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白事暴富那年》林染赵慧完结版免费阅读_(我靠白事暴富那年)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金十六”的《我靠白事暴富那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师父死后,他继承了衣钵,成了白事先生,并且答应师父三年不会离开村庄
在他这行有一个规矩,透露天机太多,就会五弊三缺,俗称缺一门,而他偏偏不信命……
钱,他自己守,伤,没人能伤他,而娶媳妇……
他觉得,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的!毕竟,他这一行,一单就可以获得很多利益

小说:我靠白事暴富那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金十六

角色:林染赵慧

火爆新书《我靠白事暴富那年》是由网络作者“金十六”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敏姐坐在副驾驶,瞟了一眼林染:“听说苏茉离婚,带着五岁的儿子回来了。”吱——林染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后排正在打瞌睡的华子,一个惯倾撞到了副驾驶的坐椅上,他揉了揉脑门,呲牙咧嘴的嘟囔:“林哥,你悠着点啊,看把我磕的……”“前面有黄皮子过马路,我不得让个道么!”林染自打记事起,师父便叮嘱他,但凡像狐狸和黄皮子这样的动物从你面前经过,都要自动的避让。华子好信儿的往前面一望,好嘛,黄皮子一家正不紧不慢的走着呢!敏姐斜了林染一眼,笑笑不说话。等黄皮子都过去了,林染继续开车:“苏茉回来怎么不跟我们这些同学说呢?”“那谁能知道?!”“等我忙完的,就去看看她,当初她结婚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不同意,好端端的嫁得那么远,要是挨欺负了,都没人帮她。”林染说道……

评论专区

最强教皇:老书,脑洞能看,废话太多,文笔特别差。

召唤悍妞:设定新奇,后宫,太监。

天醒之路:整书的打斗给人的感觉就是战争题材、子贡画风。真是网游写多了,除了郭有道死的那段,死人毫无紧张感和凝重感。

我靠白事暴富那年

第6章

敏姐坐在副驾驶,瞟了一眼林染:“听说苏茉离婚,带着五岁的儿子回来了。”

吱——林染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后排正在打瞌睡的华子,一个惯倾撞到了副驾驶的坐椅上,他揉了揉脑门,呲牙咧嘴的嘟囔:“林哥,你悠着点啊,看把我磕的……”

“前面有黄皮子过马路,我不得让个道么!”

林染自打记事起,师父便叮嘱他,但凡像狐狸和黄皮子这样的动物从你面前经过,都要自动的避让。

华子好信儿的往前面一望,好嘛,黄皮子一家正不紧不慢的走着呢!

敏姐斜了林染一眼,笑笑不说话。

等黄皮子都过去了,林染继续开车:“苏茉回来怎么不跟我们这些同学说呢?”

“那谁能知道?!”

“等我忙完的,就去看看她,当初她结婚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不同意,好端端的嫁得那么远,要是挨欺负了,都没人帮她。”林染说道。

敏姐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来了句:“谁说不是呢!”

“???”华子一脑门子的问号,苏茉又是谁?

林染没再说话,他先将敏姐送回了家,然后带着华子回了门市,明天一早四点之前就得到宋叔家。

这一晚,林染只睡了四个小时,这样的生活作息对他来讲已经习以为常。

二人连早饭都没吃,林染开着灵车直接去了宋叔家。

看到门前停着的二十多辆轿车,华子感叹道:“我参加了三场葬礼,只有宋叔家排场大!”

“人家这些年人缘啥的摆在那里呢。”林染快步走进了大门,对旁边站着的众人说道:“咱们今天走得早,安排了头炉,还有啊,千万别空车走,每辆车上除了司机,必须坐人才行!”

“知道了!”大家应了一声。

林染清点要带去火葬场的东西,然后对宋叔说道:“到了火葬场,拿着老太太的旧衣物和纸钱去她属相那里烧掉,然后开追悼仪式,最后看一眼老太太。”

“行。”

经过了一晚上,宋叔的情绪很是低落,母亲刚死,他觉得解脱了,可一想到将来叫妈都没人答应的时候,那滋味真的很扎心,可是不拔老太太的氧气也不行了,氧气都买不到了啊!

三个小姑子垂头丧气的坐在一边,她们心里同样也不好受。

拿去坟地的东西都归拢好,林染在夹杂着哀乐声中喊了一声起灵!

这一次,林染没提醒孝子贤孙们哭几声。

突然,老太太最小的女儿嗷地一声哭了:“妈,你走了,我连娘家都没了……以后我只能上坟地叫你妈了,妈——”

好嘛,这一嗓子,另外两个女儿都跟着哭了。

就连前来帮忙的人,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宋婶冷漠地站在一边看着,她对老太太的恨已经刻入骨髓,绝对不会掉一滴眼泪。

但是,她也理解三个小姑子的心情,母亲虽然作妖闹腾,可那毕竟是她们的亲妈,这份骨血亲情是真真切切的。

三姐妹扶着棺材不让上灵车,最后还是被亲朋好友拉走了。

林染一脸淡定的看着,这些对他来讲都是小场面。

华子留下来等着上坟地,林染开着灵车出发了。

距离市里需要一个小时,林染到达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二十了。

T市火葬场是早上六点开始,林染让宋家的人去烧纸,然后将死亡证明什么的交给工作员核实,又举行了追悼仪式,所有人围着尸体走了三圈,看了老太太最后一眼。

剩下的过程就很顺利了,宋叔抱着骨灰盒出来,坐上了灵车的副驾驶,他点了一根烟,对林染说道:“你说我妈会恨我不?”

“不会。”

“那就好。”宋叔心里敞亮了。

林染想到了梦中的宋老太太,人家只是想祸祸儿子点钱,别的倒是没啥想法,当然了,这事儿他不能跟宋叔说,容易把人家给吓着。

离开市里到坟地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

摆上了供品,林染让人放了鞭炮,然后便把老太太与老头儿合葬。

入土为安外加上烧掉旧衣物什么的,又过去了四十来分钟,宋叔带着亲戚们磕了三个头后,将身上的孝带摘下,用力的抖了几下,这算是结束了。

一行人回到了宋家,井然有序的洗了手,跨过马鞍,拿起一块糖放进了嘴里。

林染坐在屋内,开始核算所有费用,然后取整化零,待吃完饭后与宋叔结算。

“林哥吃饭了!”华子进屋叫他。

“走吧!”林染也饿得前胸贴肚皮了。

在吃饭的过程中,宋叔和宋婶跪下给所有人磕了一个头,这也是白事儿潜移默化的规矩,也是对所有前来帮忙的人表达的感激之情。

林染吃完了饭,又回到屋内,写了往后一个星期所有需要做的事情。

吊唁的人都自觉地走了,白事儿有规矩,家主不可相送。

宋叔坐在一边看着林染写的注意事项,然后拿出手机,支付了所有丧葬费。

这一次,林染挣了五千块!

所有事情都了了,林染带着华子回了门市。

华子欠儿欠儿的问:“林哥,这次挣了多少钱?”

“不该你问的少打听。”

林染最不乐意回答这个问题,说挣多了吧,容易引起别人的眼红,说挣少了吧,谁特么的也不相信,所以干脆不说,省得闹心!

华子讪讪的一笑:“行行,我不问了!”

林染挥了挥手,示意华子滚楼上睡觉,他则是拿着手机,打开了微信,划到了多年未联系的苏茉那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给她发消息。

这时,隔壁开超市的红姨来了。

林染眉头一皱,一看到她,这辈子就不烦别人!

红姨毫不自知的走到林染面前,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顶着那张不知涂了多少层粉的老脸,笑嘻嘻的说道:“大染,又挣着钱了吧!”

“谈不上吧,跟红姨比,全是小钱!”

“你要说是小钱,那啥叫大钱?”红姨一点也不相信,嘚瑟的挑了挑眉:“行了,你也别跟我在这装了,我过来是有好事跟你说,你猜猜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