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言叶初见(寒门世子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沈言叶初见)全文在线阅读

历史小说《寒门世子爷》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思密”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沈言叶初见,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沈言意外穿越到云国,心爱之人为保护沈言失踪,此时竟发现自己是王府的遗失世子!
如履薄冰的王府生活,寻找失踪的叶初见,沈言一声令下,只有一人在往前冲,定睛一看,原来是那脑子不太好使的跟班

小说:寒门世子爷

类型:历史

作者:思密

角色:沈言叶初见

《寒门世子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思密”。喜欢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武安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世子,传闻这镇北侯脸上有一道刀疤,他一定是觊觎世子的美貌,恶从心中起,然后便派人来杀你,除之而后快!”沈言眉头一皱:“武安,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吃药?”“世子,我无病无灾,不需要吃药啊。”武安不解。“那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沈言喃喃自语:“哦对了!我爹!”“嗯?”武安眨巴眨巴眼睛。“他是不是跟我爹有旧仇?”沈言问道。“世子英明!”武安竖起大拇指:“小地想起来了,镇北侯有一子,原在王爷麾下,后来这小子在战场上做了孬种,当了逃兵,被王爷抓了回来,送到了刑部……

评论专区

永恒美食乐园:看不懂作者写的些什么?感觉非常乱,阅读感极差

二次元王座:这类小说主角都有个超牛的背景,然后主角还在中华边境日本抄小说抄歌还觉得自己发展的很不错,这尼玛真牛逼???

神风之后:元:神风之后

寒门世子爷

《寒门世子爷》在线阅读

第5章 女夫子

武安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世子,传闻这镇北侯脸上有一道刀疤,他一定是觊觎世子的美貌,恶从心中起,然后便派人来杀你,除之而后快!”

沈言眉头一皱:“武安,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吃药?”

“世子,我无病无灾,不需要吃药啊。”武安不解。

“那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沈言喃喃自语:“哦对了!我爹!”

“嗯?”武安眨巴眨巴眼睛。

“他是不是跟我爹有旧仇?”沈言问道。

“世子英明!”武安竖起大拇指:“小地想起来了,镇北侯有一子,原在王爷麾下,后来这小子在战场上做了孬种,当了逃兵,被王爷抓了回来,送到了刑部。

据说陛下法外开恩,想免他一死,结果这小子命里该有一劫,不知道染了什么病,死在了刑部大牢里,后来,镇北侯便搬离了京都,至于去了什么州,我就不清楚了。”

拍了拍手,沈言飞身上马:“知道了原因就行了,咱们回去吧。”

“那这些人怎么办嘞?不送去官府?”武安问道。

“送去官府又有什么用,镇北侯不承认,谁也拿他没办法。”沈言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也是……”武安附和的叹息一声,“这么说来,世子,恐怕这萧元不会善罢甘休啊。”

“怕啥?”沈言笑了笑:“不管是谁,惹毛了我照揍不误!”

“世子,那咱们现在去哪?”武安追了上来。

“还能干嘛,回去找周公去。”沈言答道。

“啊?回去睡觉不行吗?”武安哭丧着脸。

沈言斜睨了他一眼:“我建议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国子监读书。”

“不了不了,小人没那个福气。”武安摆摆手。

夫子可以没有,但书不能不读,一大早,沈言便只身骑马来到了国子监。

入了学堂,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后面的人掏了掏沈言的后背,转过头,一脸略显猥琐的笑脸出现在沈言的视野中。

“沈世子好定力,把先生气病了还能泰然自若地跑来上课!”此人拱手说道:“我叫孟长安,京都人士,家父镇国将军孟不凡。”

“原来是孟兄,久仰久仰!”沈言站起身,客套的回礼。

“沈兄听说过我的事迹?没想到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啧啧啧,当真是名满天下呀!”孟长安一脸嘚瑟。

“额……”沈言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那个,孟兄,咱们还是赶紧上课吧。”

孟长安挑了挑眉:“沈兄莫慌,我是想跟你聊一件事情。”

沈言狐疑地盯着他。

孟长安突然变了表情:“听说今日代替梁夫子来讲课的是一位年芳二九的女夫子!”

沈言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十八岁就能做夫子?就得从娘胎里就开始看书吧!”

“谁说不是呢,据说,这女夫子是太傅杨成林的闺女,叫杨清儿,自幼跟太傅后面学习,十五岁就独自讲学。厉害得紧!”孟长安一脸八卦。

“紧不紧,得试过才知道哇。”沈言自言自语道。

“沈兄何意?”孟长安没能听懂沈言的话。

“没什么,不知这女夫子是否漂亮。”沈言问道。

“据说上门提亲的,都快把杨府的门槛给踩塌了!”孟长安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就她这样的,我可不敢娶,不然到了闺房,还得听之乎者也!”

“哟,孟长安,又在炫耀你在教妨司的战绩呢!”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出现。

“王永安,你又来干嘛?”孟长安没好气地说道:“老子不陪你玩儿。”

王永安轻蔑地瞟了他一眼,刚想说话,却瞥到了沈言不善的眼神。

“滚!”沈言笑眯眯地看着王永安。

“你给我等着!”王永安撂下一句狠话,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夫子来了,夫子来了!”不远处响起一阵骚动,一个个跑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得端端正正。

沈言抬眼望去,只见一身青色绣裙的女人,手里捧着一本书,走进了学堂。

女人长得娇俏玲珑,鹅蛋脸,柳叶弯眉,整个人透露出一股温柔婉约的风韵来,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沈言目光落在她腰间挂着的一块牌匾上,上书:国子监祭酒。

女夫子杨清儿扫了一眼学堂,目光停留在沈言身上:“谁叫沈言?”

“是我。”沈言站起来。

女夫子看向他,微微点头:“你,去学堂后面站着听讲。”

“为何?”沈言愣了一下,问道。

女夫子缓缓走到沈言面前,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夫子,沈言竟有种被俯视的错觉。

“我乃国子监祭酒,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弟子,便由我教诲。”女夫子仰头看着沈烁:“你目无尊长,公然辱骂夫子,让你站着听讲,是给你的惩罚。”

沈言一怔,眼前的柔弱女子的气势却不柔弱,随即躬身:“谨遵师命。”

“哈哈,沈言,你也有今天!”王永安捧腹大笑。

课堂上一阵吵闹。

“你!”杨清儿指向王永安:“公然扰乱学堂秩序,你也一样,站后面去!”

“哦。”王永安一脸颓废,捧着书,走到了沈言的旁边。

杨清儿微微点头,回到了前方讲台:“我叫杨清儿,代替梁夫子给你们讲学,希望你们能够认真学习!”

昨晚没睡好,站着的沈言昏昏欲睡,一堂课接近一个时辰。两堂课上完,终于挨到了结束,揉了揉酸痛的膝盖,沈言将手中书本丢到座位上,跑到了学堂外。

国子监每日只有半天课,下午完全是空闲时间,约好了与武安一起去偷桃子,这等好事,自然是不能错过。

晃晃悠悠地走在山路上,前方的黑影越来越大,竟然是一匹棕色的小矮马。

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人。

沈言将小矮马的缰绳拴在了自己的缰绳上,拉着小矮马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前走着。

“救命啊!呜——”一声喊叫从不远处传来,随即像是被人捂住了嘴。

                       

小说:寒门世子爷

类型:历史

作者:思密

角色:沈言叶初见

《寒门世子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思密”。喜欢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武安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世子,传闻这镇北侯脸上有一道刀疤,他一定是觊觎世子的美貌,恶从心中起,然后便派人来杀你,除之而后快!”沈言眉头一皱:“武安,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吃药?”“世子,我无病无灾,不需要吃药啊。”武安不解。“那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沈言喃喃自语:“哦对了!我爹!”“嗯?”武安眨巴眨巴眼睛。“他是不是跟我爹有旧仇?”沈言问道。“世子英明!”武安竖起大拇指:“小地想起来了,镇北侯有一子,原在王爷麾下,后来这小子在战场上做了孬种,当了逃兵,被王爷抓了回来,送到了刑部……

评论专区

永恒美食乐园:看不懂作者写的些什么?感觉非常乱,阅读感极差

二次元王座:这类小说主角都有个超牛的背景,然后主角还在中华边境日本抄小说抄歌还觉得自己发展的很不错,这尼玛真牛逼???

神风之后:元:神风之后

寒门世子爷

《寒门世子爷》在线阅读

第5章 女夫子

武安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世子,传闻这镇北侯脸上有一道刀疤,他一定是觊觎世子的美貌,恶从心中起,然后便派人来杀你,除之而后快!”

沈言眉头一皱:“武安,你今天是不是忘了吃药?”

“世子,我无病无灾,不需要吃药啊。”武安不解。

“那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沈言喃喃自语:“哦对了!我爹!”

“嗯?”武安眨巴眨巴眼睛。

“他是不是跟我爹有旧仇?”沈言问道。

“世子英明!”武安竖起大拇指:“小地想起来了,镇北侯有一子,原在王爷麾下,后来这小子在战场上做了孬种,当了逃兵,被王爷抓了回来,送到了刑部。

据说陛下法外开恩,想免他一死,结果这小子命里该有一劫,不知道染了什么病,死在了刑部大牢里,后来,镇北侯便搬离了京都,至于去了什么州,我就不清楚了。”

拍了拍手,沈言飞身上马:“知道了原因就行了,咱们回去吧。”

“那这些人怎么办嘞?不送去官府?”武安问道。

“送去官府又有什么用,镇北侯不承认,谁也拿他没办法。”沈言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也是……”武安附和的叹息一声,“这么说来,世子,恐怕这萧元不会善罢甘休啊。”

“怕啥?”沈言笑了笑:“不管是谁,惹毛了我照揍不误!”

“世子,那咱们现在去哪?”武安追了上来。

“还能干嘛,回去找周公去。”沈言答道。

“啊?回去睡觉不行吗?”武安哭丧着脸。

沈言斜睨了他一眼:“我建议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国子监读书。”

“不了不了,小人没那个福气。”武安摆摆手。

夫子可以没有,但书不能不读,一大早,沈言便只身骑马来到了国子监。

入了学堂,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后面的人掏了掏沈言的后背,转过头,一脸略显猥琐的笑脸出现在沈言的视野中。

“沈世子好定力,把先生气病了还能泰然自若地跑来上课!”此人拱手说道:“我叫孟长安,京都人士,家父镇国将军孟不凡。”

“原来是孟兄,久仰久仰!”沈言站起身,客套的回礼。

“沈兄听说过我的事迹?没想到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啧啧啧,当真是名满天下呀!”孟长安一脸嘚瑟。

“额……”沈言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那个,孟兄,咱们还是赶紧上课吧。”

孟长安挑了挑眉:“沈兄莫慌,我是想跟你聊一件事情。”

沈言狐疑地盯着他。

孟长安突然变了表情:“听说今日代替梁夫子来讲课的是一位年芳二九的女夫子!”

沈言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十八岁就能做夫子?就得从娘胎里就开始看书吧!”

“谁说不是呢,据说,这女夫子是太傅杨成林的闺女,叫杨清儿,自幼跟太傅后面学习,十五岁就独自讲学。厉害得紧!”孟长安一脸八卦。

“紧不紧,得试过才知道哇。”沈言自言自语道。

“沈兄何意?”孟长安没能听懂沈言的话。

“没什么,不知这女夫子是否漂亮。”沈言问道。

“据说上门提亲的,都快把杨府的门槛给踩塌了!”孟长安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就她这样的,我可不敢娶,不然到了闺房,还得听之乎者也!”

“哟,孟长安,又在炫耀你在教妨司的战绩呢!”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出现。

“王永安,你又来干嘛?”孟长安没好气地说道:“老子不陪你玩儿。”

王永安轻蔑地瞟了他一眼,刚想说话,却瞥到了沈言不善的眼神。

“滚!”沈言笑眯眯地看着王永安。

“你给我等着!”王永安撂下一句狠话,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夫子来了,夫子来了!”不远处响起一阵骚动,一个个跑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得端端正正。

沈言抬眼望去,只见一身青色绣裙的女人,手里捧着一本书,走进了学堂。

女人长得娇俏玲珑,鹅蛋脸,柳叶弯眉,整个人透露出一股温柔婉约的风韵来,令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沈言目光落在她腰间挂着的一块牌匾上,上书:国子监祭酒。

女夫子杨清儿扫了一眼学堂,目光停留在沈言身上:“谁叫沈言?”

“是我。”沈言站起来。

女夫子看向他,微微点头:“你,去学堂后面站着听讲。”

“为何?”沈言愣了一下,问道。

女夫子缓缓走到沈言面前,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夫子,沈言竟有种被俯视的错觉。

“我乃国子监祭酒,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弟子,便由我教诲。”女夫子仰头看着沈烁:“你目无尊长,公然辱骂夫子,让你站着听讲,是给你的惩罚。”

沈言一怔,眼前的柔弱女子的气势却不柔弱,随即躬身:“谨遵师命。”

“哈哈,沈言,你也有今天!”王永安捧腹大笑。

课堂上一阵吵闹。

“你!”杨清儿指向王永安:“公然扰乱学堂秩序,你也一样,站后面去!”

“哦。”王永安一脸颓废,捧着书,走到了沈言的旁边。

杨清儿微微点头,回到了前方讲台:“我叫杨清儿,代替梁夫子给你们讲学,希望你们能够认真学习!”

昨晚没睡好,站着的沈言昏昏欲睡,一堂课接近一个时辰。两堂课上完,终于挨到了结束,揉了揉酸痛的膝盖,沈言将手中书本丢到座位上,跑到了学堂外。

国子监每日只有半天课,下午完全是空闲时间,约好了与武安一起去偷桃子,这等好事,自然是不能错过。

晃晃悠悠地走在山路上,前方的黑影越来越大,竟然是一匹棕色的小矮马。

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人。

沈言将小矮马的缰绳拴在了自己的缰绳上,拉着小矮马继续晃晃悠悠地往前走着。

“救命啊!呜——”一声喊叫从不远处传来,随即像是被人捂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