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掌心医妃(阎子烨阎北铮)全文在线阅读_《摄政王的掌心医妃》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摄政王的掌心医妃,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司锦”,主要人物有阎子烨阎北铮,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未婚夫悔婚,与白眼狼表妹合起伙来欺负她耿直大哥说:“姝儿莫哭,大哥将他们丢出去!”腹黑二哥说:“二哥马上将他们的龌龊传遍四国天下,让朝臣与百姓的唾沫淹死他们……”精明三哥说:“让他们把这些年吞下去的,加倍吐出来!”财大气粗的爹爹说:“乖女儿,爹爹给你招婚,青年才俊随你挑!”站在神坛上的摄政王走下来:“本王权势滔天,富甲天下,嫁我!”“在本王的势力范围内,杀人放火,挖坑埋人,随你欢喜!”“…

小说:摄政王的掌心医妃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司锦

角色:阎子烨阎北铮

强烈推荐热门穿越重生小说《摄政王的掌心医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司锦”。小说无错版梗概:“砰!”的一声。阎北铮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猛地掀开车帘,一掌就将周水碧拍下了马车!周水碧就像一枚被人嫌恶的烂绿叶,甩飞了出去!春寒料峭,她却穿着单薄的衣裙,本是想展露她姣好的身段,好博得阎北铮一眼青睐。被这么重重的一摔,裙子罩住了头,好一番痛苦又难堪的挣扎,才勉强找回整理自己的能力……却已经是发髻歪斜,珠钗散落,发丝凌乱,狼狈不已!周围传来一阵笑声,更让她的脸青白一片……就连车帘被掀开的时候,盛锦姝已经迅速的抓过阎北铮的外袍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又戴上帷帽。此时,她硬着头皮越过阎北铮,跳下了马车,急步到了周水面的面前,朝着她虚虚的伸手:“水碧,你……你还好吧。”她当然不是真的关心周水碧,而是要利用周水碧来演一场戏,用来平息阎北铮那里的怒火!周水碧下意识的将手伸向盛锦姝,用力起身的同时,却低下头,作痛苦又为难的模样:“锦姝妹妹,真是对不起,我没能帮你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就在她的手挨到了盛锦姝的手的时候,盛锦姝忽然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后退了一大步,连连摆手:“不不不,水碧,你不要这么说……”“扑通”一声,周水碧再一次摔了下去!趴在盛锦姝的脚边,疼的嘴角直咧咧……

评论专区

最终穿越:能把这本书看作硬科幻?我只能说不是收了钱就是王八蛋

鸿隙:几十章了还没修仙,就算主角是穿越的,十来岁的孩子和锦衣卫谈笑风生……

LCK之职业女选手:分段凌乱,主角成长节奏太慢所以爽点不足,比赛写的没感觉(云玩家

摄政王的掌心医妃

《摄政王的掌心医妃》精彩片段

第3章 碧莲她又绿又婊

“砰!”的一声。
阎北铮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猛地掀开车帘,一掌就将周水碧拍下了马车!
周水碧就像一枚被人嫌恶的烂绿叶,甩飞了出去!
春寒料峭,她却穿着单薄的衣裙,本是想展露她姣好的身段,好博得阎北铮一眼青睐。
被这么重重的一摔,裙子罩住了头,好一番痛苦又难堪的挣扎,才勉强找回整理自己的能力……
却已经是发髻歪斜,珠钗散落,发丝凌乱,狼狈不已!
周围传来一阵笑声,更让她的脸青白一片……
就连车帘被掀开的时候,盛锦姝已经迅速的抓过阎北铮的外袍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又戴上帷帽。
此时,她硬着头皮越过阎北铮,跳下了马车,急步到了周水面的面前,朝着她虚虚的伸手:“水碧,你……你还好吧。”
她当然不是真的关心周水碧,而是要利用周水碧来演一场戏,用来平息阎北铮那里的怒火!
周水碧下意识的将手伸向盛锦姝,用力起身的同时,却低下头,作痛苦又为难的模样:“锦姝妹妹,真是对不起,我没能帮你和二皇子殿下在一起……”
就在她的手挨到了盛锦姝的手的时候,盛锦姝忽然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后退了一大步,连连摆手:“不不不,水碧,你不要这么说……”
“扑通”一声,周水碧再一次摔了下去!趴在盛锦姝的脚边,疼的嘴角直咧咧。
她这才发现盛锦姝竟然是裹着阎北铮的外袍下的马车。
玄黑如阎的衣袍,金丝绣着云纹和金龙,只有摄政王这样身份无比贵重的人才有资格穿。
而且阎北铮有洁癖,不喜与人接触!
可他却偏偏与盛锦姝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事后,还让盛锦姝穿他的衣袍?
一时之间,周水碧眼里的妒恨几乎要将她的理智淹没。
该死的盛锦姝,不过就是个又蠢又粗鄙的商户女,凭什么得了摄政王的偏爱?
她怎么不裸着身子下马车?
她一向冲动,又被她骗的死死的,从前就穿着寝衣追过阎子烨……
这回为什么没有当众出丑?
想到这里,周水碧抓住那柔软的外袍就扯,边扯边说:“锦姝妹妹,如果我再安排的周密一些,这会儿,你已经见到二皇子殿下了,我……”
盛锦姝在心底讽笑了一声。
她当然知道周水碧想要做什么,前世她蠢,以为周水碧对她的好是真心的,见周水碧被阎北铮拍伤,穿着一身破碎的衣裙就出了马车,被围观的众人看了去,就此沦为婚前与人苟、合,声名狼藉的荡、妇!
而这周围几十号的观众,却都是周水碧花了钱请过来的……
这一世,她刻意裹的严严实实的才出来,周水碧竟还想将这外袍扯下来?
可惜啊,周水碧不知道这外袍被她打了死结!
“水碧,你别说了,都是我连累了你。”
盛锦姝捏紧了藏在衣袍里的手,将心头对周水碧的恨强压了下来,才换了语气,满是自责的说:“自从知道二皇子欺骗我,与我那表妹一起合谋算计我利用我。”
“我就恨极了他,甚至一时冲动想去杀了他!”
“可他到底是皇家贵子,杀他是死罪,你却还肯帮我,我真的很感谢你……”
周水碧猛地抬起了头:“你说什么?”
这贱丫头在说什么?她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呵~”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阎北铮下了马车,只往那里一站,就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了!
“本王的锦儿,敢杀皇子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