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凌霜宋凌霜)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_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全本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白菜要革命”创作的《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宋凌霜是小说的女主人公,小说名字是《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白菜要革命”是小

小说: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白菜要革命

角色:宋凌霜宋凌霜

火爆小说推荐小说《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白菜要革命”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扫把星,刚进门就克死了我儿子!”“就算她没死透,也要拉她去浸猪笼!”“呜呜呜,我可怜的儿子啊。”一个妇人尖锐狠毒的声音在她耳边不停地聒噪着。宋凌霜艰难的睁开眼,动了动手指坐起身,脑袋跟针扎一样的疼。她出差遭遇空难,飞机炸了!上万米的高空,按理说应该死的透透的,绝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她怎么还能感受到疼痛

评论专区

科技之锤:感情戏就是在喂*

大亨传说:看完之后,有点想哭的感觉,因为那种对港片的热爱和对一个时代的缅怀,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可能是梦想和责任,一种让人感动、敬仰的情怀。黯然**真的不一般。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写得很不错,不脑残

医妃难撩糙汉夫君宠上瘾

第1章 差点又死了

“扫把星,刚进门就克死了我儿子!”
“就算她没死透,也要拉她去浸猪笼!”
“呜呜呜,我可怜的儿子啊。”
一个妇人尖锐狠毒的声音在她耳边不停地聒噪着。
宋凌霜艰难的睁开眼,动了动手指坐起身,脑袋跟针扎一样的疼。
她出差遭遇空难,飞机炸了!
上万米的高空,按理说应该死的透透的,绝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
她怎么还能感受到疼痛。
突然一股陌生记忆涌入脑海,宋凌霜怔愣了一下,她竟然赶上了穿越潮流,成了大业朝一个小山村里的村妇!
还是个克死了三任未婚夫,也被转卖了三次的扫把星!
新身份来的猝不及防,着实让宋凌霜缓了好一会才接受下来。
既然上天又给了她一次生命,宋凌霜当然要好好珍惜,在哪活不是活。
她费力的睁开眼,看到身旁躺了个男人,宋凌霜愣了一下。
剑眉星目说的就是他这种长相吧,轮廓深邃,唇红齿白。
放到现代,这颜值出道当明星都够了。
还真俊。
这应该就是她第四任丈夫了吧?
这男人,当真是猎户?
出于职业本能,宋凌霜下意识想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掏出手套带上要去查看他的状况。
掏了半天居然打不开了!
宋凌霜还以为穿越后换了个身体自己的随身空间没了呢,闭上眼仔细感受之后发现空间还在,却好像被锁住打不开了。
她愣神之际,刚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很是伤心的中年妇人突然冲了过来,一脸的凶恶,“扫把星你别碰我儿子!”
她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宋凌霜眼神一寒,反手制住妇人要拍打过来的手。
咔哒一声,掰成了诡异的角度。
“啊!
手,我手断了!”
妇人惨白着脸惨叫着从床边退开。
惊恐的看向宋凌霜,“小贱人,你敢掰断我的手!
老娘今天不弄死你,就不姓李!”
她转头像身旁的几个汉子哭着求助,“村长,你们都看见了吧。”
“这贱人不但克死了我儿子,还掰断了我的手,把她浸猪笼吧,不然她会把我们一家全都克死的呀!”
“说不定还会危害整个村呢!”
宋凌霜发觉自己的伤势并不严重,转头看向房间里站着的几个人。
忽然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至于是不是真的这么和善别人就不知道了。
“村长是吧,官府抓人判刑都还要讲究个证据呢,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算淹死我,这算不算滥用私刑、草菅人命?”
她口气温温柔柔的,脸上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赵村长脸色瞬间一白,这可不兴说,要是外面真这么传他这村长算是当到头了。
“宋氏,谢家的人说你克死了自己的丈夫谢璟,他人确实是在跟你成亲当日就没气了,之前都还好好的,这你怎么说?”
“现在尸体就躺在这儿,总不能还说是我们冤枉你吧。”
李氏捂着手指头,恨不得立马弄死她的语气说道,“小贱人,我儿子身体一向好得很,偏偏才娶你进了门他就没了。”
“就是你害死了他!
你必须给我儿子偿命!”
这死丫头劲儿真大,手指不会真的断了吧,疼死她了!
宋凌霜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这个李氏,刚才不让她检查谢璟的身体,现在又这么急着想把克死谢璟的罪名给她坐实。
莫不是谢璟本来就要死了,他们故意娶她这个有‘克服’凶名的媳妇回来,想把害死谢璟的罪名彻底按在她头上?
呵,好一个如意算盘啊,打得真响。
李氏越是急切的想弄死她,她就越觉得谢璟的死有问题。
宋凌霜仔细打量尸体几眼,忽然眉头一皱,伸手探了下他的皮肤温度和脉搏。
人死之后一小时内体温会急剧下降,可谢璟明显体温还挺正常的,出了没脉搏,哪哪儿看着都不像死人。
“他没死。”
宋凌霜转头得出结论。
谢家的人和村长听到她这句话后反应各不相同,村长的反应最正常,就是惊讶和不太相信。
而谢家的人脸上的表情就有点微妙了。
面前这对夫妻是谢璟的亲生爹娘吧?
她现在能肯定,谢璟的死肯定有蹊跷,而她就是那个倒霉催的替罪羊!
“你说什么?
他没死?”
村长刚要仔细询问,李氏赶忙上前打断了他的问话。
神情带着一丝慌张。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儿子都没气了,不是死了是什么!”
“你这个扫把星,为了洗脱克夫的罪名,竟连这种瞎话都编的出来!”
“村长,您可别相信她的鬼话,还是赶紧找人把她绑了扔河里淹死吧!”
宋凌霜不慌不忙把谢璟翻了个面,两根手指的指腹在他脖子后面仔细按压寻找了一番,摸到了之后便把穴位里的那根针拔了出来。
这根针非常细,足有六寸长。
这种假死之法她在图书馆的古籍里看过,现代早就没人用这套了,没想到穿越第一天她就碰上了,缘分啊。
她前脚把针**,后脚谢璟胸口就重新有了起伏。
趴在门外偷听的谢家老三眼看着大哥死而复生,不顾被爹娘打骂跑了进来,扑到床边关切的喊道。
“大哥,大哥你醒醒,我是阿吏啊。”
“别晃他了,越晃越没法醒过来。”
谢老三立马收回了手,他转头看向宋凌霜,眼神疑惑有点迷茫。
不是说新嫂子蛮横粗鄙,见人就咬,危险十足吗?
明明眼前的女子神态温柔,口气也不急不躁的,半点没有别人说的那样不堪啊。
宋凌霜也在打量着他,这小子,看着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恐怕是这屋子里唯一真正关心谢璟生死的人了。
李氏看着小儿子突然跑进来,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这臭小子从小就向着谢璟,只怕嘴上没个遮拦会坏了他们好事。
她厉声喊道,“老三,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出去!”
谢老三不肯,死死护在谢璟床前。
“爹,娘,大哥既然没死,求你们给他找个大夫吧。”
“大哥的腿会受伤,都是因为要打猎养家,难道你们真的忍心看着大哥变成残废吗?”
宋凌霜诧异的挑了挑眉,谢璟脑子里被塞了一根六寸长的针,这小子竟然完全不在意?
只关心他的腿?
莫不是个傻的。
宋凌霜无奈的看向村长,问道,“难道你们不该关心一下是谁把这根针**他脑子里的吗?”
“这可是一条活生生人命,要是我没能及时发现,明天一早他就真的是具尸体了。”
她每说一句话,谢家夫妻俩的身子就颤抖一下。
脸上的心虚都快溢出来了。
村长还有啥不明白的,无奈的看了眼谢家夫妻俩,“既然人没死,你们自家的破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别做的太过分了,不然什么村也容不下你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