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苏茉段西珩《偏吻荆棘》全集免费阅读_《偏吻荆棘》全集在线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偏吻荆棘》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慕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偏吻荆棘》内容概括:文章《偏吻荆棘》是由作者“慕拉”亲笔创作的一本精彩内容的文章,阮苏茉、段西珩分别

小说:偏吻荆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慕拉

角色:阮苏茉段西珩

经典小说《偏吻荆棘》是网络作者“慕拉”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夏日,枝繁叶茂,万木葱茏。仔细听,仿佛还能听见几声慵懒蝉鸣。阮苏茉站在别墅前的绿荫里,看着几个搬运工人将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三角钢琴从货车上搬下。她的眼睛有些肿,似乎是刚哭过,模样有些委屈。此时正值午后,日光灼人……

评论专区

官途:剧毒无比!慎入!!

真君请息怒:养养,,,

棋祖:苍天白鹤,说他不火,他是大神,比一般人还是要强上不少,说他火,唉,火吗?他的书,除了武神我看了大半本,就再也没有看的超过十章的了。

偏吻荆棘

1

夏日,枝繁叶茂,万木葱茏。
仔细听,仿佛还能听见几声慵懒蝉鸣。
阮苏茉站在别墅前的绿荫里,看着几个搬运工人将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三角钢琴从货车上搬下。
她的眼睛有些肿,似乎是刚哭过,模样有些委屈。
此时正值午后,日光灼人。
姜助理赶过来,见阮苏茉这副样子,心内一跳,怕她是因为等自己等生气了。
“阮小姐——”姜助理停顿一下,忙改口:“太太。”
阮苏茉抿着唇,视线有些虚,白净小脸被暑气蒸得微微发红,听见姜助理的声音,才恍然回神般朝他看过来。
姜助理赔笑:“抱歉,让太太久等。”
阮苏茉认识姜助理,之前见过两次。
她往他身后看,没看到熟悉的身影,睫毛扑闪两下,眼底有些潮,受了欺负的委屈劲仿佛更甚几分。
姜助理连忙解释:“段总在外地有个会议,暂时回不来,他让我来帮忙。
钢琴是要搬进去吧,我现在就去开门。”
这栋小别墅是段西珩的住处,阮苏茉没来过,更没有钥匙。
如果不是早上临时回家一趟,让她发现年轻后妈纵容两岁的儿子把她这宝贝钢琴当玩具糟蹋,她也不会想到给段西珩打电话。
一个小屁孩在钢琴上乱涂乱画,现在想起来,阮苏茉都觉得胸口疼。
这架钢琴陪了她十来年,不谈当初购入的高价,光是谈感情—— 她都后悔自己早上为什么没跟年轻后妈打一架。
发烫的空气使人燥热。
阮苏茉顺顺气,等姜助理拿备用钥匙开门再招呼工人们把钢琴搬进去别墅后,她才缓缓撑起手中拿着的蕾丝小洋伞,穿过石阶青苔,跟着走进去。
段西珩的地盘就跟他本人一样冷淡乏味,夏日阳光争先恐后地从大片落地窗投射进来,却没给房子增加一丝温暖气息。
抽象艺术画,灰白装饰墙,黑色沙发…… 阮苏茉扫视一圈,叹气。
也许这就是艺术家的品味,她这个普通人,不大能理解。
客厅后面是一块棱形区域,四面都是玻璃落地窗,空间足够,恰好能放下这架两米长的三角钢琴。
姜助理询问阮苏茉的意见后,就指挥着搬运工人把钢琴搬到这。
这时,姜助理手机响起来,他看一眼来电人,忙走向另个方向接电话。
两分钟后,他回来了。
“太太,段总正在回来路上,差不多半个小时能到。”
阮苏茉正关注着自己的钢琴,听见姜助理这么说,懵滞几秒:“他不是在外地?”
姜助理也不清楚段西珩怎么会突然回来,按照行程,他应该是明天才会回。
“……可能是临时改安排了。
段总已经在高速上,很快就到,特意交代您在这等他一会。”
阮苏茉懵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眼底生出几分茫然来。
等他?
等他做什么?
安慰她?
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像也没好到这一步吧…… 而且,段西珩怎么可能会安慰她。
阮苏茉虽然跟段西珩认识很多年,可是这些年里,有六年是空白的。
当年他高中毕业出了国,他们就再没交集。
这几年里,阮苏茉听闻过他的消息。
比如知道他在纽约读书,知道他毕业后在硅谷拥有了自己的芯片公司,知道国内外许多运营商争着想跟他合作。
前段时间段西珩带着技术团队回国,准备在国内发展。
他很忙,因为长辈安排,阮苏茉才跟忙里抽空的他见了一次。
一周前他们仓促领了证,之后各忙各的,再没见面。
除了一个红本本能证明他们已经结婚,其余方面,真的完完全全就是两个陌生人。
阮苏茉很清楚,段西珩跟自己结婚,逃不开利益两个字。
他无所谓家里是否多一个人,反正养着就是了。
而她…… 她是有一点私心的。
十六岁那年草长莺飞,暗恋过的男孩子,无论过去多久,还是会留恋他的眉眼。
…… 搬运工人们摆放好钢琴就走了,姜助理帮阮苏茉拆了钢琴外面包着的泡沫纸,没多久也离了去。
冗静的房子里突然只剩下阮苏茉一个人。
阮苏茉等得无聊,便坐在钢琴凳上,抚摸着被水彩笔画得乱七八糟的琴键,之前那种委屈的感觉忽而再次涌上心头。
这架钢琴是她父母送她的生日礼物,那年她十岁,她的父母还很恩爱。
但是现在,父母感情破裂离了婚,母亲潇洒出国旅游,父亲找了个年轻女人生儿子—— 大脑思绪正放空着,阮苏茉听见玄关处有声响。
她倏然回神,起身往门口的方向走,没几步就停住了步伐。
段西珩大约是从什么正式的场合临时回来,身上是黑色熨帖的西服,笔挺修身,清贵斯文。
修长脖颈处的皮肤被黑色西服衬得冷白,一直延伸至轮廓优越的脸上。
察觉到前方的人,他压低的眼帘微微抬起,朝阮苏茉这儿看过来,沉如潭水的黑眸不动声色。
阮苏茉被他漆黑的眼眸凝视,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应该要先打声招呼吧?
可是好尴尬,他的表情太平静了,以至于她连声“hi”都说不出口。
段西珩的目光沉沉地从阮苏茉微肿的眼睛上扫过,之后单手解着西服纽扣,走过玄关,与阮苏茉擦肩,再走向厨房。
阮苏茉在原地怔了一小会,跟上去。
“我那里没地方放钢琴,暂时先放你这。”
她把自己之前电话里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犹豫一会,加上一句:“过段时间我就把它搬走,不会打扰你太久。”
“不用。”
段西珩终于出声,他背对着阮苏茉,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冰块。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大爱说话,以前无论阮苏茉怎么闹他欺负他,他都不出一声。
现在好一点了,现在他会对她说上那么几句。
“放在这就好。”
段西珩说,“被毁得很严重?”
他记得,电话里阮苏茉是快哭的语气,他也记得,以前阮苏茉很宝贝她这架钢琴。
提起这,阮苏茉鼻尖发酸,抿着唇点头,然后说:“我忍住了,没跟她打起来。”
段西珩取冰块的手没来由地停顿,站在他身侧的女孩像个被欺负了、需要人哄的小孩。
几秒之后,他关上冰箱门,转身不知去了哪。
阮苏茉不明白段西珩在做什么,只看得到他将取出的冰块放在一个不锈钢的小盆里,然后又看他取了一条没拆封的新毛巾走过来。
小盆里接了一点水,毛巾叠成长方形,放到冰水里。
段西珩兀自走向客厅,小盆放在茶几上后,他脱下西服外套,随手搭在沙发一侧。
然后坐下,双腿随意曲着,漫不经心地翻折衬衣的袖子。
阮苏茉看着他双手没过冰水,从还未融化的冰块中取出毛巾,拧干,水流顺着他修长白净的手指缓缓流下。
之后,听到他说:“过来。”
一直停在原地的阮苏茉愣了好一会。
直到段西珩蹙着眉头,略微疑惑地看过来。
阮苏茉动动嗓子,踌躇了一会,才向段西珩那边走去。
两人坐得很近,阮苏茉似乎能感受到自己大腿不小心碰触到的西裤面料,心脏发烫,她赶忙往边上小小地收了一下腿。
段西珩身上有好闻又清冽的味道,说不上是香水还是什么,总之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可是他跟以前又好像没什么不一样。
还是不爱说话。
他将冰毛巾敷到阮苏茉眼睛上,阮苏茉下意识闭眼,连呼吸都下意识停了几秒。
她闭着眼,黑暗让她莫名紧张。
尤其是感觉到近在咫尺的,若有若无的,属于成年男人的呼吸。
阮苏茉的手指不自觉攥紧两侧裙摆,抿抿唇,小声地问:“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段西珩沉着眸看她,难得回应:“嗯?”
“就……我眼睛肿了。”
阮苏茉觉得有些丢脸,苍白解释:“我没哭,就是生气。”
怕段西珩不信,她再强调一句:“我真没哭。”
段西珩没说什么,取下毛巾,重新放回到盛满冰块的小盆里。
冰块被搅弄得发出声响,阮苏茉重见光明,不大适应地眨眨眼。
她看到段西珩在拧毛巾,侧脸棱角分明,神情认真。
心内一动,她伸手拉拉他的衣角,问:“你会吵架吗?”
段西珩回头:“?”
阮苏茉:“下次我带上你,我吵不过我后妈,你帮我。”
段西珩:“……” 阮苏茉不大确定地问:“你会帮我的吧?”
仿佛是看到段西珩眼里流露出的无语,阮苏茉松了手,碎碎念着:“算了,我知道你不会——” “不帮你帮谁。”
浅淡的几个字,随之而来的是重新覆盖在眼皮上的冰凉。
阮苏茉在那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可是她明明听得很清晰,段西珩是这么说了的。
而且她现在还能感觉到他的指尖轻轻按在冰毛巾上,掌心碰触着她的脸颊。
这种不经意的触感,让她呼吸变重,一股陌生的**从尾椎的方向延漫而来。
阮苏茉在黑暗之中一动不敢动,全身僵硬着,尤其是明显感受到段西珩的手指下移,指腹轻轻按在她唇角,好似还磨了磨。
他的手还带着冰块的凉意,碰触的时候会缓解夏日的燥热,明明是令人心跳加速的时刻,阮苏茉却偏头,张了一下嘴—— 咬住了段西珩的手指。
“……” “……” 长久的安静之后。
“阮苏茉,你属狗的吗?”
阮苏茉后知后觉地松开牙齿,耳朵烫得不行,语气却是理直气壮:“我怕你趁我不备偷亲我,占我便宜。”
段西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