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想郁想(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全本阅读_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全集阅读

《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故筝”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郁想郁想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内容介绍:《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小说是一本言情文章,小说是由著名作者“故筝”亲笔创作的,

小说: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故筝

角色:郁想郁想

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故筝”的一本新书《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故事精彩片段如下:郁想睁开双眼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淦,好晕!这时候斜里突然伸过来一只手。那只手带着养尊处优的,玉石一样的莹润和白皙,她垂下目光,甚至还能瞥见薄薄皮肤下透出的一点淡青色血管。这时候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勾,郁想衣领上的那个蝴蝶结,就这样被勾紧了,一下勒得她有点喘不过气。郁想:“咳咳咳……”她甚至能看见那只手的手背上,因为用力而微突的青筋。毫无疑问,这是一只男人的手,其中蕴含着强悍的力量……

评论专区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要专一就专一,要水晶宫就水晶宫!别打着专一的牌坊去做水晶宫的事!而且对女主累觉不爱,塑造得灰常失败,你能想象看到女主章节都跳着看的感觉吗?剧情有毒点,文笔还行,书荒可看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仔细看了里面附的地图,终于明白了村夫之间的械斗和双花红棍是什么意思。

大宋终结者:作者凑最近精日汉奸的热点,给大汉奸钱谦益洗地,满清都看不上这种贰臣,作者即不是汉人也不是满遗不晓得什么属性了

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

第1章 炮灰郁想

郁想睁开双眼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淦,好晕!
这时候斜里突然伸过来一只手。
那只手带着养尊处优的,玉石一样的莹润和白皙,她垂下目光,甚至还能瞥见薄薄皮肤下透出的一点淡青色血管。
这时候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勾,郁想衣领上的那个蝴蝶结,就这样被勾紧了,一下勒得她有点喘不过气。
郁想:“咳咳咳……” 她甚至能看见那只手的手背上,因为用力而微突的青筋。
毫无疑问,这是一只男人的手,其中蕴含着强悍的力量。
……那么问题来了。
我的床上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

我可是一个优秀孤寡选手啊!
“清醒点了吗?”
男人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嗓音清冷,带着点玉石之声的味道。
郁想艰难地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然后艰难地抻直了脖子。
“松手。”
她轻声说。
但出口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这是她自己的声音没错,可那声音沙哑得要了命。
像是一口气干了半锅火锅,再吹了半箱酒,最后还得加个冰淇淋的餐。
这时候,郁想听见了头顶一声清晰的嗤笑。
然后那只手也就真的松开了她。
郁想一下摔了回去。
柔软的水床震了震,不疼,却有点懵。
郁想先抬起软绵绵的手,给自己松了松领子,这才觉得喘气顺畅了很多。
甚至,隐约间还能嗅见一点乌木混着茶香的气味。
“现在知道怕了?”
男人的声音冷冰冰地再度响起。
郁想这才又抻直了脑袋,眼眸一抬。
头顶上昏黄的灯光打下来,将那个坐在她身边的男人笼在了其中。
这一眼,男人俊美且矜贵的模样就直直冲入了她的眼眸中。
男人像是刚冲过水,头发全**,额前一点碎发零落地贴住额头,更衬得下面被水意打湿的眉眼俊美且冷锐。
他有一双深棕色的眼眸,右眼眼白处落下了一点红痣,像是在某个时刻,不小心溅进去了一点艳色的颜料。
这是一个看上去相当贵气的男人。
和显得有些凌乱野性的发丝不同,他的脖子以下都穿得相当的一丝不苟。
烟灰色条纹西装完美包裹住了他的身躯,肩宽,挺拔。
搭配银质领夹的黑色领带后,是隐约可以窥见的突起的喉结。
而在他的胸口口袋处,还别了一方手帕。
像个禁—欲且高高在上的老派绅士。
郁想对奢侈品牌了解不多,但大概也能看得出来,男人身上的穿戴都价值不菲。
所以。
是哪位好心人,把一个身材好、长得帅的男人送到了我的床上?
是爽完就可以走的那种吗?
郁想在脑子里口嗨了两句。
但没想到她的脑子还能回答她: 【是我】 一道清晰的机械声,在郁想的大脑中响了起来。
郁想:?
郁想:?

什么鬼东西?
那道声音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是书号034211的管理员小圆,有些人类也会称呼我为系统,我将负责管辖你在这个世界里的一切剧情走向】 它冷冰冰地往下说:【你进入了一本名为《腹黑总裁宠爱逃不掉》的小说,你现在叫郁想,24岁,是这本书中的重要炮灰女配。】 炮灰女配也能叫“重要”?
说这鬼话的时候,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郁想面无表情地吐槽。
【不会痛】 【你是推动男女主剧情发展的重要工具人。
每当女主被她的姐姐算计,最后倒霉的都是你。
如果没有你,女主将在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中,损失一条腿、一只眼睛、一身清白,还有一份工作……】 郁想:?
这本书,她还真看过!
从小广告点进去的,看的过程中,一边疯狂抠脚趾,一边上头。
这是一本古早狗血霸总文。
清纯女主经历无数波折,才最终和腹黑男主在一起。
敢情现在女主受的罪一大半都得分给我?
不是分给一个炮灰。
而是分给一个真真切切有名有姓的人!
郁想:我可以不干吗?
【不可以,如果你放弃不干,你的灵魂就会被遣回原本的世界,可是在那个世界里,你马上就要死了】 郁想这时候仔细回想了一下书中的剧情。
没记错的话,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炮灰,因为不甘沦为笑柄,次次都代替女主受过,最后黑化了,在和女主的斗争中,被男主设计弄死。
郁想:我必须得按照剧情来扮演这个角色吗?
【是的】 郁想:?

累了,爱咋咋地吧。
反正都是个死么。
系统并没有因为她的消极怠工而发怒,只是继续用冷冰冰的腔调提醒道: 【现在,你在储礼寒的床上】 郁想一个清醒了。
储礼寒!
这个名字…… 这不是男主的大哥,全文的最大反派吗?
原作者在这本书中,曾花费了大量的笔墨来描绘这个男人怎么出身矜贵,长相俊美。
这是为了在后文,揭穿他的真面目,让读者看清楚这副禁—欲斯文的皮囊下,是狠戾无情和神鬼莫测的手腕,从而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反转。
反不反转我是不知道了。
但这人是真的狠。
“谁派你来的?”
这时候,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而郁想脑中的那道系统音也消失不见了,大概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不听系统的话,在这个世界是会被剧情狠狠扇一耳光的。
“谁派你来的?”
郁想重复了一遍男人的问话,然后再抬眸,缓缓地合眼,再睁开。
眼底的朦胧水意也就涌现出来了。
这让她看上去晕乎得像是脑子都不清醒了。
男人:“……” 男人:“想用这么拙劣的手段糊弄过去?”
郁想舔了舔唇。
她的嘴里只有一点淡淡的酒香,看来喝得并不多。
也对,原著剧情里是女主的姐姐在酒里下了药,结果让郁想给喝着了。
所以她会觉得晕,是因为药,而不是酒。
那就好办啦。
我要是个臭酒鬼,我都不想亲我自己。
郁想轻轻抿住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默默地揪开了领子,并狂野地扯崩了三颗扣子。
她垂头看了一眼。
白色蕾丝边儿,没有多余装饰。
很好。
这个同名同姓的女配,还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万一里面是个豹—纹,那不就尴尬了吗那不是?
储礼寒冷冷地看着她的动作,下了定义—— 贼心不死。
不过郁想的确是有资本的。
她很年轻,皮肤紧致且白皙如雪。
而且作为一个古早文女配,她有着比女主更漂亮精致的面庞,有着比女主更招摇婀娜的身材,一看就是个可恶的小妖精。
我都忍不住爱我自己。
郁想咂嘴。
按照原剧情。
储礼寒其实也中了药,但这个男人很讨厌别人算计他,所以他表现出了超强的意志力,生生憋住了。
倒是看够了炮灰女配狼狈的丑态。
第二天。
虽然两个人什么也没做,但门一开,无数媒体突然涌入,这下是长了嘴都说不清了。
像储礼寒这样高贵的人物,沾上了个炮灰女配,还因为不正规用药病了一场,当然是老大不高兴的。
储礼寒出于脸面的考量,和女配订了婚,但却从来不过问她的事。
当时还有读者在猜,储礼寒是不是其实喜欢女主。
女配呢,也确实不太聪明。
她一心暗恋男主,但想着储礼寒长得好,出身也好,还是正儿八经的豪门贵公子,父母强强联姻生下来的那种正经婚生子。
蹭蹭储礼寒的光环也不错。
结果得来的就是,储礼寒连带储礼寒他妈、他外公等等人,都烦死了她。
以至于她被男主设计弄死的时候,压根没人帮她。
但郁想还是很佩服这个角色的。
至少最后黑化了,还晓得反抗嘛。
就是这个对抗的对象不太对啊,你找女主的麻烦干什么呢?
直接硬刚男主,它不香吗?
这边郁想还在慢吞吞地回忆剧情。
那边储礼寒却感觉到了加倍的焦躁,这种焦躁,在发现郁想一动也不动之后,更快速地翻了个倍。
储礼寒蜷起手指,用力按了按床沿。
他看郁想。
郁想在发呆。
储礼寒心头的火气也翻了倍。
他的手机卡没了信号,室内电话线被切断,酒店玻璃为了防止客人跳下去又牢牢锁住了。
他又看向了郁想。
郁想在发呆。
储礼寒终于抬手扯松了领带,他的喉头滚动,露出了一小片胸膛。
郁想还在发呆。
储礼寒:“……” 这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
她竟然没有趁机来缠住他。
这会儿系统倒是感知到了储礼寒身上几乎压不住的戾气,系统:…… 她为什么还不害怕?
这时候郁想似乎终于感召到了他们的情绪,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唇开开合合,她说:“我没有醉……” 她估摸着这会儿药性应该达到最高值了。
储礼寒把自己憋坏没关系,她可不能憋出毛病啊!
她轻轻曲起手指,虚空比划:“我只喝了这么一点点,一点点……” 还在装?
储礼寒的眸光更加冰冷。
郁想这时候蜷了蜷手指,揉起了额角。
因为有点用力,很快她的指尖和额角就都染上了一点绯色。
她说:“是药……不是、不是酒……” 我当然知道是药。
储礼寒竭力保持着清醒,问:“谁给你的药?”
别看他看上去依旧身形挺拔,神情理智。
但其实浑身的血液都伴随着心脏的咚咚,朝四肢百骸蔓延去了,带着压不住的汹涌之势。
郁想双眼朦胧地望着他,答非所问:“吃药,会生病,以后会变得不行,不行……” 郁想的声音仿佛魔鬼低语萦绕在耳边。
储礼寒:“……” 不过他也根据这段话推测出来,这个药可能对身体的伤害很大,硬憋着不是最好的解决途径。
储礼寒这才真正打量起了郁想。
金色的眼影被枕巾和生理泪水晕开了,长卷的睫毛打湿后,楚楚可怜地贴住了眼尾,好像将那里都拉得长了一点,于是从眼角泄出了两三点缱绻的光华。
水迹再混着眼影闪片,就像是在白皙的脸庞上洒落了几点清冷的光,更显得可怜引人撷取了。
她的脖颈修长。
陷入柔软的枕头后,也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再往下,则是更晃眼的一片白皙了。
这和酒会上那个打扮得夸张庸俗,一举一动都上不了台面的女人,好像以黑夜作为分界线,清晰明了地划成了两个人。
……倒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
这时候郁想好像察觉到了他的一点态度变化,于是攀附住他的手臂,慢吞吞地爬起来,朝他亲了上来。
储礼寒不快皱眉,难以忍受地往后躲了躲。
但女孩子的吻只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手指上。
她好像完全没有亲吻的经验。
她也并不想亲吻他的唇。
她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笨拙地亲了两下他的手指,还像小狗一样轻轻舔了舔。
储礼寒指尖一抖,然后紧紧绷住了,一个用力,反手将郁想牢牢扣回了床上。
系统对这一幕见怪不怪。
该大反派有着极为强悍的意志力,且对郁想极为厌恶,说不碰他就绝不会……嗯?

这个年轻且矜贵的男人,一手按着郁想,另一边单手彻底扯开了领带,脱下了外套。
虽然里面的衬衣依旧纽扣整齐。
但已经足够让系统震惊了。
储礼寒这时候终于松了手,转而按住了郁想的唇。
但这会儿郁想别说亲他了,连动都懒得动了。
反正鱼都钓好了。
储礼寒等了会儿,才发现她好像……又在发呆了。
这下连笨拙的讨好的亲吻都没有了,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个幻象。
储礼寒:“……” 哦豁,药效好像上来了。
郁想掀了掀眼皮,望着男人衬衣底下几乎包裹不住的肌肉线条,很漂亮。
算了…… 郁想:“不想动,你动吧。”
储礼寒:?
他差点让她气笑了。
郁想:“多吃点饭,没力气吗?”
储礼寒:“……” 到底是谁来勾—引谁?
储礼寒盯着郁想,用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了两秒,然后才冷冷俯身。
年轻的系统面对这样一个突然急转弯的剧情,大为震撼,并吓得火速给自己装载了个马赛克。
哪里不让放打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