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海洋杨尘光)升迁记杨尘光范海洋完整版阅读_范海洋杨尘光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升迁记杨尘光范海洋》,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范海洋杨尘光,也是实力作者“杨尘光范海洋”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说叫做《升迁记杨尘光范海洋》是杨尘光范海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杨尘光范海洋小说内容精选:观音桥镇政府大院范海洋阴沉着脸,背着手走进办公楼,一路上不住地有人跟他打招呼,以往他都是微笑以对,心情好的时候还会跟人家点点头打招呼然而,今天范海洋就好像没看到一样,别说打招呼了,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了甚至于副镇长李春跟他打招呼,他都无视了!副书记何宇光有些意外,眼看着张颖走过来,便走过去,“张主任,书记这是怎么了?…

小说:升迁记杨尘光范海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杨尘光范海洋

角色:范海洋杨尘光

“小舟,不要这么大脾气!”老人叹了一口气,“政界上翻滚得人最怕的就是被别人一眼看穿了你的心思,处变不惊是政界的基本功啊,你也就连这基本技能也没搞好,你让我如何安心你啊!”“祖父,在良江县这一亩三分地上,我不信谁还能翻患上天去?”孙小舟冷笑一声,“祖父,你也该出去说两句了,要否则的话,杜伦硕这种人也会越来越多,只要有一个带领,别人就也会跟着没把大家胡家当回事了!”“放心,有人会整理老范的。”老人嗤笑一声,“你觉得杜伦硕不清楚这样做会惹恼你,你觉得他不晓得这么做我能气愤,他可没这么傻!”“啊,祖父你也是说杜伦硕有意这样做的?”孙小舟听闻一愣,哑然地瞪大双眼看见老人,“他,他,他怎么敢?”“他为什么不敢?”老人摆摆手,“小舟,你之后要挨政界上混,最紧要地是一定要懂得如何来判断局势,分辨风频。”“县委领导成员调节以后,杜伦硕在政界的声望与日骤增。”说到这儿,他的声音一顿,看见孙小舟感慨一声,“这时候,杜伦硕就感觉胡家已经成为它的累赘了,换句话说他不想身处胡家阴影里了啊。”“这,这,他这不就是忘恩负义无情无义么!”孙小舟火冒三丈,“况且,干部调整并不是他一个县委书记可以所决定的吧

评论专区

大妖猴:换题材是不可能换题材的,这辈子不可能换题材的。写别的又不会,就是靠IP这种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起点里感觉像回家一样,脑残粉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的!

惊醒之后:要么写个土著,要么写个有穿越者记忆的土著,非要写个获得土著部分记忆的穿越者,结果内容表现得就是前两者的样子就觉得很怪……

从津门第一开始:枪啊枪啊,刀有个屁用,最起码也得右手刀左手枪而且一直摆着武者谱,结果打擂还是下三滥,你还不如直接放冷枪得了,反正都是下作手段

升迁记杨尘光范海洋

升迁记杨尘光范海洋免费小说第73章  

“小舟,不要这么大脾气!”
老人叹了一口气,“政界上翻滚得人最怕的就是被别人一眼看穿了你的心思,处变不惊是政界的基本功啊,你也就连这基本技能也没搞好,你让我如何安心你啊!”
“祖父,在良江县这一亩三分地上,我不信谁还能翻患上天去?”
孙小舟冷笑一声,“祖父,你也该出去说两句了,要否则的话,杜伦硕这种人也会越来越多,只要有一个带领,别人就也会跟着没把大家胡家当回事了!”
“放心,有人会整理老范的。”
老人嗤笑一声,“你觉得杜伦硕不清楚这样做会惹恼你,你觉得他不晓得这么做我能气愤,他可没这么傻!”
“啊,祖父你也是说杜伦硕有意这样做的?”
孙小舟听闻一愣,哑然地瞪大双眼看见老人,“他,他,他怎么敢?”
“他为什么不敢?”
老人摆摆手,“小舟,你之后要挨政界上混,最紧要地是一定要懂得如何来判断局势,分辨风频。”
“县委领导成员调节以后,杜伦硕在政界的声望与日骤增。”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一顿,看见孙小舟感慨一声,“这时候,杜伦硕就感觉胡家已经成为它的累赘了,换句话说他不想身处胡家阴影里了啊。”
“这,这,他这不就是忘恩负义无情无义么!”
孙小舟火冒三丈,“况且,干部调整并不是他一个县委书记可以所决定的吧。
党委会做人做事,**管账,这也是从井救人规则啊。”
“对啊,你了解这也是游戏的规则,为何陈锋这一被告方却并没有反映呢?”
老人乐了,摆摆手,“不一定陈锋这一县委一把手不如你懂得多了?”
“那是他柔弱!”
孙小舟多重哼了一声,“换我是县委一把手得话,肯定能整得杜伦硕悲痛欲绝!”
“软弱无能,大家觉得陈锋软弱无能?”
老人听闻一愣,哑然地瞪大双眼看见孙小舟,“小舟,自信是好一点的,可是盲目的自信也就成了狂妄自大了!”
“我和你说,陈锋此人不容易的。”
老人乐了,“我识人非常准的,陈锋这个家伙是那种一鸣惊人,一鸣惊人的类型,别看他如今讲话客客气气,似乎是个大肚弥勒佛。
可是,这类人一旦下手得话,不良影响也会让你提心吊胆的。”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一顿,“你不相信得话就等着一下吧。
正确了,小舟,很快就年末干部调整了,你想好了好去处并没有?”
“祖父,否则,我要走基层去锻练2年,然后回家当县长?”
孙小舟嘿嘿一笑,跑过去坐在老人身边,“实际上,我就是舍不得离开你身旁啊。”
“二傻子,你没办法一辈子都留到祖父身旁啊。”
老人轻轻地抚摸着孙子的脑壳,“并且,好男儿志在四方啊,你终究是要摆脱这一步的。
现在国家政策越来越注重经济社会发展了。”
“你要是没有基层工作经验,这读你未来官运会非常不利……”孙小舟听到非常认真,最少看上去很用心。
“这样吧,明日给陈锋打一个电话,请他去家里吃饭,那时候,我和他提一提你这件事情。”
老人叹了一口气,脑壳往凳子上一靠,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好啦,快点洗把脸,马上要用餐了。”
“好,那我去洗脸了。”
孙小舟快速离开了。
“或是落日好呀,不容易晒得人晕沉沉。”
老人睁开眼睛,看见远方的水波荡漾,若有所失,“但无奈落日出,傍晚至!”
酒足饭饱以后,杨尘光返回二楼洗把脸准备睡觉,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号码是张颖打过来。
“张颖,中午不休息一下吗?”
杨尘光笑嘻嘻地接通电话。
“你这家伙呢,当上县委一秘都不告诉我一声的”麦克风那边的张颖似乎有点不开心了,“这已经是苏逸然告诉我的,否则,就我一个人不在乎的说说呢。”
“你知道的,给老板服务项目比较忙的,时长基本都不是他的。”
杨尘光摸了下颌,尽管没有想过跟张颖发展趋势一段感情,可是,也不得不照顾一下她脸面啊,终究,她可是张平峰的大女儿呢。
但是,不和张颖说实话又怎么能够阻拦她深陷进来?
脑海中忽地划过一道聪明,苏逸然,自身能通过苏逸然带话,告知她说自己如今不愿谈感情,只想要一心扑在工作上。
不好,那样难道不是再讲自身瞧不起张颖?
并且让我的好朋友知道,反而可能更让其丢面子。
但是,算得上是张平峰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