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九绝》陈凌程翎最新热门小说_仙道九绝热门小说

《仙道九绝》内容精彩,“剑啸龙翔”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陈凌程翎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仙道九绝》内容概括:创业青年魂穿到修道世界,来自现代科技的脑瓜子,与修道系统彻底卯上了

小说:仙道九绝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剑啸龙翔

角色:陈凌程翎

奇幻玄幻小说《仙道九绝》的作者是“剑啸龙翔”。其中精彩内容是:玄灵子哭笑不得,这小弟子如此跳脱的性子,实在不适合修道。好在自己也不是专攻道术,希望在阵道上他能静下心来吧。他就对程翎说道:“翎儿,修道讲究凝心静气,入静、止念、听息、观光,你若无法做到收敛心性,修道之路必定无法走远,成就也会有限!”程翎嘻嘻一笑,他也知道自己生性活泼,想要安静却是难了。不过本身对修道兴趣不大,也就不在乎日后的事情。玄灵子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没听进去,也只能暗叹一声,说道:“即如此,那为师就先传你阵道吧!但是修道才是根本,我辈修士只有在修道上有所成就,才能增加寿命,获得长生!”程翎丝毫不为所动,对他来说,长生也没什么了不起……

评论专区

正士不夺缘法轻财造地育侣建成道:学轻小说也不至于啥都学吧,这种又臭又长不知所谓的破取名方法你学个什么劲呢,好的没见整,烂的搁这加大力度是吧

Re:从零开始的黄毛君:恶心无比的书,不管是作者还是这书的读者,我感觉都是傻逼。尤其是还为184章洗的读者,更是傻逼中的傻逼。

雄霸天下:不要看擂台

仙道九绝

《仙道九绝》精彩片段

第六章 过目不忘

玄灵子哭笑不得,这小弟子如此跳脱的性子,实在不适合修道。好在自己也不是专攻道术,希望在阵道上他能静下心来吧。

他就对程翎说道:“翎儿,修道讲究凝心静气,入静、止念、听息、观光,你若无法做到收敛心性,修道之路必定无法走远,成就也会有限!”

程翎嘻嘻一笑,他也知道自己生性活泼,想要安静却是难了。不过本身对修道兴趣不大,也就不在乎日后的事情。

玄灵子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没听进去,也只能暗叹一声,说道:“即如此,那为师就先传你阵道吧!但是修道才是根本,我辈修士只有在修道上有所成就,才能增加寿命,获得长生!”

程翎丝毫不为所动,对他来说,长生也没什么了不起。人之出生也就是到尘世受苦。道家的思想他也知道,多是淡漠名利,无为而治,既然如此,那妄求长生不也着了相了。

不过他也没有对玄灵子说出这些想法,两人的观念不同,他并不想强行去改变,也就淡然应了声:“是,师傅!”

玄灵子便问道:“昨日为师让你参悟阵道书籍,你选择了什么?”

“基础阵法。”

“好,可有什么心得?”

程翎一愣,便思考起来。可是他一想,就发现看过的那些内容都刻在脑子里,虽然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却是十分清晰。他暗自诧异,我的记忆力何时变得如此强大了?难道是被雷劈过还有加成?

他便说道:“书上所说,以星象、五行、八卦、九宫等排列组合,寻找相应的位置和节点布置成象,借用天地之力来御敌,通常分为幻阵、困阵、杀阵三类。”

玄灵子点头,这个解释概括得很精辟,显然他将阵道的基本理论看得非常透彻,便问道:“你有何疑问?”

程翎挠头,不好意思道:“师傅,我不懂星象、八卦、九宫……!”

“……”玄灵子差点背过气去,他不禁怀疑是否因为寿元将近,连看人的眼光都失去了。沉吟许久之后,才问道:“那你如何能拆解那些布阵手段?”

“我没拆解啊?”程翎纳闷道,可见了玄灵子的脸色,脑中灵光一闪,就明白了过来。又说道:“师傅,你说的是那些小木棍的排列方式?”

“不错,你当日对排列的变化,其实就是阵道当中节点的变换方位,为师见你熟悉的很啊!”

“这个……!那些变化很简单,很容易的,可是弟子对星象、八卦、九宫什么的并没有研究,只知道五行。”

“哦?”玄灵子眉毛一跳,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能很轻易看破那些变化,但是不懂星象、八卦、九宫?”

“是的!”

玄灵子长松口气,这就好,想必他年纪尚幼,这些东西也没人教导,理论的基础不行还可以培养。他便说道:“那为师现在就先教你八卦、九宫等方位,至于星象,到夜间再一同观察。”

说完,他便伸出食指,在地上随手画出一个八卦,就开始讲解起来。

程翎见他轻松就在石头上隔空画出了八卦图形,吓了一跳。暗道:乖乖,这可是石头啊,就这么一根手指隔空就划出这么多道印痕,师傅果然是真材实料啊!心中敬畏之下,也认真听了起来。

片刻后,玄灵子也就开心了。因为那些晦涩的八卦方位,他一讲程翎就能完全记住,根本就不需要第二遍,不到半个时辰先天六十四卦全部讲完。

再询问了他几个方位的问题,都是对答如流,分毫不差。玄灵子心中大定,又开始讲解九宫、星象,他本想在夜间让程翎有直观的感受,可如今见他学习得很快,也就先行讲了。

一老一小,就这么在山崖边认真教学起来。玄灵子将基础阵法当中的阴阳、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等都讲了个透彻。

堪堪将这些讲完,日潜月升,夜空中点点星辰显像出来。玄灵子又开始让程翎记忆星象的排列、方位等。

程翎也学得极快,反正他看一遍也就全记住了。只是不耐腹中又开始咕咕乱叫,到了后面,更是哈欠连连,饥困交迫!

他便对玄灵子说道:“师傅,弟子又饿又困,今日就先到这吧,能否再给我枚填肚子的丹药?”

玄灵子无奈,眼见得他又恢复了惫懒的模样,想想这一天也将《基础阵法》都理解透彻了,也只能扔下一枚丹药,放他回去了!

就这样,程翎就在阵堂山顶的道观安顿了下来。每日早晨,玄灵子都会将其叫醒,教导四个时辰的炼气修炼,剩下的时间就用来教导阵法。

可每次一过了四个时辰,程翎就开始耍赖,说自己非法雇佣童工,强烈要求缩短工作时间。而且早上决计不肯早起,非要磨蹭到巳时的最后一刻才肯起身,中间还要午睡。

玄灵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程翎倒是义正言辞的。说到十八岁之前都是自己长身体的阶段,一定要保持充足的睡眠和丰富的营养,对他每日以丹药打发饮食嗤之以鼻,强烈要求改善伙食!

玄灵子大怒,老子都只剩五年寿命了,哪有时间等到你小子长到十八岁。强硬之下,抽出一根柳枝就打得他满地乱滚。不过这小子也真硬气,愣是一声不吭。

第二天惫懒更甚,直接称被打成重伤,棍棒教育使他的心灵和肉体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如不改善,就炒他鱿鱼。

天可怜见,玄灵子活到八百少五岁,只听说过师傅逐弟子出门的,还没见过弟子炒师傅鱿鱼的,虽然不知道那鱿鱼是何物,但总之从这小子嘴里出来的,不会是好东西!

他也只能妥协,让他在床上懒了三天才肯再次修炼。这下好了,打也打不得,骂也不是程翎的对手,玄灵子犹如老鼠拉龟,实在是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了。

最终无奈之下,讨价还价一天,才协定每日工作时间为六个时辰,四个时辰修炼,两个时辰学习阵法。剩下的六个时辰由他自行支配,自己没有置喙的权利。

这么一来,程翎就爽了。大把的时间由自己支配,不到几天就将山顶的地势摸得熟透,他也在山上找到了许多的野菜,还有一些小动物,日常两餐倒是一次不落。至于早餐,他还在幽会周公!

而且花样翻新,春笋、地衣、苦菜、桔梗、野兔、老鼠、知了、地龙等等都被他搜罗起来,再加上清炒、乱炖、烧烤、油炸,手段不一而足。

也真亏得他创业的时候开过餐馆,为此还考过厨师证,再在道观内改造出一间厨房,每日里中、晚两餐都香气四溢,就连玄灵子看了都喉头滚动!

不过如此一来,他的修炼进度就太慢了。过了半年,炼气修为还没到第一层,好在阵道天赋极高,玄灵子传授的阵道心得都记忆在心,阵法品级也达到了一品。

半年的时间,他也时常下去与苏睿玩耍,对阵堂的一些弟子都熟络起来。那些弟子虽然看不起他的修为,可谁让是玄灵子所收的唯一弟子呢,平日里也只能虚与委蛇。

这日,他勉强修炼了三个时辰,就觉着实在气闷,又想起差不多已有十余日未与苏睿见面,干脆起身,也不参悟阵法了,径直下了山顶,找苏睿去了!

玄灵子现在对他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不再每日督促,只是隔几日才考核进度。想着他惫懒的性子,只能安慰自己说年纪尚幼,心性未定,再过两年或许会有所好转。

程翎下得山顶,刚走到下侧的平台区,就见苏睿和几名弟子正说笑这朝山下走去。他连忙急赶几步,追了上去,就问道:“苏睿,你们这么多人准备去哪啊?”

苏睿一见程翎,也是欢喜,便说道:“几位师兄打算去山下的坊市转转,我从没去过,也想跟去见识一番。”

程翎顿时来了精神,便说道:“那带我一起去吧,我也从未去过,正好去长点世面!”

为首的那几名弟子听了也无所谓,一群人就径直朝着山下的坊市行去。

无相山下的坊市,也只是无相剑宗与几大家族合力建立的交流之所。它并不是每日开放,一月也只开放三次,有点像庙会的意思,程翎之前也听阵堂的弟子谈论过。

只是整日待在山顶,毕竟无聊,有这么一个出去透气的机会,也好调剂一下,顺便看看坊市内有什么有趣的玩意或者食材。

作为玄灵子的弟子,程翎在阵堂的地位颇高,每月都可以领取十块下品灵石。这已经很高了,其他的阵堂弟子,每月也只有五块的量。

至于苏睿,刚混上正式弟子,修为和阵道都是起步阶段,再加上天资有限,每月也只能拿到一块下品灵石。

如今半年过去,程翎日常也没地方花销,正好去坊市看看,充一回大款。因此,他兴致颇高,连走路都比以往快捷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