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唐竹筠晋王)_(唐竹筠晋王)全章节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唐竹筠晋王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采薇采薇”,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穿越不可怕,穿成任人摆布的草包大小姐才可怕,
居然还乖乖上钩、想去爬堂堂王爷的床?
她当即撕掉了剧本,远离男人,否则会变得不幸!
既然都穿越了,搞事业才是硬道理!
而,某王爷却还在榻上苦等……

小说: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唐竹筠晋王

经典热门小说《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采薇采薇”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发生了昨天要银子的事情之后,唐柏心还是对唐竹筠视而不见。唐竹筠也不急于解释,日久见人心,原身折腾了十几年,想要扭转别人对她的印象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她慢慢来。她去厨房烙了土豆饼,做了素馅的小馄饨,又让秀儿出去买了新鲜的牛乳,切了咸菜,一顿简单的早餐做好了。凛凛揉着眼睛出来,已经自己穿好了衣裳,头发披散在脑后,长直而黑亮。这小正太也太可爱了叭!唐竹筠站在厨房门口看得挪不开眼睛……

评论专区

修仙从第三次转生开始:跟女角色扭扭捏捏还误会交往真的臭不可闻,倒地是要苟还是要装?一点都不干脆

光头武僧在都市:作者缺乏生活积累,没有详实、合理的细节来充实剧情。这样难免使得作品空洞、荒诞。这从第二章对付野猪的情节就可以看得出来。

春回大明朝:只要屁股正,合理党和考据党永远都不会追上我!在我看来,屁股党应该是只要屁股坐歪,再高的水平再好的文笔都应该一票否决,而不是只要屁股坐正了,再烂的小说也喷不得。只有屁股正,不应该成为财富密码。

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第7章

发生了昨天要银子的事情之后,唐柏心还是对唐竹筠视而不见。

唐竹筠也不急于解释,日久见人心,原身折腾了十几年,想要扭转别人对她的印象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她慢慢来。

她去厨房烙了土豆饼,做了素馅的小馄饨,又让秀儿出去买了新鲜的牛乳,切了咸菜,一顿简单的早餐做好了。

凛凛揉着眼睛出来,已经自己穿好了衣裳,头发披散在脑后,长直而黑亮。

这小正太也太可爱了叭!

唐竹筠站在厨房门口看得挪不开眼睛。

凛凛察觉到她的注视,脸上的稚气瞬时一扫而空,冷冷地走到大缸前,踮起脚来舀水洗漱。

“我来,我来。”唐竹筠忙道。

这么小的孩子,掉进水缸里要命。

凛凛却不领情,连声喊秀儿。

唐竹筠无奈,却也不勉强,让秀儿帮他洗漱,自己则把饭菜端到屋里。

三个人沉默地吃完饭,唐柏心带着凛凛出门。

凛凛去荣亲王府的家学读书,唐柏心则要去吏部当值,家里几个男人都是晚上才回家。

唐竹筠让秀儿帮何婆子留在家里,自己则带着银子去还了印子钱。

还好没有什么波折,她讨价还价,因为提前全款还清,竟然还讨回了五两银子。

“姑娘下次缺银子了,欢迎再来。”伙计把她送出门。

唐竹筠:……你说这话容易挨打知道吗?哼!

不过因为五两银子,她也不生气,甚至觉得心满意足,生出了可以小小“挥霍”的感觉。

她又到屠户那里预定了猪大肠和猪肚,买了一条五花肉,这次足足花了一百文。

想到今天早上吃的咸菜,齁咸发苦,而且很不健康,所以她决定去买些调料,自己做凉菜。

这个凉菜配方,还是前世她妈妈家传的方子,有妈妈的味道,配料也复杂,要买香茅草、豆蔻、三奈、罗汉果、砂仁、白芷、丁香……足足有二十多种。

在南北货铺子里,唐竹筠只买到了几种,剩下的她考虑下,决定去药铺试试运气。

在药铺门口,她却意外遇到了“熟人”——就是晋王那狗腿子侍卫。

狗腿子一瘸一拐,手里提着几包药,也认出了她来,眼神顿时哀怨而生气。

唐竹筠:“……是因为我挨了板子?”

她一眼就看出来,他走路姿势的别扭,可能是因为被打了板子,十分僵硬。

狗腿子怒道:“真是个废物!”

唐竹筠:???

怎么听这语气,是在嫌弃她没有得手?

忽然一道惊雷劈下,唐竹筠好像知道了什么!

那天,她下的明明是糖粉,晋王却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之前她就觉得不对劲,却没来得及细想。

今日再看狗腿子满脸哀怨,她明白过来,那日晋王是故意的,他想顺水推舟,生米煮成熟饭。

狗腿子那日一直不出现,其实就是在等前身上钩。

可是后来自己穿越来了,没让他得逞,他就迁怒狗腿子。

“卑鄙无耻下流!”唐竹筠狠狠一脚踩在狗腿子脚上,然后快步进去。

这主仆俩,一肚子坏水。

以她在宫斗游戏里撑过三天的经验来看,定然是晋王刚刚回京,没站稳脚跟,想要拉拢自己亲爹和大哥,所以才这般做。

呸,不要脸!下次见了啐他一脸。

狗腿子宋景阳:“你这个恶女!”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再和唐竹筠说话。

因为他自作主张,没有拦住唐竹筠这件事情,他已经挨了五十大板,现在再让王爷知道他和唐竹筠说话,回头得扒了他的皮。

那天他是知道唐竹筠打算的,可是他想着,虽然这女人恶心,但是王爷刚回京,需要助力,便想着顺水推舟,没想到王爷是装的。

那个女人,动作再粗野一点,其实说不定也成了。

这个废物渣渣,哎,说起来都是泪。

宋景阳刚想走,忽然想起来,唐竹筠来药铺做什么?

他也不走了,就站在药铺门口,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唐竹筠浑然不知,她惊喜地买到了需要的各种调料,然后道:“给我配几副堕胎药,要吃了再不怀那种。”

宋景阳:???

他还想继续听下去,可是却被药铺外面洒扫的人看到:“这位爷,您还需要买什么吗?”

宋景阳心虚,又怕被唐竹筠察觉,便只能匆匆离开,心里却想着,好险好险。

幸亏这女人没得手,否则岂不是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栽给王爷?

怪不得她想爬上王爷的床,原来是举着绿帽子来的。

这个恶女!

王爷英明神武!

药铺伙计道:“这个可没有,您得拿着方子来抓药。而且这种……我们也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唐竹筠笑道:“我家里周围太多野猫,现在春天,晚上叫个不停。我想给喂它们的时候掺上绝育的药,省得回头越来越多。”

药铺伙计忙道:“吓死我了,这种药有,我这就给您取去。”

唐竹筠在药铺花了一百多文,然后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又去拎上大肠猪肚和五花肉回了家。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看到唐柏心站在门口面色铁青地瞪着她,唐竹筠惊讶万分地道。

她今日好像没得罪他吧,怎么感觉他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般?

“阿筠,是我不小心把你借印子钱的事情告诉了唐大哥。”阮安若从阮府大门前露出一张笑得得意的脸,“真是对不住了。”

唐竹筠微笑:“好,真是谢谢你了。你等着,我一会儿去找你,好好谢谢你。”

幸亏她有先见之明,去把银子还了,否则现在还不得把大哥活活气死?

“你跟我进来!”唐柏心厉声道,然后目光凌厉地扫过阮安若。

阮安若顿时泫然欲泣:“唐大哥,我,我是为了阿筠好……”

“她瞎了眼,才把你当朋友。”

唐竹筠“扑哧”一声笑出来,声音轻松明快:“大哥说得对。走,咱们回家说,不理疯狗。”

自己大哥是真好,就算被气得七窍生烟,也维护自己的颜面,要打骂也关起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