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距离(林嘉语郑奕轩)_《这段距离》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是林嘉语郑奕轩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段距离》,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一二里”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高一那年暑假,她第一次见到他,干净的白T,直筒的黑色长裤,黑色的一双高帮帆布鞋……后来的两人也是寥寥几面,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想着……她的小心思就这样一直藏着,直到藏不住的那一刻:我喜欢你,很早很早就喜欢了……原来这就是喜欢,并不是一时兴起

小说:这段距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二里

角色:林嘉语郑奕轩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二里”的一本书《这段距离》。讲述了​赖床,这一问题在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林嘉语,晚上到家是12点多,洗漱休息一下就凌晨1点的时间了,早上要7点多一点就该起床了,15分钟的洗漱时间,急忙忙地往车站跑,坐上同个时间点的公交车,每天都这样得循环着。今天,林嘉语也是一样的时间点来到车站等车。几分钟内,她已经往车来的方向张望了好几次,每看一次就低头看一下手表。当她最后一下张望后,转身看到了郑奕轩,一时竟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眼神还停留在他的身上。郑奕轩也是感觉到了异样的眼神,同样看着林嘉语,眼睛示意了一下,似乎在说:“你是画室的同学嘛?”两人都在沉默中互相确认了身份,躲也是躲不掉的了,林嘉语小步走过去,连连点头问好:“小郑老师好……

评论专区

天朝仙吏:还不错的修仙公务员日常打怪升级修炼的故事。故事比较平淡,缺点是偶尔讲个黄缎子跟文风实在差距太大……..感觉网文里面这样不急不躁的稳健的文还是比较少的,希望作者能坚持住吧。

从选秀回锅肉开始:这作者真是完美避开了所有爽点,也算是种本事了吧!

我只是不想做鼎炉而已:进入剑宗名字的问题就少很多了作者的后宫修罗场还不错,就是攻略手段有点单一,不过这小缺点还能接受,外貌描写再多一些就好了打斗跟外挂还有世界观都偏差

这段距离

《这段距离》在线阅读

第4章 好巧?

赖床,这一问题在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林嘉语,晚上到家是12点多,洗漱休息一下就凌晨1点的时间了,早上要7点多一点就该起床了,15分钟的洗漱时间,急忙忙地往车站跑,坐上同个时间点的公交车,每天都这样得循环着。

今天,林嘉语也是一样的时间点来到车站等车。几分钟内,她已经往车来的方向张望了好几次,每看一次就低头看一下手表。当她最后一下张望后,转身看到了郑奕轩,一时竟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眼神还停留在他的身上。郑奕轩也是感觉到了异样的眼神,同样看着林嘉语,眼睛示意了一下,似乎在说:“你是画室的同学嘛?”两人都在沉默中互相确认了身份,躲也是躲不掉的了,林嘉语小步走过去,连连点头问好:“小郑老师好。”相对林嘉语的拘谨问好,郑奕轩的问好语气更自然,随和些:“早上好啊,你是也住在这边小区嘛?”“奥,对的,老师也是?”为了防止尴尬,林嘉语进行了反问,希望能让话题继续下去。

“对啊,之前差不多的时间段咱们也没有碰到过,真是奇怪。”林嘉语真的要陷进他的笑眼里了。

“可能是我今天赶早了哈哈哈哈,老师每天都比我们早到画室,不是?”

“可能吧,习惯了……对了,不用老师、老师的叫了,咱们都是同龄人,如果你不介意我比你们大两岁,直接喊名字都可以的。”郑奕轩低头羞涩地笑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叫老师太奇怪了。”

“好的,好的,郑……郑奕轩?”林嘉语试探性地叫了一次,第一次叫他的全名,似乎感觉不错。

“嗯嗯,在呢!”这一句回应让林嘉语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郑奕轩也跟着笑:“怎么了嘛?很奇怪吗,我和朋友都这样的。”林嘉语赶紧抿嘴忍住笑意,摆摆手:“没有没有,就是……就是觉得这个‘在呢’有点可爱,哈哈哈哈。”郑奕轩听到这句话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赶紧转移了话题“你这头发剪短了?”林嘉语惊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的头发并摸了一下:“上周回了趟学校剪的,剪的有点短了,那个理发师越剪越短,其实也挺好,吹头发快,可以多睡几分钟,画画的人最缺觉了。”

“挺好的,也很……”

“车来了,我们一起上去吧”两人难得独处的时间就这样被打断了,不过既然同个小区,那之后早班车也可以碰上吧,林嘉语偷偷的想。

下车到画室的这段路上,郑奕轩忽然想起来虽然自己知道对方是画室的学生,但是似乎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上前走了几步问道:“对了,我似乎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画室的同学名字都不太记得。”林嘉语顿了一下:“林嘉语,双木林,嘉盛的嘉,语言的语,嘉盛是我爸妈相遇的一个城市,所以……”听完后,郑奕轩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了解了。”林嘉语想着既然他都问我名字了,并且相处了将近三个月,加个好友应该不过分的,鼓起勇气:“那我们能加个好友吗?感觉以后会有画画上的问题会询问呢,你真的好厉害。”

郑奕轩马上掏出手机,忙点头:“当然可以可以的,我记得你们有一次一起加我好友来着,你没加嘛?”林嘉语不太能回忆起这个事情了,只能尴尬的摇摇头,幸好现在加上了。

到画室的林嘉语迫不及待地跟闺蜜李瑶分享今早的事情:“没想到郑奕轩跟我一个小区,之前早上都没有碰到过,今天碰到了,怪尴尬的。”“牛牛牛,这么巧。欸?你直接喊他名字了?之前不都是老师或者学长的嘛?”林嘉语心里咯噔一下:“他今早说咱们叫他老师、老师的,人家压力山大呀。”李瑶懵懵地点了点头。

陆陆续续的大家都来了,上课时间到了,过了几分钟之后,朱子敬不出意外地出现在了门口,气喘吁吁的:“抱歉,又一次迟到了,自觉罚5块。”然后拿出早已经好的,捏的皱巴巴的现金投进了“迟到箱”里,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在这个箱子的资金里,这位可是贡献的大头啊。直到集训结束,基本上各位都有往这个箱子里交过钱,林嘉语回忆起来自己迟到罚钱的经历,自己那个时候真是大冤种了,大中午太阳当空照的,跟着薛清去不远的古街看明星,回来的时候骑着小电驴,但是因为粉丝太多造成交通堵塞,迟迟动不了,后来打电话跟老师讲明情况,没想到老师不善解人意,说着半小时之内还不到画室的话,可就不止罚5块而是他的十倍了,简直晴天霹雳的感觉。郑奕轩迟到的话也是罚钱,老师说,学长做好榜样,集训怎么能迟到?那一刻大家都不道德地咯咯笑。

睡觉睡过头导致迟到的事情还闹过大笑话,现在想想,大家一个个肯定记忆犹新。这件事情的主人公就是薛清,她在画室所在楼的前排租了房子,有一天上午已经超过上课时间半小时了还不见她的人,老师来问几个跟她玩的好的同学,大家都大眼瞪小眼,一个两个打了电话都没有人接,其中一个都跑到人家门口了,趴在门口听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敲门也没人应,同学连着老师似乎都有点慌了,林嘉语这个“优秀”的小脑瓜:“不会房间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吧?”老师将信将疑的语气:“不会的……不会吧,或许是睡过头了没听到声音。”林嘉语越想越害怕,没人响应的情况下,什么情况都能想象得出来,最后憋不住:“老师,要不我也过去看一下吧。我知道她的租房在哪里。”最后,老师让郑奕轩跟她一起去,她明显是有点着急和担忧了,慌乱地抓住郑奕轩的手臂就要跑出画室的门。郑奕轩因为这一动作,不知道怎么接下来的动作。这时,手机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声音:“老师,没事了没事了,薛清给我开门了,睡过头了。”大家愣了一下,门口的两个人也停住了,这一刻,林嘉语觉得自己从网络上看到的想象出来的东西,真是荒谬啊。老师放心了,同时被今天一大早的这件事笑到了,实属是乌龙事件了,“好了好了,大家接着画吧。”说着,走了出去。停在门口的林嘉语松了口气,还好啥事没有,正打算往回走,忽然发觉自己还握着郑奕轩的手腕,触电一般马上收了回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着急了,想象力太丰富了。”然后露了一个尴尬的笑,听不得对方的下一句,马上转身小跑到自己位子上。郑奕轩收回了手,被林嘉语的动作堵得一句话没说,真是一位好容易害羞的女生,奇奇怪怪的。

过了15分钟左右,薛清拎着自己的小包羞愧地进来,大家齐刷刷地看向他,不约而同地又笑了一次。

                       

小说:这段距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二里

角色:林嘉语郑奕轩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二里”的一本书《这段距离》。讲述了​赖床,这一问题在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林嘉语,晚上到家是12点多,洗漱休息一下就凌晨1点的时间了,早上要7点多一点就该起床了,15分钟的洗漱时间,急忙忙地往车站跑,坐上同个时间点的公交车,每天都这样得循环着。今天,林嘉语也是一样的时间点来到车站等车。几分钟内,她已经往车来的方向张望了好几次,每看一次就低头看一下手表。当她最后一下张望后,转身看到了郑奕轩,一时竟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眼神还停留在他的身上。郑奕轩也是感觉到了异样的眼神,同样看着林嘉语,眼睛示意了一下,似乎在说:“你是画室的同学嘛?”两人都在沉默中互相确认了身份,躲也是躲不掉的了,林嘉语小步走过去,连连点头问好:“小郑老师好……

评论专区

天朝仙吏:还不错的修仙公务员日常打怪升级修炼的故事。故事比较平淡,缺点是偶尔讲个黄缎子跟文风实在差距太大……..感觉网文里面这样不急不躁的稳健的文还是比较少的,希望作者能坚持住吧。

从选秀回锅肉开始:这作者真是完美避开了所有爽点,也算是种本事了吧!

我只是不想做鼎炉而已:进入剑宗名字的问题就少很多了作者的后宫修罗场还不错,就是攻略手段有点单一,不过这小缺点还能接受,外貌描写再多一些就好了打斗跟外挂还有世界观都偏差

这段距离

《这段距离》在线阅读

第4章 好巧?

赖床,这一问题在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林嘉语,晚上到家是12点多,洗漱休息一下就凌晨1点的时间了,早上要7点多一点就该起床了,15分钟的洗漱时间,急忙忙地往车站跑,坐上同个时间点的公交车,每天都这样得循环着。

今天,林嘉语也是一样的时间点来到车站等车。几分钟内,她已经往车来的方向张望了好几次,每看一次就低头看一下手表。当她最后一下张望后,转身看到了郑奕轩,一时竟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眼神还停留在他的身上。郑奕轩也是感觉到了异样的眼神,同样看着林嘉语,眼睛示意了一下,似乎在说:“你是画室的同学嘛?”两人都在沉默中互相确认了身份,躲也是躲不掉的了,林嘉语小步走过去,连连点头问好:“小郑老师好。”相对林嘉语的拘谨问好,郑奕轩的问好语气更自然,随和些:“早上好啊,你是也住在这边小区嘛?”“奥,对的,老师也是?”为了防止尴尬,林嘉语进行了反问,希望能让话题继续下去。

“对啊,之前差不多的时间段咱们也没有碰到过,真是奇怪。”林嘉语真的要陷进他的笑眼里了。

“可能是我今天赶早了哈哈哈哈,老师每天都比我们早到画室,不是?”

“可能吧,习惯了……对了,不用老师、老师的叫了,咱们都是同龄人,如果你不介意我比你们大两岁,直接喊名字都可以的。”郑奕轩低头羞涩地笑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叫老师太奇怪了。”

“好的,好的,郑……郑奕轩?”林嘉语试探性地叫了一次,第一次叫他的全名,似乎感觉不错。

“嗯嗯,在呢!”这一句回应让林嘉语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郑奕轩也跟着笑:“怎么了嘛?很奇怪吗,我和朋友都这样的。”林嘉语赶紧抿嘴忍住笑意,摆摆手:“没有没有,就是……就是觉得这个‘在呢’有点可爱,哈哈哈哈。”郑奕轩听到这句话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赶紧转移了话题“你这头发剪短了?”林嘉语惊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的头发并摸了一下:“上周回了趟学校剪的,剪的有点短了,那个理发师越剪越短,其实也挺好,吹头发快,可以多睡几分钟,画画的人最缺觉了。”

“挺好的,也很……”

“车来了,我们一起上去吧”两人难得独处的时间就这样被打断了,不过既然同个小区,那之后早班车也可以碰上吧,林嘉语偷偷的想。

下车到画室的这段路上,郑奕轩忽然想起来虽然自己知道对方是画室的学生,但是似乎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上前走了几步问道:“对了,我似乎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画室的同学名字都不太记得。”林嘉语顿了一下:“林嘉语,双木林,嘉盛的嘉,语言的语,嘉盛是我爸妈相遇的一个城市,所以……”听完后,郑奕轩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了解了。”林嘉语想着既然他都问我名字了,并且相处了将近三个月,加个好友应该不过分的,鼓起勇气:“那我们能加个好友吗?感觉以后会有画画上的问题会询问呢,你真的好厉害。”

郑奕轩马上掏出手机,忙点头:“当然可以可以的,我记得你们有一次一起加我好友来着,你没加嘛?”林嘉语不太能回忆起这个事情了,只能尴尬的摇摇头,幸好现在加上了。

到画室的林嘉语迫不及待地跟闺蜜李瑶分享今早的事情:“没想到郑奕轩跟我一个小区,之前早上都没有碰到过,今天碰到了,怪尴尬的。”“牛牛牛,这么巧。欸?你直接喊他名字了?之前不都是老师或者学长的嘛?”林嘉语心里咯噔一下:“他今早说咱们叫他老师、老师的,人家压力山大呀。”李瑶懵懵地点了点头。

陆陆续续的大家都来了,上课时间到了,过了几分钟之后,朱子敬不出意外地出现在了门口,气喘吁吁的:“抱歉,又一次迟到了,自觉罚5块。”然后拿出早已经好的,捏的皱巴巴的现金投进了“迟到箱”里,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在这个箱子的资金里,这位可是贡献的大头啊。直到集训结束,基本上各位都有往这个箱子里交过钱,林嘉语回忆起来自己迟到罚钱的经历,自己那个时候真是大冤种了,大中午太阳当空照的,跟着薛清去不远的古街看明星,回来的时候骑着小电驴,但是因为粉丝太多造成交通堵塞,迟迟动不了,后来打电话跟老师讲明情况,没想到老师不善解人意,说着半小时之内还不到画室的话,可就不止罚5块而是他的十倍了,简直晴天霹雳的感觉。郑奕轩迟到的话也是罚钱,老师说,学长做好榜样,集训怎么能迟到?那一刻大家都不道德地咯咯笑。

睡觉睡过头导致迟到的事情还闹过大笑话,现在想想,大家一个个肯定记忆犹新。这件事情的主人公就是薛清,她在画室所在楼的前排租了房子,有一天上午已经超过上课时间半小时了还不见她的人,老师来问几个跟她玩的好的同学,大家都大眼瞪小眼,一个两个打了电话都没有人接,其中一个都跑到人家门口了,趴在门口听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敲门也没人应,同学连着老师似乎都有点慌了,林嘉语这个“优秀”的小脑瓜:“不会房间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吧?”老师将信将疑的语气:“不会的……不会吧,或许是睡过头了没听到声音。”林嘉语越想越害怕,没人响应的情况下,什么情况都能想象得出来,最后憋不住:“老师,要不我也过去看一下吧。我知道她的租房在哪里。”最后,老师让郑奕轩跟她一起去,她明显是有点着急和担忧了,慌乱地抓住郑奕轩的手臂就要跑出画室的门。郑奕轩因为这一动作,不知道怎么接下来的动作。这时,手机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声音:“老师,没事了没事了,薛清给我开门了,睡过头了。”大家愣了一下,门口的两个人也停住了,这一刻,林嘉语觉得自己从网络上看到的想象出来的东西,真是荒谬啊。老师放心了,同时被今天一大早的这件事笑到了,实属是乌龙事件了,“好了好了,大家接着画吧。”说着,走了出去。停在门口的林嘉语松了口气,还好啥事没有,正打算往回走,忽然发觉自己还握着郑奕轩的手腕,触电一般马上收了回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着急了,想象力太丰富了。”然后露了一个尴尬的笑,听不得对方的下一句,马上转身小跑到自己位子上。郑奕轩收回了手,被林嘉语的动作堵得一句话没说,真是一位好容易害羞的女生,奇奇怪怪的。

过了15分钟左右,薛清拎着自己的小包羞愧地进来,大家齐刷刷地看向他,不约而同地又笑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