:

“大伙的关心我领了,如果是我输了,那这罐女儿红,就请王老板代为泡了孝敬大家。要是我侥幸赢了,到时就同样又在这相聚,请大伙共品,我给你们发红包!”

“好!”茶堂里欢声如潮。老王笑得合不拢嘴。

                       

小说:上天大吉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宇宙一尘埃

角色:盛半子怪鸡枞

小说《上天大吉昌》是由网文作者“宇宙一尘埃”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这是老李。”老王指着发言的茶友向盛半子道。接着又将其介绍给老李:“这是老盛,空气开发公司老总,名下还有广告公司等企业。”老李摇摇头:“没听说过。”老王疑惑:“你不知道?老盛可是咱彩云城名人……

评论专区

文坛崛起:《射雕》天价版权????逗。若不是特殊历史时期造成大陆相关创作荒漠化,这垃圾书会有他的市场

守望者武:江郎才尽(风格我一点也不喜欢呀QAQ)果然松鼠你还是写异界什么的好

我才不会看到弹幕呢:-轻小说

上天大吉昌

《上天大吉昌》在线阅读

第六章 草民之押

“这是老李。”老王指着发言的茶友向盛半子道。接着又将其介绍给老李:“这是老盛,空气开发公司老总,名下还有广告公司等企业。”

老李摇摇头:“没听说过。”

老王疑惑:“你不知道?老盛可是咱彩云城名人。他不仅是企业家,而且还是作协的作家呢。”

老李举起茶壶喝了一口:“厉害,都这样了还能坐在家里做鞋,难怪有功夫惦记上那一千万!”

哈哈,四周笑声更响了。

盛半子皱眉,正想分辨几句。一旁的茶友老余早按捺不住接过去道:“这位老表,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啥意思?”老李不解。

老余愤然道:“什么叫‘全世界有多少人盯着这根骨头’?无论骨头也好,肥肉也好,总得有人站出来担当吧?”

茶堂中安静下来,大伙都在认真听。

老余:“照你这逻辑,盟军也不用派部队去了,随它外星人爱咋弄咋弄。太阳早晚被偷干净也不必去管,反正大不了大家不过。”

“我可没这么说啊。”老李急了。

老余意犹未尽,索性站起身道:“其实我觉得,不管全世界有多少人盯着,这都是好事呀。”

“它至少说明,我们大家都在时刻关心这事、都在牵挂着地球的安危。同时,无论人类内部怎样争斗,可当面临外部威胁时,我们还是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

哗,茶堂中响起热烈的掌声。

“对,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人类岂有那么好欺负的!”不知谁喊了一声。

不大的茶堂马上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茶客们的这一番骚操作,不但让盛半子愣住,就连茶坊老板老王也先是一怔,但老王不愧是做生意的,立马高调跟进引流起来。

只见老王把手里的酒瓶往桌上一放,当即朝小二吩咐:“赶快、赶快,把我那个三十年的普洱金瓜拿出来,给大伙泡上。”

几名男女服务员没搞懂老板意思,全都站在原地没动。

老王一跺脚:“嗨,你几个猪脑啊,聋了没听见吗?”

随即又转头对所有人道:“大家伙使劲喝,今天小店请客,为全人类祈福。也希望盟军总部能尽快招到合适翻译。”

茶堂里再次响起长时间的掌声。

有人本来还不知道这事,此刻明白过来。有人先前不大关心,这会儿想法也有了改变,觉得确实事关你我。

随着老王所赠三十年普洱茶上桌,大家边品边谈,大堂更加热闹了。

事情也在进一步发酵中。

“我听说盟军总部那边,有个叫那啥的老外挺难缠的,凡事总爱插上一腿,人送外号‘老渣筋’(方言,难缠之意)。”

“这有啥奇怪的,人上一百,形形**。”

“不止有渣筋,还杠精、屁精、人精呢。这早就不是啥新闻了。”

“哈哈!”

茶堂里大家纷纷谈论着。

盛半子早对老王的千年老窖馋得不行,原本天气太热不想喝酒。这会也顾不得金瓜和女儿红了,拿过酒瓶拧开盖子正要往嘴里送,邻桌的声音引起了他注意。

虽说盛半子也喜欢关心时事,可这些花边新闻倒还是头次听说。

旁边的老李和老余两人也听见了。

老李放下茶壶,端起一杯“金瓜”一口喝掉,拿着杯子走过来,从盛半子手中取过酒瓶倒了一杯,朝他举举杯并仰脖灌下。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是那意思。”老李诚恳的道歉。

“你是好心提醒我竞争很激烈的,并想了解下我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盛半子点头,也咕下一口酒并笑答,以示和解。

“你,咋晓得?”老李瞪大眼睛,“对对,我正是这样想的。”

老余这时得意了,扯起嗓门道:“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这就是咱们老盛的看家本领——独通别人的所想。”

“错了,是独懂别人的思维意识。”盛半子纠正。

“对对,读懂别人思想。”老余接着随口来了句:“哥们,要不要押一注?乐上一把?”

老李一听也来了兴致:“你说押啥?”

旁边几桌的人一听这头要下注,马上也围了过来。

大家七嘴八舌争论着,有说老外胜出,有说咱Z国赢,也有说人选肯定早内定了,公招只不过走走过场而已。

总之众说纷纭。

如果说刚才还只有大部人关注的话,那么,此刻可谓是人人都重视上这个事了。

多数人不仅好奇,还很想押上一把,借此来验证下自己的判断正确与否。同时,通过这事还能从另一个角度见证自己对全球大事的关心与参与。

于是,更多的人围上前来。

不仅茶坊里的客人纷纷跟进,就连大街上的行人都陆续走进店来驻足围观。

片刻之间,小小的茶坊前立马人头攒动,水泄不通。

老王急得满头大汗,平时嫌人少,可真要多起来,他这小店哪扎得住踩。再这样挤下去,还不得把屋子挤垮?

老王好不容易钻到盛半子身边,低声道:“老盛,你倒赶紧想个法子呀,这么多人,再挤下去会出事的。”

盛半子却不大以为然。

他一口将瓶子里的酒喝干,左右瞅瞅,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

“砰!”几只玻璃杯子碰撞翻滚,掉在地上碎了。大堂里回响起尖锐刺耳的声音。

所有人都停下来,目光搜寻和注视着响声传来的方向。

盛半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只听他一声吆喝:“把我那罐“女儿红”抱过来。”

老王马上接着对店小二道:“还不快点照盛总安排办?”

随即他又朝拥挤的人群作揖高喊:“麻烦让让,不管大家想咋办,只要你们玩得开心,无论用茶、用酒,还是别的什么。小店都一概配合。”

小二抱来一个黑色的陶罐,外面贴着个红纸写着的“茶”字。

老王赶紧接过放在桌上,一脸迷惘的看着盛半子,不明白他接下来又要唱什么戏。

“我押这罐女儿红,里面还有半斤多我娘六十年前亲手采摘的极品明前普洱毛尖。”

哇,周围一片惊叹声。

“六十年,那是一个甲子了啊。”

“对呀,都快成文物了。珍品!”

盛半子接着道:“我押咱们Z国人胜出、我赌我自己最终成为翻译,跟随盟军出征,为大家上天剿匪去!”

老李立即接上:“我押Z国,三十年樱花窖酒一件。”

老余也不示弱,振臂大呼:“我押盛半子,三千年茶树王毛料,明前春茶一斤,外加彩云极品小粒咖啡一罐。”

“我是个种地的,押小盛哥,云上红红酒一瓶。”

“我送水的,赌老外、M国赢,押上等泡茶山泉水一桶。”

茶堂里大家纷纷嚷叫下注。盛半子乐不可支,他笑盈盈抬手制止道:

“大伙的关心我领了,如果是我输了,那这罐女儿红,就请王老板代为泡了孝敬大家。要是我侥幸赢了,到时就同样又在这相聚,请大伙共品,我给你们发红包!”

“好!”茶堂里欢声如潮。老王笑得合不拢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