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威武总裁请克制)叶雨薇越延西_叶雨薇越延西完结版阅读

热门小说《前妻威武总裁请克制》是作者“阿果”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雨薇越延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叶雨薇、越延西分别是小说的男女主角,小说是由作者“阿果”亲笔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长

小说:前妻威武总裁请克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阿果

角色:叶雨薇越延西

热门网文大神“阿果”的新书《前妻威武总裁请克制》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姓名”“叶雨薇”“性别”“女”“家庭地址”“鸿信小区B1栋902……”派出所里,叶雨薇表情木然,身上还罩着民警的外套。“知道为什么抓你进来吗?”听到这个问题,叶雨薇瞬间惊醒,扑过去抓住民警的手。“民警同志,我真不是卖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我老公和小三在酒店开房,我来捉奸……”“捉奸把自己捉到床上去?”民警一脸讥讽,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如果你不是卖的,那地上的毛爷爷是什么,善款吗?”钱?!叶雨薇无力地滑跪到地上,张了张嘴,但却吐不出一个字。那些钱……几小时前,她被陌生男人狠狠蹂躏,留下满身羞耻的痕迹。事后,那人西装笔挺,潇洒淡定,丢下一叠钞票在她赤祼的身体上扬长而去……

评论专区

我的成神日志:不带脑子可以看看的脑洞快餐文,节奏太快。感觉没用心写。作者都没把主角金手指设定完善,就开始无脑穿越换地图。就这水平还有2500人投资,起点的读者都是啥品味啊。创意还凑合,但这写作水平真的垃圾。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模仿的百里轻疯,情智双低

大唐之我是独孤凤:无敌流作品,猪脚穿越到独孤风身上,从此走向了百合的道路上,穿越后收了两小强为徒,又收了各个妹子和自己身边的侍女,对百合时的动作和心理描写很到位。猪脚一心想要破碎虚空,重新推到妹子

前妻威武总裁请克制

第一章 身陷囹圄

“姓名” “叶雨薇” “性别” “女” “家庭地址” “鸿信小区B1栋902……” 派出所里,叶雨薇表情木然,身上还罩着民警的外套。
“知道为什么抓你进来吗?”
听到这个问题,叶雨薇瞬间惊醒,扑过去抓住民警的手。
“民警同志,我真不是卖的,我是被人陷害的!
我老公和小三在酒店开房,我来捉奸……” “捉奸把自己捉到床上去?”
民警一脸讥讽,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 “如果你不是卖的,那地上的毛爷爷是什么,善款吗?”
钱?

叶雨薇无力地滑跪到地上,张了张嘴,但却吐不出一个字。
那些钱…… 几小时前,她被陌生男人狠狠蹂躏,留下满身羞耻的痕迹。
事后,那人西装笔挺,潇洒淡定,丢下一叠钞票在她赤祼的身体上扬长而去。
扫黄民警却在这时破门而入…… “哼!
没理由狡辩了吧?
把她关到看守所!”
清晨 “叶雨薇,有人保释,赶紧出来!”
躲在墙角失眠一夜,叶雨薇抬头,脸上带着错愕和惊恐。
被抓后她不敢与外界联络,谁会知道她被关在这里?
会不会是赵天宇?
不,不可能。
她就是来酒店抓他和小三的出轨证据,他又怎么保释她。
惶恐茫然间,叶雨薇走出看守所,仓皇离去。
“越少,她离开了。”
马路对面的角落里,黑色的布加迪威龙里,男人身上散发出冷岑的气场,让司机默默流下了冷汗。
不多时,酷炫的黑色豪车如风一般疾驰在街道上,沿着街边向完全相反的方向而去。
———— 叶雨薇找了个私密性好的浴池,洗掉身上痕迹后便匆忙回家。
看着眼前温馨的二层小别墅,叶雨薇不安的心才稍稍落地。
刚踏进家门口,她就被扫把劈头盖脸得砸个正着。
“下贱的小娼妇,居然出去卖yin,给我儿子带绿帽子,你还有脸回来?
!”
叶雨薇一愣,侧身躲开,果断伸手挡住再次袭来的扫把。
眼前这胖老太穿金戴银,衣着俗气,正是她老公赵天宇农村来的母亲王金花。
“这是我家,请你放尊重些!”
叶雨薇态度冷漠,心里却隐隐有些吃惊。
对王金花她从来都是恭顺有礼,而王金花以前虽然刻薄,嫌弃她不会生儿子,可也从没对她动过手。
“尊重?
!”
王金花一把甩开手,比划着叶雨薇的外套,高声骂道: “你看看你自己,一副被男人艹翻了的样儿,还好意思提尊重?
我都替你爸妈丢人!”
叶雨薇蹙眉,刚要说话就看到客厅里赵天宇端正的坐在那,一副人模狗样。
他旁边还坐着自己爸妈,居然就看着她被王金花打骂。
赵天宇脸上带着令人恶心的假笑,说: “雨薇,你回来了。
你彻夜不归,我很担心你啊!”
叶雨薇心中冷笑,完全无视他的装腔作势,径自走到父母跟前。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她有些心虚,目光闪烁的问道。
“你还有脸问我?”
叶父一拍桌子,唰的站起来,厉声怒骂: “我要是不来,都不知道我叶建国自诩教书育人,结果就教出你这么个寡廉鲜耻的女儿!”
叶雨薇豁的瞪大眼睛,没想到父亲会骂得那么难听。
叶父想想女婿刚才温柔体贴的样子,更觉得自家女儿丢人,脸色越发难看,看向她的眼神好似看着垃圾一般。
“爸!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叶雨薇瞬间红了眼眶,委屈得眼泪差点掉下来,这种眼神她只在父亲看哥哥的时候见过。
叶雨薇的异父哥哥方城,一个没有工作到处吃软饭的混混。
“你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就别怕被人说!”
叶父面色铁青,想到自己一辈子的好名声毁于一旦,胸口就是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