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小米谷小米)重生直接奔小康_(重生直接奔小康)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谷小米谷小米是小说推荐小说《重生直接奔小康》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我是一道光”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是一道光”作者创作了一本名为《重生直接奔小康》的小说,原名为《重生之萌娘军嫂

小说:重生直接奔小康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我是一道光

角色:谷小米谷小米

经典热门小说《重生直接奔小康》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我是一道光”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谷小米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她现在感觉脖子被人用一根麻绳紧紧勒住一般,蓦地,脖颈处一松,空气猛地强灌进咽肺,突然的不适让谷小米剧烈咳嗽起来。强忍着全身的酸痛,谷小米边咳嗽着边用胳膊支撑着身子半起身,剧烈的咳嗽让谷小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泪眼模糊的抬眼无意的扫向一旁,谷小米一时愣在原地,忘记了咳嗽。抬眼只见十几平米的狭小房间里放着一张红木桌,两条用木头做的长条凳,旁边一个老式的小衣柜,外面用黄纸糊着,里面放着几件干净整洁的衣服。她躺在一个土炕上,身上盖着用拆洗下来的旧衣服当被罩的略有些薄的棉被,用手摸了摸,棉被里面的棉絮已经挤成几块,盖在身上硬硬的。土炕周围是用报纸糊着的土墙,因为年代已久,报纸已经泛黄

评论专区

莽荒纪:毒死我了。草泥马,毒死我了!

我只想安静当咸鱼:开车是不可能开车的,这辈子不可能飙车的。写少女御姐又不会写,就是当个咸鱼安静安静,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重生日本九零年代:日本皮条客奋斗记

重生直接奔小康

第一章重生八十年代!

谷小米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她现在感觉脖子被人用一根麻绳紧紧勒住一般,蓦地,脖颈处一松,空气猛地强灌进咽肺,突然的不适让谷小米剧烈咳嗽起来。
强忍着全身的酸痛,谷小米边咳嗽着边用胳膊支撑着身子半起身,剧烈的咳嗽让谷小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泪眼模糊的抬眼无意的扫向一旁,谷小米一时愣在原地,忘记了咳嗽。
抬眼只见十几平米的狭小房间里放着一张红木桌,两条用木头做的长条凳,旁边一个老式的小衣柜,外面用黄纸糊着,里面放着几件干净整洁的衣服。
她躺在一个土炕上,身上盖着用拆洗下来的旧衣服当被罩的略有些薄的棉被,用手摸了摸,棉被里面的棉絮已经挤成几块,盖在身上硬硬的。
土炕周围是用报纸糊着的土墙,因为年代已久,报纸已经泛黄。
土墙是用麦草和泥和成的,有几处地方坑坑洼洼的,还往下掉土。
屋里空落落的,除了谷小米底下的炕还有点温度以外,也没有其他的取暖设备。
看到这些,谷小米还没有从回忆中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她没死?
正在这时,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谷小米还没看清来人,就只听到一连串哭喊声:“你这死丫头,你说你好好的上吊干啥,你这是要让唾沫星子淹死我们这一家子,闺女啊,你说你啥时候才能让我们省省心?”
妇人边责备边抹眼泪,看着炕上的谷小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谷小米抬头看去,眼前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身穿麻布花袄,袄有些破旧,袖子上还打着几处补丁。
谷小米还处于蒙圈状态,根本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屋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气冲冲的脱了鞋就要往谷小米身上打。
“你咋还没死?
我今天就打死你个不要脸的,竟给我们老谷家丢脸,我谷卫国就当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不要脸的闺女,你给我滚,滚。”
男人边拿鞋狠狠的抽打着谷小米,一边不停地喊骂着。
谷小米也不躲,直直的挨着打,身上疼痛的感觉让她觉得这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突然脑袋一阵刺痛,记忆像是过电影一般在她脑海中一幕幕的闪过,谷小米只觉得一阵昏沉。
蓦地睁开眼,身上的疼痛顿时被心底的刺痛所代替。
看着面前的两人,谷小米鼻子一酸,呐呐的吸了吸鼻子,眼里湿润喊出声:“爸,妈。”
李英梅见自己闺女有意认错心下一软,拦下一旁的谷卫国,“好了,闺女都知道错了,你快住手。”
谷卫国不听,转头看向李英梅两个眼珠子瞪得老大,“你瞅瞅,这都是你惯得,我老谷家没这丢脸的闺女。”
说着便伸手就将手上的鞋朝谷小米身上打。
“爸,她知道错了就算了,回头去给杨家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往后谁也甭再提。”
这时,屋外一个身穿中山装的青年男人走了进来,中山装虽然洗的发白但是却掩盖不住男人身上的阳刚味道。
男人锋眉朗目,刚毅俊冷的脸上带着一丝倨傲,健壮的身形,一股属于军人般英姿勃发的气质扑面而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男人只有一条腿,身下拄着一只拐杖。
谷继光走进来看了眼谷小米,拉着谷卫国和李英梅走了出去,只留下谷小米一个人留在屋子里消化着脑海中的一幕幕琐碎的记忆。
谷小米就算不相信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她确确实实的穿越了,接受了这具身体本身的记忆,知道现在是一九八零年九月十一号,她重生了,并且回到了八十年代。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谷小米,今年十八岁,刚才来屋子里的人是谷小米的父母和哥哥。
父亲谷卫国和母亲李英梅都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哥哥谷继光原本是个军区营长,两年前在一次行动中不幸踩中了敌人的地雷,炸断了一条腿。
不得已回到家种起了地,原本贫苦的日子因为儿子的事情变得更加凄苦。
谷家两口子咬紧牙过日子,日子虽然苦了点,但是他们还是能挺过来。
唯一让谷小米头疼的是这具身子的原主,好吃懒做,嫌贫爱富不说,新婚第二天就闹自杀,而且还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这让谷卫国这张老脸往哪儿搁,这要让全村的人戳着脊梁骨骂。
谷卫国一辈子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行的端做得正,老谷家祖祖辈辈在村子里的的名望一下都栽在谷小米手上,谷卫国不生气才怪,要不是谷继光拦着,谷卫国非打死谷小米不可。
要说这谷小米的新婚丈夫杨志青可还是一个军区副连长,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
谁知这谷小米一时脑子抽了竟喜欢上了镇上一个裁缝店老板的儿子,不仅闹着不结婚,现在还闹自杀。
不得不说这幅身子的原主跟自己倒是挺像的,只是这谷小米还有父母和哥哥,而自己就算是到死都没脸回去见自己的父母。
上辈子,她是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好容易考上了大城市的大学,他父亲一辈子农民,手里头没钱,一拍大腿扶着她的肩膀老泪纵横,“闺女啊,爸没本事挣不来钱,咱家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
要走的时候,十里八村都赶来相送,她紧紧的攥着父母卖着老脸借来的钱,手心里发烫,下定决心要把父母接到大城市生活。
可谁知,她这一走就是四年,四年没有给家里来过一个电话,写过一封信,她被大城市的浮华迷了眼,甚至不愿意再回那个山沟沟里去。
大学毕业,她遇人不淑,被骗光了所有的积蓄,交了四年的男朋友在她面前劈腿,甚至还怀了他的孩子,未婚先孕在村里是大忌,她不敢回家,更不敢让爸妈知道。
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可怜和可恨,直到流产闭眼的最后一刻她的眼里闪过的是父母慈祥的脸,村人热情的双手,她恨,她悔,直到死都没能再回去跪在父母面前忏悔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