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霆舟江阮阮》江阮阮谢霆舟_《谢霆舟江阮阮》最新热门小说

火爆新书《谢霆舟江阮阮》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谢霆舟”,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阮阮脸色淡淡,就近在宴会厅的角落沙发上坐了下来,她今晚还没吃东西,拿了份蛋糕和一杯可乐,就吃起来她的手机震动,点开,是她的好朋友黎白,黎白给她发了个视频:“震惊,这是谢霆舟?他这么狠的吗?阮阮,你确定他没对你动手过吗?”江阮阮笑了下,点开了视频,她习惯静音,视频也没有声音…

小说:谢霆舟江阮阮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谢霆舟

角色:江阮阮谢霆舟

隔天,江阮阮就又进入工作状态,祁之正还真的把航空破产的案子介绍给了她团队的合伙人,合伙人洽谈这个案子后,就让她负责项目建议书和投标文件。赵澄笑道:“能者多劳。”当然了,这种资本所高薪招来了名校实习生,本来就不是让他们来做端茶倒水的活,而要实习生快速成长,快速上手各种业务,会用各种压力推迫着他们前进。江阮阮觉得压力大,但也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她每参与一个项目,就会多学到一些东西,对以后的资本律师路会有很大的作用。但她没想到,谢霆舟成了她这边的甲方,他所在的盛金投行也参与进了这个航空项目

评论专区

穿越境界的魔法使:猫娘的型月变身百合同人文!猫娘的型月变身百合同人文!猫娘的型月变身百合同人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卧底修真圈:本书虽然是幼苗,但是文笔很好,剧情精彩,个人仙草,值得一追

芝加哥1990:齐掌门,你怎么变黑鬼了?就因为‘’大‘’吗?

谢霆舟江阮阮

谢霆舟江阮阮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  

隔天,江阮阮就又进入工作状态,祁之正还真的把航空破产的案子介绍给了她团队的合伙人,合伙人洽谈这个案子后,就让她负责项目建议书和投标文件。
赵澄笑道:“能者多劳。”
当然了,这种资本所高薪招来了名校实习生,本来就不是让他们来做端茶倒水的活,而要实习生快速成长,快速上手各种业务,会用各种压力推迫着他们前进。
江阮阮觉得压力大,但也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她每参与一个项目,就会多学到一些东西,对以后的资本律师路会有很大的作用。
但她没想到,谢霆舟成了她这边的甲方,他所在的盛金投行也参与进了这个航空项目。
好在谢霆舟都没出现。
这天傍晚,赵澄见江阮阮还在工作,看了眼时间,邀请她劳逸结合,一起去吃个晚饭,逛一下商场,然后晚上再回来加班。
资本外所的起薪算是比较丰厚,一入职便是年薪60万,年末还有各种年终奖,所以,赵澄的手头还算宽裕。
她想买个包犒劳自己,之前已经订好了,现在去取一下就行。
只是,两人到了店里,才发现那个包正被另一个女人拿在手里把玩。
柜姐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对赵澄道:“您好,您下个月再来,我肯定给您留着。”
赵澄本来憋着一肚子火,看到那个女人身旁的男人,她神情微怔,脸色变了,下意识地就去看江阮阮。
谢霆舟不是阮阮的男朋友么?
怎么跟别的女人一起逛街,还陪着人买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地堆在了一起,他手里也提了两袋。
那个女人正在纠结两个包的颜色,仰头问他:“霆舟,哪个好?”
谢霆舟倒是挺有耐心的,不像那些敷衍逛街的男人,认真对比了下,淡声:“两个都适合你。”
温岁笑:“那我要两个,你不会觉得我买得太多了吧?”
谢霆舟语气淡淡:“买不垮。”
他站起来,准备刷卡的时候,一抬眸,忽地对上了江阮阮的眼睛,神情微顿。
江阮阮抿着唇,先移开了视线,她今天工作了一天,头还有些疼,并不想惹事。
温岁挽着谢霆舟的手,她也看到了江阮阮,有意无意地露出了两人今天刚买的一模一样的同款手表,她眉眼缱绻,嗓音温柔:“阮阮,你也来逛街,你喜欢哪个包,我让霆舟刷卡。”
一副正宫的模样,似乎谢霆舟在她面前就是妻管严,她指东,他不敢往西。
江阮阮笑了下,她并不想争男人,但是她想到,温岁刚刚拿走的那个包,是赵澄订的。
“我喜欢你刚刚拿的那个包,还给我朋友。”
她语气平静。
温岁从小就被骄纵,虽然还在笑,眼神却一下冷了,她说:“那不行,这是霆舟送我的。”
她靠着谢霆舟,问:“霆舟,你觉得我应该要还给她们吗?”
谢霆舟脸色漫不经心,没答话。
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温岁懒懒地笑了。
江阮阮还想说什么,赵澄轻轻地扯了下她,说道:“阮阮,我们不要了。”
两人离开了那家店,赵澄面露担忧地看了好几次她,欲言又止。
江阮阮笑得风轻云淡:“我跟他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别担心,比起爱情,我更担心没钱。”
“金钱不会背叛。”
赵澄也笑了起来,“那个女的是谁?”
“一个跳舞的千金大小姐,一个被谢霆舟捧在手心的公主,一个能让他走下神坛的女人。”
江阮阮回答。
当然,这不是她说的,而是这个圈子公认的。
“她不喜欢你,是吧?”
赵澄皱眉。
“当然。”
江阮阮弯了弯眼睛,看着无害,语气却凉凉,“我17岁的时候把她从滑雪道上推了下去。”
赵澄怔住,想说什么,江阮阮那边却来了电话。
是她小姨。
许茵似乎很累,但每个字眼都像刀那样凌厉:“阮阮,你为什么总是给我找麻烦,你就不能安分点,你为什么要去跟岁岁抢包?”
江阮阮没说话,讥讽地想,温岁告状可真快。
“阮阮。”
许茵声音苍白,“我只是你的小姨,我没有义务……”江阮阮盯着商场**的那一盏灯,刺得她眼睛生疼,她胸口情绪翻涌,很轻很轻地笑了下:“是么,不是妈妈么?”
许茵声音尖锐:“你在胡说什么?
江阮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