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识高云台)终末风暴最新章节阅读_《终末风暴》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陈识高云台是奇幻玄幻小说《终末风暴》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高云台”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未知流星爆发,不可名状的病毒悄然发芽
苦难着挣扎,在丧尸横行的末世
没有所谓的英雄世界,没有大无畏感人故事,只有在律法破坏下的最底层求生的故事
………
饥荒,感染,死亡,苦难,接踵而至…
而今,陈识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获得了系统,天选之子的自信是否会将他冲昏头脑,艰难生存下却有无尽的资源
风暴正在逼近,终末即将来临……

小说:终末风暴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高云台

角色:陈识高云台

奇幻玄幻小说《终末风暴》的作者是“高云台”。梗概:那一阵臭味远比刚才杀掉的两个丧尸更浓郁。陈识跑得更快了。中年男人肩膀搭载在陈识肩上。于是只能一瘸一拐地扶下楼,后面传来了恐怖的嘶哑声,尖锐而低沉,就像秋天发情的母猫一样。丧尸贪婪的目光和对人类血肉的追,使得其**越发强烈……

评论专区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女主,戏精,怼人技能满级 有时候超帅。冷艳系统不顶用,任务一个比一个变态大副本很深入:悬疑本,民国盗墓,末世…武侠 魔兽 修真开头当短片看还行,越写越垃圾。

兔子必须死:文笔稀烂,勉强看了五章,实在看不下去了……

少女契约之书:当初看的时候,宛如仙草,现在会看。。。主角这种死宅性格,异常地恶心啊

终末风暴

《终末风暴》精彩片段

第4章 动员兵

那一阵臭味远比刚才杀掉的两个丧尸更浓郁。

陈识跑得更快了。中年男人肩膀搭载在陈识肩上。

于是只能一瘸一拐地扶下楼,后面传来了恐怖的嘶哑声,尖锐而低沉,就像秋天发情的母猫一样。

丧尸贪婪的目光和对人类血肉的追,使得其**越发强烈。

陈识都没来得及向后看,一路狂奔向下。此时楼梯在踩踏下愈发的碰撞出响声,却好巧不巧地从楼下也传来了嘶吼。

“不好”!

丧尸应该听觉敏感,此时弄得动静太大,引的上下围攻,形势急转直下。

陈识本想靠着人比丧尸快速的优势,直接跑回家中,现在看来是躲不掉了。现在陈识想着是否要从楼梯的过道窗翻出去,却怎么也打不开,堆满灰尘,只能推开一条缝,脑袋都难以探出。

陈识绝望的心想:还是对自己太过于自信了,才二十几岁就要命丧于此,此时过去的一切想至今,心里不由得懊恼和悔恨。

但中年人可不想认命!

他青绿色的背影猛地向楼下丧尸杀去,困兽犹斗还能爆发起背水一战的勇气,便是还有几分力气,也会绝境逢生。在最后时刻,凡属将要灭亡的势力,总是要进行最后挣扎的。

此情此景,本来还在失落中的陈识也向下冲去。

陈识没得选,冲上去是死, 在这等也是死。不如最后一搏。

没有英雄的赞歌,他们俩只是平凡人,圣主教堂的福音之歌只会替死了的人祈祷,他们只会升向属于平凡人天堂,那里有世上所有的母亲,他们躺在母亲怀里。

亢奋地挥舞最后的生命,在暴风雨中鞭挞对现实的不甘。

陈识边说脏话边将砍向一名丧尸,口水的黏液伴随着飞舞的浆血,杀红了眼也改变不了最后被围攻事实。失去了最后一分力气,瘫坐在墙角,不甘的等待命运的审判。

陈识将一切能阻挡丧尸的东西扔了出去,在用菜刀抛出去砍倒最后一名丧尸后,将口袋中王老头的勋章翻出来。

突然手心一热,眼前出现一道巨大背影,光粒和尘埃阻挡住了昏暗,赤红色的倒影矗立着,投进了希望的海里……

陈识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像做了一个无知无觉得梦,那既不是沉入深海的感觉,也不是漂浮在草原的感觉。那就像缚在蚕蛹里,眼前是白净的世界,不知道茧的外面是如何,却只想一心一意地冲出去。

刺眼的阳光,镇痛疲惫的双眼,顿感浑身无力。

“你醒了,身体感觉怎么样,指挥官?”

浑厚的声音传来,陈识努力地扭动酸痛的脖子,朝着声音看去方向看去。

那是一道这样宽阔的身躯:灰棕色常服大衣上佩戴带有绿色黄边的缎带面饰肩章,肩章上展示着交叉的星星图案,方正的脸上戴着厚重的防毒面具,背上背着一只巨大的战术背包。高大的身躯是那样的紧实而有质感,就像八十年代的人一样,有着一种紧张而带着质朴的凶狠感觉。

但这一切都毫无疑问地被他手上拿着那把粗实可靠的枪给吸引住了。

那把枪上面有樱桃红色的木制枪托,手柄下配置醒目的“大盘子”,巨大的散热孔布满了枪管前端。

连同着的是身上背的一圈弹药,巨大而富有威慑力。

陈识垂着的心顿时放下来了,意识到拥有枪的必然是救援的石河区衙门的官兵。

还没等陈识想要下床去好好感谢一番。

卧室门外,另一个同样装备,神情相似的人走进了。

急忙上前说道:“指挥官同志,动员兵002号前来报到”。

陈识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咋一觉醒来就有两个手持利器大兵向我说报告了?”

于是小心翼翼地,带着些恭敬的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向我报告?”

002号敬了个礼,向着陈识说到:“报告指挥官,我们俩是您召唤出来的动员兵。刚才与丧尸搏斗的时候您昏迷了。万幸您及时召唤了我们,我们俩合力击退了丧尸,现在我们在一间居民房内。

空气刹那间凝固了。

陈识愣了一下,甚至有些大脑短路,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

这短短几个小时带给陈识震撼太大了,现在的他,大脑好似一台处理了十几个4k视频渲染的芯片,卡的快要爆炸。

先前的001急忙走上前去,一脸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指挥官同志,看您的精神好像不太正常,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

陈识愣神了好久,才颤颤巍巍,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是红警的动员兵,刚才我击杀丧尸的都是真实的?这不是个虚幻的世界吗?我难道不是在做梦?”

说完不由自主地将手**兜里,只是在一瞬间,就在眼前看到了一个灰青色的透明屏幕。

陈识猛地将手抽出来,犹如惊弓之鸟般大吃一惊。

“这是咋回事?”

再次试探性地将手放进口袋里,先是摸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东西,随即出现了高科技般透明页面。

“嘶~” 陈识长吸一口气说道:“恐怖如斯”!

“这样的好运竟会砸到我头上!我竟然拥有像系统外挂一般的金手指存在!”陈识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狂喜,一脚跳起,差点没站稳,这简直比小学时考了一百分还激动。

陈识觉得他的灵魂奔向光明的未来,仿佛香点着了火,化成一道青烟,就要融入天上的爱。……恍惚听见空中仙乐铿锵,隐约望见未来一切美好的东西在向他袭来。

在多巴胺的强烈刺激下,在这种颇有鼓动而强烈的精神刺激下。之前一切席卷的苦痛仿佛都消失不见了。

陈识极度的兴奋,仿佛世界唾手可得,似乎他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有跳动的欢畅。

好得很呐!

陈识容光焕发,猛地站起身来,之前的痛苦和疾病席卷而光。他挽着001号动员兵的手,说道:001号动员兵同志,兹尔授予你保护伟大指挥官和英勇战斗的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

旋即走到002号跟前,有板有眼地说到:“002号动员兵同志,现正式授予你同001号同样的保护伟大指挥官和英勇战斗的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当安顿下来后,立即补发你二人的荣誉证明!”

两个动员兵,大眼瞪小眼,相互瞅了一眼。脸上一副震惊而又不敢相信的表情。

从他们厚重的防毒面具中还能窥见,他们俩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画面。

陈识不由得脸色一沉,双手叉腰,双脚分列,将脖子高高翘起,用鼻子俯视两名动员兵,一副小官僚的气息说到:“你们为什么不敬礼,不感谢,获得了如此殊荣,竟没有半分推辞,难道真要我撤了你们两个的职才有警醒吗?”

陈识双手在半空中不停地挥动,愤怒的咆哮声席卷了整个房间。

见两名动员兵还是不为所动,陈识随即转过身去,走到阳台。

身体半前倾,将胳膊笼罩在最后一片夕阳之下,背着两名动员兵说道:“你们看,此时下面文明已经是一副慌乱而又恐怖的景象,城市的高楼大厦虽然还没有倒塌,但是人们心中的坚实长城已经粉碎了,而拥有红警系统的我,就将在这——江海市,树立起一道新的丰碑,一条新的长城,一座新的伟岸。这将是我开创万事基业的龙兴之地,按以前的话说,你们二人可都是从龙之臣啊!”

随即身体微转过来说,带着些许期盼地说到:“你们,就像那些小说和电影中的一样,亲眼见证着这一重要时刻的崛起,这是莫大的荣誉啊!”

紧接着他眉头一紧,气势如指点江山的,昂扬地转过去说到:“你们看,我要在那个工业园区,建造一个大大的基地,基地绵延5万里,宽如河海,壮如山河,这里有无数的工业设施,如洪水一般创造着神奇的力量!”

“你们再看,朝东南方向看去,那里是一片农田,我将在那里收获我的新的粮食,粮食不仅是养育人的,还是人类驯化的奇迹,我将供养我百万大军…….”

趁着陈识继续在那边画大饼,两名动员兵趁着他不注意,猛地冲上前来,一人抓一边,一把抓住陈识的肩膀。

用力地擒拿住手臂,同时臂之合力回拉,紧接小臂上顶,拧腰,用两臂之合力右旋掌心向外屈腕缠绕。

陈识被抓得生疼,嘴里一直在哇哇直叫,自从16岁被老爸打过后就没这么憋屈,上动不停,双脚离开地面朝空气乱蹬。

“你们这是要造反!”

“你们想干什么?”

陈识有些害怕了。

陈识激逐渐地从一个激进的创造者变为一个只顾自己现在安危的保守派。

刚才的盲目自大和乐观使得陈识没有充分的了解红警系统的由来,没有认真而理性地思考过这种在之前世界从未有过的事物。

他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足够的了解这两名动员兵,是当他们是只会服从命令傻瓜,还是将他们带到现实中来,批判地认为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人,刚才自己的命令是否令他们接受不了,还是因为自己的某项措施得罪了他们。

一时间,数十种对两个动员兵猜测接引而出,陈识不由得有些害怕:“自己不会真的在他们手里栽了吧?”

紧接着,两个动员兵硬是把陈识揪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之内,随即将他放下。

此时的陈识再也没有之前的趾高气昂的神态了,不敢直视地向他们说道:“两位,刚才是怎么了吗,我有什么违反红警纪律的地方吗?”

001,002动员兵隔着厚重的防毒面具,带着浑厚的音调说到:指挥官,我们怀疑您是不是得了什么像丧尸病毒的疾病导致您患了什么失心疯,让您竟说出了如此不切实际话而又失去伊里奇道德的话,便把您搬了出来。

“我在这向您提出严重的自我批评,以达到更正这种不良行为的目的。”两名动员兵异口同声地说到。

陈识瞬间抬起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两名动员兵远没有这样的简单,他们不是游戏中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