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娇儿姜娇儿(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_姜娇儿姜娇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如许风月”又一新作《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姜娇儿姜娇儿,小说简介:姜娇儿是小说《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的主角,“如许风月”是小说的原创作者,文章

小说: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如许风月

角色:姜娇儿姜娇儿

小说《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是网络作者“如许风月”写的一本小说推荐小说。以下是《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内容概括:姜娇儿是被一阵哭声闹醒的。她捂着发疼的头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浑身湿透,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童,有两个跟他一般大的孩子正趴在他身上,哭着喊着。“哥!你快醒醒!你不要死……”姜娇儿当场就懵了。什么情况?她再往四周一扫。又破又旧的土房,脏乱的院子,以及院门口围着的一群正对她指指点点——粗衣短打的古人?“丧了良心的东西!那孩子还那么小,平日里打上两下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把人给卖了!呸!”“就算那不是她亲生的,好歹养了两年,一点感情都不讲,要是沈二郎回来,肯定饶不了她!”姜娇儿正怔愣间,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突然撞进了脑海里,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穿越了!从在末世里摸爬滚打,攒下庞大物资的囤货大佬,穿到了这个不知名朝代的山沟沟里,变成了一个跟她同名同姓、带着三个孩子的……后娘?原主姜娇儿,通县治下姜家村人,因好吃懒做,刁蛮粗俗,眼光却极高,长到十八岁都没人来提亲,不得已带着瘸爹,嫁给了一个二婚的男人……

评论专区

异世之虫族无敌:爽文一本,除了看的爽之外大概最主要还是喜欢虫族一类的作品吧,前期有点白,不过白爽也是爽,能爽就好,总的来说是一本不需要想太多的作品,评价干粮

我不是天王:一直欣赏不来追梦赤子心,每次看到没有任何铺垫,直接上来尬吹这歌的娱乐文,就直接右上角了

寄生:作者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写一个被植物寄生后的故事,不走科学路线,男主农大学生阳光暖男多大出品,品质保障。欢乐日常文。

随身空间猎户相公轻点撩

第1章 穿成三个崽子的后娘?

姜娇儿是被一阵哭声闹醒的。
她捂着发疼的头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浑身湿透,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男童,有两个跟他一般大的孩子正趴在他身上,哭着喊着。
“哥!
你快醒醒!
你不要死……” 姜娇儿当场就懵了。
什么情况?
她再往四周一扫。
又破又旧的土房,脏乱的院子,以及院门口围着的一群正对她指指点点——粗衣短打的古人?
“丧了良心的东西!
那孩子还那么小,平日里打上两下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把人给卖了!
呸!”
“就算那不是她亲生的,好歹养了两年,一点感情都不讲,要是沈二郎回来,肯定饶不了她!”
姜娇儿正怔愣间,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突然撞进了脑海里,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从在末世里摸爬滚打,攒下庞大物资的囤货大佬,穿到了这个不知名朝代的山沟沟里,变成了一个跟她同名同姓、带着三个孩子的……后娘?
原主姜娇儿,通县治下姜家村人,因好吃懒做,刁蛮粗俗,眼光却极高,长到十八岁都没人来提亲,不得已带着瘸爹,嫁给了一个二婚的男人。
这男人虽是二婚,长相在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秀气,又有体力,原主早就慕名,哪怕婚后要带三个孩子她也主动送上了去。
结果刚拜完堂入了洞房,原主馋男主身子,恶狼上前还未扑到食,恰逢征兵,新郎就被征去当了兵,一走就是两年,留下好赌成性的婆婆王氏,三个四岁的孩子,尖酸刻薄的兄嫂,以及两年的干旱饥荒。
而她穿越的契机,源于王氏欠下大笔赌债,卷了家里所有钱财跑路!
债主多次上门讨债,见原主有几分姿色就想卖去青楼,原主死活不从,想要卖掉大儿子沈云升抵账,遭到三个孩子激烈反对。
原主本就脾气暴躁,对孩子们非打即骂,气急之下将沈云升按在水缸里,致使他昏了过去。
一个听到声音前来的婶子看不下去,两人争执起来,原主被一把推倒在地,脑袋磕在一块石头上,当场就死了。
姜娇儿深深吸了一口气,被这情况搞得是一肚子无语。
那厢把原主推倒的孟婶子正查看沈知宝的情况,最后摇了摇头,“没气儿了!”
沈云升和沈小甜大哭起来,一时周围村民责骂声更大,姜娇儿头皮发麻,连忙上前去看。
她见沈知宝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眼睛一亮,“让开,他还有救!”
沈云升两兄妹拦在沈知宝面前,一脸倔强又警惕,孟婶子也盯着她不放,骂道:“你又干什么!
孩子已经被你淹死了,你还嫌不够吗?”
姜娇儿不跟他们废话,先趴在沈知宝胸腔听他的心跳,又捏住他的鼻子,深吸一口气渡了过去,再双手交叠,在他胸骨中段进行心脏按压。
众人哪见过这种救人的方式,顿时哄闹起来。
“二郎媳妇,你想干什么!
小宝已经死了,你连他的尸体都不放过吗?”
“你也太狠毒了!
就算你不疼他们,可孩子还这么小呢!”
沈云升闻言惶惶不安,上前推了姜娇儿一把,和沈小甜一起挡在沈知宝面前,“我不许你动大哥!
你滚开!”
姜娇儿只好说了一句:“我是在救他,他还有气!”
“哪有这样救人的?”
孟婶子呸他一口,“就算这孩子还有气,叫你这么一压,也压死了!”
姜娇儿见解释不清楚,索性闭了口,直接将人给扒开,她又给沈知宝渡了口气,按压他的心脏,如此反复几次,直到沈知宝从肺间重重咳出一口水来。
“咳!
咳咳——” “知宝!”
“大哥!”
孟婶子和两兄妹喜出望外,连忙将沈知宝扶了起来。
姜娇儿也松了口气。
一来就摊上人命,虽然不是她杀的,但此时此刻,她确实是“姜娇儿”无疑,人真要死了,她怕也不能善了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二郎媳妇还挺有本事,居然真将人救活了。
我看她也没坏到底嘛!”
有人不同意,“她哪有那么好心,这是怕人真的死了,被人抓走抵账!
你看着,等一会儿要账的人可就过来了!”
三个孩子年纪虽小,但在原主打骂下,都心思通透,闻言立刻躲到了孟婶子身后,警惕地盯着姜娇儿。
姜娇儿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得篱笆院外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
“人呢!
孩子呢!
等半天了,怎么一点人影都没有!”
讨债的人来了。
李赌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赌棍,王氏就是输给了他一大笔钱,他带着两个跟班,挤开围堵的人群,一眼就瞧见了沈知宝。
“得了!
我自己来带人,快点,把那孩子带走!”
沈知宝满脸恐惧地往后缩。
两个跟班大步上前,一道人影却拦住了他们。
姜娇儿道:“李老大,我改变主意了!
孩子我不卖了,你再宽限我几天时间,我婆婆欠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给你。”
李赌头上下打量她一眼,嗤笑道:“你真要有法子换钱,之前何必还说要卖孩子?”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邻居大声道:“就是啊!
二郎媳妇,你瞧你这里家徒四壁的,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你拿什么还钱?”
“再说了,你什么性子大家都知道,你不赖账就不错了,还还钱?
哈哈哈……笑话!”
姜娇儿:“……” 李赌头因着这笔赌债,跟原主扯皮了好几天,此刻已经没什么耐性了,直接就要过去抢人。
看着挡在前面不肯让步的人,李赌头不耐烦道:“先前已经说好了,你把孩子给我,这债就一笔勾销,你说不卖就不卖,把我当什么了!”
“把孩子给我!”
姜娇儿不肯,“我说了,再宽限我几天,我一定会……” “老子宽限给你的时间够长了!”
李赌头怒道,“好!
你不肯把孩子给我,那你就自己跟老子走!
老子把你卖窑子里去,也够本了!”
他指挥着跟班抓人,跟班撸着袖子气势汹汹上前,迎面却是一只粉拳,跟班见此大笑:“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嘿……” 话音未落,那只拳头就重重击在他腰间软肋处,他痛得龇牙咧嘴,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姜娇儿三下五除二的,将另外一个跟班也给解决了。
众人哗然。
李赌头一边骂一边上前:“没用的东西,连个女人都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