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燕楠沈子墨裕王)沈子墨李平福最新热门小说_沈子墨李平福最新热门小说

穿越重生小说《楚燕楠沈子墨裕王》,主角分别是沈子墨李平福,作者“楚燕楠”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说名叫《楚燕楠沈子墨裕王》是楚燕楠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楚燕楠沈子墨裕王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这样美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早朝时间已到,羲赫不得不离去 我独自坐在亭中,明亮的晨光在我与他之间形成一道再无法逾越的屏障我看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充耳琇莹,会弁如星,萧萧肃肃,颙颙昂昂这样一个世间难寻的无双男子,我愿他的未来如锦绣长卷一般徐徐展开,为此,我愿付出所有代价 他步履不疾不徐,一派居高位者的气派,长廊曲折,他却终究再未回头看我一样 待我回到坤宁宫,命蕙菊取来那…

小说:楚燕楠沈子墨裕王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楚燕楠

角色:沈子墨李平福

“没想到是陈常在。”我朝她盈盈笑道:“本宫都听得失神了呢,难怪皇上喜欢。”说着取下腕上一串雕开口石榴红宝石手串递给她:“本宫也没什么好赏你的,这手串旁的不说,胜在雕工寓意。本宫愿你如这石榴般笑口常开,早得皇嗣。”陈常在喜不自胜,叩拜着接过,珍而重之地戴在腕上,又再叩首,这才回到座上

评论专区

英雄无敌大宗师:看着看着会睡着的书,用来治失眠挺好的!

地球上最后一个修道者:很和我口味

万界登陆:这本书最大的问题是游戏元素过多。比如说打怪升级,大量玩家在土著不能死亡刷新的世界可以杀生变强,无上限,这是物种大灭绝级别的灾难,玩家们绝对会杀穿整个世界。其他的我就不吐槽了。

楚燕楠沈子墨裕王

楚燕楠沈子墨裕王小说免费阅读第5章  

“没想到是陈常在。”
我朝她盈盈笑道:“本宫都听得失神了呢,难怪皇上喜欢。”
说着取下腕上一串雕开口石榴红宝石手串递给她:“本宫也没什么好赏你的,这手串旁的不说,胜在雕工寓意。
本宫愿你如这石榴般笑口常开,早得皇嗣。”
陈常在喜不自胜,叩拜着接过,珍而重之地戴在腕上,又再叩首,这才回到座上。
沈子墨看了一眼那石榴手串,对张德海道:“朕记得柔然进贡了一匹石榴锦,就赏给陈常在吧。”
他说着,朝陈常在投去温柔的一眼又道:“既然皇后希望你早得皇嗣,那今夜就由你侍寝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发出低呼。
沈子墨归来后第一位侍寝之人,不是我,不是惠妃怡妃,竟是小小一个常在。
陈常在忙跪地谢恩,满面春风掩都掩不住,之后的宴席上不断引来他人侧目。
酒过三巡,蟹也吃的差不多了,沈子墨回去养心殿处理政务,席便散了。
众妃一个个施礼告退,惠妃当先离去,怡妃却去而复返。
彼时我已换过一身家常湖水蓝绉纱袍子在西侧殿花梨大案后弄墨,怡妃披一身灿烂秋光走进来,娇笑道:“娘娘倒舍得,臣妾可记得那手串是皇上命人雕了好几个后选出来送给娘娘赏玩的。”
我搁下笔,心绪一时还未收回,只看她走近施了礼,又捧起桌上一张宣纸念道:“长歌惜柳,故园心,千里忆,重阳时候。
映月琵琶犹唱,玉寰维绶。
断桥水,秋草露,雁声依旧。
思君、恰似短篱花瘦。
崇楼朝薮,倚高灯,难了意,关山星宿。
吐蕊雏菊堪赏,粉拈脂扣。
绝尘土,披风卸,与谁执手?
问情、不胜几杯黄酒。”
念完怡妃赞道:“娘娘的诗真是好,想来是之前思念皇上所作吧。”
我携她坐在窗下罗汉榻上,亲自为她斟一盏茶,岔开话题笑道:“本宫的东西你倒记得清楚,本宫还真忘了,这下当着皇上的面给出去,可要不回来了。”
之后朝蕙菊道:“下次可要提醒本宫,别这样大手把好东西都散出去了。”
蕙菊吃吃笑道:“娘娘一向最大方了,散出去的好东西可不少呢。”
怡妃知道我在玩笑,便取过一块菊花糕吃了:“臣妾也是凑巧见到皇上嫌第一串材质不好,第二串雕工太差,命内务府重做,后来见娘娘戴,这才知道是送给娘娘了。”
她说着不无羡慕道:“皇上对娘娘,真是令人艳羡。”
我不以为然地一笑:“如今满宫艳羡的,可不是本宫。”
怡妃叹了口气:“今日她风头大盛,又得此殊荣,今后还不知会如何呢。”
我倒不在意:“凭她如何,有本宫在,你怕什么。”
我随手拿起搁在桌上的纨扇,摩挲着红木扇骨道:“皇上此举,无疑将她置于炭火。
这样的滋味,本宫可是清楚。”
怡妃点头:“怕是月贵人头一个便不满呢。”
她顿了顿道:“只是臣妾觉得蹊跷,月贵人毕竟是您的家生丫头,在相府多年,难道还不懂如何吃蟹?”
我望向窗外灿如金阳的亭亭菊花,想起昔年在楚府与皓月亲密相伴的无忧时光,再想到她无故三番五次害我,只觉遍体生凉。
我冷冷道:“当年她对此还颇有研究,也许入宫多年,忘记了吧。”
怡妃“咦”一声:“那她今日露拙,实在令人费解。”
我笑一笑:“怕是本要另辟蹊径引皇上关注,不想落了陈常在的羞辱。
这会儿估计正懊恼呢。”
怡妃淡淡笑道:“月贵人素来谨慎,估计也是有泪独自流了。”
我不愿继续谈论她二人,便将话题转到玲珑身上,引来怡妃好一阵说笑。
之后陈常在又连着侍寝了两日,第三日日清晨,小太监传话来,陈常在晋正七品宝林,赐居曼音阁。
六宫晨请时,众人都在议论此事,当陈宝林进来时,一袭葡萄紫洒金如意妆花锦缎新衣,满头金玉叮当,通身的富贵把一边丁香紫银丝昙花棉袍的怡妃都比了下去。
她言谈举止间掩不住得意与傲慢,身边一位美人跟她说话都没得她的正眼,只一味附和惠妃,摆明了立场。
之后,沈子墨连续两晚翻了惠妃的牌子,然后是怡妃,接着是刘淑仪、李昭华、邓婕妤,还有新进的几个答应。
如此,自他亲征归来,半个月都未召幸过我。
天气渐凉, 是夜,我坐在轩儿床边轻轻为他盖好棉被,蕙菊轻声道:“娘娘,皇上今夜翻了月贵人的牌子,这都快一个月了,娘娘可得想想办法。”
我拍着轩儿的动作顿了顿,忍下心中不安与酸楚,淡淡道:“后宫雨露均沾是好事,本宫能干涉什么。”
说罢幽幽叹口气:“只怕是本宫哪里无意得罪了皇上,一时化解不开啊。”
蕙菊疑道:“娘娘一直谨慎,也未与皇上发生不快。
难道是当日娘娘婉拒去迎接皇上?”
她的话似一道闪电瞬间照亮我的思绪,可我婉拒于情于礼,沈子墨不会那般小气,何况那日我最终还是去了,他不该介意才对啊。
帝王心,果然不可猜。
我摇摇头:“谁知道呢。
罢了,想来过阵子便好了。
后天是十五,按祖制,皇上总会来的,到时再想办法转圜吧。”
蕙菊“诺”了声下去了,我轻吻了轩儿睡着的小脸,给自己冰冷的心带去一点暖意。
一早北风似吹了哨般刮个不停。
我坐在后殿西窗下一边做一件披风,一边看嬷嬷们带轩儿玩投斛,风越发大起来,沙石打在窗上发出“噼啪”声,“啪”地一声,一扇窗被风吹开,只见外面小花园里的树木被风吹得枝丫乱颤,掉落一地残花败叶,又被风卷起四散飘零,仿佛无依迟暮的女子,经不起一点摧残。
心中那份不安再度涌上,只觉得天色阴沉令人喘不过气来,轩儿突然哭起来,伴着哭号一般的风声,更令心一下下抽紧。
“娘娘,小厨房刚做出来的,您尝尝。”
蕙菊端来一碟蜜糖瓜子薄脆,虽笑着,但眼神却向我透露有事要禀告。
我拈过一片尝了一口,对芷兰道:“味道不错,给轩儿也吃一点,剩下赏你们了。”
说着起身道:“让轩儿睡一会儿,玩了一早上,怕是累了。”
然后抱起轩儿,亲了亲他嫩嫩的脸颊,这才回到前殿。
“怎么了?”
我问道。
蕙菊低声答道:“方才福生悄悄来传话,今早皇上收到一封密报,似乎是关于娘娘的,皇上看了后十分生气。”
我一愣,关于我的密报?
沈子墨十分生气?
心里不由打鼓,我背着沈子墨做的会令他不悦的事,仿佛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