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之后(叶荀欧阳沐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那夜之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那夜之后,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墨笔浮生”,主要人物有叶荀欧阳沐兰,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本不该相遇的两个女人,在一场末日中走到了一起,面对末世的恶意,两个人努力的为生存而战斗着,她们面对的不只是末世的感染者,还有深处末世中被恶意洗礼的人类,作为两个女人,她们能够在这个末世走多远 ?

小说:那夜之后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墨笔浮生

角色:叶荀欧阳沐兰

经典小说《那夜之后》是网络作者“墨笔浮生”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经过欧阳沐兰等人的努力,总算暂时解决了汽油的问题,而且欧阳沐兰对感染者有了新的发现,在感染者身上的蓝色发光体就是这些感染者的生命之源,只要是毁掉蓝色的发光体感染者就会死掉。欧阳并没有将这个信息分享给那些老人,因为她知道这些老人根本就无法理解,如果让这些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们甚至还会站在道德之上对她进行攻击。她最先找到的是叶荀,当她将这个信息告诉叶荀的时候,叶荀满脑子都是那个孩子的影子,一时间有种东西从胃里翻涌上来。同时难以理解欧阳怎么下得去手,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让一个姑娘变得,如此残酷。晚上的时候叶荀没有吃东西,一个人躺在垫子上,她的脑子里都是那个孩子,虽然她不愿意去想,但是那个孩子就像是印在了她的脑子里,让她怎么甩也甩不开……

评论专区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干粮,单人恐怖片无限流。

纯禽记者:不喜勿喷!

最强角色扮演:12点找到这本书,一口气看完,一看时间17:46,时间过的真快啊!写文角度刁钻,关键是不舔,快意恩仇!没有什么狗血剧情!

那夜之后

《那夜之后》精彩片段

第6章 外来者与接下来的麻烦

经过欧阳沐兰等人的努力,总算暂时解决了汽油的问题,而且欧阳沐兰对感染者有了新的发现,在感染者身上的蓝色发光体就是这些感染者的生命之源,只要是毁掉蓝色的发光体感染者就会死掉。欧阳并没有将这个信息分享给那些老人,因为她知道这些老人根本就无法理解,如果让这些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们甚至还会站在道德之上对她进行攻击。她最先找到的是叶荀,当她将这个信息告诉叶荀的时候,叶荀满脑子都是那个孩子的影子,一时间有种东西从胃里翻涌上来。同时难以理解欧阳怎么下得去手,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让一个姑娘变得,如此残酷。

晚上的时候叶荀没有吃东西,一个人躺在垫子上,她的脑子里都是那个孩子,虽然她不愿意去想,但是那个孩子就像是印在了她的脑子里,让她怎么甩也甩不开。

“姐姐,你没事儿吧!”

点点坐在了叶荀的跟前。

“我没事儿!”叶荀勉强的笑着,她看着点点,突然有一个可怕想法,若是点点被感染了,自己会怎么做,难道自己真的要杀死点点?该死!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丢入了绞肉机一样,将自己的大脑绞得稀烂,所有的思想和情感都纠缠在了一起。她真的有些不想知道如何杀死感染者,她甚至有些痛恨欧阳沐兰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她现在很矛盾,本来欧阳沐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以及其他人,但是现在自己却因为末世之中那卑微的道德观而去恨帮助自己的人。

点点突然用她肉嫩嫩的身体抱住了叶荀。

“妈妈说抱着点点就会很高兴!姐姐也抱着点点,姐姐就会变高兴的!”

叶荀被点点的纯真融化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真挚而又温馨的感觉了。她轻轻的抱住了点点,确实心情好多了。一时间仿佛从苦恼中跳脱出来,她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她只需要保护身边的人,保护好点点就可以了,不让自己所想的事情发生。

“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动静?”王大爷竖起了耳朵。

那声音是从超市的入口传来的,像是有人在拍打卷帘门。

“李芳,你在上面吗?”王大爷拿着手电从二楼来到了一楼,用对讲机和楼顶的李芳说道,“外面是不是有动静,有人在拍门!”

“该死!”李芳借着月光看到了一对男女正在拍打着卷帘门,嘴里还不断的喊着救命,“是,有两个人!”

王大爷救人心切,直接想打开了卷帘门打算放他们进来。

“嘿,大爷你在干什么?”当李芳看到卷面门被打开后,她赶紧联系了欧阳沐兰他们,“一楼有情况!”

欧阳沐兰很快的来到了一楼,叶荀紧随其后,当他们到的时候,王大爷已经将两个人放了进来。两人表示感谢的拥抱着王大爷,像是王大爷就是他们的救星,在是父母一般。

“你们两个,呆在那里!”欧阳沐兰警告道,随后急忙的前往一楼。

当欧阳沐兰到现场的时候,王大爷已经将两个人放了进来。

“我们只是想寻求帮助,我们是附近小区的,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男人正哀求着王大爷。

“该死!”这时候对讲机传来了李芳的声音。

“怎么了?”欧阳沐兰从李芳的声音中听出了坏消息的感觉。

“我们外围的护栏被破坏!”李芳回复道。

这时候已经能够听到感染者拍打卷帘门的声音,因为闯进来的人,让白天建好的围栏出现了一个脆弱的突破口,刚刚的拍打声更是吸引了很多的感染者,拥挤的感染者挤开了一道口子。

“这里真不错!”男人环顾着四周,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

“我就知道这是好地方,你们应该有吃的吧!”

这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所在,脑子里大概在庆幸来到这里。

“该死!”欧阳沐兰压紧了牙,将手中的手电照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强光之下他们用手遮挡着自己的眼睛。

“周潇,周潇!”欧阳沐兰联络到周潇。

“收到!”

过了好一会儿周潇才有了反应。

“这里来了两个人,需要些水和食物!”

“人?”周潇对于这个问题感到诧异,“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不要问那么多,你下来就知道了,还有不要惊动其他人!”

叶荀有些担心,很快也跟了过来。她看着眼前的男女,大概三十多岁,看上去他们经历了糟糕的一段日子,整个人都显得很狼狈。双方都不出声了,至于王大爷,大概意识到了自己问题,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问题出现在自己,在他看来救人没有什么毛病,而且他以为打开卷帘门是安全的,只是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那个,我叫刘刚,这是我爱人娇娇!”男人想要找些话题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我们~”男人被欧阳直视的眼神打断了,没有再说下去。

欧阳沐兰对这两个外来者充满了敌意,她并不喜欢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从他们身上散发着令她讨厌的味道。

“人呢?”周潇拎着东西下来了,当看到眼前的两个人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并直言问道,“谁放他们进来的?”

“我!”王大爷站了出来。

“大爷也是好心,你们别怪大爷,更何况大爷也是救我们是不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刘刚竟然站在了王大爷这边,仿佛忘了自己是一个外来者。

“我也是好心,不能见死不救啊!”王大爷也显得很委屈。

周潇想要发飙,却被欧阳沐兰一把抓住了,周潇只能屈服于欧阳沐兰的力量下,捂着手腕站到了一旁。

“怎么还想动手?”王大爷不是个怕事儿的人,不过见欧阳沐兰出手,自己也没有纠缠不休,“我就是想救个人,怎么就救出毛病了!”

欧阳沐兰从周潇的手里抢过了拿来的水和食物,随手扔到了男人和女人面前。

“这里是水和食物,至于你们的去留问题,我们还要和大家商量一下!”欧阳沐兰看向王大爷,语气变得些许生硬,没了之前那种尊重的感觉,“这两个人是你放进来的,就麻烦你看好他们,别让他们乱走!”

大晚上的所有人被叫醒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商讨问题,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欧阳沐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给大家,而众人的也开始议论起来。

“王老头怎么这样呢!”

“是啊,也不顾及我们的安危,要是他们感染了怎么办!”

“本来以为是个不错的老头,怎么干这么蠢的事儿!”

“也不能全怪王老头吧!毕竟人家也是想救人!”

“对啊,将心比心,要是你,你能见死不救?”

······

话题的焦点竟然都集中在了王大爷身上,有人对他的行为进行了指责,也有表示认同的。

“现在不是王大爷的问题,而是我们怎么处置这两个外来者!”欧阳沐兰纠正道。

“对,咱别跑偏了!”周潇附和道。

“这怎么说呢,处置两个大活人?又不是阿猫阿狗的说扔了就扔了!”

确实,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谁都不想背负这种道德上的压力,至少现在他们的心里还有自己的道德观。外面的世界里或许已经有很多人因为混乱而丢掉了这些。

没有办法,欧阳沐兰只能给出众人一些选项,因为让这些人给出提议太过于困难。

“我有几个办法,一是我们给他们水和食物让他们离开这里,二是让他们留下来,但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三是我们把他们赶出去置之不理。”

虽然欧阳沐兰给出了提议,但是所有人还是有所犹豫,都在观望。

“我选第二个!”叶荀第一个做出了选择,“我觉得我们不能看着他们不管。”

接着陆续的有人做出了选择,除去王大爷的十个老人还有六个年轻人 ,十四票选择了第二个选项,两个人选择了第一个,却没有人选择第三个。选第一个的两个人一个是周潇,另外一个是一个大娘。最终确定下来,还是将这二人留下。欧阳沐兰将这个消息通过对讲机告诉了王大爷,并将这两个人暂时安置在了一层的位置,王大爷负责看着他们,至少保证二十四小时没有情况发生。不过一切还没有结束。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停车场已经被感染者占领了,他们现在就像是进了渔网的笼子里一样,进来后就很难出去。所以今后的两天内将会失去电力,而且以后还会遇到今天这种情况,所以对来到这里的人,我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明确的态度,拒绝还是收留。”

欧阳沐兰的话刚出口,有些人就已经后悔投票留下那两个人了。但是对于拒绝和收留这个问题,依旧让他们感到困扰。

“拒绝!”这一次周潇在叶荀开口前毫不犹豫的表示了自己的立场。

“对,拒绝,我们这里又不是福利院!”有人已经开始跟票。

“收留!”叶荀也做出了选择。

最终十票比六票,选择了拒绝。叶荀本以为欧阳沐兰会选择拒绝的,但她却选择了和自己一样的收留,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李芳,刘芳刘大爷,以及另外的两个大娘也投了收留。对于这两个人的到来以及他们所带来的麻烦显然给所有人带来了不安,这次的事情让很多人内心的不安加速发酵。

欧阳扫过众人的脸,将眼前人的一切尽收眼底,她知道这只是开始,因为以后还会有更麻烦的问题,不过现在让她最担心的还是一楼的那对儿男女。隐约中,她感觉到这两个人并非善类。就像是披着羊皮的 狼一样,伪装在这个可以投机的世界里。

第十二天欧阳沐兰和叶荀在楼顶值守,正如欧阳沐兰的所说的那样,有人开始想要接近超市,但是因为超市的门口聚集了大量的感染者,这反而形成了一层屏障,让那些后来的人无法接近,他们没有那两个人幸运,很快的就沦为感染者攻击的对象,而楼顶的欧阳木兰和叶荀只能看着,因为她们真的什么也做不了。或许是这几天看得多了,叶荀已经习惯了,生理上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有作呕的感觉,但是心里总有一种扎着一根刺一样的柑橘,有些别扭。

“这种事情还会持续多久?”叶荀突然感慨道。

“大概会很久吧!”欧阳沐兰看向叶荀,“不过放心,目前这里还是安全的!”

“最近大家的情绪都很低沉,周潇找过我了,他打算离开这里!”

欧阳早就料到周潇会找叶荀,也没有表现出惊讶。

“若是想要活着,离开这里是最好的打算,但也是最危险的 。”欧阳沐兰捡起一块石头,朝着楼下扔去,当石头落到地面的时候,感染者们蜂拥而至,在石头落地的地方徘徊久久都未散去,“现在的城市就像是一个大牢笼,这里人口聚集,不知道有多少的感染者在这座城市徘徊,十多天都没外界的消息,说明目前的情况可能比想象中的严重,因为没有看到**,也没有看到军队。长远的打算就必须选择一个远离城市,而且有充足的水和食物的地方,至少能够自给自足。”

“乡下?”

叶荀的老家就在乡下,她是考上大学后才来到城市的,后来毕业了就留在了城市。在乡下那里面横纵排列着高砖红瓦的房子,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园子,园子里会种上蔬菜,还可以养些鸡、鸭、鹅,远点的地方还有自己的地,可以种植各种农作物。

乡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她们所在的位置是城市的中心,距离郊外至少有两百多公里,如果有车的话也要四五个小时,当然这是不堵车的情况下。不过现在这种状况,公路上很可能陷入了瘫痪。

“乡下!”欧阳沐兰若有所思,“如果离开这里你打算去哪儿?”

“和平村!”叶荀想象着自己离开村子的模样。

“看来我们需要一张地图!”欧阳沐兰却听在了心里。

到了晚上,发电机停止了工作。虽然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但是对于真的停了电,心中总是觉得不自在,有人开始埋怨起来,尤其是对刚刚来的那对儿男女,一时间开始对这对儿男女进行声讨,有人甚至带头打算将这两个人赶出去,情况有些失控,尤其是在只能凭借着手电照明的情况下。

“大家别闹了!”李芳尽量的控制局面,但是她此时此刻也是心烦意乱,本来她们是有时间为未来做出准备的,但是现在却被这对儿冒失的男女打破了。

“大家安静!”欧阳沐兰及时赶来,总算制止了局面的进一步恶化,“电的问题我们再想办法,这样闹也没有用,大家就忍耐一个晚上!”

“行,看在这小伙子的面子上!”这时候还是有人不清楚欧阳沐兰是个女的,不过欧阳沐兰也没有去纠正。

涌动的不安浪潮总算是稳定住了,这种不安就像是一个不稳定的炸弹,随时都会爆炸,只是无法确定它什么时候爆炸,但是时间越久,爆炸的肯能性就越大。欧阳本打算找其他几个年轻人商量一下的,但是周潇并没有加入,他早就厌烦了这种老是满足这群老年人需求的事情了,他现在只想为自己做些事情。朱晓也有些犹豫,但是还是来了。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儿?”朱晓对于这些琐碎的事情已经感到厌烦了,情绪也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那种最初的和善已经被短短十几天的不安磨得差不多了。

“在楼顶我打算搭建一个火炉用来做饭,我希望朱晓和李芳找到一些合适的工具,这样可以保证老人们能够吃到热乎的东西,还有就是解决汽油的问题,我们需要足够的汽油,不只是为了发电,也是为了发生意外后,我们能离开这里。超市的后面有一辆货车,如果超市出了什么问题,有足够的汽油支撑我们所有人离开这里!”

欧阳沐兰的话让所有人陷入了深思,她们中有人虽然想过离开,但是并没有想到过如何离开,而且更没想到过超市如果出现问题后所有人该怎么办。

“超市的货车足够容纳我们所有人!”欧阳沐兰看向李芳,“货车的钥匙你们有吗?”

“货车钥匙有一把备用的,在休息室放着!”

“谁会开车?”

“我没开过货车!”朱可卿不知道该不该举手,因为她对自己的车技并没有什么信心。

“我和朱晓都会开!”李芳说道。

“如果出什么意外,到时候随机应变,我、李芳以及朱晓三人负责开车,其他人负责保证其他人安全上车。”欧阳沐兰深吸了一口气,“附近有很多的车,明天我会去弄汽油。”

“我跟你去!”叶荀说道。

“那你们三个盯住超市的情况,现在大家的情绪都不稳定,很容易激化矛盾,还有尽量不要让那两个新来的走动,尤其是在电的问题没有解决前。”

对于欧阳沐兰的提议所有人都没有疑义,但是叶荀有些担心欧阳沐兰,同时也有些好奇欧阳沐兰为什么如此的热心,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太阳,总是用自己的光照亮他人前进的路。

等所有人都走后,只剩下叶荀和欧阳沐兰。叶荀在微弱的手电筒灯光下直直的看着这个女孩儿。

“你不会是天使吧!”

“你说什么呢?”

欧阳沐兰以为叶荀在看玩笑,但是叶荀却格外的认真。

“我要是天使,那上帝估计是疯了!”

“明天你真的要冒险出去吗?”

“有些事情总要去做!”

“但不一定每次都是你!”叶荀很是关切的看着欧阳沐兰。

“这也许是我唯一擅长的了吧!”欧阳沐兰看向远方,城市里被一片黑暗所笼罩,眼神中没有向往,也没有迷茫,让人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