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孟泽焱襄钰)完结版免费阅读_孟泽焱襄钰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孟泽焱襄钰,由大神作者“水千柔”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不愿喝孟婆汤入轮回,天道有眼给她机会再来一次,怎会放过
本想悄悄咪咪的呵护他,没想到自己成了被宠爱的那一个,心也不小心陷了进去
“娘子,吃桂花酥吗?”
“嗯…吃”又是被喂食的一天
“娘子,我也想吃一口”
“嗯?唔…”
她懵逼的睁着大眼睛:桌上还有一盘抢她嘴里的干嘛
【甜宠】【架空】

双洁架空宠文

小说: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水千柔

角色:孟泽焱襄钰

热门新书《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水千柔”所著的古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襄筱灵一回到房间就摔了不少茶具,冬梅在一旁侯着不敢说话。“贱人!!!她是怎么知道今天嬷嬷要来的,院里那些人是吃白饭的吗?”她一直都是父亲眼里的乖乖女,父亲母亲都极少对她厉声说话,今天居然让她反省!襄筱灵又气的砸了个杯子,差点她就可以让襄钰惹恼皇后娘娘了,一点风声都没走露出去,怎么会失败?难道她院里有人告密?襄筱灵目光微沉,看着一旁的冬梅道:“你去好好提醒玉轩的人,不想找罪受别认错了主人!最好不要有下次!”“收拾一下出去吧…”襄筱灵目光仿佛淬了毒一般盯着玉轩那边的方向,现在那个贱人居然同意了婚约,她得想办法毁了,她凭什么是太子妃?!凭什么好东西都被那个女人占遍了?“是,小姐…”冬梅收拾好低头出去了,刚好看到被扛回来的秋雁,一背是血,她一惊,连忙帮着小厮送她回房躺着。……在襄筱灵反省的这几天她明显感觉自己院子的视线变多了,呵,还真是几条衷心的好狗!索幸她无事就坐房间看书,正好养伤,“狗”留着也还有用,她又不急着打狗。“小姐,你怎么又坐在窗边看书?你身子才刚好,可不能见风!”夏竹进来边关窗户边嘱咐道。这时有丫头端着水果进来……

评论专区

秃鹫领主:文笔很好,可太过浓厚的旧时代气息很不适应。这就是所谓贵族的逻辑,贵族的行事法则吧。看文字的表面是很绚丽很奢华让人迷醉的赞美诗,其实内里却是愚昧扭曲的腐朽物。

重生之大文豪:主角真是什么逗抄呀,不仅是文学巨著还是网络小说。大哥,一个人的文字真的可以一点风格都不讲吗?让宗师级的写手去写凡人流、斗破我也是醉了。

无上业位:主角狗娃出场时还以为是小屁孩,结果几章后变地痞青年,还玩割袍断义,真个恶心。恶心主角,不看也罢。

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

《重生之太子是我心尖宠》精彩片段

第六 章 出府

襄筱灵一回到房间就摔了不少茶具,冬梅在一旁侯着不敢说话。

“贱人!!!她是怎么知道今天嬷嬷要来的,院里那些人是吃白饭的吗?”

她一直都是父亲眼里的乖乖女,父亲母亲都极少对她厉声说话,今天居然让她反省!襄筱灵又气的砸了个杯子,差点她就可以让襄钰惹恼皇后娘娘了,一点风声都没走露出去,怎么会失败?难道她院里有人告密?

襄筱灵目光微沉,看着一旁的冬梅道:“你去好好提醒玉轩的人,不想找罪受别认错了主人!最好不要有下次!”

“收拾一下出去吧…”襄筱灵目光仿佛淬了毒一般盯着玉轩那边的方向,现在那个贱人居然同意了婚约,她得想办法毁了,她凭什么是太子妃?!凭什么好东西都被那个女人占遍了?

“是,小姐…”

冬梅收拾好低头出去了,刚好看到被扛回来的秋雁,一背是血,她一惊,连忙帮着小厮送她回房躺着。

……

在襄筱灵反省的这几天她明显感觉自己院子的视线变多了,呵,还真是几条衷心的好狗!

索幸她无事就坐房间看书,正好养伤,“狗”留着也还有用,她又不急着打狗。

“小姐,你怎么又坐在窗边看书?你身子才刚好,可不能见风!”夏竹进来边关窗户边嘱咐道。

这时有丫头端着水果进来。

春桃把水果放在桌上道:“奴婢方才回来时,听到老爷夫人说过几日去霞光寺求平安,小姐可好些天没出门了呢,正好出门散散心。”

霞光寺?!

上一世她就是这一天遇见的三皇子孟庆华,然后开启了一段孽缘。

“小姐?”夏竹唤了一声,小姐自从落水有了这条疤,本来就话不多的小姐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经常让她们两个陪着她在房间看书,也不说话

“嗯?”襄钰抬头看她,语气慵懒,声音说不出的好听,眼中还带着些许湿雾,看着像小鹿一般人畜无害,左边的伤疤已经结痂了

夏竹低着头耳根微红,心想小姐真好看,都怪那二小姐,唆使小姐跳湖,虽然她把小姐救上来了,但是脸上还是受伤了,也不知道太子会不会嫌弃小姐。

“小姐吃橘子,很甜呢。”春桃剥好递过来

“嗯,等会陪我出去一趟,买些合适的布料做衣服。”她的衣服都太花哨了,一点都不适合她,这些衣服还都是之前襄筱灵为她挑选的。

美名其曰,说她这样穿着最是好看青春靓丽,她还信了她说的话,现在她看到以前衣服,就想起前世傻乎乎的自己,她要抛去之前的自己。

正在剥橘子的春桃开心的应下了,小姐终于肯出门了,从小姐落水后就一直未出过门

“那我去喊门房备车。”夏竹拉开了房门

翠霞上前道:“小姐是要出门吗?翠霞陪小姐去吧。”

“不了,这次就夏竹陪我去,你和春桃她们守着院子。”

春桃应下,小姐让她守院子她就守好院子就行了

翠霞有些不满,但是不敢表现出来,她觉得小姐这几日变得很奇怪,都不让除了春桃夏竹以外的人近身伺候了,这让她怎么完成二小姐的任务?

襄钰转头看她,她连忙收回目光。

襄钰带着丫头上了马车。

“去咏**铺。”

车夫应了一声,驾着车朝前走去。

咏**铺是京城最大的药铺,那里应该能配齐她所需要的药材,她要去采购些去疤的药材。

“小姐,你哪里不舒服吗?去药铺做什么?”夏竹担忧的问道。

襄钰淡淡的摇了摇头,靠在车壁上闭眼道:“无事,只是买些药材备着。”

见小姐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样子,夏竹也没有再问了,安静在一旁待着

此时外头的日头正好,大片的阳光洒进来。感受着马车的摇晃、听到耳边小贩的吆喝声还有孩童的嬉笑打闹声,她沐浴着暖阳,只觉得心旷神怡。

很快,马车停下。

夏竹先下了马车,转身仔细的将她扶下车

进了药铺,药铺伙计连忙过来招呼:“小姐是看诊还是抓药?咱们坐诊的大夫出诊了,看诊的话需要坐着等上一会儿。”说着指了旁边有椅子可以休息

襄钰拿出一张纸递给伙计道:“抓药,按照这上面的分量就可以。”她在家就把所需要的东西已经列好了

“好勒。”伙计接下单子看了一眼,转身取药去了

主仆二人取了药上了马车去成衣铺子挑了几件衣服便准备上马车

“糖葫芦咯!”

“三位客官,上房请叻!”

……

看着人声鼎沸的街道她突然想走走,脚步顿了顿

夏竹留意到她的动作,扭头对车夫道:“阿成,你先回去吧,我与小姐逛逛再回去。”

“是。”

等夏竹把东西放在马车上,准备了好些碎银把襄钰扶下马车,他便驾马车回去了。

“小姐,你看,那个捏泥人的小贩手艺真好,我们去看看吧。”

“那边的糖葫芦看起来也很好吃,小姐我们去那边。”

襄钰任由她带着自己东跑西跑,不多时,俩人一人拿着一支糖葫芦,吃得眉开眼笑

夏竹忽然想到什么,情绪一下低了几分道:“小姐,二小姐说的那些是真的吗?我好担心你嫁过去不幸福…”

襄钰嘴里的冰糖咬的咯吱响,闻言促狭打趣道:“若是不幸福,你跟春桃也只能跟着我过苦日子了,怎么办呢?”

夏竹歪头想了一下道:“那我就把好吃的都留给小姐吃,这样小姐就不会觉得苦了。”

“你跟春桃都这么能吃,还是我养你们吧。”

“哪有,我们现在是在长身体。”夏竹闻言羞了个脸红,哪有很能吃,春桃比她能吃,晚上被窝还在偷吃零嘴的,也就小姐惯着她。

“是是是…”

一个茶楼中。

一袭月白锦袍,不浓不淡的剑眉下,明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嘴角微微勾起,更显得他温和高贵,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精致的点心。

他眸光看着远去的娇俏身影,静默不语。

“主子,那是襄府的大小姐和她的丫鬟。”墨阳没忍住开口,主子都看人家看一路了,难不成他也想吃糖葫芦?

“哼,听说她还想抗旨,跳湖被救上来,脸被湖底石块划伤了。”墨鹰冷冷开口。

他身为主子的贴身侍卫,常年紧随太子,随着主子出生入死,那个女人竟然这样践踏主子!要不是察觉襄府二小姐在不远处过来了,他早就在湖里一刀解决了那个女的,事后被太子知道他就被提去领罚了。

孟泽焱抿了一口茶水,撇了墨鹰一眼

墨阳看到他眼神手一激灵,赶紧揪了一下墨鹰,眼神示意他可以闭嘴了,没看到主子不高兴了吗,还想去受罚是不,下回他不进去把他捞出来了,死沉!

主子向来不近女色,这次赐婚他们都没有想到主子会同意,虽然这姑娘性子是烈了点,但是墨鹰这傻子他居然想把人家刀了,他想都不敢想万一真刀了会发生啥事。

墨鹰看着眉毛飞舞眼睛抽抽的墨阳,有点懵逼,傻了?

墨羽给孟泽焱添了点热茶“主子, 我已经跟御医说过了,会用最好的药给襄小姐,毕竟是以后的太子妃,他们会看着办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