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神学院》张云溪李芸_青山神学院热门小说

《青山神学院》是作者“伪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张云溪李芸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在这个科技恒达的时代,人类开始无止境的追寻永生,于是展开了一场用科技争霸一切的世界
可以持续很久的冰冻技术,崭新的资本角斗场,越来越通人性的AI智能保姆……
可人类造出的科技产物真的就安全吗?
那一晚,智能保姆屠杀他全家,他落魄而归,阴差阳错进入了一个名叫青山神学院的地方,在这里,他发现了永生的真正秘密……

小说:青山神学院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伪戒

角色:张云溪李芸

热门网络小说《青山神学院》是著名作者“伪戒”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青山神学院,新生2号宿舍区的室内篮球场内。“咚咚!”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在空旷的场地内响彻,体育老师朱祁镇在带球冲刺后,一个原地起跳,机械身躯非常丝滑地在半空中舒展开,单手托着球体,嘭的一声扣在了篮筐上。一个帅气的暴扣过后,朱祁镇的双脚稳稳落地,并没有因自身机体过于沉重,而发出震耳的闷响。在这座学院内,人类和机械AI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感,尤其是在李芸案发生后,学院内也有一部分人提出取缔AI教育。再加上朱祁镇老师的性格本就暴躁,经常与其他同类发生冲突,所以他的人缘并不是太好,也没有什么“朋友”……

评论专区

剑诀:近期来讲很好的一本书

我要出租自己:第一次见到系统给的奖励是有保质期的,果然当舔狗是没有好下场的,连金手指都这么废物

红楼梦:男主一点也不沙发,又没有后宫,还死女主,差评。关键是到后期换作者了……

青山神学院

第6章

青山神学院,新生2号宿舍区的室内篮球场内。

“咚咚!”

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在空旷的场地内响彻,体育老师朱祁镇在带球冲刺后,一个原地起跳,机械身躯非常丝滑地在半空中舒展开,单手托着球体,嘭的一声扣在了篮筐上。

一个帅气的暴扣过后,朱祁镇的双脚稳稳落地,并没有因自身机体过于沉重,而发出震耳的闷响。

在这座学院内,人类和机械AI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感,尤其是在李芸案发生后,学院内也有一部分人提出取缔AI教育。再加上朱祁镇老师的性格本就暴躁,经常与其他同类发生冲突,所以他的人缘并不是太好,也没有什么“朋友”。

结束了孤独的训练后,朱祁镇走到休息台附近,拿起箱子里昂贵的XT-2机械润滑油,弯腰坐在地面上,率先向自己下午刚刚焊接好的腿部“伤口”进行涂抹。

“朱老师!”

空旷的场馆内,突然传来了一声稚嫩的呼唤。

朱祁镇抬起自己硕大的头颅,一双蓝湛湛的机械眼,扫向了场馆门口:“你又不睡觉。”

场馆门口,一名打扮非常朴素,小脸煞白的姑娘,欢快地跑了过来。

她叫粥粥,今年八岁,是学院宿舍区管理员老杨头的孙女。五年前她父母在给学院运送建材时,不幸遭遇车祸双双离世,这小姑娘没人照顾,就被老杨从明珠城接了过来。

老杨今年已经六十五岁了,年纪很大,按理说应该已经过了裁员的标准线,但学院方面念及他们一老一小生活困难,所以才特批他留校工作。

每天凌晨一点之前,老杨都要去给宿舍区的保洁机器人充电,所以粥粥一般情况下,都是等爷爷工作完了,才和他一起休息。

粥粥欢快地跑到了朱祁镇面前,背着小手,笑眯眯地露出了一口小白牙:“朱老师,你又在打球呀!”

“你怎么像个小跟屁虫一样,每天晚上都来找我?”朱祁镇就不会好好说话,莫名的像个抑郁症患者。

“嘻嘻!我给你准备了礼物。”粥粥感觉很突然地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娃娃,眨着大眼睛按了一下开关键。

“朱祁镇,加油!”

“朱祁镇,必胜!”

“……!”

干净的娃娃发出了稚嫩的喊声,那明显是粥粥自己提前录制好的。

朱祁镇明显停顿了一下:“搞什么鬼把戏!”

“你不是要打校内篮球比赛吗?我想给你加油!”粥粥表情憨憨的,似乎还不好意思。

朱祁镇抬起硕大的机械手掌,一把抓过娃娃:“这个娃娃和你们人类一样丑,不过还是谢谢你,小鬼!”

“你是不是很开心呀?”粥粥也笨拙地坐在了地板上,煞白的小脸变得涨红,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朱祁镇摆弄着娃娃,语调很程式化地问道:“你爷爷的医疗贷款批下来了吗?”

粥粥听到这话,明亮的眼眸有些黯淡:“没有,爷爷说……银行从不给穷人贷款。”

朱祁镇轻轻将娃娃放下,摆在了自己身边,随即继续往腿部的伤口处抹着润滑油,声音很电子化地说道:“不要沮丧,他们也不会给机器人贷款的。”

“你不是机器人,你是朱老师!”粥粥认真地强调了一句。

“我的能量快用光了,我要休息了。”朱祁镇服役六年,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那就是他每晚“休息”之前,都会将自己动力核心内的能量消耗光,这样可以保证动力核心的使用寿命,由此可见“他”也是个惜命的人。

“可以再陪我坐一会嘛,朱老师?”

“我很忙的。”朱祁镇不讲情面地回道:“不过看在你送我礼物的份上,我就再陪你坐一会吧。”

“好,那我帮你抹油!”

“粥粥小姐,如果我能拿到篮球比赛的**,我愿意贷款给你这个可怜的小病鬼……。”

“不许说我可怜!”粥粥背着小手,模样既天真又对未来充满憧憬的说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我能治好病,就可以一直陪着爷爷了,还有你……!”

“哈哈!”

这一大一小,孤独地待在篮球场内,说着非常幼稚的话。

……

地下解剖室内。

一阵悠扬的阴间音乐在室内响起,这是黑衣人通过腕表手机播放的,用于计算他接下来的时间。

一曲终,活儿也就干完了。

房间正**,张云溪没有任何意识地躺在手术床上,身上还盖着白色的床单。

黑衣人迈步来到床边,动作轻柔但却很利落的将自己藏在这个房间内的皮箱打开,露出了里面大量的电子设备。

记忆引导设备,刺激大脑活跃的轻电磁波,加大电极共感的仪器,以及连接脑机接口的储存器等等,在这个箱子里都能找到。

黑衣人率先将组装好的记忆引导设备拿出来,将脑皮外的四个捕捉贴片,贴在了张云溪的头部。

连接线插在了黑衣人的腕表上,他激活了设备。

“滋滋!”

一阵电流声作响,张云溪的身体明显抽搐了一下。

黑衣人根本没有理会张云溪的反应,因为他在休眠舱内释放的气体,至少会让对方沉睡八个小时以上,所以他只观看着腕表手机的全息投影画面,见到一条条曲线正在迅速递增着,拨动着。

这种记忆引导设备,可以窃取张云溪储存在永生世界里的现实记忆。

大约四秒后,记忆引导设备突然亮起了红灯,这表示张云溪根本没有在永生世界内存储自己的记忆,自然也就无法下载。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立马又给张云溪换上了加大电极的共感设备,想要直接从张云溪大脑中窃取记忆。

这个电极芯片在记忆方面的作用,其实就跟行车记录仪差不多,它埋在人的大脑里,无时无刻不存在着,通过捕捉大脑波动,从而将记忆思维程式化储存。所以电极共感设备的作用,不是入侵张云溪的大脑,因为它根本做不到,它只是入侵张云溪脑中的电极芯片而已。

这个技术最开始也是由马斯克公司提出,并且投入研发的。

黑衣人操控了五分钟左右,却惊愕地发现,他无法激活张云溪的电极芯片,更加无法下载芯片内的程式。

这太怪异了!

这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行车记录仪,却无法被观看,内容也无法被提取储存。

坏了?

不可能啊?!

黑衣人戴着V字仇杀队的笑脸面具,安静地思考了十几秒后,果断地从箱子内拿出了手术刀,他准备取出张云溪脑中的电极芯片。

只要是进入过虚拟永生世界,并且使用的不是VR等老掉牙的外设,那他脑中一定是有电极芯片的,事实证明刚才的电极共感器已经捕捉到了张云溪脑中的芯片。

在他的后脑。

黑衣人轻轻侧过了张云溪的头部,用手摸了一下他后脑勺的位置,双眼瞬间看见了一个很微小的疤痕,这里就是植入芯片的地方。

“刺啦!”

黑衣人下手非常凶狠且果断,一刀就将张云溪的后脑皮肤切开了半根成人手指的长度。

鲜血瞬间流淌到了床上,黑衣人用刀尖戳着张云溪的后脑皮肤,低头准备寻找电极芯片。

“滴滴!”

就在这时,腕表手机突然泛起了警报声,阴间音乐也停了。

“啪!”

张云溪的左手突然无规则地抽动了一下,而听到警报声的黑衣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个反应。

“玛德!”

黑衣人皱眉轻骂了一声,右手攥着手术刀,迅速走出了房间,并且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红点,快步赶往了宿舍外。

连续穿过两道走廊,黑衣人正准备离开地下室,突然警报声消失了,腕表上的红点也不见了。

“该死的库管!”黑衣人略有些烦躁地骂了一句,转身又返回了解剖室。

一进门,黑衣人抬头看向手术床,却没有找到张云溪的身影。

“唰!”

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张云溪竟然不见了,并且地面上有数块微小的血点子,一直绵延到走廊内。

“玛德!”

黑衣人想也没想的就追了出去。

大概十几秒后,脚步声距离解剖室越来越远。

“吱嘎!”

张云溪推开了一个存放尸体的抽屉,满脸是血地钻了出来。

我日!

太变态了!

好好睡着觉,突然就被人抬出来解剖,连脑瓜皮都给切开了,这也太吓人了!

如果不是张云溪有头疼的毛病,此刻大脑估计都被人掏出来看了好几遍了。

他的这个毛病是不能受到强烈刺激的,刚才对方给他使用电极共感器来刺激他的大脑,直接让张云溪感受到了剧烈的头痛,从而使他苏醒了。

张云溪听着脚步声变远,毫不犹豫的就跑出了解剖室。

他记忆力很好,虽然白天只在学院内转了半圈,但他却清晰地记得安保室所在的位置。

目前这个状况,已经不是他自己能处理的了,所以他需要求助院方。

张云溪玩命地在走廊内奔跑着,很快来到了一楼。他思路清晰地冲着左侧长廊跑去,准备从后门冲出,赶往安保室那边。

“踏踏!”

就在张云溪马上要从后门离开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剧烈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黑衣人戴着V仇杀队的笑脸面具,已经追了上来。

是热能,对方携带了热能设备!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

张云溪跑到门口,推了一下锁着的房门,一扭头却见到左侧的室内有灯光。

“咣当!”

想也没想,张云溪推门就冲了出去,一抬头就看见朱祁镇和一个小女孩刚刚站起身,准备离开。

奇迹啊!

张云溪玩命地跑过去吼道:“朱老师!!战神!!救我!!”

朱祁镇听到喊声,丝滑地扭过了头。

紧跟着,黑衣人出现在了门口,伸手奔着张云溪的后衣领抓去。

“嘭!”

震耳的脚步声在室内泛起。

“大个子,跟你没关系!”黑衣人吼道。

朱祁镇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喊话,助跑后,直接五米外起跳,机械体完全在空中舒展,右拳宛若巨石一样,直接砸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黑衣人飞出去三米远,被一拳轰得贴在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