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李威)我在东莞的十年_我在东莞的十年热门小说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我在东莞的十年》,是以阿七李威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执笔巽风”,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和妹妹是野种,母亲跑了
妹妹亲手误杀了父亲
为了生存,为了活着,我带着妹妹来到了东莞
东莞的天真黑!

小说:我在东莞的十年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执笔巽风

角色:阿七李威

强推热门都市小说小说《我在东莞的十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执笔巽风”。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你知道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有这样的运气,你有的选,我没有。”“我弟弟有严重哮喘,光是每天吃的药就要一百多块,所以我希望你别怪我做的选择。”“之前的事谢谢你帮我,以后我会慢慢还的。”阿七的话让我明白了,今天为什么她要把我带到她家里来,是为了证明给我看她有不得已的苦衷。阿七说这些的时候,留下了眼泪,但是却没有一丝痛苦,没有一个抱怨的样子……

评论专区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垃圾人想骗钱,找的垃圾写手写的垃圾广告

我家的大明郡主:这本书里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智商是合格的,简直感人,机关工作人员要是都是这智商情商,这个郭嘉药丸啊!

犯罪心理:bl。看到四声太虐了,哭到不行。放了半年才继续。这个写的真棒

我在东莞的十年

第13章

“你知道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有这样的运气,你有的选,我没有。”

“我弟弟有严重哮喘,光是每天吃的药就要一百多块,所以我希望你别怪我做的选择。”

“之前的事谢谢你帮我,以后我会慢慢还的。”

阿七的话让我明白了,今天为什么她要把我带到她家里来,是为了证明给我看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阿七说这些的时候,留下了眼泪,但是却没有一丝痛苦,没有一个抱怨的样子。

我看着她,内心突然很酸楚。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好一会,原本打算说出口的慰藉却突然变了个意思:“其实你不用和我说这些的,这些是你自己的事,我没法干涉你的选择。”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瞬间就后悔了,我刚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错了。

阿七眼神空洞的看着我,咬着嘴唇硬生生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对啊,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想开口辩解,但是她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

“天不早了,你才刚刚出院,这几天好好休息,我送你。”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为我带路。

我跟在她身后,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在心里骂自己怎么那么傻逼,什么话都往外说!

考虑许久后,我看着阿七决绝的背影,准备拉住她解释清楚刚才的事。

可突然原本寂静的木兰巷,传出一阵“哐当”打砸声。

随之而来的还有阿七父亲的惨叫声。

阿七听见后,脸色骤变,转身向家里跑去,我也赶紧跟上。

等快到家门口,远远地就看见三四个人围堵在阿七家门口,里面还不停传来阿七父亲的哀嚎,以及陌生男人催债的声音。

只见阿七父亲跪在地上,两手抬起合十,对着正坐在床上的男人不断求饶。

对于他的话,白衣男人根本不予理睬,手里不断把玩着给阿七弟弟治疗哮喘的药,冷笑道:“老不死的,你他吗有钱给你儿子买药,没钱还老子的债!跟我玩刺头那一套是吗!”

白衣男人扔掉袋子,一拳打翻他,跟上一脚踩在男人的脸上,不停用力的摩擦。

阿七推开挡在门口的把守,跑到白衣男人面前“噗通”一声跪下去。

“谢哥,谢哥, 求你别打了,钱我还我来还,求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给我点时间,我保证能还上!”

阿七哭的梨花带雨,抱着白衣男人的大腿不断哀求。

白衣男人神色冷峻,一脚踹开她,开口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今天是你爸约定好的还款日,如果今天我就这么放了你们一家,这事传出去了我白无常谢鑫还怎么在东莞混!”

“时间我可以给你,但是必须要给你们点教训,我要告诉所有人,欠我谢鑫钱不还,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谢鑫一脸玩味的掐着阿七的脸,抬手招呼手下进来。

阿七看见这一幕,惊慌失措的把弟弟护在怀里,畏惧的往后躲了躲。

“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着的,钱还得靠你还。”

谢鑫的手下冲上前摁住了阿七父亲,随后他从阿七怀里一把抢过她弟弟,不管不顾的把小男孩拖在一起。

阿七弟弟被吓得嚎啕大哭,谢鑫死死将其摁住,取出别再腰间的榔头,对着父子俩的手背比划。

“他俩的手,就当是这次的利息!再给你十天时间,筹够两万还我,不然下次我再来,砸的就不是手,而是头了!”

这近乎丧心病狂的一幕彻底吓坏了阿七,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不停朝着谢鑫磕头求情。

谢鑫冷酷一笑,高高的举起榔头,作势就要朝父子俩的手砸下去!

关键时刻,我冲上去拽住谢鑫的衣袖,再看向阿七已经被吓得捂住脸不敢继续看下去。

“特么的,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拦我办事!”谢鑫举着榔头对准我,他的手下也纷纷走上来把我围住,“想逞英雄是吧,今天老子成全你,两只手的利息算你头上!”

“我是李世明的人!”

眼见谢鑫一伙人准备动手,我赶忙把李世明搬出来,听见我这么一说,原本杀气腾腾的谢鑫立刻拉住手下,狐疑的看着我。

白无常——谢鑫。

李世明和我说过他,是他妹妹李佳慧手下的人,外界对于他最直面的评价就是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听说他和黑无常——范晏两人,是李佳慧的得力助手,左膀右臂。

“我可没在忠义会里见过你,小子你知道冒充忠义会的人下场是什么样的吗!”谢鑫看着我的眼神寒意十足,就是毒蛇在狩猎猎物时候的样子,如果我露出半点心虚的表现估计他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把我撕碎!

为了证实我说的话是真的,我拨通了李世明的电话。

电话另一边的他很吵,似乎正在酒吧里享受,我把眼前的事一五一十的和他说了一遍,他转头让我把电话给对方。

谢鑫将信将疑的接过电话,确定了是李世明后,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二人不知道在电话里说的什么,我只看到谢鑫不断陪着笑脸,嘴里是是是个不停。

电话挂断,谢鑫让手下松开了阿七父亲和弟弟。

他走到我面前,双手搭在我肩上,上下打量着我挑衅一般的说道:“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有李世明保你,敢坏我的事,等着你欠我两只手,我一定会回来取得!”

说完他转身看向阿七:“十天!两万!再不还,别说是李世明,就算是李崇武来了也不管用!”

等到谢鑫一行人走后,阿七瘫坐在地上紧紧抱住止不住哭泣的弟弟。

阿七父亲在知道我是李世明的人后,也不敢在胡乱说话,而是坐在一旁满面愁容的叹道:“十天,两万块,从哪来哟!抢都不一定能抢到这么多!”

我想帮她,但是奈何我也没有钱,先前李世明给我的一万块我给了东叔,现在也是身无分文。

如果我问李世明要,他应该会给我,但是因此我也就欠下他一个人情,这是我最不想做的事。

“两万,你打算怎么还。”我问。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

我帮阿七收拾完家里的残局后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脑子里闪过月光下阿七双眼空洞看着我的那一幕的时候,我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难受滋味。

怎么想都想不通!

街上陆陆续续出摊讨生活的小贩很多,地摊文化也算是当时东莞的特色之一。

我找了个炒河粉的摊子坐下,准备填饱肚子回面馆。

可当我刚坐下的时候,一个卡片顺着我敞开的上衣口袋掉在地上,等我捡起来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这是崔雪莉给我的名片。

我拿在手里看了下,飘雪贸易有限公司,感叹这名字起的还挺大气,又重新把名片塞回兜里。

河粉吃到一半的时候,我面前突然坐下一个一个男人。

我警惕性的盯着他,他也察觉到了我提防的目光,笑着对我说这附近没坐了,过来拼个桌。

这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穿着短袖衬衣,下身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一头短发,身材健壮很干练,和王朝有的一比。

最主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刚才他是笑着对我说的,但是我总感觉和他对视的时候,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下意识的直觉告诉我,眼前的男人绝对不是善茬,坐到我面前绝对不是拼座那么简单。

我叫来老板准备结账走人,刚扔下钱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原本正在吃面的男人突然抬头喊住我。

“喂,老弟,朱军是你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