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时简傅克韫《闪婚亿万财阀老公》完结版在线阅读_闪婚亿万财阀老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闪婚亿万财阀老公》,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温时简傅克韫,由大神作者“傅克韫”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蒋嘉然浑身都在抖,失焦的的眼神聚集在了傅克韫的脸上她痴痴的笑了起来:“克韫……克韫,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你娶我好不好?”“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放了温时简”傅克韫放轻了声音,缓缓的向她走去蒋嘉然忽然又激动起来“温时简!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才不会看我一眼”她的眼睛里闪着癫狂…

小说:闪婚亿万财阀老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傅克韫

角色:温时简傅克韫

傅克韫哭完后,便昏睡了过去。欧阳宁静守在他的床边,看着他的手心紧紧的握着什么。摊开掌心一看,是一枚戒指,她认得的,是他们当年的结婚戒指。当年她竭力阻止二人,不让傅克韫和温时简见面,他竟然从三楼跳了下去。她默然,身份地位并没有让他们退缩,流言蜚语却让他们介怀了这么多年,真是造化弄人

评论专区

星纪武神:跟现在的妖艳贱货小说完全不一样,没有让人讨厌的套路,主角不冷漠也不好色,也没有见到美女苦笑之类的情节,我跟你们说真的非常好看!对了,感觉作者不像新人啊,谁知道他以前写过什么吗?

大汉光武:看了下评论,都是冲酒徒来的。不过这还是那个写 家园 的酒徒?一个落草数年的马三娘居然跟日后宫漫里的典型傻白甜女主一样。从上一部就想说的。唉

君临九天:后宫修仙流,典型的“我就蹭蹭不进去”,卖弄软色情整了半天,到248章男主才破处。别以为我有耐心看到这么后面,都是善心人发的开车导航

闪婚亿万财阀老公

闪婚亿万财阀老公全文阅读第6章  

傅克韫哭完后,便昏睡了过去。
欧阳宁静守在他的床边,看着他的手心紧紧的握着什么。
摊开掌心一看,是一枚戒指,她认得的,是他们当年的结婚戒指。
当年她竭力阻止二人,不让傅克韫和温时简见面,他竟然从三楼跳了下去。
她默然,身份地位并没有让他们退缩,流言蜚语却让他们介怀了这么多年,真是造化弄人。
傅克韫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已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他缓缓的坐起,靠在床头。
感觉掌心有什么膈着,拿起一看,他让管家把小屋收拾干净,将画挂进了卧室,正对着床。
他静静的看着挂在墙上的画,眼神温柔,像是在回忆什么甜蜜的过往。
翌日,傅克韫换上西装,将戒指穿成项链,挂在了脖子上。
用完餐,傅克韫便去了公司。
温明见到终于恢复精神,眼神清明的傅克韫,心里一阵欣慰。
傅克韫坐在椅子上,接过他的文件问道:“蒋氏集团最近怎么样?”
温明如实回答。
“跟以往一样,如果没有傅氏的支持,不到两个月公司就会周转不来,面临破产。”
“很好,那就把资金撤出来吧。”
傅克韫将资料往桌子上一扔。
“他们若是还不上,就走法律程序就好。”
温明心陡然一跳,还是收好情绪,退了出去。
傅克韫十指交叉,放下鼻下。
蒋嘉然,好戏开始了。
几天后,傅克韫觉得办公室门外吵闹不堪。
他拉开门,看见一群工作人员拦着蒋嘉然不让她闯进来。
因为上次的原因,公司加强了管理,即使蒋嘉然嘴里嚷着“我是总裁未婚妻”也不奏效。
傅克韫便示意众人放开她,让她进了办公室。
“傅克韫,你为什么撤资?”
蒋嘉然一关上门便急不可耐的质问道。
“因为没用了。”
傅克韫轻慢的回答道。
“你不可以这么对蒋家,我还怀了你的孩子。”
蒋嘉然色厉内荏的说道。
傅克韫挑起眼皮,看她。
“那你就好好护着他,他可是你最后一张护身符了。”
她的声音抖得破碎,但她强撑着不让自己失态。
“蒋家垮了,我就把孩子打了,你们傅家就断后了。”
“你放心,如果孩子没了,下一个没的,就是你。”
傅克韫话里藏着的刀锋,吓得蒋嘉然浑身发软。
她以为她怀的是救命稻草,没想到却是一颗定时炸弹。
不耐的赶走蒋嘉然,他对温明吩咐。
“拦截所有她和老太太的联系,不许她去打扰我奶奶。”
第一人民医院。
因为还不上借款,傅氏向蒋氏送了法院的传达书,信封直接送到了蒋正功的床上。
蒋正功看到传书,浑身战栗,床边的监护仪疯狂的尖叫起来。
他得的是心脏病,应该尽早开始换心手术,以他的年纪普通治疗只会让他更痛苦。
蒋嘉然站在手术室门口,听完医生说的话。
立刻说:“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不得好过!”
医生为难的说:“其实现在就有捐献者,只是你父亲不能做这个手术……”“为什么?”
蒋嘉然拔高了声音。
医生不语,将眼神落在远处,蒋嘉然顺着视线转身望去,不禁瘫软在地。
傅克韫就站在她的身后。
蒋嘉然膝行到傅克韫脚边,哭求道:“我求你,克韫,我求求你。”
“以前是我对不起温时简,我愿意赎罪,你放过我爸爸。”
傅克韫踢开她:“赎罪?
拿你们一家人的性命都赎不起。”
“放心,现在就让你们死,太便宜你们了。”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蒋嘉然,薄唇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来。
“你爸还没看到蒋氏破产呢。”
他看着医生,说道:“尽力保住一条命,心就不用换了。”
回到车里,温明发了一封邮件,又打了电话来。
“傅总,查到15年前的温总的最后一条住院记录了。”
“是在年底。”
傅克韫算了一下日子,还不是生产的时候,他眼皮一跳。
压下心里的动荡,问:“她去医院做什么?”
“记录上是,当时温总遭受到了一些创伤,导致流产……”傅克韫脑子嗡鸣一声,孩子没了?
“怎么回事?”
他寒声问道。
“不清楚。”
温明回答,“但是,当时温总的监护人签名是许客。”
傅克韫瞳孔一缩。
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