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遂意秦隽》秦隽沈遂意_秦隽沈遂意全本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沈遂意秦隽》,是作者“沈遂意”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秦隽沈遂意,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看着床上晕死过去,脸色白的跟鬼一样,没有一丝血色的女人,莫婉茹心里的满腔怒气忽然静止她心中一紧,脸上的愤怒逐渐变得了害怕她不会死了吧莫婉茹心中没有底看着床上气息微弱的女人,夏珂皱了皱眉,以莫婉茹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呢喃“又装,不就是手臂受了点伤,至于动不动就晕过去吗?”听到夏珂的…

小说:沈遂意秦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遂意

角色:秦隽沈遂意

梁太太凄怆的目光逐渐转变成绝望,脸色也开始变得死灰一般,泪无声没过她的脸颊。“哥哥,求求你饶了我爸爸,囡囡想要爸爸。”在众人沉默之际,一只小手拽住了秦隽的衣角,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个人的心都狠狠揪了起来,“是囡囡不乖,囡囡生病了,爸爸才会一直工作,都没有时间睡觉。”“哥哥,囡囡不治病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小女孩脸上的泪珠一颗颗掉落,清澈纯粹的眼底满是恐惧和不难。“我知道,因为我,爸爸已经很累很累了,有时候他来医院陪我玩,玩着玩着他就睡着了

评论专区

蜀汉之庄稼汉:第322章,唱那个上海滩的主题曲,有毒

我打造了救世组织:是五行缺女吗?????第一章就出傻白甜女主????尬不仅五行缺女,还五行缺脸!!!动不动描写很帅花痴,是人形自走**还是咋的?救世文还是女频文?

超念觉醒:各种脑残套路先不管它,作者既然标榜用脑子用念力,都特么一吨了,和古武能力者对战的时候还不知道用念力把他们抬起来?作者你的脑子呢?

沈遂意秦隽

沈遂意秦隽小说第12章  

梁太太凄怆的目光逐渐转变成绝望,脸色也开始变得死灰一般,泪无声没过她的脸颊。
“哥哥,求求你饶了我爸爸,囡囡想要爸爸。”
在众人沉默之际,一只小手拽住了秦隽的衣角,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个人的心都狠狠揪了起来,“是囡囡不乖,囡囡生病了,爸爸才会一直工作,都没有时间睡觉。”
“哥哥,囡囡不治病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小女孩脸上的泪珠一颗颗掉落,清澈纯粹的眼底满是恐惧和不难。
“我知道,因为我,爸爸已经很累很累了,有时候他来医院陪我玩,玩着玩着他就睡着了。
隔壁床小明的妈妈跟我说,爸爸为了我在很努力地赚钱,都没有时间睡觉,所以才会坐在那里就睡着了。”
“哥哥,坏的是囡囡,不是爸爸,求求你不要生爸爸的气,我愿意替爸爸坐牢。”
听到女儿稚嫩天真的声音,梁太太彻底崩溃,她无力地跪下来,抱着女人嚎啕大哭。
“不是的……不是的……我的囡囡是……是全世界最乖……最好的女儿。”
“我的囡囡没有错,是妈妈的错……是妈妈不好……没有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让你那么小就受了那么多罪。”
梁太太跪爬到秦隽脚边,不停地磕头,“秦先生,求求你了,你要告就告我好了,我来替我丈夫坐牢,我们家不能没有他,我的囡囡不能没有爸爸。
求求你了,秦先生……求求你了……”说到最后,梁太太伏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不能自已。
在对上小女孩纯真的双眼时,秦隽的呼吸忽然一滞,他略带惊诧地看着眼前的场景,有点不明所以。
看到这里,一旁的护士也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她毅然站了出来,帮梁太太求情。
“秦先生,囡囡身患白血病,囡囡父亲也是为了多赚点钱,给女儿治病才会连续不停地工作,导致疲劳驾驶,酿成大祸。
请你看在一个父亲爱女心切的份上,手下留情吧。”
秦隽掀眸看向冯助理,冯助理连忙摇了摇头。
这些信息冯助理也不知道,秦总只是让他把肇事者扔进监狱,他并没有多此一举去查他家的资料。
秦隽眸光微沉,神色变得沉凝。
沈遂意不再沉默,她蹲了下来,看眼哭的将要晕厥的女人,柔声开口,“别哭了,谅解书我签。”
她单手抓住梁太太的手臂,试图扶她起来,护士见状连忙过来搭一把手。
梁太太站稳身体后,泪眼朦胧的看向沈遂意,嘴巴张了又闭,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什么都不用说了。”
沈遂意拿过笔,直接在谅解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记住血的教训,我命大,所以在我这里,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赎罪,请他铭记在心,一定不要再让你丈夫犯同样的错误了。”
梁太太小心翼翼地接过谅解书,紧绷的神经似乎在这一刻松了下来,让她有了可以喘气的机会,她声音哽咽嘶哑,无比感激的看了沈遂意一眼。
“谢谢,真的谢谢……”她拉着小女孩朝沈遂意和秦隽各鞠了一躬,然后母女俩牵着手离开了。
秦隽神色一暗,凉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幽冷的眸底情绪复杂。
沈遂意目送两母女离开后,转身直面秦隽,素丽的脸上神色淡漠,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里,聚拢这化不开的浓雾。
“我确实不是个好人,所以会对跟我一样会犯错的人抱有同情,而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应该很难理解这种行为。
我们之间一好一坏,从来都是泾渭分明,以后,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不要再彼此折磨了。”
说完,沈遂意收回目光,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病房,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秦隽凝着被被关上的房门,脸色铁青,满腔怒火却无处可发,极力隐忍使额角青筋暴显。
“去查!”
一声低吼,处于暴风雨中心地带的冯助理,心尖都不由得抖了抖,“是!”
……大概过了五分钟,冯助理小跑着回到病房门口,此时护士已经不在了,房门依旧紧闭,而秦隽则沉默不言地坐在门前旁的长椅上。
“秦总,都查清楚了,确实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梁峰为了给女儿赚钱治病,没日没夜地跑车,出事那天,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还有……”“说!”
冯助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脸色沉重,“还有就是,梁峰的母亲,在得知梁峰出了车祸后,突发疾病去世了……”听到这一家人的信息,冯助理也忍不住生出几分怜悯,他们的人生太苦了,即便用尽全力,也只能勉强苟活。
秦隽闭上眼同时吐了一口气,俊美绝伦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秦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秦隽睁开眼,深邃的目光落在紧闭的房门上,若有所思,“随她去吧,反正,她自己都不在乎。”
住院的第二天,沈遂意的母亲和弟弟就赶来医院看她。
她看不得母亲泪眼婆娑的模样,三两句话就打发弟弟将她带回了家。
她原本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但是自从那边她说完各走各的路之后,秦隽仿佛就跟住在了病房一样,连续几天,每次她睡醒睁开眼,看见的总是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秦隽,我不需要人照顾,这里有医生有护士,你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这不知道是沈遂意第几次说这句话了,一开始秦隽还会讥讽几句,后面都懒得理她了,干脆冷着一张脸,该干什么干什么。
男人冷着一张脸,倒了一杯温水放到桌面,又将药分类摊开,“把药喝了,我出去接个电话。”
十分钟后,秦隽打完电话回来,桌面上的药依旧没动。
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为什么不喝,你就这么想在医院一直待下去吗?”
沈遂意掀起眼眸看向他,眼神中带着明显的迷茫,“喝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