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岁宋子席韩蒂笔趣阁)江岁韩蒂_(江岁宋子席韩蒂笔趣阁)全文阅读

江岁韩蒂是都市小说小说《江岁宋子席韩蒂笔趣阁》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江岁宋子席韩蒂”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江岁宋子席韩蒂》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江岁宋子席韩蒂》主要讲述了江岁宋子席韩蒂的故事,同时,江岁宋子席韩蒂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江岁宋子席韩蒂笔趣阁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江岁宋子席韩蒂

角色:江岁韩蒂

江岁才跑两步,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了几个手下,把她给抓住了,像提小鸡仔一样一路提进了见缘三楼的VIP包厢。她眼珠子不停地四下乱转,在计划怎么逃生,可上了三楼之后,走廊就弯弯绕绕得像个迷宫,到处也都是服务生,她是跑不赢了。江岁被提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大包,她记得师哥说过,见缘三楼以上,是VIP客户专享的,可进了包房后,她发现也不过如此,哪有他形容的那般人间天堂。不过倒是挺大,四处都是沙发,和长长的茶几,整面墙大的屏幕,中间一个圆形的舞池。见到韩蒂,是意料之中的,她没惊讶,可恐惧是强烈的

评论专区

斗破之马气大陆:笑skr人,一本黑斗破网剧的同人文,不需要逻辑,玩梗玩得飞起

征服天国:文笔什么的都好,就是主角好像没见过女人。目前为止就出场了两个女性角色。你就都一见钟情了?包括12岁的小萝莉。丧心病狂啊。

网游神界:原来看过一点,现在再试试能不能看下去

江岁宋子席韩蒂笔趣阁

江岁宋子席韩蒂笔趣阁第25章  

江岁才跑两步,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了几个手下,把她给抓住了,像提小鸡仔一样一路提进了见缘三楼的VIP包厢。
她眼珠子不停地四下乱转,在计划怎么逃生,可上了三楼之后,走廊就弯弯绕绕得像个迷宫,到处也都是服务生,她是跑不赢了。
江岁被提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大包,她记得师哥说过,见缘三楼以上,是VIP客户专享的,可进了包房后,她发现也不过如此,哪有他形容的那般人间天堂。
不过倒是挺大,四处都是沙发,和长长的茶几,整面墙大的屏幕,中间一个圆形的舞池。
见到韩蒂,是意料之中的,她没惊讶,可恐惧是强烈的。
江岁猜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真走到了这一步,自从上次韩蒂在露台问她那些话时,她就知道他早晚会查出真相。
江岁报了警,她不是精于筹谋,智勇过人的人,如果是的话,她早就想出对付韩蒂的办法了,不用等到现在才报警,可她低估了韩蒂,不仅没被关进牢里,还在大街上肆无忌惮地劫走了她。
韩蒂坐在沙发一角,双腿随意交叠,手里夹着一根烟虚放在膝盖上。
走廊的灯光从门口投到房间,形成一个矩形,横亘在两人之间。
伪装已被撕下,江岁没什么再能隐藏的,如今的两个人,皆是真面目相对。
手下一个个出去,将门带上,只剩下一坐一站的两个人。
唯一的光源消失,房间里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江岁眼皮直跳,浑身的每一个神经都绷起,她放轻自己的呼吸,细细感受着身边的一切。
两个人像在憋着劲,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冗长的沉默…韩蒂发现,这是个和他耐心不相上下的女人,他知道她在等,等自己先开口,她才好分析如何去应对。
摸不清形式时,沉默是最好的武器,江岁这点和他很像。
他不想她得逞,但又好奇她的反应,所以,他先进攻了。
韩蒂:“我小瞧你了,江岁。”
江岁在黑暗里眨了两下眼睛,但没说话。
韩蒂看不见她:“杀人的时候,爽吗?”
江岁仍不出声,韩蒂觉得自己像在跟空气说话,连个回音都没有。
他像个炸药桶,被江岁的沉默一点点点燃。
他没被人这么诓骗过,或者说没人能成功骗过他,但这个女人成了例外。
回想起见过她的每一面,她都在骗他,他知道,但他没戳穿。
他以为她只是耍耍小聪明,因为贪生不得不与他周旋。
他纵着,因为梁一梦的关系,也因为他觉得一个小姑娘掀不起什么风浪。
可没想到,她隐藏的真相竟是如此,真是一个狡诈的女人。
他抬起手臂,拍下墙上的开关。
灯光刺眼,江岁本能地闭上眼睛,但她能感觉到一阵气息飞快朝她靠近。
韩蒂一把掐住她的下颚,力气极大,快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了。
他的眼睛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双眸像火焰一样慑人,周身散发着暴怒的气息。
韩蒂的声音盛满了怒气:“为什么算计我,嗯?”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灼灼要把她戳穿,江岁吃痛,却忍着不发出一丝声音。
韩蒂忍无可忍,将她甩开。
力量太大,江岁手肘磕到了茶几上。
“咣当!”
一声,她痛得弓起身子,趴在地上。
韩蒂没给她时间缓冲,又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她身子轻,被踢出好远。
可她一直咬着嘴唇,在忍,不反抗,不求饶。
那一脚有多狠?
韩蒂的半个脚背都是麻的。
他扯起唇角冷哼了一声:“很能忍啊,你不是喜欢装柔弱吗?
怎么不装了。”
江岁艰难地抬起头,问:“是你杀的粱一梦父母?”
韩蒂说:“是他们活该。”
江岁:“他们养了粱一梦那么多年,也一直待她不薄,你为什么杀他们?”
韩蒂:“要不是他们买走了粱一梦,我们也不会分开。”
江岁不能理解:“让你们分开的是人贩子,你应该报复的也是人贩子。”
韩蒂仰头笑了两声:“哈哈,当然,人贩子也死了,死得更惨,你想看看吗。”
江岁看着韩蒂狰狞的面目,眼前浮现出雨夜里那个血肉模糊的女人,她觉得恶心,忍不住干呕了两下。
韩蒂走到茶几边,拿起桌上一杯早就准备好的酒,到江岁跟前,踢了踢她:“起来,喝了它。”
江岁:“你也要杀了我吗?”
韩蒂:“不,我不杀你,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江岁忍着痛,抬起头,看了眼韩蒂手里的红色液体,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可能是毒药吧。
她不想就这么死了,她还有子席,还有奶奶,还有她热爱的工作和生活。
她好难过,好不甘心啊。
她一只手抓起韩蒂的裤脚,攥在小拳头里,另一只手抓着他的小腿,向他示弱:“对不起。”
韩蒂嗤笑出声,眼睛居高临下睨着她:“我还以为你多有出息呢?”
江岁攀着他的腿,艰难地爬坐起来,脑袋垂着靠在他腿上,抽泣着说:“我没想杀粱一梦,是她疯了,她想杀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我没有骗你,害死她的不是我,是毒品。”
江岁和韩蒂说的的确都是实话,但她只说了一半,美好的那一半。
她和粱一梦的故事,最初是和韩蒂讲的那个版本一样,只是后来变了味。
两年前。
粱一梦近来总和父母吵架,一心烦就去江岁家蹭吃蹭喝蹭床,奶奶很少在家,江岁便让她住在了奶奶房间。
只是一到半夜,粱一梦总会摸到她房间,钻到她被窝说喜欢她的味道,她睡得迷迷糊糊不清醒,也就忍了粱一梦霸占自己半个床。
但后来,粱一梦越发得寸进尺,会毛手毛脚的,每每都要把江岁惹极了,但她从没往其他方面想。
直到有一次,粱一梦喝多了在江岁家留了宿,江岁半夜熟睡的时候觉得呼吸不顺,挣扎着醒来发现粱一梦趴在她身上乱摸,她打开夜灯便看见粱一梦情迷错乱的眼神,当时真是吓坏了的。
粱一梦借口说自己喝多了,但江岁清楚知道她当时想干什么。
从此之后她便不再让粱一梦留宿在她家了,联系也少了,她一直是以朋友,甚至姐妹的感情对待粱一梦,但粱一梦似乎不是,这种情感让她觉得寒心也觉得可怕。
江岁和宋子席恰巧是那个时候确定了关系,热恋中的两个人恨不得24小时都黏在一起,粱一梦知道了之后就变了个人,江岁猜测她就是那个时候染上毒瘾的,每次来找她,都是情绪激动,行为偏激。
江岁彻底断了和粱一梦的联系,大约半年多的时间。
也就是一年前。
粱一梦在一个夜里把江岁骗了出去,绑走了她,三天三夜后,江岁寻到了机会逃走,可被粱一梦发现,撕打间,江岁错手捅了她一刀。
江岁逃了出去,粱一梦死了。
至于纹身,就是那三天三夜被纹上去的。
粱一梦是养女,五岁时来到桓城,她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也不记得五岁以前的事情了,唯一留下的,就是脖子上戴着的雪花项链。
至于为什么要给江岁纹,对于一个发了疯的人来说,所有原因都是奇怪的,她认为这是个烙印,会让江岁一辈子记得她的烙印。
回忆结束。
韩蒂前几天在金发小伙那听到的也是这个真实的版本,江岁说得没错,害死粱一梦的是毒品,毒品使她迷了心智,做了蠢事,即使江岁没有错杀,粱一梦的下场也会很惨。
但让韩蒂接受不了的,是江岁蒙骗了他,他一直以为,江岁再聪明,也不过是他手心里的蚂蚁,而且他一直对待她都很好。
没想到被一只蚂蚁给耍了,他竟还以为她多么乖巧柔顺。
江岁:“饶了我吧,求求你~”江岁的手抓着韩蒂的大腿,哭得有气无力的,就是这幅柔弱样子蒙蔽了他,装的,都是装的!
韩蒂高大的身子蹲了下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将她散落的头发缕到耳后,端详着她。
江岁的小脸苍白,嘴唇被咬出了一排牙印儿,唇瓣有几处被咬破,猩红的血染红了她的牙齿。
她的额头,鼻尖都是冷汗,眼里噙满了泪水,看起来凄楚可怜。
韩蒂牵过她冰凉的手,在她柔软的手背上轻轻一吻,倒想看看她要如何委曲求全:“饶了你,你什么都肯做?”
江岁的眼泪“啪!”
地滑落了一颗,砸在他的手上,有点疼。
她垂下长长的睫毛,神色平静,沉默了好几秒,像在做心理建设。
韩蒂玩味地看着她,伸手去解她的裤带,江岁警觉地拦住了他的手,抬眸看着他。
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了,她在做的心理建设不是献身,而是…她拿过他手里的酒杯,深吸了一口气,一饮而尽,然后表情凝重地等着毒发身亡。
韩蒂轻笑了一声,有些自嘲,也有些失落。
又看错了她,本以为是贪生怕死的。
他坐回到沙发里,点燃一根烟,静静看着江岁。
江岁有种喝醉了酒上头的感觉,先是晕晕乎乎,然后开始恶心,控制不住的想要呕吐。
她下意识往卫生间跑,但起身的瞬间就又摔倒了,天旋地转,像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