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卿沈延知《沙哑之吻知乎番外》_秦子卿沈延知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秦子卿沈延知是《沙哑之吻知乎番外》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秦子卿”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因为我的闯入,会议被迫中断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抱进了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很大,在顶层,可以望见下方鳞次栉比的高楼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向下望去,好像能把底下行色匆匆的行人,命运都掌握在手里一样…

小说:沙哑之吻知乎番外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秦子卿

角色:秦子卿沈延知

《沙哑之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延知秦子卿,讲述了:「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嗤笑一声。「真丑。」…鼻尖、锁骨、衣领、裙摆

评论专区

魔法禁书目录的光:圣白云的黑历史

功德簿:主角智商流,不小白不后宫,无CP,有基友,有点类似死亡笔记

终宋:好书。就是主角又想纳妾,又要装出一副痴情样,又要说得好像纳妾是不得以的,恶心人。女生在男频看书,真是经常被恶心。

沙哑之吻知乎番外

《沙哑之吻知乎番外》在线阅读

沙哑之吻知乎番外第7章  

《沙哑之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延知秦子卿,讲述了:「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
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
嗤笑一声。
「真丑。
」…鼻尖、锁骨、衣领、裙摆。
好像每个地方都沾染上了那种味道,可是除了我在哭,所有人都在笑。
「诶,你看她那样子,在勾引谁啊?
」「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
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
嗤笑一声。
「真丑。
」「……」所以,现在我总是痛恨牛奶。
不过大抵最痛恨的,还是沈延知。
我打翻今天的第二杯牛奶时,给我送牛奶的人几乎都要跪在我面前了。
「小姐……您就喝吧……」我扭过脖子,说我不要,最后目光落在沙发旁的座机上。
我爬过去按动了按键,这部座机只能打到一个人的手机上。
只是,这次接起电话的是男声,却不是沈延知的声音。
「秦小姐?
」哦,是沈延知的特助,那个总是开车的。
「我找沈延知。
」「他在开会呢,秦小姐……」「那我过来。
」我没等电话那边怎么说的,就挂了电话。
这片别墅进出入很严,门口有安保,我抬头告诉保安,我要去沈延知的公司。
这大概是……要和沈延知结婚的好处吧。
没有人拦我,一路走到顶楼都畅通无阻。
只有将要闯进议室的时候,他的特助拦了我一下。
「秦小姐,您可以在旁边的休息室先等……」我一鼓作气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大概是出于身处黑暗,干什么都想拉着一个人垫背的心理。
或者是想大闹一通,将自己作得毫无价值。
这样,我就不用去在意,像我这种人,是不是也存在被救赎的可能。
会议室里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
以至于坐在主位上的沈延知,光样貌,在这群人里就有些格格不入。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四十几双眼睛。
不知是不是空调打得太低,我有一瞬间又开始发抖。
接着忽然被人抱了起来。
这是我头一次在沈延知身上闻见烟味,凉薄又残忍,就跟他这个人一样。
「什么时候来的,嗯?
」刚刚我好像还在听他训手底下的员工,变脸变得还真快。
这会跟我说话,就温声细语了。
……因为我的闯入,会议被迫中断。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抱进了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很大,在顶层,可以望见下方鳞次栉比的高楼。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向下望去,好像能把底下行色匆匆的行人,命运都掌握在手里一样。
好像可以毫不费力地压死一只蝼蚁,比如我。

                       

小说:沙哑之吻知乎番外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秦子卿

角色:秦子卿沈延知

《沙哑之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延知秦子卿,讲述了:「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嗤笑一声。「真丑。」…鼻尖、锁骨、衣领、裙摆

评论专区

魔法禁书目录的光:圣白云的黑历史

功德簿:主角智商流,不小白不后宫,无CP,有基友,有点类似死亡笔记

终宋:好书。就是主角又想纳妾,又要装出一副痴情样,又要说得好像纳妾是不得以的,恶心人。女生在男频看书,真是经常被恶心。

沙哑之吻知乎番外

《沙哑之吻知乎番外》在线阅读

沙哑之吻知乎番外第7章  

《沙哑之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延知秦子卿,讲述了:「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
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
嗤笑一声。
「真丑。
」…鼻尖、锁骨、衣领、裙摆。
好像每个地方都沾染上了那种味道,可是除了我在哭,所有人都在笑。
「诶,你看她那样子,在勾引谁啊?
」「我真服了,沈大少,你的恶趣味……」脸颊突然被拇指蹭过,沈延知就撑着下巴坐在我面前。
下巴被他捏起,他望了我半晌。
嗤笑一声。
「真丑。
」「……」所以,现在我总是痛恨牛奶。
不过大抵最痛恨的,还是沈延知。
我打翻今天的第二杯牛奶时,给我送牛奶的人几乎都要跪在我面前了。
「小姐……您就喝吧……」我扭过脖子,说我不要,最后目光落在沙发旁的座机上。
我爬过去按动了按键,这部座机只能打到一个人的手机上。
只是,这次接起电话的是男声,却不是沈延知的声音。
「秦小姐?
」哦,是沈延知的特助,那个总是开车的。
「我找沈延知。
」「他在开会呢,秦小姐……」「那我过来。
」我没等电话那边怎么说的,就挂了电话。
这片别墅进出入很严,门口有安保,我抬头告诉保安,我要去沈延知的公司。
这大概是……要和沈延知结婚的好处吧。
没有人拦我,一路走到顶楼都畅通无阻。
只有将要闯进议室的时候,他的特助拦了我一下。
「秦小姐,您可以在旁边的休息室先等……」我一鼓作气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大概是出于身处黑暗,干什么都想拉着一个人垫背的心理。
或者是想大闹一通,将自己作得毫无价值。
这样,我就不用去在意,像我这种人,是不是也存在被救赎的可能。
会议室里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
以至于坐在主位上的沈延知,光样貌,在这群人里就有些格格不入。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四十几双眼睛。
不知是不是空调打得太低,我有一瞬间又开始发抖。
接着忽然被人抱了起来。
这是我头一次在沈延知身上闻见烟味,凉薄又残忍,就跟他这个人一样。
「什么时候来的,嗯?
」刚刚我好像还在听他训手底下的员工,变脸变得还真快。
这会跟我说话,就温声细语了。
……因为我的闯入,会议被迫中断。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抱进了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很大,在顶层,可以望见下方鳞次栉比的高楼。
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向下望去,好像能把底下行色匆匆的行人,命运都掌握在手里一样。
好像可以毫不费力地压死一只蝼蚁,比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