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席许客《冷风时知乎》精彩小说_(宋子席许客)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宋子席许客的都市小说小说《冷风时知乎》,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江岁”,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冷风时知乎》是一部短篇小说,《冷风时知乎》小说内刻画了江岁宋子席韩蒂等角色,这些角色的刻画都是极为入木三分,让读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许客眼里藏着杀意:“真是不可理喻,怪不得她不想让你来参加葬礼”宋子席闻言,似是厌烦了,他恶狠狠的说:“够了,这种话说多了就没意思了”他转身就要走许客拦下他:“请您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宋子席看着横在身前的手,冷声道:“这是我跟她的结婚戒指,她要想拿,让她自己来”许客怒道:“你明知道跟她的婚姻名存实亡”“那又…

小说:冷风时知乎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江岁

角色:宋子席许客

宋子席黯然神伤的返回宾馆,前台接待交给他一封邀请函。是江岁出国留学时好朋友克丽丝,最终远嫁他乡别国了,变成一位王室的妻子。开启,里有一封邀请信,还有一封信。就当作是一个老友之邀,我们一起聊一聊江岁,也有物品想给你看。宋子席眼神闪烁了几下,收下邀请信

评论专区

十州风云志:知秋大神的书,主角不牛逼但是剧情一路**迭起。人物刻画非常到位,无论主配皆是栩栩如生性格鲜明之人。剧情安排合理到位节奏感把握得很好

星际盗墓:当年我之仙草

东京女监督:非常不错的动漫制作科普文,详细描写了动漫监督这个职位。感觉发展的有点快,第二部正式动漫就成了总监督

冷风时知乎

冷风时知乎第5章  

宋子席黯然神伤的返回宾馆,前台接待交给他一封邀请函。
是江岁出国留学时好朋友克丽丝,最终远嫁他乡别国了,变成一位王室的妻子。
开启,里有一封邀请信,还有一封信。
就当作是一个老友之邀,我们一起聊一聊江岁,也有物品想给你看。
宋子席眼神闪烁了几下,收下邀请信。
德国,斯得哥尔摩,某一处生态园。
宴席上,宋子席鄙夷的盯住舞场中的一个人。
几首歌舞曲音乐以往,那个人总算跳累了。
提着一杯酒,走入了一个房间,没多久,又有人请宋子席去小书房。
他走进去,看到克丽丝撒到休闲躺椅上,妖艳的面容露着笑,朝他举起酒杯。
“恭贺傅先生,死敌总算去世了,人生一大快事啊,非常值得干一杯。”
宋子席脸色一沉,克丽丝没送宋子席聊天说话机遇。
继续说:“内心是否尽情无比?
渣男老先生?”
随后她快速冷下脸,讽刺道。
“一路顺心如意,依靠欺压一个女人过日子,你一定过的很轻轻松松吧。”
宋子席压制住怒气,目光狠戾:“麻烦你慎行。”
克丽丝毫不畏惧,她一样凶神恶煞着宋子席。
“我讲错啥了?”
江岁跟她是曾经一同被小混混追逐,相互之间解救的患难之交。
原先的江岁是明亮的星星,原本可以与月亮争辉,却患病而暗淡直到殒落。
而面前的那个男人就是一直泡在江岁身体中的毒药,加快她的生命消逝。
克丽丝对宋子席仅有无尽厌烦与憎恶,她咬紧牙关讲到。
“当初温氏被蒋氏害得债务缠身,她卑微的四处托人股权融资,入股投资。”
“手里拿着新项目混在她不了解的大型商场,撑着其他人冷言冷语时你在哪?”
浅黄的光线打到宋子席的身上,可是他好似置身于最寒冷的天气冰窟,血夜都难以流动性。
他嚅动着唇,哑声讲到:“当初温家倒闭,是蒋氏搞的鬼?”
克丽丝红通通着眼于,声色俱厉道。
“你装哪些迷糊!
当初你和蒋嘉然走那么近,是否帮她许多忙?”
“时简父亲还在床上,她们趁人之危尝试占领她们家股权的主意,就是你出吧。”
“踩自身妻子血里的高峰期,是否特殊的高兴?”
克丽丝得话,字字句句如刀,剜在宋子席的的身上,使他遍体鳞伤。
他面色惨南,他竟不知道在他看不见的背后隐藏着如此多暗流涌动。
克丽丝没有给他喘气的好机会,叠声质疑。
“她多么痛楚你清楚吗?”
“你永远不知道,由于你正与蒋嘉然郎情妾意成双成对呢!”
宋子席内发慌乱如麻,嘴边无力的辩驳道。
“这才是和陈鹏飞关联不清楚,用身体换现……”“啪!”
克丽丝勃然大怒的打了他一巴掌,吼道。
“若不是陈鹏飞,时简15年前就跟着她爸一起去世了!”
她的眼泪如水灾溃坝,似要把宋子风靡进灭顶的的浪潮。
“这个绝顶聪明的脑袋瓜就不可以想一想,污蔑她谁最有益处?”
“她连你也不愿意求,会放低姿态动向别人投怀送抱换现?”
克丽丝的直捣黄龙反问到,如同组合策略,猛击在宋子席脑海中。
跨下柔软绒毯,这时如同最锐利针海,令宋子席重心不稳,刻骨铭心锤击。
最终,克丽丝已经是泪如雨下。
“宋子席,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爱上的江岁?”
“江岁眼瞎才能只喜欢你!”
他惊惶的后退一步,跌坐在座位上,杂乱的脑海中一下子清明了。
因爱生恨,因恨障目。
蒋嘉然的挑唆,造成宋子席让二人越来越远。
就是他的高傲,造成了俩人的隔阂。
宋子席感觉好像一只大手越过它的胸口,生生将心血管拔了出来。
又疼但又治不好,虚汗浸**它的背部。
可是他只有无奈一直做深吸气来保持住仅存的理性。
宋子席不想听完,他的声音喑哑发抖:“可以了……”“还不够。”
克丽丝鄙夷看见他,眼里的怨恨涌动。
“我让你穷途末路。”
克里丝提示佣人打开电视,一阵喧闹的噪声以往。
宋子席抬起头来,屏上外露一张青春年少稚气,又疲惫不堪的脸来。
是江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