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王奇方慕然)_《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山海镜月”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王奇方慕然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内容介绍:一代武者竟然穿越到了修仙世界,成了一个灵力低微的废材
好在还能习武,重修武道,炼就先天道体,怒斩阴阳
修仙之路阻碍奇多,危险丛丛,且看他如何斩尽一切,获取仙丹,一人一剑浪迹三千世界……

小说: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山海镜月

角色:王奇方慕然

小说《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是网络作者“山海镜月”写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详情:乌家堡弟子全部撤到了远处,这场惊世之战,他们连边都沾不上,更远处还有不少镇上的武者前来观看,里许之外,除了剑枪对撞之轰鸣,再无其它声音。两人你来我往,瞬间已是百多招,王奇尽演覆雨剑六大剑式,这种时候,像是青城剑法中的杀招之类,根本无瑕施展,只有最简单,最快捷的基础剑式,才能最快的给予敌人打击。这六大剑式便是此种剑术,可连可散,分合如意。乌莫城久战不下,暗赞一声,这少年好深厚的功力,他突然冷哼一声,这声音如重鼓敲在心头,是音攻!王奇耳中嗡嗡作响,但他神念如钻石,这点音攻完全构不成威胁,自小便练习养神卷,更有雷音炼神这等上乘功法打磨神意,最善防守此类攻杀术,就见他五指松开,寒铁剑脱手而出,凌空剑击。乌莫城眉头一皱,大枪抖动,把剑挑飞,本来还想王奇为何弃剑,但看那剑虽无人握持,仍旧在施展各式剑法,于空中不断刺向自己,比王奇握剑时更加诡异莫测……

评论专区

嘉佑嬉事:妖魔鬼怪挥手就在皇宫里杀了成千上万全副武装的禁军。这种力量体系朝廷还能维持统治就很奇怪。还有京城里出现一万多个杀手围攻宰相府什么的。这国家乱成这个样子还维持太平一千八百年。

哎,人王:精品起点的评论我是接受不了的 为什么奇幻小说的主角就一定要是高富帅呢

初始之书:【义妹系列】背景设定近于《巫师世界》,开头模式神似《剑道真姐》,再加上最早介绍给读者的亲妹妹接下来被抖出的包袱实系虚化的滚开式小把戏,目测主角杀妹证道有望。 PS:已经太监了……

重修武道:他炼就先天道体

第15章

乌家堡弟子全部撤到了远处,这场惊世之战,他们连边都沾不上,更远处还有不少镇上的武者前来观看,里许之外,除了剑枪对撞之轰鸣,再无其它声音。

两人你来我往,瞬间已是百多招,王奇尽演覆雨剑六大剑式,这种时候,像是青城剑法中的杀招之类,根本无瑕施展,只有最简单,最快捷的基础剑式,才能最快的给予敌人打击。

这六大剑式便是此种剑术,可连可散,分合如意。

乌莫城久战不下,暗赞一声,这少年好深厚的功力,他突然冷哼一声,这声音如重鼓敲在心头,是音攻!

王奇耳中嗡嗡作响,但他神念如钻石,这点音攻完全构不成威胁,自小便练习养神卷,更有雷音炼神这等上乘功法打磨神意,最善防守此类攻杀术,就见他五指松开,寒铁剑脱手而出,凌空剑击。

乌莫城眉头一皱,大枪抖动,把剑挑飞,本来还想王奇为何弃剑,但看那剑虽无人握持,仍旧在施展各式剑法,于空中不断刺向自己,比王奇握剑时更加诡异莫测。

“御剑术!!”

乌莫城惊震不已,这少年小小年纪,竟有这等功力,这等神奇剑术,不可思议!

王奇以混元丝御剑击上路,自混元丝练成之后,他就一直在心镜空间琢磨用处,在那里他思维大开,灵光如泉,御剑之术也是新练成的招式,他以神念御混元,甚至比手上还要灵活多变。

就看那寒铁剑角度刁钻,剑式如羚羊挂角,毫无轨迹可寻,快如疾电,要是他自己使剑,通过身体动作,还可猜测一二,但这以气驭剑,更是诡谲无双!

他分心二用,双手震动就是一式风云散手,攻向敌人下盘,上下交攻。

乌莫城没料到他有御剑之术,一招不查,稍落下风,但他乃是神意高手,另有神庭秘技,就见他眼露寒芒,这寒芒从他眼中出现,光芒大盛。

这是乌莫城的绝招,名叫:惊魂刺,目光所到,神意所至,中了此法,就像被拿了魂魄,呆立不动,只能引颈等死。

王奇眼前一亮,只觉有毫光闪动,随即便有一束神光进入眼中。

神海之中,一道毫光蓦然出现,当空大亮,随后便朝着他的神念撞去,这毫光是乌莫城一缕神意所化,善能攻伐神念。

王奇见到此物之后,暗自冷笑,心说这般手段也敢来拿他,他神海之中忽有风云变幻,一座大磨幻化而出,山海九劲大磨盘!

那毫光不明就里,一闪而入,大磨上下转动绞合,里面再无声息。

战斗中的乌莫城蓦然间灵台剧痛,他一缕神意已被磨成渣粉,万没想到这少年的神念竟也如此强悍,不是神意却胜神意,这怎么可能!!

他头虽痛,却意不慌,眼中沉静至极。

但是两次失利已让他彻底处于被动之中,而那王奇的散手,风云式已近在眼前,他大枪抖动,对上方就要临头的寒铁剑视若无暏,一式回身枪就戳向王奇心脏。

自己若中剑,那少年也要被扎死,竟是想以两败俱伤的打法,来逼王奇退去,搬回劣势。

战斗之中,瞬息万变。

大占上风的王奇怎能与他拼命,就见他招式一换,霎时间就是飞砂走石,踏动闪星步,人已不见踪影。

上空寒铁剑斩向头颅,乌莫城不得不再使枪击走飞剑,正于此时,王奇出现在他身后,双掌交织,就是一招擒龙散手:裂空式。

裂空者,意为撕裂空间,是擒龙术中最狠的一招,他以风云式攻下盘,再抓砂飞石,蹲身闪步间就到了他身后,一伸手就抓住了乌莫城双脚,肢体相撞,短兵相接!!

王奇山海劲猛然暴发,近万斤巨力带着两大神通就冲进了乌堡主的身体之中,他虽有护身真元,但在碎元神通之下,一触即破。

护体真元破碎,真元势如破竹,瞬间便侵入百脉,震荡破坏,大势已去。

“好!!!”

乌莫城此时竟然大喊一声好,一招走错,满盘皆输。

他万没料自己护身真元竟然触之即碎,这少年功力得有多么浑厚,真是不可思议!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强大,自己能死在他的手下,也算死得其所!

他语气平静,但这声好却是震动四野,也是他最后的声音,这斩了自我的无情之人,视性命如草芥,便是对自己也一样,他只为这场惊世之战,这少年高手而喝彩!

王奇不为所动,只见他肩膀甩动,腰力勃发,双手就是一展,似要把那空间都撕裂了!

“嚓啦,咔嚓。”

一阵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之后,漫天血雨当空洒下,那乌莫城竟然被撕成两半!

他双手各持一半尸身,伫立在血雨之中,周边内脏散落低垂在地,好似魔头现世正吃人。

四野无声,只有寒铁剑嗡嗡作响,剑鸣不休,围着王奇缓缓转动。

乌家堡弟子看了个目瞪口呆,纷纷悄然退走,这明显是仇敌索命,神意高手之间的大战,散了散了,分行李散伙吧。

他们对这乌家堡感情也不深,概因主子脾气不好,动辄打骂,但一时之间心里又空落落的,不知该向哪里而去!

镇上的一些村民却没有散去,他们壮着胆子向王奇走来。

王奇正在整理乌莫城尸身,毕竟是神意境强者,不能让他死无全尸,一本功法映入眼,封面以古体书写两字:惊魂!

“你这后生,为了何事杀掉乌堡主,却让我们以后怎么办啊。”有一老者怒喝道。

“是啊是啊,堡主建立坊镇,护持我等三十年,如今却被你这魔头杀害!魔头!”一妇人尖叫道。

“魔头!!”“魔头!!”

王奇转身看向这群镇民,见他们厉声骂他,却只是敢怒不敢动,你看他们,把恶人当靠山,恶人欺他时,他敢怒不敢言,却在背后说三道四,恶人欺负别人时,他又暗自心欢,表面上却安抚别人,以示已善。

恶人死时,靠山没了,再看他那嘴脸!

王奇默然不语,心中暗叹…

他走到一处空地,挥剑之间便开了一个坟坑,把乌莫城下葬,转眼之间,一座新坟便做出来了,王奇把大枪立在坟前,转身就走。

他满身鲜血,又看向群仍在谩骂他的镇民,这一眼他以神念加之,在黑夜之中寒芒闪动,众镇民只觉如坠深渊,心中惊骇万分,以为这魔头又要吃人,大声叫嚎着四散奔逃,转眼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然而却有两人留了下来,一位五六十岁的老者和一位少女。

“少年人,老朽有一事不明,还请告知。”老者脸色沉静道,旁边少女却有些惧怕。

王奇见他们没有敌意,便回答道:“阁下请说。”他呼吸缓慢均匀,单手持剑,亦是做好了再战斗的准备。

“我听说,你是少霞山弟子,可是师仙子门下?”老者端正身形,看着王奇问道。

“正是家师。”王奇正色回答。

“这就奇怪了,师仙子当年风采卓越,这乌莫城就是他的追求者,不知你们为何而战?”老者眉头一皱,问道。

王奇当下就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一丝不差,他也暗暗纳闷,师尊的追求者怎么和他打生打死的,那人的妻子更是见自己如仇敌。

老者听完王奇所说,思量片刻,不由长叹一声:“原来如此,造孽啊….”

“这事到底怎么回事?小子也是一头雾水。”王奇问道,他刚才实是不解,那乌堡主哭笑自杀到底为何?

“当年乌莫城追求师仙子未有结果,据说得了一幅画像,视若珍宝,却被他妻子发现,一怒之下闹的是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那费思香因妒成恨,竟然绵延到了今日,真是不可思议,如今却落个如此下场,唉—,造孽,造孽啊。”老者连连摇头,也为这恩怨之离奇大声叹息。

“这,怎么会是这样!!”王奇听的是目瞪口呆,他是真的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真是匪夷所思。

“唉,这情之一字,真能杀人啊,乌莫城乃是斩情而到神意境,却不想今日还了回去。”老者看着那座新坟,微微叹息。

“多谢阁下告知缘由。”王奇抱拳致谢。

老者问道:“不必多礼,你师尊近来可好。”

“师尊一切安好,不知阁下怎么称呼?”王奇说道,这老者藏尽真元气血,他也看不明白,不知深浅。

“在下谢真安,这是小徒谢雨燃。”谢真安介绍道。

“见过王奇师兄。”谢雨燃见自己师傅与这少年交谈的不错,也就不怕了,“师兄,你是师仙子门下,她真的是美若天仙吗,在白云城现在还有师仙子的传说呢,当年可是大闹了白云城,厉害的紧。”果然是女孩子,思路跳脱。

“雨燃,不可妄自非议。”老者厉声训斥。他又对王奇说道:“小友莫听她胡说,都是些陈年传闻,当不得真。小友应该是去白云城吧?”

“正是,听闻白云城有一炼剑宗师,正要去拜访。”王奇点头说道。他在心中却暗自想道,师尊当年是怎么大闹白云城的,这女孩子竟然都听得传闻。

“哦?是要去找岳横山啊,他现在基本上已不再亲自炼剑,那老头有些不好说话,凡事若是顺着他,则有些可能。不过,你是师若水的弟子,他应该不会与你为难。”谢真安指点道。

“多谢阁下指点。”王奇谢道。

“若小友有空,可到少明山来坐客。”老者拱手说道,意要告辞。

“若人闲暇,一定去拜访。”王奇告别二人,也离开乌家堡。

这场战斗曲折离奇,杀人非他本意,却是造化弄人,死了一家子,可惜,可惜啊!

王奇躺在牛背上,看着满天星辰,心有感触,杀人他非是第一次,但今天这个事儿真的是无言可表,让人叹息。

不过这乌莫城也是个奇人,以斩情入神意,杀已身再进阶,这是走的无情之道,也是个入道之人。

朝闻道,夕可死矣。

点此继续阅读牢记本书作者:【山海镜月】不迷路,进入APP直接搜作者即可找到,点击👇方点此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