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渡魏清越)魏清越张晓蔷完结版免费阅读_(魏清越张晓蔷)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魏清越张晓蔷是现代言情小说《江渡魏清越》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江渡”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胡乱擦掉眼泪, 掉头就想跑, 被魏清越一把拉住:“江渡,你跑什么啊?” “我没事啦!”江渡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 乐观一点, 但声线是飘的,带着脆弱颤抖的哭腔…

小说:江渡魏清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渡

角色:魏清越张晓蔷

小说《江渡魏清越》非常好看,是本十分精彩小说,男主和女主的故事就很少见,剧情十分丰富:好像星云爆炸,江渡嘴里说着“真是谢谢你“,脑子已经是满的了。“你笔记给我了,你自己怎么用啊?”她拘谨地犹豫着,是不是该把笔记推辞一番。张晓蔷笑容明媚:“没关系,我重做一份,毕竟是打算竞赛,说实话,给你的这份笔记对我用处不大了。”…灯光下,江渡处于一种明亮的寒冷之中,她哭了,如果魏清越没有任何反应,她将继续往黑暗的寒冷中走去。魏清越这个人的反应,通常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评论专区

异界之极品奶爸:当年奶爸流的开山之作。不过槽点不在这里。依旧记得书里异世界的龙语竟然是温州话,温州话、温州话。。。果然汉语才是全世界通用语言吗?

从契约精灵开始:人(精灵?)设,剧情走向,与《精灵掌门人》太雷同了。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冲着ping头哥系统看的,然后发现主角是个傻……,不是我骂他,他真这样……后来系统存在感变低,完全就是看这个沙雕主角怎么飘了

江渡魏清越

《江渡魏清越》精彩片段

江渡魏清越第26章  

小说《江渡魏清越》非常好看,是本十分精彩小说,男主和女主的故事就很少见,剧情十分丰富:好像星云爆炸,江渡嘴里说着“真是谢谢你“,脑子已经是满的了。
“你笔记给我了,你自己怎么用啊?”
她拘谨地犹豫着,是不是该把笔记推辞一番。
张晓蔷笑容明媚:“没关系,我重做一份,毕竟是打算竞赛,说实话,给你的这份笔记对我用处不大了。”
…灯光下, 江渡处于一种明亮的寒冷之中,她哭了, 如果魏清越没有任何反应,她将继续往黑暗的寒冷中走去。
魏清越这个人的反应,通常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见到女生哭,他第一没觉得尴尬手足无措,第二也没说什么最怕你们女生哭了你别哭了我不会安慰人啊云云。
他说:“路上随时都有人来,你要是不想被别人看到,换个地方哭。”
语气软软的,沉沉的,魏清越认真地看着她。
江渡却羞愧地不行,她以为他在嘲笑她,因为太慌乱,以至于她压根没精力去留意什么他说话的口气,他真诚的表情,这话怎么听,都带着一股讥诮,客观说,魏清越是喜欢这么说话的。
她胡乱擦掉眼泪, 掉头就想跑, 被魏清越一把拉住:“江渡,你跑什么啊?”
“我没事啦!”
江渡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 乐观一点, 但声线是飘的,带着脆弱颤抖的哭腔。
灯光照在她右半张脸上,眼睛忽闪,嘴唇上的颜色被冷风吹走一样, 江渡整个人似乎都暂时只剩下了一半,魏清越看见点点泪斑,这让他的心绪空白了一瞬。
他话锋转的特别突兀,语速也快:“你让之前给我写信的人继续给我写信吧,我知道不是王京京,但你知道是谁,我不会追问你到底是谁,但既然你知道,麻烦替我转告她,有什么事都可以给我写信。
这件事,我会保守秘密。”
说到这,身后不远果然不知道来了哪个班的学生,大概也是要往卫生间去的,可魏清越这段话说的太绕口,太突兀,江渡吃惊地看着他,隐约中,她似乎看到魏清越甚至笑了一下,他麻利地收尾:“我一直等她给我写信。”
最后这句,江渡听得身体瞬间滚烫,她愣愣看着魏清越大步流星地从眼前走过去,男生带起一阵风,风里还是兰花香。
好像所有一切不好的情绪都跟着消散。
魏清越那么笃定,他的措辞,全是陈述句,不留任何余地。
江渡浑浑噩噩地回到教室,一身寒气,胸口还是在一阵阵发紧。
旁边,王京京在做物理试卷,草稿纸划的沙沙作响,她找了句话,轻声说:“外面还是很冷。”
王京京淡淡“嗯”了一声,继续算题,江渡便不作声了,她默默掏出份数学试卷,也低下了头。
晚自习放学后,王京京跑的比兔子还快,好像有心晾她,江渡一个人收拾了东西,到校门口的小店买信纸。
这次,买的是那种最普通,单位办公用的那种信纸,红条纹,学生根本不会买的类型。
江渡买了一沓,心想,当草稿纸也是可以的。
这封信,却迟迟没写,江渡以为自己永远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但机会从天而降。
可是,如果她写了,就等于变相承认,之前的那些信不是王京京写的,那样的话,等于是背叛王京京。
直到周六放学,张晓蔷让她留一下,教室里值日生打扫卫生神快无比,潦草搞完,急着走人。
本来,这几天王京京对江渡都很冷淡,看她不走,张晓蔷也没走,教室里除了值日生没其他什么人了,她哼笑一声,拽出装资料的袋子,都没跟江渡打招呼,径自走了。
江渡看着她身影消失在门口,眼神黯淡,呆呆的。
“江渡,这个笔记给你。”
张晓蔷把一份东西,放到了她眼前,“这次月考是分班考试的选拔赛,你加油,文科数学相对会简单些,这个笔记是我自己整理的,可能对你有点用处。”
江渡连忙拿起,她感激地冲张晓蔷笑笑,别人对她好,她总是有点无措,同时为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报而多思多虑……更是在这一瞬间,想到如果将来某一天,对方也因为自己的无心之过而生气了,再不想搭理自己,又要怎么自处?
好像星云爆炸,江渡嘴里说着“真是谢谢你“,脑子已经是满的了。
“你笔记给我了,你自己怎么用啊?”
她拘谨地犹豫着,是不是该把笔记推辞一番。
张晓蔷笑容明媚:“没关系,我重做一份,毕竟是打算竞赛,说实话,给你的这份笔记对我用处不大了。”
竞赛?
江渡怔了怔:“你参加数学竞赛吗?”
“对,因为咱们的第一名参加嘛,我这叫趁腿搓绳,就算不取得名次,开拓下思维也是好的,就是准备的有点晚了。”
张晓蔷说到这,忽然叹口气,“魏清越这家伙说不定哪天就出国跑路了,我得趁他在,多跟他讨教讨教,我现在是服气啦,他确实比我聪明很多。”
那么长的感慨,江渡只听到出国,一股强烈的酸楚忽然侵袭神经,情绪的源头,她一清二楚,于是,在极力克制中,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魏清越这就要出国了吗?”
“他自己也不太确定,不过肯定是读不完高中了,其实,不止他有出国打算,咱们学校每年都有几个高中就出去了的人。”
张晓蔷对学校历史如数家珍。
江渡对这些事,一点都不感兴趣,她笑笑,收起笔记跟张晓蔷再次道谢。
两人结伴出来,校门口流动的摊贩已经出摊了,到处是学生,骑单车的,步行的,交通有点乱。
肩膀忽然被人搂了一下,原来,是刘小乐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她一手一个,搂住了江渡和张晓蔷,却是一脸的痛苦:“麻了麻了,彻底麻了。”
她在厕所蹲了二十多分钟,不麻才怪。
“你怎么了?”
张晓蔷笑着问她。
“便秘,屁股都快冻掉了,才拉出那么一小口。”
刘小乐比划着,张晓蔷笑得很大声连忙去捂她嘴,“恶心不恶心?”
班里大部分女生都是非常活泼的,江渡是个异类,她天性如此,不爱多说话,也做不到什么都敢说,她太喜欢斟酌。
就比如此刻,听到刘小乐拿自己的便秘开玩笑,她就很吃惊。
“哎……”刘小乐忽然同时拽住两人,往前方丢个眼神,“等等。”
“又怎么了?”
张晓蔷问。
刘小乐努努嘴儿:“看见那个男的没?
就那个,头发油油的,长的就很猥琐的那个老男人。”
江渡一眼就看到了,顿时愣住。
这不就是在书店里碰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吗?
她后来隐隐约约明白发生了什么,经历很糟糕,可因为有魏清越,那个雨天是甜的。
“他怎么了?”
张晓蔷满脸问号。
刘小乐神神秘秘压低了声音:“这人是变态,最近老在我们学校溜达,上回对着一个高二的学姐脱裤子,学姐吓死了。
你们知道吗?
上次陈慧明遇到个事儿,没声张,可我听她同桌说了,陈慧明在门口买笔芯,这个男的就贴着陈慧明,奇怪的是,后来陈慧明衣服后头就黏黏糊糊一片,又腥又臭,跟浓鼻涕似的,她把那件衣服扔了,你们可别往外说啊,我就告诉你俩了。”
陈慧明同桌跟刘小乐说时,也是这样讲的:我就告诉你了,你可别往外说。
学生时代,但凡想分享个秘密,管不住嘴,又怕泄露,必加一句: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可不要说出去。
但往往事与愿违,最后闹的大家都知道了。
江渡听的云里雾里,可衣服被抹了浓鼻涕她也会扔的。
果然,大家在那说这件事是多么多么令人作呕,死变态多么多么恶心,彼此提醒彼此一定要严防此人,看见了,就躲的远远的。
回到家时,外婆外公两人都在厨房忙活,很快,厨房那阵阵飘香。
屋里暖气很足,江渡把丝棉袄脱了,只穿件白色毛衣,她探进个头,问外公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嘿,今天有口福喽,做的八宝鸭。”
外公爽朗的笑声传出来。
饭菜上桌,一碗碗人间烟火,江渡吃的满嘴留香,她忽然想起魏清越说的随便弄点吃的,不禁想,如果能让他来家里吃饭就好了,都没人照顾他。
吃完饭散步,散完步洗漱,洗漱完复习功课,这是江渡在家里的步骤,雷打不动。
她不喜欢开大灯,只留台灯,一方明亮即可,其余隐没在淡淡的昏暗中莫名让人觉得温馨。
写完试卷,已经很晚,但丝毫困意都无。
江渡隔着窗子,看到了月亮,那么皎洁,那么冷,这么漂亮的月亮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看到了。
她蹑手蹑脚跑到客厅,轻轻翻动抽屉,找外公的老式相机,想拍下这么美的月亮。
但拍出的效果,因为相机也因为她不懂技巧,而和看到的月亮,相差甚远。
算了,她默默想着,又放下了相机,她真想告诉所有人,快抬头看看天空,今晚的月亮多美。
月亮,月亮,月亮也会照在异国吧?
此刻的月亮,照在窗外的桂花树上,悄无声息。
她看着月亮,心想,我可以不伤害任何人,写一封永远不会投递出去的信,这个想法,瞬间安慰到了她,像春天的风一样熨帖。
纸笔备好,江渡安安静静坐在了窗前,时不时抬头看看月亮。
“见信好。
很久没给你写信了,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
但我庆幸,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自洽的方法,为什么信一定要寄出去呢?
为什么一定要让你知道呢?
是不是我太功利了?
我也终于可以更坦白一点了。
不想说生活中发生的不好的事,在我看来,和别人倾诉不好的事,会是个负担,对于别人来说。
自己的不开心,也会让别人跟着不开心。
但信里可以写吧,因为我清楚自己以后都会这么坦诚,因为你看不到。
我被好朋友误会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不想失去她,可如果她不愿意跟我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我想,我也是没办法的。
我应该没有你那么潇洒,一个人,好像谁都不需要,我曾想过,你会不会觉得孤单,但又怕是我的自作多情,也许,有的人天生就享受孤独,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不行,我其实很害怕孤独。
小时候,有段时间外婆生病住院,外公照顾她,两头奔波,我的作业没人检查签字,老师批评了我,最终,还把外公叫到了办公室,说老人家不能管孩子教育,孩子的学习问题,应该让她的爸爸妈妈管比较好。
当时,外公那么爽快开朗的一个人,被老师说的只能讪讪陪笑,像被训话的小学生,跟老师不停赔礼道歉,但即使是那样,外公也没说我没有爸爸妈妈管,他只说,以后一定会好好配合老师一定会对我的学习更用心。
我那时念小学,在大人看来只是小孩子,但我心里很难过,难过的比大人也许还要难过。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如果有一天外公外婆都不在了,那我也不要活了,当然,这种想法,随着我的成长,知道是太过悲观了,不可取,也对不起外公外婆辛苦养育我那么久,他们养我,是要我好好热爱生活,热爱这个世界的,不是去死的。
所以,我很珍惜和任何一个对我好的人的感情,我总希望,大家成为好朋友,可以这么一直好下去,但现在出了问题,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间是会弥合,还是让我们之间变得更远,我不知道,也很迷茫。
我明白,自己不是在问你要答案,只是写出来,心里会舒服些。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无法真正高兴起来。
初六那天,我想,大概会是我高中生涯里最快乐的一天了。
你提到过几次要出国的事,每一次,我都能感觉到你语气中的期待和振奋,对于一个志向远大的人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能理解,毕竟你那么优秀。
我只希望,梅中对你来说,还是有一些美好记忆的,老师,同学们,甚至是梅中的一草一木。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小区寂静,对面零星还有几户人家亮着灯,不知道是不是家里也有在念高中需要学习的学生,又或者,是看电视看的入了迷,忘记睡觉。
真的太安静了,外面月亮很大,皎白的月光照的到处都一片银亮亮的感觉。
月光很神奇,一想到,无论是哪里的人们,都能被月光照到,竟会觉得很欣慰,这是遥远的,唯一的共同点了,都被同样的月光照耀。
你出国后,如果偶尔想起家乡,就可以看看月亮,因为,月亮照着你,也照着这边的人。
对了,张晓蔷今天送我一本数学笔记,她人真好,我很羡慕她随时可以向你请教数学,你们是老同学,如果我们也认识了这么久,我想你一定也愿意给我传授些学习经验的,张晓蔷说,你不是小气的人,从来不介意把自己的学习方法告诉别人,就是你说话比较直接,会嫌弃她笨。
如果我向你请教,可能你会觉得我是超级大笨蛋,因为张晓蔷在我们眼里已经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优等生了。
不知不觉,满纸废言,夜深了,我也要休息了,祝你万事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