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葭傅沛洲(412102沈葭傅沛洲)_(沈葭傅沛洲)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412102沈葭傅沛洲》,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沈葭傅沛洲,是著名作者“沈葭”打造的,故事梗概:“沈葭,看到我哥去找清欢姐了,你是不是很嫉妒?”她转过身,将眼底的失落收起:“静雅你醒了,想吃什么早餐,我去做”…

小说:412102沈葭傅沛洲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葭

角色:沈葭傅沛洲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412102沈葭傅沛洲》讲述的沈葭傅沛洲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江城,傅家别墅。沈葭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当下最火爆的新闻。…江城,傅家别墅。沈葭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当下最火爆的新闻

评论专区

创造真实世界:第一个毒点让身经百战的老玩家玩我的战争,强行给个多愁善感的玻璃心天赋,第二个异世界具现出来,还跑出来个人,彻底看不下去了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连最基础的资料都不查脑子一热就瞎写,作者还将这垃圾冠于历史爽文的分类.没这文化底蕴就写架空历史,写什么历史文..拉低历史小说分类的素质,差评!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耽美。大概是黑化大魔王攻×有点傻乎乎的受。攻有八种族血统,可以各种变身各种play。唉,真怀恋晋江还能写八种族play的日子。 不要觉得穿书俗套,这本算穿书文鼻祖了。

412102沈葭傅沛洲

《412102沈葭傅沛洲》精彩片段

412102沈葭傅沛洲第1章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412102沈葭傅沛洲》讲述的沈葭傅沛洲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简介:江城,傅家别墅。
沈葭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当下最火爆的新闻。
…江城,傅家别墅。
沈葭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当下最火爆的新闻。
《知名企业家傅沛州,昨夜凌晨赶往机场为复出的清纯歌后白清欢接机,并一路霸气护送其离开!
》看到这条新闻,沈葭心中一紧。
白清欢,傅沛洲的初恋!
她回来了?
而在重重摄像机的围追堵截下,傅沛洲虽依然冷着一副脸,却伸手将白清欢护在自己怀里,唯恐她受到一点伤害。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她不由得看得有些失神,直到傅静雅尖酸刻薄的语气在她身后响起。
“沈葭,看到我哥去找清欢姐了,你是不是很嫉妒?”
她转过身,将眼底的失落收起:“静雅你醒了,想吃什么早餐,我去做。”
傅静雅冷冷一笑,“沈葭,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你的,明明知道我们全家都讨厌你,还非要用热脸来贴冷屁股。”
“我知道你想讨好我,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你知道我哥有多在意清欢姐的,清欢姐回来,傅家不会再有你的位置。”
沈葭低着头,“我不会离开沛州的……”她的话让傅静雅勃然大怒,说出来的话也再不留情面。
“你还要不要脸了,难道你还想赖在傅家不成?
你就一个农村出来的,能嫁进我们傅家,已经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你看看你自己怎么和清欢姐比,即便穿着用傅家钱买来的名牌,也掩盖不了你身上散发的穷酸味!”
“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哥,学历,见识样样都差一大截,在外头提起你这样的嫂子我都觉得丢脸。
识相的就主动一点,赶紧从傅家滚出去!”
不等沈葭开口,大门打开,傅沛州已经走了进来,神色依旧冰冷,只是不同以往的是,他还抱着一个女人。
是白清欢!
见到白清欢,傅静雅面露惊喜,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清欢姐,你真的回国了!
看到新闻我还不敢相信。”
她说着说着视线落在了白清欢的腿上,语气关切,“你腿怎么了,怎么在流血,严不严重?”
“不小心被东西刮到了,不严重。”
白清欢语气温柔,“清雅,好久不见了。”
两人热情的寒暄,仿佛她们才是一家人。
“去请私人医生。”
傅沛洲终于开了口,却是对着傅静雅。
说罢,就抱着白清欢上了楼。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傅静雅得了命令,同样关切着白清欢的伤势,也无心再去找沈葭的麻烦,立马便去联系私人医生。
唯有沈葭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原地,宛如是个局外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沛洲才从楼上缓缓下来。
沈葭收拾好心绪,满脸讨好的迎了上去,“忙完了吗?
饿不饿,我晚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是现在吃……”“沈葭。”
傅沛洲终于开口,却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意思,而是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它。”
她接过文件,不明所以的缓缓打开,却看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
离婚协议书!
“你要跟我离婚?”
沈葭猛地抬头,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不是说……你会试着忘掉她吗?”
当初和她结婚的时候,他明明说过的。
“我的确试过。”
清冷而又凉薄的嗓音,带着渗人的寒意,直击沈葭的心房,“但,忘不了。”
耳边嗡嗡作响,刹那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刺骨的寒意瞬间窜过她得四肢百骸,沈葭低着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当初,傅沛洲包了全城的广告牌,向相恋七年的女友白清欢求婚,可白清欢却为了一个很重要的演艺机会,远走悉尼,拒绝了傅沛洲的求婚。
傅沛洲同样是骄傲的,一怒之下,删除掉白清欢的所有联系方式,随便娶了个女人应付家中长辈。
沈葭,便是被他选中的那个人。
在他眼里,她没有家世,没有权势,又乖顺听话,就算将来离婚也不会对傅家财产造成任何损失,对于当时的傅沛州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三年了,沈葭任劳任怨,努力做一个二十四孝的妻子。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一颗真心,终于能捂热傅沛洲这颗冰冷的心。
可现实告诉她,在白月光的面前,她这个傅太太,不过是一场笑话。
沈葭拿起那封离婚协议书,落款处早已签上傅沛州行云流水的几个大字。
他签得利落干脆,没有一丝留恋,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划清界限。
“所以这三年,我是什么?
我们这三年的婚姻生活,又是什么?”
从没想过她会问出这种问题,傅沛洲蹙了蹙眉,“是一场交易,你做我的妻子,我给你高高在上的傅太太身份,我以为你清楚。”
“这三年你做得不错,离婚协议上的资产,足够你摆脱之前贫困的生活,一辈子生活无忧。”
这三年的婚姻,她算是一个百分百称职的妻子,孝顺长辈,操持家中大小事务,对他也足够温柔体贴。
可若是谈起感情……他并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他傅沛洲能看上的女人,需要光彩夺目,闪闪发光,例如,白清欢。
这些年,他的确尝试过忘记她,但身边的女人,却没有一个能敌得过她。
有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欢白清欢,还是喜欢的只是这种能和他棋逢对手的女人。
但很明显,无论是哪种,沈葭都并不符合。
沈葭心狠狠一颤,痛得好像快要裂开。
三年的朝夕相处,在他心里,竟然全然是一场交易!
刚要开口,突然傅静雅站在楼梯走廊处大喊,“哥,不好了,静雅姐血怎么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闻言,傅沛洲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心思管沈葭,快步朝楼上走去。
不一会儿,傅沛洲就抱着白清欢从楼下下来,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家门。
在快要出门之际,白清欢忽然回过头望向沈葭。
那明亮的眸子里,是胜利者的姿态,甚至还带了几分同情。
看着这一幕,沈葭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还记得有一次,她不小心从楼梯间滚下来,额头上血同样流个不停,看起来触目惊心,而他,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爱与不爱,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原来有些人的心,是怎么也捂不热的。
她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沈葭收起颓败的目光,她擦干泪水,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撕碎,重新拟了一份净身出户的协议,并放下一张银行卡,才打包好所有行李,走出了傅家别墅的大门。
从此,傅沛州还有傅家,和她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出门后,她打了一辆车,直接来到了江城首富最豪华的私人庄园前。
管家林帆正在指导下人浇花,看见沈葭的身影,手上的水壶砰的一声掉落了下来,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大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