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已破产囊中羞涩)温云谢觅安全章节阅读_(温云谢觅安)全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本人已破产囊中羞涩》是由作者“生辞”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温云谢觅安,其中内容简介:温云捡回来个破产大佬,打算当成未来老公培养,怎料男人实际是假装破产!温云大着胆子

小说:本人已破产囊中羞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生辞

角色:温云谢觅安

小说《本人已破产囊中羞涩》是由“生辞”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朋友圈里万年躺尸的死对头谢觅安,居然发了有史以来第一条动态,温云按捺不住好奇心,手指一滑,点开了。随即就看到了震慑眼球的三个字——「求包养」温云被这个发展惊得手机都没拿稳,“啪”地一声砸在了鼻梁上,倒不觉得疼,就是震惊,无以复加的震惊!她立马拨通好友棠溪的电话,“谢觅安破产是真的啊?”“那可不,法.院宣告的消息。”棠溪的律所之前和谢觅安的公司有着长期合作,连她都这么说,那这消息肯定是真的了。这一瞬,温云说不出心底究竟是什么滋味。谁能想到呢,天子骄子谢觅安,一个从公司成立到上市只用了两年时间的商业奇才,竟然真的就这么破产了……

评论专区

华山仙门:爽文吧,之所以推荐本书,只是因为这本书的单纯.修仙什么的一壶酒,一柄剑就足够了!

诸天改革者:恶心至极!!

大明1630:原来作者是@wsad这个著名螨遗怪不得了

本人已破产囊中羞涩

《本人已破产囊中羞涩》精彩片段

第1章 跪下,叫爸爸

朋友圈里万年躺尸的死对头谢觅安,居然发了有史以来第一条动态,温云按捺不住好奇心,手指一滑,点开了。
随即就看到了震慑眼球的三个字——「求包养」 温云被这个发展惊得手机都没拿稳,“啪”地一声砸在了鼻梁上,倒不觉得疼,就是震惊,无以复加的震惊!
她立马拨通好友棠溪的电话,“谢觅安破产是真的啊?”
“那可不,法.院宣告的消息。”
棠溪的律所之前和谢觅安的公司有着长期合作,连她都这么说,那这消息肯定是真的了。
这一瞬,温云说不出心底究竟是什么滋味。
谁能想到呢,天子骄子谢觅安,一个从公司成立到上市只用了两年时间的商业奇才,竟然真的就这么破产了。
这样骄傲的一个人,得被人逼到什么份上,才会在朋友圈里发这样一条自降身价的消息?
温云怀疑自己眼花了,又点进他的朋友圈刷了一遍。
这次不光刷到了「求包养」,还刷出了新动态——「跳楼价,速来」,下面附带着一个精准的酒吧定位。
温云沉默半晌,不对啊,破产的可是她的死对头,她难道不该高兴吗?
就谢觅安那长相,公然求包养,那上赶着前去撒钱的人,不得踏破门槛?
这么热闹的场面,她怎么能缺席呢!
温云点开一个名为「浪花一朵朵」的微信群,连发了十个大红包:「姐妹们,纯色酒吧走着,为了庆祝姓燕的顺利破产,今晚音姐包圆儿了!
」 群里一下就炸了,冒泡的比比皆是,说什么的都有。
温云一概不管,直接约了棠溪在纯色见面。
纯色是本市最知名的销金窟,古色古香的装修,一点也闻不到现代人浮躁的气息。
这里的桌椅都是用金丝楠木制成的,说是寸土寸金,一点也不为过。
棠溪赶到纯色时,温云已经喝嗨了。
她穿着一条复古红色吊带连衣裙,坐在桌子上玩酒瓶子。
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除了那抹红唇以外,看不出任何妆容遮盖过的痕迹。
那张素净的小脸,比海报里精修过的女明星还要漂亮。
棠溪随手捡了一件外套,扔在她腿上,“开这么高的衩还坐这么高,不怕走光啊?”
就这双匀称白皙的大长腿,别说是男人了,棠溪作为一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
温云这小妖精啊,就是勾人而不自知。
她扯了外套盖在腿上,直接换成了侧躺的姿势,“小棠溪,你来啦?”
棠溪白了她一眼,“几个菜啊,醉成这样。”
“我这不是高兴嘛!”
温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吧台主持人的话筒抢来了,拿起话筒就冲着全场大喊了,“今天!
为了庆祝我的死对头顺利破产,我决定!
今晚!
在座各位的消费,全部由我本人……买单!
!”
场内只安静了一瞬,紧接着就爆发了热烈无比的欢呼声。
这里三分之一的人都是得到风声前来看热闹的,毕竟高岭之花谢觅安跌落神坛,这种热闹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凑到的。
想当初,就连本市首富温家大少爷都唯他马首是瞻,这种神级人物,竟然说破产就破产了,多邪乎啊!
棠溪哭笑不得的揪起温云的脸,“从高中算起,你和燕大佬也做了十来年的死对头了吧?
你就不能趁早收手吗?”
温云慵懒一笑:“那不行,怎么也得等到他给我跪下叫爸爸吧!”
“……回家洗洗睡吧姐姐,梦里啥都有。
就燕大佬那朵孤清冷傲的高岭之花,就算跌落神坛,那也是一株袅袅独立众所非的空谷幽兰。”
“屁的个空谷幽兰!
他都在朋友圈公开求包养了,我看撑死了也就是朵大白莲!”
“什么?
!”
棠溪震惊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她迅速摸出手机翻看谢觅安的朋友圈。
上面一如既往地显示着三天可见,棠溪把手机屏幕朝着温云面前一怼,“老子信了你的邪。”
温云摇摇晃晃看了半天,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她不相信自己再三确认过的朋友圈是幻觉,于是摸出自己的手机,划了划,“喏,你自己看!”
棠溪接过来一看,燕大佬的朋友圈里还真躺着两条动态,关键是,最新的那条动态上,还有一个纯色酒吧的定位。
棠溪瞳孔瞬间放大,“我去!
燕大佬也在……” 这时,有人从二楼下来,鬼叫了一声:“卧.槽,老子肯定喝多了,居然看到燕大佬了!”
温云猛地抬起头,踹了那人一脚,“让你少喝点你不信,都喝出幻觉了吧!”
温云刚来的时候就在酒吧绕了一圈,没找到谢觅安,还以为他在朋友圈留的定位是假的。
这会儿喝多了,一时把自己前来的目的都给忘了。
“那幻觉也太他妈真实了吧!
就冲大佬这长相,你觉得我有可能认错吗?”
说话的这位名叫齐真桢,一位喜男不喜女的28岁男青年。
他对谢觅安的崇拜由来已久,几乎可以追溯到十三、四岁。
他兴奋地说:“对了,还有个女的,手里拿的是LykanHypersport的车钥匙,就跟在大佬身边,好像在说什么包一个月多少钱。”
喝飘了的温云,总算记起来自己来纯色的目的了。
她“蹭”地一下站起来,“他在哪儿?”
“二楼”,齐真桢扯着温云的袖子,“音姐,你说……大佬他不会真要下海做鸭吧?”
温云一记冷眼扫过去,“咋?
看不起做鸭的?”
“那哪儿能啊!”
齐真桢摩拳擦掌,“我就是好奇啥条件才能把他给包了,你想想,就那长相、那身材……啧啧,那技术肯定也不会差。
要是给他当金主,让他干嘛就干嘛,那多刺.激!”
温云怀疑自己喝了假酒,竟觉得这个提议有点诱人。
她啪的一声放下酒杯,“我不比你有钱点啊?
要包也是我先包嘛!”
棠溪惊叹这几个狐朋狗友的脑洞,忍不住怼了句,“那去去去,你们拿着号码牌,排队去……”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刚刚还懒散坐着的温云,突然爬起来,站直了身子,做出一副要敬礼的样子。
紧接着,温云拿着话筒朝楼梯口吼了一句,“喂!
谢觅安,听说你要下海做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