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邪管清寒《傲世邪君》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傲世邪君完结版阅读

《傲世邪君》是作者“风凌天下”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君莫邪管清寒,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  世间毁誉,世人冷眼,与我何干?我自淡然一笑;
  以吾本性,快意恩仇,以吾本心,遨游世间,我命由我不由天!
  一代牛人穿越异界,看其如何踏上异世巅峰,成为一代邪君!
  …

小说:傲世邪君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风凌天下

角色:君莫邪管清寒

经典小说推荐小说《傲世邪君》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风凌天下”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独孤小姐乃是女儿身,自然不能跟我们凑在一起胡闹,依我看来,独孤小姐不如飘红如何?”君邪提议道。“什么是飘红?”独孤小艺眼睛一亮。“所谓飘红,就是局外赌。就是说你不参与赌局,但却还是可以押注!比如说你押五两银子我胜,我若是输了,你这五两银子也就拿不回来了,但若是我赢了,你就可以连本带利合共拿回十两。”君邪细细解释……

评论专区

星际游轮:《星际软妹进化论》这本文我忘记我说没说过了。女主特别娇弱,特别特别娇弱,我看过最娇弱的女主。当然,也特别美。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会爱上她。挺有名的一本万人迷文。男多女少设定。

我真的是气功大师:最近搞什么鬼,用张三丰电影副本水剧情去,你才写了几章啊就这么水?弃了

北地巫师:主角真的是和简介里一样,随波逐流,完全看不到主角的主观能动性。你要害我,好的;你要偷师,好的;你要偷我的宝贝,好的。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一言以概之:five。

傲世邪君

《傲世邪君》精彩片段

第十一章 大杀四方

  “独孤小姐乃是女儿身,自然不能跟我们凑在一起胡闹,依我看来,独孤小姐不如飘红如何?”君邪提议道。

  “什么是飘红?”独孤小艺眼睛一亮。

  “所谓飘红,就是局外赌。就是说你不参与赌局,但却还是可以押注!比如说你押五两银子我胜,我若是输了,你这五两银子也就拿不回来了,但若是我赢了,你就可以连本带利合共拿回十两。”君邪细细解释。

  “好!”独孤小艺顿时兴致勃勃,“那么第一把我压你五……五两!”

  君邪大笑:“美人押注,大涨运气!我必胜无疑啊。”

  李峰等人冷笑着看着他,人人心道:笑吧,笑吧,马上你就该哭了!

  众人都掷过了骰子,只剩下君邪一人,现在是孟海洲点数最大,乃是一个六点,两个五点,十六点,以三枚骰子而论,这已经是相当大的点数!

  若是不出十八点的祖宗豹子,就只有十七点能赢他。

  李峰等人脸上都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

  只要是孟海洲做了庄,就有把握一口气做下去,让君邪这傻小子输的连裤子也脱在这里!

  先让他输红了眼,就能顺利的继续事先定的计划了。

  君邪将三粒玉石骰子拿在手里一掂,脸上似笑非笑,心中却不由得大骂,光在茶水里搞点名堂也就罢了,居然骰子也做了手脚!里面分明是灌了别的东西,轻重分外不好把握。

  是常人,就算发觉其中有诈,也无可奈何,至于自己呢……

  君邪吹了一口气,手腕一旋一提,三粒骰子哗啦啦掉落骰盅,碰撞着发出悦耳的声响

  同时,君邪右手贴在桌案上,一缕细如尖针一般的气流,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指间发出,绵延到了骰盅之中……

  众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张大了眼睛看去。

  三粒骰子滚了几滚,停了下来。

  “这……这怎么可能?”李振瞪着眼睛惊叫出口,一脸懊丧。

  孟海洲一方众人纷纷发出失望的叹息,唯有唐源高声喝彩,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两粒六点,一粒五点,十七点!正好比对方点数最大的孟海洲大了一个点。

  孟海洲一方希望落空,人人目瞪口呆,君莫邪这家伙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啊!

  君邪喜出望外的叫道:“哇哈哈,独孤小姐果然好运气,把我带旺了,真是天随人愿,今天合该老子大杀四方!”

  说着合上骰盅,在手中不中摇晃,催促道:“下注,下注,快下注!”一副急不可待的模样儿。

  “啪!”君邪将骰盅砸落在石桌上,一脸的紧张,但内力却已经潜到了骰盅底部,蓄势待发!

  孟海洲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胸有成竹的道:“大!”

  内力一催,骰子瞬间无声无息的翻了个个,君邪慢悠悠的吆喝:“买定离手——开……啦。”

  骰盅揭开,三粒骰子一个二点,两个一点,合共只得四点,小!

  孟海洲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君邪可是老实不客气的将众人面前的银票都收了过来。

  李峰干巴巴的笑了笑道:“三少运气真好,旗开得胜。”

  暗中却向孟海洲打了个疑问的眼色,孟海洲脸色沉重,摇了摇头,显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君邪已经吃了迷幻剂,骰子又是自己惯用的使了‘水玉’的骰子,难道只是偶然?

  可是接下来的几局,君邪仍是稀里糊涂的大杀四方,连连得胜,至于李家兄弟和孟家兄弟人人面如土色。

  “你你你……你耍诈!你出老千!”李振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他押的最狠,身上的七十多万银票已经只剩下了可怜的几张。

  “没钱就下去!输不起就别玩!”

  君邪连看也不看他,鼻孔朝天,鄙夷的道:“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使诈了?独孤小姐可是位大行家,就坐在我旁边,我有做什么手脚吗?”

  李振狠狠看着他,几乎要将他一口吞下肚去,但君邪扯上了独孤小艺,再加上他们心里本就有鬼,即刻使他哑巴了!

  独孤小艺已经赢了两万两,正是高兴的时候,闻言不由小嘴一撇:“真没劲,输了就说人家耍诈,你们李家可真做得出来!我就在君小子旁边,他就是很平常的投骰子,这玩意怎么做手脚,什么叫出千!”

  众人脸色有些难看,果然多了独孤小艺这个不确定因素,事情比预想的难办多了呀!

  由于李振的抗议,众人连续换了三次赌法,君邪狂妄之极的叫嚣着,将六大纨绔气得七窍生烟,但手底下却是硬是将几大纨绔赢得荷包空空如也!

  伸了伸懒腰,君邪站了起来,轻狂的笑了笑:“还有银子没?若是没有了,我可要回去睡觉了!”

  君邪知道,自己到现在已经破了对方一个局!

  而现在,就应该是对方图穷匕见的时候!

  “你不能走!”李振等人果然急了。

  包括孟海洲在内,人人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浑然不知道,自己等人为何居然会输了,而且还是输得稀里糊涂的!

  难道君莫邪的运气太好了?可是每一把的点数只比自己等人大一点点,巧合也没有这种巧合法啊!

  “我还要跟你赌!我还有赌本!”孟海洲啪的一声,将自己腰上挂着的佩玉解了下来,扔在桌上!

  “哈哈啊,你们真当我是收破烂的?”君邪不屑的笑了笑:“拿点破烂货色就要和我赌?那我还不如回家去睡大头觉呢!”

  “慢着!”孟海洲大叫一声,眼睛森然的看着李振等人:“能拿出手来的都拿出来!”

  李振等人同样知道,若是就这么回去,下场恐怕会极惨,纷纷解下身上值钱的玩意,什么宝石珍珠、玉石饰物的也都尽数拿了出来。

  “这是唐源公子的佩剑和玉佩,我也一并压上!原本是一百五十万两,我现在只压一百万两!”孟海洲紧紧盯着君邪:“君莫邪,想必你非常希望给他赢回去吧?”

  “他是他,我是我!他的东西,跟我们之间的赌局有什么关系?”君邪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说着,君邪忍不住看向那几块玉佩和佩剑,心中却是嘿嘿一乐:这些玩意都不是凡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