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燕楠是主角的》沈子墨裕王_(楚燕楠是主角的)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沈子墨裕王是《楚燕楠是主角的》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楚燕楠”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小说名叫《楚燕楠是主角的小说》,是楚燕楠沈子墨裕王为主角的一部言情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我点点头,一想到轩儿痛苦的模样,不由湿了眼眶 “很严重?”沈子墨见我流泪,顿时着急起来 我叹一口气道:“还好御医已经查出病因了几个乳母在慎行司里,那边还没回话呢” “慎行司?”沈子墨一惊,素来宫中只有犯事之人才会送去我一向良善,除非大事一般不会送人去的 我点点头:“轩儿中了紫藤的毒”我说着看一眼不远处的紫藤花架,眼泪又流下来:“还好发现的早,不然??”我哽咽地…

小说:楚燕楠是主角的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楚燕楠

角色:沈子墨裕王

我被他的话搞迷糊了,不懂他的意思。但当我看到他低垂的头,以及眼神中的闪烁,我告诉自己,若他不主动对我讲,我就不去问,自己悄悄弄清楚。“孟家虽犯了大错,但丽妃无辜。若在民间,我们共侍一夫就是姐妹。帮一帮是应该的

评论专区

美利坚财富人生:一个吊毛创意都是上千万美元,这本书应该改名叫:重生在美利坚之就我一个智商正常!

战起1938:神作,现实向二战文,男女主魂穿,剧情让人泪目,最后要说句我爱海因茨

废土西游:科幻+废土+西游+太监…

楚燕楠是主角的

楚燕楠是主角的小说第6章  

我被他的话搞迷糊了,不懂他的意思。
但当我看到他低垂的头,以及眼神中的闪烁,我告诉自己,若他不主动对我讲,我就不去问,自己悄悄弄清楚。
“孟家虽犯了大错,但丽妃无辜。
若在民间,我们共侍一夫就是姐妹。
帮一帮是应该的。
没什么值得不值得。”
我的手指点上沈子墨的眉心,轻轻地揉着:“皇上,”我犹豫了下小声道:“臣妾听闻,皇上要治她死罪。”
沈子墨颤了下。
我知这消息看来是真的了,当下蓄了包泪跪在他面前:“皇上,臣妾求您看在丽妃侍奉多年的份上,网开一面吧。
毕竟,犯错的是她父亲,不是她啊。”
沈子墨看向我的目光中有悲伤、同情,甚至还有一丝可怜。
“朕要治她死罪,不是因为孟翰之。”
他长叹一口气:“有些事朕以后会告诉你。
你只要知道她是死有余辜就好了。”
他拉起我,又细细看着我:“你我好不容易抛弃前嫌,就不要为一些过去的事伤怀,牵出心底的伤痛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的女子笑容淡如烟波,柔如春水。
我点了点头,轻声道:“皇上,臣妾知道了。”
沈子墨吻吻我的额头,眼中伤感被快乐取代。
“猜猜朕带了什么给你?”
他拉了我的手道。
“皇上每日都带东西给臣妾。”
我娇笑道:“今次,”歪了头想了想:“还真想不到呢。”
沈子墨一拍手,便有宫女捧了乌木托盘进来。
他亲手将上面的红丝绒掀开,露出里面一只卷轴来。
我疑惑地看他一眼,他笑而不语。
宫女将卷轴细细拉开,我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是一幅画。
初看下是当年父亲寿辰时请画师画的那幅。
画面上我们一家五口坐在牡丹花架下,父母慈祥,儿女孝顺。
那年,大哥刚到户部任职,二哥得了武状元,全家十分高兴。
三哥还未去经商,我尚及笄,楚家正走向鼎盛之时。
谁会料到未来竟是这般?
画上的每个人,笑容都充满了幸福与希望,甚至,年少的我还带了一点羞涩。
那是我人生中最美的韶龄,最幸福的阶段,是什么都难以取代的时光。
此刻我凝神看去,这画面有了改变。
父母双亲依旧坐在椅上,但面目显出老态。
三位兄长的衣着变为成年男子打扮,大哥二哥身边各站了个女子,皆是眉眼如画气质不凡的佳人。
而我也不再梳着双鬟,已变作妇人妆扮。
一身鹅黄绣白梅的春衫点缀玉石花簪,看上去简单大方,气质卓然。
画面上每个人的表情与原画相比没多少改变,这明显是一幅“如今”的“全家福”。
所以,整幅画上最引人注目的,必定是那个站在我身边的男子。
他一袭简单青衫,戴青玉冠,丰神俊朗,身姿俊逸,眉眼间尽是笑意,整个人如谪仙般。
他腰上挂了一枚玉佩,是一枚祥龙出海羊脂白玉佩,画师画的精细,一眼便可认出这玉佩只能是上用。
我的呼吸窒住,一时间竟不知该做出何种表情面对沈子墨。
如果父亲没有离开,也许真会如这画上一般,温馨、快乐、满足,一家人和乐融融吧。
可是,我抬头看一眼沈子墨,即使知道罪魁祸首不是他,但是这些年在心上留下的种种印迹,又如何能轻易抹平呢?
“喜欢吗?”
他的呼吸拂在我颈上,我打了个颤,闭了眼不让泪水流出,轻轻点了点头。
“遥,我很喜欢。”
我转身将头埋进他怀中,不让他看到我的眼泪。
许久后,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抬头看他,浅笑道:“皇上……” “叫我‘遥’,薇儿。”
他一直环着我。
“遥,”我的脸微微发热:“我备了茶点,要不要用一些。”
我朝搁在长榻上的一块锦缎扫了眼,继续道:“臣妾还有一点事没做完。”
沈子墨顺着我的目光也看到那锦缎,走过去拿起来看着赞赏道:“这是要做荷包吗?
薇儿的绣工真好,你绣给朕的荷包,朕一直带在身上。
此刻若换新的,还有些舍不得。”
我巧笑道:“皇上若是喜欢,臣妾改日再绣一个万寿无疆的。”
我拿过他手中的荷包:“这个是送给三哥的。
皇上赐给他的名衔已经足够,臣妾只是想尽一个妹妹对兄长的感激之情。”
看似解释的言语却能让人心中激起涟漪。
沈子墨走到我身旁,低声问道:“之前你已赐给他们荷包,这个可想好了做什么?”
我眼中显出为难来:“就是还没有想好,这才有些着急呢。”
沈子墨细看了半晌道:“不如做只折扇。
朕来题字,你看可好?”
我俯身下去:“皇上的御笔可是难得,臣妾替哥哥谢皇上恩典。”
他扶我起来,眼波里有点点星光:“谢什么,若论起来,朕还是他妹夫不是?”
我赧然一笑:“皇上说笑了,君臣就是君臣,改变不了。”
我低头拿起针线,不看沈子墨,“皇上略等等。”
不一会儿便将图样完成,沈子墨提起朱笔,略一思索写下:“片辞贵白璧,一诺轻黄金。
谓我不愧君,青鸟明丹心。”
扇子连夜赶工,终于在兄长觐见前做好了。
锦缎扇面,红木扇骨,下垂一绦墨蓝色流苏,中间坠一串阖田白玉制成的五谷。
扇面上尽一丛沉甸麦穗,金黄的色泽衬在光洁的白锦上,极是醒目。
第二天太阳还没露头我便醒了,此刻天际间有浅红的光亮。
沈子墨还熟睡着,我披衣起身走到窗边,清凉的风透过半开的菱窗拂在面上,令人精神一振,晨起的慵懒一扫而光。
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有些许孤单,脑海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