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夏傅司南)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_(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季夏傅司南,也是实力作者“惊落梧桐”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双洁、先婚后爱、扮猪吃老虎】
从小没爹疼没妈爱的季夏阴差阳错嫁了个又老又丑还是gay的男人
新婚夜
“你不是傅司南?!”
“只许你替人相亲,不许别人替我?”
季夏就此上了贼船
江城首富不受宠的少爷,实则神秘财团幕后大佬:上了我的船,哪都别想去!
———
傅司南X季夏
季夏:@¥……#%*&
傅司南:聒噪!
季夏:离婚吧!
傅司南:想都别想!
匕首抵在他胸前,傅司南满眼柔光:小心,别伤了手!

小说: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惊落梧桐

角色:季夏傅司南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惊落梧桐”的《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概述为:“不用不用!”一听傅司南要帮自己洗,季夏吓得连头都不带回的,“嗖”的一声冲进浴室,直到确认浴室反锁了,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在浴缸里足足泡了1个小时,在季夏人被泡的发胀,大脑缺氧之前,她才磨磨蹭蹭爬出浴缸。毕竟,一旦出了浴室的门,要面对的,又是那个傅司南!一阵龟速洗簌之后,季夏几乎是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轻轻推开浴室的门。小心露出脑袋往床上看了看,并没有看见傅司南。这才放心大胆的从浴室走出来……

评论专区

校草制霸录:校草学霸

超人末日未来:主角是氪星人,和原版超人看不出什么区别,看不出丝毫穿越者的感觉,还不如看漫画。

诸天之深渊降临:让人人无法坚持到VIP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盗版呢?为了喷你两句我还不至于浪费钱买垃圾看

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

《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在线阅读

第4章 混蛋傅司南

“不用不用!”

一听傅司南要帮自己洗,季夏吓得连头都不带回的,“嗖”的一声冲进浴室,直到确认浴室反锁了,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

在浴缸里足足泡了1个小时,在季夏人被泡的发胀,大脑缺氧之前,她才磨磨蹭蹭爬出浴缸。

毕竟,一旦出了浴室的门,要面对的,又是那个傅司南!

一阵龟速洗簌之后,季夏几乎是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轻轻推开浴室的门。

小心露出脑袋往床上看了看,并没有看见傅司南。

这才放心大胆的从浴室走出来。

卧室里空空荡荡,压根也没有傅司南的影子,要不是沙发上还放着他的西装,季夏都要怀疑刚刚发生的那一切是不是幻觉。

一晚上的闹剧,已经让季夏浑身没了什么力气,确认傅司南不在房间后,她才犹犹豫豫爬上了床。

明明很困了,她却一直没有睡着,脑子里想起的全是一周前傅家来提亲的情形……

邓维说话彬彬有礼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你好季先生!我是傅三少的助理,邓维!”

“三少对于昨天与季小姐的见面十分满意,特命我上门提亲,这些都是三少给季家的聘礼。”

“季先生,三少要娶的是旁边那位小姐。”

父亲季建明得知她替季蔓相亲时气急败坏的样子。

小妈章玲芳好意给父亲出主意的样子:“建明,事情发展成这样怎么都得接下这门亲婚事才行。既然见面的是夏儿,人家也指明了要娶她,要不,就让夏儿……”

父亲下定决心要她嫁到傅家的样子:“夏儿,事已至此,只能你嫁了。”

“谁让你多管闲事去帮忙的?现在人家认准了你,你不嫁谁嫁?难道你要我告诉他们,是你们两姐妹串通去耍他们傅家吗?啊?”

小妈帮着父亲劝自己的样子:“夏儿,不是爸爸逼你,如果昨天是蔓蔓跟傅家见的面,我们必定二话不说就答应这门婚事。可是,跟傅家见面的确实是你呀!这个是人家眼睛看得真真切切,做不得假的。

傅家在江城权势滔天,我们季家一个小公司根本得罪不起他们,你看你爸爸这么辛苦,你也不忍心他的心血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你从小走失,你爸爸千辛万苦的寻了你这么多年,才把你寻了回来。我知道你跟我们相处时间短,也许感情没那么深,所以可能让你为了我们,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姐姐季蔓倚在门框,低头抠手指头上大红色指甲油,置身事外,始终一言不发的样子。

以及自己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勇气,缓缓说出“我嫁”的样子。

怕父亲担心,擦擦眼泪大言不惭说“不就是嫁人嘛?早晚都要嫁,嫁到傅家至少吃穿不愁!”的样子。

还有最后婚事敲定,父亲放下心中大石,回复邓维的样子:“邓先生,烦请您转告傅三少,季家接受提亲,不过我们还有个条件,我女儿明天要做骨髓移植手术,一周之后才能进傅家。”

……

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她的人生好像已经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季夏翻了个身,腰身下方之前做骨髓移植的地方有些隐隐的疼痛。

想起还躺在医院的季家三弟,季夏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己的天崩地裂又算得了什么,三弟不过19岁的年纪,原本应该是校园里阳光的少年。

却因为患有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久病卧床。

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移植,性命恐怕都保不住。

要不是当初季家一家人去检查,自己碰巧跟弟弟骨髓匹配,医院排期做了移植,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季夏似乎又看开了些,不知道弟弟最近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是找个时间回去看看吧……

阳光透过白色高级轻纱窗帘的缝隙,拼命地挤进了房间。

轻轻柔柔地洒在季夏的脸上。

季夏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才慢悠悠地睁开来。

翻了个身,便看见昨晚放在沙发上傅司南的西装早已不见了踪影。

季夏在床上一阵翻腾,连伸好几个懒腰,再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早上8点了。

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她懒洋洋的走到卫生间,双手捧起一把温水喷在自己脸上。

“啊……舒服多了!”

季夏擦了擦眼角多余的水滴,又仔仔细细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脖颈上被傅司南“咬”的那一口,红了一大片,还有些微肿。

她拧了拧眉,小手抓了些盥洗池里的水便往镜子上砸:“混蛋傅司南!”

“叩叩!”

一阵敲门声拉回了季夏的思绪。

拉开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约摸40岁出头年纪的女人。

她挽着利落的头发,穿着深色的西装配及膝的短裙,脚上踏着的是一双深色的皮鞋。

“少夫人,您好,我是小南楼的佣人总管,您叫我惠姨就可以了。”

语气不卑不亢,颇有大家族里经验丰富的管家气势。

“惠姨早上好!”

季夏一边回以灿烂明媚的笑容,一边还不忘冲惠姨摆了摆手。

惠姨轻轻微笑,眼神迅速捕捉到了季夏脖子的微红,接着快速走到床边,伸手便抽出了压在被子下面的小被巾。

小被巾上的一抹鲜红显得特别明显又张扬。

季夏看得嘴角直抽,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新婚夜,床上一抹红,用脚指头都猜得到那意味着什么。

明明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这小被巾上的鲜艳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她生理期都过了半个月了,肯定不会是这个原因。

忽然想起昨夜门外隐约有过窸窣的声音,以及傅司南奇怪的举动。

再结合这一抹张扬,她心里大抵有了答案。

看来这位傅三少,还真是用心良苦……

惠姨满意地拿起小被巾,小心翼翼地折了起来,接着笑容颇有深意地看了看季夏:“早餐已经备好,少夫人可以下楼用餐了。”

“好!”季夏满脑子都是对这张小被巾的怀疑,想起傅司南那张阎王脸,“对了,傅…傅先生呢?”

从昨晚到现在都没看到傅司南,也不知道他神出鬼没的死哪去了。

“少爷已经在楼下了,少夫人快随我下去吧。”

                       

小说: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惊落梧桐

角色:季夏傅司南

看现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惊落梧桐”的《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概述为:“不用不用!”一听傅司南要帮自己洗,季夏吓得连头都不带回的,“嗖”的一声冲进浴室,直到确认浴室反锁了,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在浴缸里足足泡了1个小时,在季夏人被泡的发胀,大脑缺氧之前,她才磨磨蹭蹭爬出浴缸。毕竟,一旦出了浴室的门,要面对的,又是那个傅司南!一阵龟速洗簌之后,季夏几乎是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轻轻推开浴室的门。小心露出脑袋往床上看了看,并没有看见傅司南。这才放心大胆的从浴室走出来……

评论专区

校草制霸录:校草学霸

超人末日未来:主角是氪星人,和原版超人看不出什么区别,看不出丝毫穿越者的感觉,还不如看漫画。

诸天之深渊降临:让人人无法坚持到VIP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盗版呢?为了喷你两句我还不至于浪费钱买垃圾看

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

《呜!赌气闪婚的傅少是腹黑大魔王》在线阅读

第4章 混蛋傅司南

“不用不用!”

一听傅司南要帮自己洗,季夏吓得连头都不带回的,“嗖”的一声冲进浴室,直到确认浴室反锁了,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

在浴缸里足足泡了1个小时,在季夏人被泡的发胀,大脑缺氧之前,她才磨磨蹭蹭爬出浴缸。

毕竟,一旦出了浴室的门,要面对的,又是那个傅司南!

一阵龟速洗簌之后,季夏几乎是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轻轻推开浴室的门。

小心露出脑袋往床上看了看,并没有看见傅司南。

这才放心大胆的从浴室走出来。

卧室里空空荡荡,压根也没有傅司南的影子,要不是沙发上还放着他的西装,季夏都要怀疑刚刚发生的那一切是不是幻觉。

一晚上的闹剧,已经让季夏浑身没了什么力气,确认傅司南不在房间后,她才犹犹豫豫爬上了床。

明明很困了,她却一直没有睡着,脑子里想起的全是一周前傅家来提亲的情形……

邓维说话彬彬有礼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你好季先生!我是傅三少的助理,邓维!”

“三少对于昨天与季小姐的见面十分满意,特命我上门提亲,这些都是三少给季家的聘礼。”

“季先生,三少要娶的是旁边那位小姐。”

父亲季建明得知她替季蔓相亲时气急败坏的样子。

小妈章玲芳好意给父亲出主意的样子:“建明,事情发展成这样怎么都得接下这门亲婚事才行。既然见面的是夏儿,人家也指明了要娶她,要不,就让夏儿……”

父亲下定决心要她嫁到傅家的样子:“夏儿,事已至此,只能你嫁了。”

“谁让你多管闲事去帮忙的?现在人家认准了你,你不嫁谁嫁?难道你要我告诉他们,是你们两姐妹串通去耍他们傅家吗?啊?”

小妈帮着父亲劝自己的样子:“夏儿,不是爸爸逼你,如果昨天是蔓蔓跟傅家见的面,我们必定二话不说就答应这门婚事。可是,跟傅家见面的确实是你呀!这个是人家眼睛看得真真切切,做不得假的。

傅家在江城权势滔天,我们季家一个小公司根本得罪不起他们,你看你爸爸这么辛苦,你也不忍心他的心血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你从小走失,你爸爸千辛万苦的寻了你这么多年,才把你寻了回来。我知道你跟我们相处时间短,也许感情没那么深,所以可能让你为了我们,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姐姐季蔓倚在门框,低头抠手指头上大红色指甲油,置身事外,始终一言不发的样子。

以及自己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勇气,缓缓说出“我嫁”的样子。

怕父亲担心,擦擦眼泪大言不惭说“不就是嫁人嘛?早晚都要嫁,嫁到傅家至少吃穿不愁!”的样子。

还有最后婚事敲定,父亲放下心中大石,回复邓维的样子:“邓先生,烦请您转告傅三少,季家接受提亲,不过我们还有个条件,我女儿明天要做骨髓移植手术,一周之后才能进傅家。”

……

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她的人生好像已经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季夏翻了个身,腰身下方之前做骨髓移植的地方有些隐隐的疼痛。

想起还躺在医院的季家三弟,季夏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己的天崩地裂又算得了什么,三弟不过19岁的年纪,原本应该是校园里阳光的少年。

却因为患有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久病卧床。

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移植,性命恐怕都保不住。

要不是当初季家一家人去检查,自己碰巧跟弟弟骨髓匹配,医院排期做了移植,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季夏似乎又看开了些,不知道弟弟最近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是找个时间回去看看吧……

阳光透过白色高级轻纱窗帘的缝隙,拼命地挤进了房间。

轻轻柔柔地洒在季夏的脸上。

季夏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才慢悠悠地睁开来。

翻了个身,便看见昨晚放在沙发上傅司南的西装早已不见了踪影。

季夏在床上一阵翻腾,连伸好几个懒腰,再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早上8点了。

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她懒洋洋的走到卫生间,双手捧起一把温水喷在自己脸上。

“啊……舒服多了!”

季夏擦了擦眼角多余的水滴,又仔仔细细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脖颈上被傅司南“咬”的那一口,红了一大片,还有些微肿。

她拧了拧眉,小手抓了些盥洗池里的水便往镜子上砸:“混蛋傅司南!”

“叩叩!”

一阵敲门声拉回了季夏的思绪。

拉开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约摸40岁出头年纪的女人。

她挽着利落的头发,穿着深色的西装配及膝的短裙,脚上踏着的是一双深色的皮鞋。

“少夫人,您好,我是小南楼的佣人总管,您叫我惠姨就可以了。”

语气不卑不亢,颇有大家族里经验丰富的管家气势。

“惠姨早上好!”

季夏一边回以灿烂明媚的笑容,一边还不忘冲惠姨摆了摆手。

惠姨轻轻微笑,眼神迅速捕捉到了季夏脖子的微红,接着快速走到床边,伸手便抽出了压在被子下面的小被巾。

小被巾上的一抹鲜红显得特别明显又张扬。

季夏看得嘴角直抽,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新婚夜,床上一抹红,用脚指头都猜得到那意味着什么。

明明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这小被巾上的鲜艳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她生理期都过了半个月了,肯定不会是这个原因。

忽然想起昨夜门外隐约有过窸窣的声音,以及傅司南奇怪的举动。

再结合这一抹张扬,她心里大抵有了答案。

看来这位傅三少,还真是用心良苦……

惠姨满意地拿起小被巾,小心翼翼地折了起来,接着笑容颇有深意地看了看季夏:“早餐已经备好,少夫人可以下楼用餐了。”

“好!”季夏满脑子都是对这张小被巾的怀疑,想起傅司南那张阎王脸,“对了,傅…傅先生呢?”

从昨晚到现在都没看到傅司南,也不知道他神出鬼没的死哪去了。

“少爷已经在楼下了,少夫人快随我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