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唯溪厉承川(深情似火)_宋唯溪厉承川全本阅读

小说叫做《深情似火》是“詹妮希勒”的小说。内容精选:《深情似火》小说还名为《情如烈火,灼我余生》,文章是由作者“詹妮希勒”精心创作,

小说:深情似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詹妮希勒

角色:宋唯溪厉承川

经典热门小说《深情似火》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詹妮希勒”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奔驰S疾驰在省道,明显已经超速,坐在副驾驶上的宋唯溪颤抖的抚上自己的小腹,脑海凌乱无比,“厉承川杀人了!他为了救我,杀了那个强奸犯!”手机不合时宜的开始震动,在这个寂静的深夜,沉闷的震动随着骨传导到心脏,如同雷击。她心脏漏跳了两拍,莫名的恐惧笼罩了她!看清来人刺目的备注,宋唯溪翻阅了短信,瞳仁晃过几分复杂与悲愤。这条信息,让宋唯溪身体猛然僵硬,脊背处蹿上一股寒气!短信前半段,“**已在来的路上,你们已被定位,想要保你的家人或者保住你们俩的孩子,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耳畔传来驾驶位上双目通红的厉承川安慰的声音:“我们一定可以离开的,我会带你一个安全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放心,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件事!”宋唯溪咬咬唇,“我……我想上厕所。”车子停下,厉承川用力抱住了她,“唯溪,别怕。”厉承川的声音沙哑坚定,宋唯溪鼻子一酸,这或许是最后温存了……五分钟后,宋唯溪从灌木丛里钻出来,红色的警车灯闪的她眼睛刺痛

评论专区

举汉:中规中矩的一本历史好书,粮草-,更新太慢,快养死了。。

入赘龙族的领主:中古时期的经典异界文,风格幽默搞笑,后宫向,就算现在看来,也是一部佳作。中期断更之后草草结尾,可惜。

恶魔篇章: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本书,因为在我觉得,它写的还是非常不错的,但他的评价得分不高。或许这本书还有很多的缺点,只是我被精彩那一部分所吸引而忽略了。书慌的书虫可以看一看!

深情似火

第一章

奔驰S疾驰在省道,明显已经超速,坐在副驾驶上的宋唯溪颤抖的抚上自己的小腹,脑海凌乱无比,“厉承川杀人了!
他为了救我,杀了那个强奸犯!”
手机不合时宜的开始震动,在这个寂静的深夜,沉闷的震动随着骨传导到心脏,如同雷击。
她心脏漏跳了两拍,莫名的恐惧笼罩了她!
看清来人刺目的备注,宋唯溪翻阅了短信,瞳仁晃过几分复杂与悲愤。
这条信息,让宋唯溪身体猛然僵硬,脊背处蹿上一股寒气!
短信前半段,“**已在来的路上,你们已被定位,想要保你的家人或者保住你们俩的孩子,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 耳畔传来驾驶位上双目通红的厉承川安慰的声音:“我们一定可以离开的,我会带你一个安全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放心,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件事!”
宋唯溪咬咬唇,“我……我想上厕所。”
车子停下,厉承川用力抱住了她,“唯溪,别怕。”
厉承川的声音沙哑坚定,宋唯溪鼻子一酸,这或许是最后温存了…… 五分钟后,宋唯溪从灌木丛里钻出来,红色的警车灯闪的她眼睛刺痛。
厉承川被按在警车上,手上戴着手铐,看到她拼命的使着眼色:“放她走,一切跟她无关!”
**走上前,毫不避讳:“白小姐,你做的很好,和嫌疑犯逃亡也的确不是办法,现在麻烦您和我们一起回去录口供。”
“唯溪!
这是怎么回事?”
厉承川声音沙哑,他不相信自己竟然是被出卖了。
宋唯溪努力憋着眼泪,嘴角附上轻浮的笑,“好的,那我的五万元**什么时候给我?”
厉承川憋红了脸,在被钳制住塞进警车的刹那,怒发冲冠,他那温柔的眼神陡然变得猩红无比,喉中低吼:“宋唯溪!”
自己的名字被心爱的人怒斥,这仿佛烙铁烫在她心口一般,却是为了保全俩人唯一的结晶,宋唯溪说出了葬送自己爱情的结语:“我不会跟一个杀人犯浪迹天涯的,如果你还是厉少爷,那没问题,只可惜,现在的你,一文不值!”
厉承川缄默不语,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仿佛一把利刃一般!
几乎撕裂宋唯溪的胸膛!
…… 窗外夜空漆黑,却有片片雪花飘落。
今年的寒流和初雪来的都更早一些。
宋家破产,父亲锒铛入狱,宋唯溪成为负债千万的众矢之的。
承受了无数苦难,本想将自己怀孕这唯一的喜讯作为生日礼物告诉厉承川,但……无端出现的色胆包天的讨债混子,以及愤怒驾到的厉承川……一切都太迟了。
电话响起,纠结良久,宋唯溪接通电话,将手机贴在耳朵上。
“出来吧。”
那是一个慵懒孤傲的女声。
宋唯溪紧紧攥紧手机,仿佛下一秒就要捏碎,冰冷的手指带着颤抖,她来到楼下,打开了那黝黑色的宾利车门。
赵微微懒散的从车载冰箱拿出拉菲,倒出两杯红酒,满脸得胜者的戏谑:“宋唯溪,你终于作对了一件事。”
宋唯溪抿抿嘴唇,脸色苍白的不像话,“你一定会救他的,对吗。”
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赵微微嗤笑一声,“那是自然。”
酒杯相撞,赵微微冷斥道:“我和承川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也只有我,才能帮助他爬上厉家继承人的位置,你,算什么?”
酒杯清脆的碰撞声,让宋唯溪有些恍惚,是啊,宋家破产,父亲以非法集资罪入狱,厉承川和她在一起,除了让人嗤笑的宋家,还会因为私生子坏了一世名声!
“那我父亲……”宋唯溪艰难开口。
赵微微不客气的打断,“你父亲的事,我会去和我爸爸说,让他撤诉,他也许很快便会出狱了。”
“好。”
宋唯溪心中稍稍宽慰。
赵微微回头冲保镖兼司机使了个眼色,他点头会意,拿出一瓶药走上前。
赵微微红唇一翘,“吃了这些药,你永远离开别再回来,交易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宋唯溪身体剧烈颤抖着,她认得,这药是堕胎的!
绝望笼罩了她,本能的想拉开车门逃走,“我不吃,我只剩下了这个孩子……” “呵,你说不要就不要?
什么时候轮得着你这个小贱人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