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龙莱特(华夏守护兽)_(华夏守护兽)全集在线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夏龙”又一新作《华夏守护兽》,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夏龙莱特,小说简介:说主人公是夏龙的书名叫《华夏守护兽》,它是作者夏龙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是林过的手臂凡是接触过林过的人都能立刻辨别出来因为这个世上再没有一个人的手臂要比林过消瘦,皮包着骨头,像是从小受饿长大的孩子但是,也没有一个同龄人要比这只手臂有力他曾用这只手臂,维护父母的尊严,以君子之名出手,三拳还世道不公他曾发誓用自己的手,保…

小说:华夏守护兽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夏龙

角色:夏龙莱特

保安把荆刃隔绝在外,没有让他进入庄园的意思。表面上是为了安全着想,但青海花园是什么地方,熊寒的老窝子,被称为虎穴都不为过的地方。让夏龙一个人进去,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谁负责?“少主?”荆刃投去复杂的眼神,只要夏龙下命令,他就算冒着违反规矩的风险也会把挡在面前的所有人全部收拾掉。“没事,你就在这里等着。”夏龙心里生疑,可想到熊寒那个老狐狸,总不能叫人给看扁!“但是少主……”荆刃还想说些什么,却不料夏龙回身就朝别墅内部而去

评论专区

绅士的仆人:大家不要被高评分骗了,这是BL耽美文。

执掌好莱坞:真心不知道猪脚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然道是所谓的上帝般知道未来感觉自己很吊了,剧毒,看了2章看不下去了

恐怖网文:有个配角是个学生,用催眠术让教室里所有的同学趴桌子上睡觉,他在讲台上xx女老师,事后学生继续听课老师继续讲课,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

华夏守护兽

华夏守护兽第5章  

保安把荆刃隔绝在外,没有让他进入庄园的意思。
表面上是为了安全着想,但青海花园是什么地方,熊寒的老窝子,被称为虎穴都不为过的地方。
让夏龙一个人进去,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谁负责?
“少主?”
荆刃投去复杂的眼神,只要夏龙下命令,他就算冒着违反规矩的风险也会把挡在面前的所有人全部收拾掉。
“没事,你就在这里等着。”
夏龙心里生疑,可想到熊寒那个老狐狸,总不能叫人给看扁!
“但是少主……”荆刃还想说些什么,却不料夏龙回身就朝别墅内部而去。
无奈,他也只好笔挺地站在原地,紧紧盯着那敞开的大门,盯着内部的情况。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夏龙走进大门内部后。
“砰”的一声,大门被紧紧关闭上。
内外,被一扇冰冷的铁门所隔绝,任何人都无法得知内部的情况。
“少主。”
荆刃脸色大变,立刻就要冲进去,身旁两名彪形保安迅速拔出手枪指着荆刃的脑袋。
“安分一点,对少主是最好的保护。”
保安冷声提醒一句。
保护?
这算哪门子的保护?
想到之前夏龙对自己的种种敬举,荆刃眉目一紧,神色冰冷而决绝。
“如果少主出了事,就算老家主亲自下令拦着我,我也会灭了熊寒,所以,你们最好保佑少主能够平安无事。”
……别墅内,夏龙原地不动,犹豫了好半会儿,突然“啪”的一声,客厅内的大灯瞬间敞开。
而在夏龙身前,一名老态龙钟,头发花白,额头生满皱纹,目光却冷峻无比,浑身散发着戾气的中年人敲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他出现得十分突然,甚至没有丝毫脚步声。
“十六年不见,老东西,你老了!”
夏龙不请自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
回想起十六年前这名提着他脖子将他丢进垃圾桶的中年人,与现在一比,确实老了不少。
熊寒打趣呵呵一笑,充满不屑,将手伸入怀中,拿出一柄血红色的刀子把玩在指尖。
“十六年不见,曾经那个只会哭鼻子喊天喊地的小杂种转眼一变,竟然也敢站在我面前。”
他举起红刀往前方空气猛得一戳,继续道:“昨天晚上我还好奇那姓齐的糟老头子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现在仔细一想,依旧没有答案。”
“什么答案?”
夏龙听出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当然是我不知道像你这种危害家族利益的下叛徒,为什么老家主还要把你召回来,又把那糟老头子派到你身边,你?
到底有什么好的?”
他提出不屑的疑问,听上去是在寻求答案,可,这像是请教的语气?
“有什么好的我不知道,不过你违抗家族太子爷之命,严重违反了家族规定。”
“所以你是来制裁我的?”
熊寒鼻息发出一声冷哼,继而起身迈着沉稳的步伐在客厅里走动。
他微微昂起下巴,嘴里自言自语道。
“我这栋别墅,各个死角都有狙击手在把控,光是这客厅的隔壁一百米外,只需要一秒钟的时候,打出的子弹就会穿透你的胸膛,你的勇气,其实很愚蠢!”
“另外,请你把家族太子爷这五个字收回去,说真的,像你这种被死去的太子爷轻而易举碾死的废物根本不配掌握神武家族的权力,你真的很废物。”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吗?
呵呵,为了一个乡下的小贱人,你竟然要动用家族供养的国手为她治病,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比她漂亮的天下多了去的,值得你这样做吗?”
“所以啊,像你这种情意用事的家伙根本不配做太子爷,我也不怕你,今天反正我是做好准备了。”
准备?
夏龙眼神平静说道:“准备杀死我吗?”
“你觉得呢?”
熊寒嘴角勾起神秘的笑容,血红的舌头在刀尖上轻轻划过,留下小小的一条红线。
“我觉得你不敢。”
“我不敢?”
笑话,熊寒不以为然,以他如今掌控的权力,碾死一个羽衣未满的小杂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也是不知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