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奔赴)顾寒程裴凌山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顾寒程裴凌山全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浅浅奔赴》,是作者“顾寒程”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顾寒程裴凌山,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浅浅奔赴》主角是顾寒程沈岁晚作家顾寒程创作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书中精彩内容:我又过上了整日无所事事的日子,不过平淡的日子在我晕倒在顾寒程面前就戛然而止了替我把脉的大夫说我中了毒,此毒应该是很早就被种下,在体内潜伏已久我猛地想起以前在沈府时,为了维持表面关系,赵姨娘每日都会差人给我送芙蓉玉露羹,心里把她啐了百八十遍我现在恨不得时光倒流,当着她面告诉她,你不用费尽心思给我下毒,我会把自己作的离开沈家的…

小说:浅浅奔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顾寒程

角色:顾寒程裴凌山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铺子的事也有了着落。不知隐戈用了什么法子,在青州最繁华的街上,以江自在的名义盘下了一家裁衣铺,里面还有绣娘,我只需要画些样式给她们就可以。我不方便露面,什么想法都同隐戈讲,有什么事也让他替我出面,隐戈不负所托地把铺子打理得也是井井有条,我乐得清闲地当起了甩手掌柜,一切都顺利的不像话。但我还是会想起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京城郊外的万佛寺,那时母亲还活着,我随着她一起去寺庙祈福。在那棵挂满红绸的姻缘树下,我看见了手握红绸的顾寒程

评论专区

随身一个迷雾世界:设定不喜 文笔一般

蚁贼:老实说,作者的后宫戏并不是主要看点。不过一旦主角搞起**来,老赵那信手拈来的H段子立马就兴奋地不能自抑了。PS:新书《三国之最风流》也是一样的伟光正**控哦!

牛男:耽美,金手指有,但是开的不讨人厌,攻受性格喜,还有萌萌哒儿子(捡的)和各种动物,目前最爱的现代种田文

浅浅奔赴

浅浅奔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16章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铺子的事也有了着落。
不知隐戈用了什么法子,在青州最繁华的街上,以江自在的名义盘下了一家裁衣铺,里面还有绣娘,我只需要画些样式给她们就可以。
我不方便露面,什么想法都同隐戈讲,有什么事也让他替我出面,隐戈不负所托地把铺子打理得也是井井有条,我乐得清闲地当起了甩手掌柜,一切都顺利的不像话。
但我还是会想起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京城郊外的万佛寺,那时母亲还活着,我随着她一起去寺庙祈福。
在那棵挂满红绸的姻缘树下,我看见了手握红绸的顾寒程。
彼时我正在好奇地踮着脚看着树上木签上的字,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我,一转头,就看见少年面如冠玉,墨发高束,红绸缠绕在指尖。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我登时红了脸。
察觉到自己的唐突,少年抱拳躬身,在下平南王府顾寒程,敢问姑娘芳名。
我羞涩的回礼,沈家,沈岁晚。
沈姑娘稍等。
顾寒程说完转身跑进寺庙,不多时,又火急火燎地跑出来,手里的红绸不见了,多了一个平安符。
在下求的平安符,送给姑娘。
许是太过心急,顾寒程气息微乱,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满是赤诚地看着我。
少年勇敢无畏,随心而为,勇敢地向喜爱的姑娘表达着热烈的感情。
后来呢?
隐戈见我停下,问出了声,不知为何,他嘶哑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悲伤。
后来,我们时常一起出游,互送书信,我本以为他心悦于我,会在我及笄之年提亲,没成想,没等来他的聘礼,倒是等来了一道我封妃的圣旨,我看着隐戈那张银色的面具,继续道:也是在同一天,他请旨镇守南疆,此生不回。
那时候,我娘刚去世没多久,赵姨娘得了主母的权力,处处针对于我,碍于她娘家是皇后的族亲,我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在沈家过得水深火热,我一直在等他来带我走,没成想,他把我一个人扔在了那偌大的京城。
隐戈递过来一方手帕,不知何时,眼泪爬满了我的脸颊。
我接过手帕,胡乱地擦了擦脸,然后我就火烧摘星楼,再后来就被送来了青州。
可是,他死了,隐戈,他死了,我连个怨恨的由头都没有了,他连个交代都没给我。
我越说越伤心,仿佛要把这些时日心里憋得委屈与不甘一股脑地哭出来。
是不是我想错了,他从未说过喜欢我。
我顶着哭得红肿的双眼看着我唯一的倾听者,隐戈,你说这一切是不是我的自作多情。
隐戈放在身侧的手攥得青筋凸起,仿佛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小姐这么好,他一定是喜欢小姐的。
语气柔得不能再柔,努力地让他嘶哑的嗓音听起来柔和。
那他为什么要去南疆,还这辈子都不回来?
这下隐戈不接话了。
我也没管,自顾自地哭着,哭得直打嗝,后来我想,如果这时候我看隐戈的眼睛,我一定会发现点儿什么。
最后哭累了,趴在石桌上睡了过去,等我再睁眼,我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还盖着薄毯。
屋里漆黑,我掀开薄毯,起身去点蜡烛,唤了声隐戈,没人应。
我坐在桌前倒了杯水醒醒神,眼睛肿得睁不开,真是魔怔了,对着隐戈鬼狐狼嚎了半天。
院门传来声响,我起身去看。
是隐戈拎着大包小的东西回来了,他身着玄衣,融进了身后的茫茫夜色,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这么想着,就忍不住问出了口,你会离开吗?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句,隐戈脚下明显一顿,然后他那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不会。
进了屋,隐戈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我说道:给你的。
头一次他没喊我小姐。
他经过我时,我闻到了一阵脂粉味儿,也不知脑子里想的什么,活像个检查领地的狗,逮着他的袖子就是一阵闻。
隐戈被我突然的靠近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几步,腰撞在了桌子沿上才堪堪停下。
小……小姐,隐戈咽了一下口水,门……门……没关。
我拍了他一下,想什么呢,你这身上什么味儿?
他抬起另一只胳膊闻了闻。
你隔着面具,闻得到吗,你要不摘了?
我就随口一说,没成想隐戈整个人瞬间紧绷,眼里的慌乱藏都藏不住。
别紧张,你不想摘就不摘。
我怕吓到小姐。
怎么,比我脸上的疤还吓人?
隐戈没回答,转身从一堆东西中拿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递到我眼前。
我疑惑地接过盒子打开,看见里面的东西后,我瞬间瞪大了眼睛。
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白玉瓷盒,盖子上用红印章印了云松膏三个大字。
云松膏去疤痕有奇效,这一盒都能抵上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