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闪婚后,她拿下了千亿大佬》桑翩若陆韶深_《被闪婚后,她拿下了千亿大佬》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被闪婚后,她拿下了千亿大佬》是网络作者“紫红团子”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桑翩若陆韶深,详情概述:回个家却突遭晴天霹雳,天上掉下个男朋友,她被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富豪给强定了?
果然,人生没有意外,只有更意外
避无可避,她飞速杀上门去,却不想,更大的霹雳砸下:
“卷了我千万彩礼,你还想逃到哪儿去?”
啥啥啥?
有没有搞错,她不认识他啊!
还不承认?
这一次,他没再给她逃跑的机会,一个红本本将她绑死在他的户口本
他邪佞诡谲,是青城最不好惹的男人;
她稀里糊涂,不得不接受现实;
却不想,一个大雷接着一个,前男友成了表妹夫?
纠纠缠缠,她身心沦陷,当一切真相揭开,她才知原来——

小说:被闪婚后,她拿下了千亿大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紫红团子

角色:桑翩若陆韶深

经典小说《被闪婚后,她拿下了千亿大佬》是网络作者“紫红团子”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话音才落,她的手臂就被人一把抓住了。“你、你要干什么?”说不过、还要动手吗?惊愕间,又一股扯力袭来,而后她便被人一路拖拽,最后甩按到了那个侧边柜上,正对的,就是那副画:“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人有相似,我信;整容变身,我也信;同年同月同日生,我勉强也能接受;可你见过世界上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吗?”“同年同月同日生、还同名同姓、同模样,你还要跟我说这是‘巧合’?”“桑翩若,睁大你的眼,给我看清楚!”他是不了解她的身体,那是因为从头到尾,她都在算计他!视线一落,桑翩若看到了画册一角的落款。日期是三年前的。有他的名字……

评论专区

塔防世界:之前两本反套路的小说挺好的,可惜没了。现在重拾游戏,还是反套路,烧脑开洞,希望能成功。只能说年纪大了,成家立业,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说好的塔防游戏,还是英雄无敌啊。

未来游戏创始人:不错的作品,但是脑洞还是不足,凭借主角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作者还是有些小子情怀的端着。看这种文要的就是那些我们永远不可能玩到的游戏,希望开发更多的灵感。(另,黑熊精让我想起了小真冬的视频……)

超级训练大师:一般吧,很多地方我都跳着看,最讨厌的是各路记者和主角过不去的情节太多太多,这种东西在林海的书里已经看吐了,这人也是一脉相承靠这个灌水,还有为什么每本足球文都会去挖里贝里,能有点新意吗

被闪婚后,她拿下了千亿大佬

第6章

话音才落,她的手臂就被人一把抓住了。

“你、你要干什么?”

说不过、还要动手吗?

惊愕间,又一股扯力袭来,而后她便被人一路拖拽,最后甩按到了那个侧边柜上,正对的,就是那副画: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人有相似,我信;整容变身,我也信;同年同月同日生,我勉强也能接受;可你见过世界上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吗?”

“同年同月同日生、还同名同姓、同模样,你还要跟我说这是‘巧合’?”

“桑翩若,睁大你的眼,给我看清楚!”

他是不了解她的身体,那是因为从头到尾,她都在算计他!

视线一落,桑翩若看到了画册一角的落款。

日期是三年前的。

有他的名字。

有“生日快乐”的字样,还有应该是“示爱”跟“生日”的数字字样“521818”。

的确跟她的一致。

三年前的,画框是封装的,就不可能是为了冤枉她、现准备的,不用问也知道,这应该是准备送、没送出去的生日礼物。

不可能。

摇头,桑翩若下意识地想解释,抬手,陆韶深却又是一压:

“看这里!”

“看清楚点!”

“我找你很久了。”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要不是我去你家里接个长辈,正巧看到了你母亲拿着你的身份证,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竟一直就躲在我的眼皮底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桑翩若看到了画作女人衣服上的一个图案,全是“桑翩若”三个字串联勾勒而成,字体各异,却清晰可辨。

轰~

桑翩若彻底懵圈了。

她、她的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团乱麻,她都还没理顺,就又被人揪着领子拎起,陀螺一般转了个圈,两人又面对面了:

“钱,我可以不计较,其它的东西交出来。”

“……”

还有更值钱的?

要死了。

眼珠子差点没直接滚出来,桑翩若本能地还是想摇头,然后,小脑袋就被人扣住了:

“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脸颊一热,一股异样的感觉突袭而来。

猛然意识到两人不止离得很近,还是在卧房里,男人的外套脱了,此时,衬衫的领口大开,半片精壮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

强烈的男人气息,炙热,更危险。

“那个,很晚了,我们……”

改天再谈吧!

脑子有点乱,扭身,桑翩若就想跑,下一秒,却被人拦腰一抱:

“有件事你说得对,我是该好好认识认识你,你的身体,我还真不熟。”

“你别乱来,我——”

“我们是合法夫妻。”

一句话将她堵死,陆韶深没再给她开口的机会。

一场情事,燃烧了整个房间,激烈缠绵,羞煞星月。

待这场风波宣告结束,夜已静谧的深沉,屋里暧昧的气息挥之不去,桑翩若也跌落了一片黑暗。

冲过澡出来,陆韶深却是掏出一支烟,点了上去。

她不是第一次?

虽然没抱多少期待,但这一刻真来了,他心口竟莫名堵地厉害。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直至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传来,他才掐掉了手中几近半灭的烟蒂,熄了床头微弱的小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