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宋觅宋觅)_(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完整版免费阅读

宋觅宋觅是《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岁欲”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宋觅是小说《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的主人公,精彩内容皆是围绕主角编写,“岁欲”是

小说: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岁欲

角色:宋觅宋觅

热门新书《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岁欲”所著的霸道总裁分类小说。文章简述:【光安银行】尊敬的宋觅女士,您在我行的个人信用卡已逾期2日,总欠款金额156532.09元,请尽快还款。收到这条短信时,宋觅刚止住好一阵剧烈的咳嗽,一瓶廉价止咳液拿在手里还没拧开,指上动作停住。宋觅腾出一只手,拿起手机扫一眼后,把屏幕一转倒扣在桌面上。不由得长长吁出一口气。拧开止咳液,倒进带有刻度尺的瓶盖里,还没来得及喝就听到有人叫她……

评论专区

剑灵圣仙:这书很好,修仙和魔法的冲突,特别新颖,在纵横上了好几次榜单,成绩不错,扫书时候看到的,推荐给大家,作者曾经是起点飞卢大神,这本书也已经漫改,成为神作指日可待!

与天同兽:到大荒界之前可看,重生女主和拣来的神兽妖宠到处造的故事,吃喝日常,有点平淡,治愈文,大荒界之后,男主化形,成了标准的女频,弃文。

我的创业时代:看见主角是个胖子就看不下去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好甜1

【光安银行】尊敬的宋觅女士,您在我行的个人信用卡已逾期2日,总欠款金额156532.09元,请尽快还款。
收到这条短信时,宋觅刚止住好一阵剧烈的咳嗽,一瓶廉价止咳液拿在手里还没拧开,指上动作停住。
宋觅腾出一只手,拿起手机扫一眼后,把屏幕一转倒扣在桌面上。
不由得长长吁出一口气。
拧开止咳液,倒进带有刻度尺的瓶盖里,还没来得及喝就听到有人叫她。
“宋觅,主编叫你!”
……这个点?
快下班的点准没什么好事。
宋觅急忙起身,一不小心碰倒止咳液的瓶子,里面棕黑色的粘稠液体一股脑洒出来,弄得到处都是,资料、衣服、桌面、身前佩戴着的工牌。
她来不及细细收拾,宋觅抽出几张纸,一边擦工牌一边往主编办公室走去。
随着擦拭,工牌上的黑色字体清晰显出来。
白日出版社·策划编辑:宋觅。
手心里捏着两个纸团,宋觅推开主编办公室的门,主编邱丹盯着电脑屏幕没转眼:“所有的选题我全部看完后,就你的一个没过。”
“啊?”
听到宋觅略吃惊的语气,邱丹缓缓抬眼看她:“有什么问题吗?
你提交上来的这十本书,要么是题材敏感不适合出版,要么就是数据烂得没眼看。
你告诉我,总收藏才两千的文出版后能有几个人买?”
“校园文只是在网站数据凉而已。”
宋觅强忍着喉间痒意解释,“我做过市场调查,近三年的校园文销量都很不错,甚至有的作者光预售就有十几万……” “十几万的预售那是微博粉丝上百万的头部作者!”
邱丹打断她,手指笃笃地敲三下桌面,“而你报上来的这两本校园文,全是新人作者。
宋觅,你做出版这一行也两年了吧?”
宋觅闭着嘴闷咳两声,低低嗯一声。
邱丹站起来,拿起她的那一份选题策划,绕过办公桌来到她面前,“那你也知道,咱们就是靠出版销量吃饭,所以多盯着那些高数据的文好吗?”
确实。
宋觅很清楚,自己的工资完全和书籍的销量划等号,“好。”
“重新做一份选题策划,发我邮箱后再下班。”
邱丹把旧的策划书塞到她怀里。
宋觅偏过头,开始剧烈咳嗽。
邱丹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也不想让你拖着病恹恹的身体加班,但接到最新的消息,说有大领导最近会下来突查,白日作为集团旗下最大一家出版公司,指不定就在枪口。”
大领导?
宋觅好奇,问:“多大的领导?”
“听说是谈西泽谈总。”
只要在渡城,就没有不知道谈西泽的,这三个字实在太经常被提起。
毕业于欧洲有名的G5超级精英大学,伦敦大学学院,专业成绩年年第一,取得一等荣誉学士本科学位和研究生Distinction学位。
读书期间发表过二十多篇国际顶刊顶会论文,多位金融老前辈数次给予高度赞誉,并预言他会成为界内的传奇人物。
所有的预测都在谈西泽回国后得到印证。
在他接手英达集团的三年时间,取得资产年年翻盘的惊人成绩,迅速跻身成为富豪榜第一的神秘人物。
至于为什么会说谈西泽神秘,因为他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面,关于他通篇的报道,都只是密密麻麻文字,再牛的媒体,都没能弄到一张他的照片放在金融版面。
“不至于吧。”
宋觅说,“英达涉及那么多行业,房地产,珠宝,娱乐影视啥的,不至于跑来一个出版公司突查吧?”
邱丹耸耸肩:“谁知道,万一呢?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都要打起百分的精神,把工作做出色,谈总真下来突查,我们也能拿出点成绩来。”
宋觅点头:“好。”
— 在厕所洗完手,宋觅一路捂着嘴咳嗽着回工位,桌面上的手机正在响。
她的男朋友盛开许打来的。
“宝宝,我想给你说个事情,你不要生气啊。”
盛开许带着浓浓歉意的声音传来。
“什么事?”
“领导要我加班,估计会很晚。”
盛开许说,“我不确定到底几点能下班,所以没办法来接你去过一周年的纪念日了。”
宋觅抽出几张纸,擦着桌面上剩余的止咳液残渍:“没事啊,又不是多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会生气。”
她扫一眼手边的选题策划:“实不相瞒,我今晚也要加班。”
盛开许如释重负般松口气:“那就好!
放心,今晚的惊喜会留到明天给你的。”
“好。”
宋觅心里一暖,用手掩着嘴轻声道,“一周年快乐。”
挂掉电话,旁边的同事楚佳转过头,关切地笑着问她:“你又要加班啊?”
“对啊。”
宋觅耷着眉眼,“听说谈西泽会下来搞突查,我总不能拉所有人的后腿。”
只要说到谈西泽,公司里的女同事永远都很兴致勃勃,楚佳也不例外:“谈总超级帅啊,被誉为行走的建模脸!”
行走的建模脸……那是得有多帅啊。
宋觅睨她一眼:“你见过?”
“那倒没有,但是所有传言里没有说他长得丑的,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再帅的资本家也是资本家,无情的吸血机器。”
宋觅捏着脏掉的纸巾丢进脚边垃圾篓里,“呵呵,我今天的班就是为他加的。”
“说得也是。”
楚佳挎上包起身,“我下班啦,你争取早点弄完。”
“好。”
楚佳走出去没两步,又折回来:“天气预报说会下雨,今晚你尽量就不要去兼职了。”
新的一份选题做出来后,宋觅揉着酸疼的肩膀,看见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跳到九点半。
她加快动作,把选题发到主编邮箱里。
今晚她是全公司最后一个下班的。
时值深秋,宋觅一出写字楼,就感觉到一阵萧瑟凉风迎面吹来,激得她下意识缩缩脖子抱紧双臂,快步朝停电瓶车的车棚走去。
宋觅翻出包里的钥匙,解锁,从坐垫下的储物格取出一顶白色的安全帽,帽顶有两只可爱兔耳朵。
戴好安全帽,宋觅骑到电瓶车上,单脚支地稳住平衡,却久久没有出发。
她在纠结,纠结直接回家还是兼职接几单外卖。
放在两个月前的话,宋觅绝对不会为这种事情烦恼,那时候的她还是个衣食无忧的富小姐,家中不算特别有钱,但也实打实算中产阶级,年收好几百万。
怎么会像现在,穷得微信零钱只剩下九块,而她和整个家背负的债务却是上千万。
如果家里没破产就好了…… 算了。
没工夫伤春悲秋,有这时间都能接一单外卖挣个几块钱了。
宋觅拿出手机打开外卖接单app,一边掩嘴咳嗽一边刷新订单页面。
很快,她抢到一单。
从附近的一家药店取货,送到五公里以外的一处小区。
宋觅收好手机,转动钥匙,双脚放到脚踏上,拧动右边把手出发。
药店距离她的地点很近,只有几百米,她在路边停好电瓶,把黄色的外卖服从储物箱里拿出来穿上。
进店的时候,店员正把一盒避孕套往塑料袋里装。
宋觅停在长长的玻璃柜前等,一阵浓浓痒意窜上喉间,她偏过脸咳嗽的那一瞬,偶然看见袋中避孕套盒子上的型号,特小。
店员系袋打结好后,把袋子递过来,宋觅接到手里转身离开。
秋夜温度转低,骑车时吹来的风更是像一把一把的小刀子,刺得脸和手都生疼。
等到目的地小区时,宋觅的双手已经失去知觉,十指发麻。
这个小区可能在搞电路维修,四周黑灯瞎火的,只有住户家中透出些许灯光,不足以看清脚下的路,宋觅一个不注意就绊到东西,重重朝前摔倒在地。
手里的塑料袋都甩出去好几米远。
摔下去的时候头碰到路灯杆上,幸好戴着安全帽,不然得磕出个大包,但还是被碰撞的力量反震得头皮发麻。
手肘传来火辣辣的痛,指定破了皮。
宋觅打开手机电筒,面前一亮就看见地上有一只白色兔耳朵,她下意识一摸,就摸到帽顶的断裂处。
这可是盛开许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有点心疼。
订单剩下时间不多,宋觅捡起那只断耳从地上爬起来,朝前快走几步,弯腰捡起塑料袋。
进电梯后,她把袖子拉起来,手肘反过来一瞧,果然摔破好大一块皮,小粒而密集的血珠子子正在外渗。
痛感明显,这让宋觅有点失神,她低头看着手里捏着的那只兔耳,脑海里浮现出盛开许的脸来,总觉得有些许不安,一颗心惴惴的。
叮的一声提示音后,电梯显示到达18层,宋觅回过神来。
过道里明亮安静,宋觅低头查看着外卖单上的详情,1802户,盛先生收。
盛?
和她男朋友同姓。
不知为何,看着那个盛字,内心的不安变得越来越浓。
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
害,怎么会呢?
盛开许告诉她今晚还在加班,他做IT的,成天跑代码,并且刚刚实习不久,加班晚也正常。
再去看外卖单上的客户号码,平台为保护个人**,所以号码的中间四位被*号打码,但从最后四位还是能分辨出那并不是盛开许的手机号。
呼。
果然是她多疑,应该是太累的缘故。
宋觅咳嗽两声,抬手按响门铃,十几秒后,里面传来脚步声。
门从里面被人拉开。
“您好,您的外——” 宋觅的话卡一半在喉头,眼神怔住,看着门里只裹着一条浴巾在腰间的盛开许。
手里的塑料袋正好递到他胸口处。
盛开许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珠,他的表情变得很精彩,开始直接愣住,然后有一丝慌乱,最后才露出标志性的暖男笑容:“宝贝,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
宋觅递袋子的手没有收回,语气算得上平静,“这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的吗?”
她扯扯嘴角,冷笑:“不是说在公司加班吗?”
盛开许直接被问得说不出话。
就在沉默像瘟疫般扩散时,一叠脚步声再次传来,宋觅偏头,目光越过盛开许的肩膀,看见正朝外走来的女人。
女人停在盛开许的身边,双手挽上他的胳膊问:“怎么啦,开许?”
开许?
叫得还挺亲密。
也是,毕竟都发展到这种地步的关系,能不亲密吗。
宋觅眼睛直直盯着女人挽着盛开许的手,他没有抽出来,像是在默认告诉她一件已经实锤的事情—— 他出轨了。
在和她相恋一周年的这一天。
“盛先生。”
宋觅举高手中的袋子到他下巴位置,微微一笑,“您的外卖。”
盛开许迟疑地抬手,想要接过,在他的手指快要触碰到袋子时,宋觅突然收回,紧跟着直接扬手把装有避孕套的袋子砸到盛开许脸上。
“死渣男!
!”
袋子啪地一下掉到地上,盛开许被砸得人直接懵住,倒是旁边女人尖叫一声:“你干嘛!
你疯了吗!”
宋觅没理她,又把手里那只兔耳朵朝盛开许砸过去。
这下没砸到,被他成功侧身躲开。
多一秒都不想再看见这对男女,宋觅直接摘掉头上那顶安全帽,丢到盛开许的脚下。
一声哐当后,她转身离开。
出单元楼后,宋觅冒着寒风行走在黑黢黢的小区道路上,身体忍不住在轻微发抖,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气的。
想到盛开许和小三并肩的模样,她就气得牙痒痒。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她审稿无数,什么样类型的小说都看过,可没有哪一本中的情节会像今天这一出,如此抓马魔幻。
男朋友在周年纪念日出轨。
而她……给他和小三跑腿送套?
光听描述都会血压升高的事情,居然会真实发生在她身上,说真的,她在某一瞬间觉得当场去世直接出殡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一路走出小区,视野才渐渐变得敞亮,宋觅没有心情再跑单,胸口闷得不行,咳嗽也越来越凶,只想快点回家喝口热水。
朝着停在路边上的电瓶车走去,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宋觅的脚步不由变慢,她看见电瓶车的正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限量款的宾利。
黑色的布鲁克林,还…还是连号的车牌!
这得多少钱?
廉价破烂的小电瓶停在这样的豪车后面,就形成一种无声的鲜明对比,把她的穷突出得格外无所遁形。
她隐约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豪车副驾上有人,以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个侧影,长长头发挡着女人的脸,只见女人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可见哭得有多么伤心。
宋觅停下脚步,单手插着腰长长叹一口气,感慨道:“坐这么贵的车还哭,不行就让我来。”
就在这时。
倏地,身后落地一身男人的轻笑。
被突然的动静吓到,宋觅受惊回头,看见一位皮骨俱佳的男人立在树下看她,眉眼间有几许玩味,慢条斯理地问她。
“让你来?”
宋觅有些尴尬,生硬地解释:“……让我上去哭。”
“行。”
他笑,“那你上去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