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潦的她步步沦陷》林瑶瑶任挚全集阅读_《潦的她步步沦陷》全章节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潦的她步步沦陷》非常感兴趣,作者“话梅”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瑶瑶任挚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林瑶瑶暗恋陆子安多年,终于决定告白!为了创造与暗恋对象的相处机会,她主动招惹上北

小说:潦的她步步沦陷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话梅

角色:林瑶瑶任挚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潦的她步步沦陷》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话梅”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北都城九月中旬,中午气温还有30度。林瑶瑶穿着高定无袖连衣裙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她头发长度到腰部,微卷蓬松,轻薄的刘海到眉毛的位置,眼睛又圆又大,眼睫又翘又密,瞳色稍浅,鼻头小巧,嘴唇圆润饱满,看上去俏皮又灵动。林瑶瑶不高,特意穿了双小细跟配这条裙子,又把到大腿中部的裙摆稍稍提了一点,希望这样视觉效果能更好一些。很快,一个穿着白T运动裤的男人进了咖啡厅,笑着跟林瑶瑶打招呼。林瑶瑶暗恋陆子安,下意识想起身,又因为不想显得太倒贴克制住了,尽量表现的优雅从容……

评论专区

回到古代当匠神:其他人喷的都略过,你麻痹做个建筑,附加属性不是搞基就是龙阳,离了**你麻痹的书都不能写了是吧,那么想卖py出去当二椅子啊,写你麻痹的小说啊。

我是如何当神豪的:算是有点新意的神豪文,除了一张无限金额银行卡之外没有其他外挂。虽然本质上还是泡妹子那一套,但是妹子也不是见到神豪就倒贴。ps 美女太多了吧,各种90分以上的美女,我就想问是谁打的分。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31 中译中《金光布袋戏》

潦的她步步沦陷

第1章 骚里骚气的霸总

北都城九月中旬,中午气温还有30度。
林瑶瑶穿着高定无袖连衣裙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她头发长度到腰部,微卷蓬松,轻薄的刘海到眉毛的位置,眼睛又圆又大,眼睫又翘又密,瞳色稍浅,鼻头小巧,嘴唇圆润饱满,看上去俏皮又灵动。
林瑶瑶不高,特意穿了双小细跟配这条裙子,又把到大腿中部的裙摆稍稍提了一点,希望这样视觉效果能更好一些。
很快,一个穿着白T运动裤的男人进了咖啡厅,笑着跟林瑶瑶打招呼。
林瑶瑶暗恋陆子安,下意识想起身,又因为不想显得太倒贴克制住了,尽量表现的优雅从容。
“你怎么知道我只喝冰美式?”
陆子安神情有些意外。
林瑶瑶心下一喜,尽管是她了解面前这个男人所有喜好特意帮他点的,嘴上却说:“我就随便帮你点了一杯,你喜欢就好。”
陆子安脸上的笑容爽朗又张扬,他一脚勾开椅子,懒散的坐下,拿出手机:“我问问我表哥到哪里了。”
林瑶瑶见他并没在意自己的打扮穿着,有些失望,低头抿了口咖啡。
好一会儿,陆子安才放下手机,他靠在椅子上,双手环抱胸前,目光终于放在林瑶瑶身上了,上下打量一番,挑了挑眉。
林瑶瑶不好意思的别过眼,被暗恋的人发现自己的小心机真是又兴奋又局促。
陆子安笑道:“你不知道我表哥什么人品,你敢穿这样?”
林瑶瑶心里翻了个白眼,老娘是穿给你看的!
陆子安见林瑶瑶面色突然沉了一下,还以为小姑娘害怕了,悠悠补上一句:“没事儿,我表哥不敢对你下手。”
一辆红色玛莎拉蒂跑车停在路边,林瑶瑶见陆子安隔着玻璃向外面挥手。
一个男人下车,近一米九的身高,一整套酒红色西装,带钻的袖扣隔着玻璃都快闪瞎了林瑶瑶的眼。
陆子安的表哥,任挚,北都城太子圈领头人,倒不是因为他是最有钱,或是最有权的,是因为他最会玩。
不管是玩女人,还是玩投资,都让这群公子哥甘拜下风。
林瑶瑶从小生活在成蜀,也是上半年高考才回的北都,不过任挚这人的名号,在她回北都的前夕,可是被她妈妈卿蓉特地告诫过不能招惹的人之一。
就在她回北都后,也从堂哥口里听过任挚的大名,一向温和待人的堂哥林琢,把任挚的名字和“畜生”二字连在一起,可想而知此人算不得是“人”。
林瑶瑶本来跟这个任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可是因为暗恋陆子安,硬是把主意打到了任挚身上。
事情是这样的,任挚最近投资了个全国大学校园练习生选拔的综艺活动,学校服装设计社团想获得本校区比赛的服装赞助权,可是找过活动负责人好几次,都被拒绝了。
身为社员的林瑶瑶听说后,想着任挚是陆子安表哥,立马揽下这事儿,这找陆子安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任挚还没到门口,陆子安已经屁颠屁颠迎上去了。
林瑶瑶没想到,传说中的任挚居然长得挺好看。
任挚黑发浓眉,薄唇,高鼻梁,一双桃花眼勾人摄魄。
他下颌线有些钝,又显得没那么女气。
他的西装应该是定制的,很完美的展现了他的宽肩窄腰大长腿,以及各处的肌肉曲线。
能看得出,他很注重外表。
不过在林瑶瑶眼中,这个近三十岁的老男人就是不正经,还骚里骚气的。
林瑶瑶在他们走过来时,主动站起来,毕竟任挚也算是长辈,该有的基本礼貌还得有。
林瑶瑶妈妈是地道的成蜀人,她半个北方人血统一点没遗传到,身高只有163,骨架还瘦小,任挚跟面前站着时,她感到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特别是他那毫不掩饰的浪荡眼色,像是要把人看穿似的。
林瑶瑶淡淡的瞥过眼去。
陆子安身为一个男人,还是任挚的表弟,一眼就琢磨出任挚内心的想法,他立马介绍:“这是林瑜,林爷爷的孙女,林瑶瑶。”
话外之意就是,表哥,这人你惹不得。
林瑶瑶爷爷林瑜是当官的,官位还挺大,退下来以后林家长子林柏上位,林家次子林渊98年下西南地区经商,林家二子一个有权,一个有钱,所以身为林渊的独女,林家这代唯一的女孩儿,林瑶瑶还真没人敢惹。
任挚听罢,反而向前又走了半步,伸出手:“任挚。”
林瑶瑶回过眼,任挚贴自己很近。
任挚本来就高,身材比例也好,腰部位置差不多快到林瑶瑶胸口。
所以,现在他伸出的手差不多快贴上林瑶瑶的胸部了。
林瑶瑶面色沉稳稍稍的退后一点,才伸出手:“任叔叔好,我是林瑶瑶。”
白嫩的小手只是轻轻碰了任挚一下,林瑶瑶立马收回手,嫌弃之意一点也不收敛,特别是那句“林叔叔”。
见任挚在女人面前吃瘪,陆子安越发觉得好笑,不过还是招呼俩人坐下。
任挚坐下,目光没从林瑶瑶脸上挪开过一秒,笑道:“哪个yao?
窈窕淑女的窈?”
这话配上他的桃花眼,妥妥的调戏。
“玉仙瑶瑟夜珊珊,月过楼西桂烛残。”
林瑶瑶眼中有丝不虞之色,“这个瑶。”
谁不知道任挚连个大学文凭都没有,林瑶瑶妥妥的咬文嚼字,挖苦他。
任挚眉梢微挑,修长的手指在陆子安面前敲了敲。
他脸上没有一丝不痛快,带着笑意道:“这小姑娘什么意思?”
陆子安憋笑:“王字旁的瑶。”
“哦。”
任挚了然的点头,目光再次落在林瑶瑶脸上,含笑称赞,“古诗词背的挺好,不错!”
林瑶瑶抿着唇道:“谢谢任叔叔。”
“差辈份了啊,叫声哥就行。”
任挚心情很好,这个小女人好对他的胃口,特别是心中不快还硬装恬静的模样。
林瑶瑶抬眼看他,正对上他满含春色的眼,心中更不爽了,没搭话。
陆子安看着俩人,一人满身自在,一人满身不自在,像是发春的狐狸和炸毛的小奶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