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丁晓宁简澜)全章节在线阅读_(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热门小说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是以丁晓宁简澜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珞珞”,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为复仇,她割舍掉长达五年的感情,转身嫁给植物人丈夫……新婚当天,植物人丈夫奇迹般

小说: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珞珞

角色:丁晓宁简澜

现代言情小说《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珞珞”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丁晓宁冷漠的看着床上的男人。穿戴好衣服后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分手吧。”分手?床上的简澜如墨般的眸色暗沉。他压制着心中的怒火,挤出两个字:“原因?”“腻了!”丁晓宁懒懒散散的吐出两个字。简澜一阵冷笑:“腻了那跟我在一起疯狂?”想起刚才脸红心跳的一幕,丁晓宁脸色不太自然……

评论专区

人设不能崩[无限]:看了前两个,写的一般。。。就是文笔一般。一个是口语词汇太多了,还有就是场景描写太干,带不进去那个场景。

穿越之细水长流:见到活的封建余孽了!!!还做着三从四德、奴仆成群的美梦呢!主辱臣死,你怎么不死!满篇的吃人文字!都21世纪了,哪里来的千年乌龟王8蛋!真想给你搞个活体展览!

我意逍遥:喜欢这种不会到处结仇而是到处交朋友的文,男主很有个人魅力,很努力,悟性也高,就是一下子几百年有点伤感,故人很多都不在了

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

《分手后嫁的植物人老公竟是他》精彩片段

第1章

丁晓宁冷漠的看着床上的男人。
穿戴好衣服后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分手吧。”
分手?
床上的简澜如墨般的眸色暗沉。
他压制着心中的怒火,挤出两个字:“原因?”
“腻了!”
丁晓宁懒懒散散的吐出两个字。
简澜一阵冷笑:“腻了那跟我在一起疯狂?”
想起刚才脸红心跳的一幕,丁晓宁脸色不太自然。
不过也就是瞬间的事情,她淡淡说道:“就当是分手前的疯狂了吧,现在不都流行吗?”
简澜气笑了:“都要分手,那还答应我的求婚?”
丁晓宁清艳的桃花眼微滞了一下。
良久,不甚在意的开口—— “我也就是玩玩,试试你会不会当真罢了。”
话说的很绝,句句诛心!
“一个会所的头牌而已,而我却是帝都正经的名媛,世人怎会相信我答应你的求婚?”
简澜的脸上,阴蛰错落,那双似星河般幽邃的凤眸潋滟着火星子。
看上去就要爆发。
丁晓宁深知自己的话,不但伤人,更是伤心!
如果他要动手,自己也毫无怨言。
好聚好散,就当是做个了断。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似乎做好了准备。
下一秒,男人的怒吼声响彻房间。
“滚!”
“这里有一百万,算是这一年来给你的补偿。”
丁晓宁甩下一张银行卡,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走到门口时,她突然转身:“过几天我就要嫁人了,你最好不要出现,不然……你该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大家族要对付一个普通人是很简单的。”
简澜看着床头的那张卡,一百万就想打发他? 突然被气的笑了起来:“这该死的女人。”
…… 三天后,丁晓宁出嫁。
对方是帝都大家乔家!
丁家人满心欢喜的布置着,所有人都知道,这次攀上了乔家,她们在帝都的日子,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困难。
整个丁家处处贴着大红囍字。
丁老夫人满脸笑意的拉着她的手:“宁宁,这次你答应嫁去乔家,为家里做了重大牺牲,奶奶过几天我就把西城区那栋单身公寓转到你名下,就当做是你的嫁妆。”
嫁妆?
丁晓宁心中一阵冷笑,她要的可不是这些。
半垂着眼睫,视线落在丁老夫人握着她手的手臂上,淡淡的应了一声:“好。”
丁老夫人很欣慰:“虽说你嫁的是个植物人,但乔家家世显赫,你爸妈在天之灵也能够安息了” 丁晓宁红唇勾起一抹讥讽。
倘若不是丁老夫人,她母亲或许根本就不会死。
当年那场车祸,父亲当场去世,母亲却是有一线生机的。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母亲是因为伤势太重不治而亡的。
直到前几日,她才得知真相,丁老夫人压根就没有救!
她愿意嫁给乔家那个容貌尽毁的植物人,就是要报复丁家。
如今的丁家,是风雨飘摇,急需要乔家的人脉和资源渡过难关,她嫁过去,既可以帮助丁家渡关,也可以增加自己在丁家的话语权,日后替父母报仇会更顺利些。
她势必要让丁家覆灭,哪怕倾尽一切。
“我父母在天上一定会安息的。”
丁晓宁抬眸对上老夫人笑成褶子的脸,心中一阵作呕!
她把安息两个字说的很重,让丁老夫人心脏猛地一跳,刚要说什么,外面有人进来了。
“老夫人,乔家接亲的车来了。”
一听乔家来人了,丁老夫人急忙领着丁晓宁向外走去。
可到了门口,老夫人原本笑呵呵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乔家只来了一个司机和乔夫人的贴身女佣张婶。
新郎乔一墨是植物人,没有过来说得通,可乔家只派一个佣人来接亲,明白着是打脸来了。
偏偏丁家又想借这次婚姻,在帝都站稳脚,特意请了一些亲近的亲戚过来。
这脸打的有点狠…… 大厅里的宾客见状也小声嘀咕了起来。
这乔家…… 也太看不起人了。
丁老夫人脸色差到极点。
不过,还是没有发作,毕竟对方是顶级豪门,丁家有求于人。
丁老夫人急忙迎上去想套个近乎,谁知,张婶只是过来只是对她打了个招呼,便走向穿礼服的丁晓宁。
“丁小姐,我们抓紧上车吧,莫要耽误了吉时。”
丁晓宁她要的只是结婚这个结果,至于过程,倒并不在意。
只是丁家人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尤其是丁老夫人被薄了面子,心里很是不舒服。
她抬头客气的道:“好。”
丁晓宁在一众宾客的目光中上了乔家的车。
留下丁老夫人站在原地,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
…… 乔家别墅。
丁晓宁乔一墨住的院落里下了车。
张婶还算客气的说道:“四少奶奶,老爷安排,今天暂时不用去主院了,不过明早你要早点起来,去主院敬茶。”
丁晓宁颔首。
张婶很满意丁晓宁的识趣乖巧,关上卧室的门便离开了。
抬眼四处打量了一下。
最后目光停在躺在床上的乔一墨身上。
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脸。
那张脸,满脸都是被烧伤的疤痕,就像是爬满脸的蜈蚣。
饶是一向镇定的丁晓宁也被吓的后退了几步。
许久之后,她才镇定下来。
幸好眼前的是个植物人,俩人不必有任何亲密的接触。
定神之后,丁晓宁把门关上,去了旁边客房。
从浴室梳洗完出来,屋里的灯光唰的暗了下来。
停电了吗?
丁晓宁朝窗外望去,发现镂空的窗户外有昏暗的光线。
不是停电。
这屋子除了她和那个植物人外并没有别人。
是谁关了灯?
丁晓宁僵直的站在原地。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嗒嗒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是谁?”
丁晓宁全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手心冒出冷汗。
问话的时候,她不动声响的脱掉高跟鞋,把其中一只高跟鞋拿在手中。
回应她的,依旧只有脚步声。
丁晓宁心里发怵。
忽然,就感受到后背多了一只手,手腹微凉的游走在她腰间。
就在她要拿高跟鞋砸人的时候,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似雪松般清冽。
简澜!
这是简澜身上独有的气息。
她紧绷的神经倏忽松懈下来。
隔了几秒,她又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在她耳垂似惩罚的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