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年代纪事)闫思蕊闫思蕊_闫思蕊闫思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之年代纪事》是作者“秋天的信”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闫思蕊闫思蕊,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闫思蕊是热文《重生之年代纪事》的主角,小说是一本现代言情长篇文章,“秋天的信”是

小说:重生之年代纪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秋天的信

角色:闫思蕊闫思蕊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之年代纪事》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秋天的信”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汉市的春天还留着些许的寒意。今天是3.8妇女节,老板大发慈悲给公司的全体女性员工放假半天,几名女同事正兴奋地收拾着自己的包,顺便商量着午饭吃什么,闫思蕊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手机就响了起来。“Hey,Siri。”闫思蕊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兴奋的喊道。听筒音量并不大,可架不住办公室安静呀,这么一大嗓门嚎出来周围的同事可都听见了,她对着众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小声说到:“兰姐,你要干嘛……

评论专区

食灵灵:好书,除了更新很慢

回到1981:假借穿越的正太养成故事,作者竟然下得了口,还成。

登顶炼气师:这女主是作者真实经历吗?这是琼瑶剧吗?女主她妈能不能不要这么脑残?有其母必有其女,哪怕现在这个女儿心向主角,也只是立场问题,但这个闹腾劲,其本质还是个脑残

重生之年代纪事

第1章相亲

汉市的春天还留着些许的寒意。
今天是3.8妇女节,老板大发慈悲给公司的全体女性员工放假半天,几名女同事正兴奋地收拾着自己的包,顺便商量着午饭吃什么,闫思蕊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手机就响了起来。
“Hey,Siri。”
闫思蕊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兴奋的喊道。
听筒音量并不大,可架不住办公室安静呀,这么一大嗓门嚎出来周围的同事可都听见了,她对着众人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小声说到:“兰姐,你要干嘛。”
闫思蕊不止一次为自己的名字而烦恼,并且反抗的话说过无数次,可放在她兰姐身上压根就没用,闫思蕊只把怨气都撒在了某某斯和自己手里的水果手机上。
“你放假了吧,下午有空吗?”
“没空。”
兰姐这样问准没好事儿,闫思蕊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行,现在出门,你家对面的洗浴中心见,我在大厅等你。”
兰姐说完立即挂断电话,根本不给闫思蕊拒绝的机会。
兰姐名叫兰锦,是闫思蕊的好姐妹,两人同年生,今年都是32岁,在上一家公司工作时认识的。
身为同事的她们关系并不好,也不知是怎么了,相反辞职后两人关系反倒亲近了起来,不说是闺蜜吧,但称一句小姐妹儿还是没问题的。
而她兰姐最大的一个爱好就是给她介绍对象,闫思蕊父母离异有了各自的家庭,自然就不管她了,而她是和奶奶爷爷一起长大的,但爷爷奶奶也在她念大学时相继去世了,所以从那时起她一直都是一个人。
不过有一点还好,爷爷奶奶生前把房子过户给了她,不管怎样她都还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兰锦结婚早,32岁二胎都生了,再看看她,到现在还是单身,独自幸福的事情兰锦可做不出来,见没人管她这些事儿,自己便担起了这个重任。
闫思蕊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她兰姐给她介绍的对象条件都很不错,可闫思蕊被兰锦安排相亲无数次后,她做出来了一个总结:她兰姐年纪大了后,越发的不靠谱了。
当闫思蕊站在洗浴中心时,就该想到这事儿不简单。
当她和一名陌生男人交换微信时,这就该想到她又被她兰姐给抗了。
那男人扫过闫思蕊的二维码后,看到她的微信名后,开玩笑的说到:“闫思蕊,Siri,你的名字真有意思,你朋友会不会对你喊Hey,Siri然后你和手机同时答应。”
面前的男人话音刚落,她的手机机械的回答:“我在。”
两人瞬间就有些尴尬。
如果不是公司有要求必须用真实姓名,她绝对不会给人开她玩笑的机会。
不等闫思蕊说话,兰锦直接就把她拖进了女生浴室。
闫思蕊就很奇怪,先不论她兰姐哪里找的这么多男同志给她相亲,就这地点,洗浴中心相亲合适吗?
“啊,兰姐,合适吗?”
闫思蕊瞪了兰锦一眼,表情严肃的问道。
兰锦露出一脸你不知我苦心的表情,回道:“怎么就不合适了,你看看啊,在咖啡厅相亲没成,在餐馆相亲没成,在自助餐厅相亲没成,在游乐园相亲也没成,在书店相亲还是没成,这绝对是相亲的地点没选好,相信我,这次在洗浴中心相亲一定没啥问题,实在不行咱们下次换成游泳池相亲也行。”
“那还是相亲吗?”
闫思蕊无语,无论是洗浴中心相亲还是游泳池相亲这两地方都不合适。
兰锦一脸激动的说到:“怎么不行了,你要相信你小姐妹儿啊,你小姐妹儿不会坑你的。”
“你确实不会坑我,因为你自已就是个坑。”
闫思蕊无奈地说到:“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吗?”
“我要是提前告诉你,你不来了怎么办,这可是我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一会儿咱们进去后先洗澡做汗蒸,然后晚上去自助餐厅碰头,这里面的自助餐可好吃了。”
“你是为了吃才约到这里的吧。”
她就知道是这样。
兰锦茨口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我信你个鬼,我是有多傻,信你的那些鬼话。”
闫思蕊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朝里走,不理她兰姐,毕竟花了钱了,干嘛要浪费呀。
两人转了一圈找到了换衣柜,正换着衣服,兰锦见她不说话以为她不高兴,便出言解释道:“其实那男的还不错,是老高的同事,工资和老高一样,一个月工资一万多,家里拆迁两套房呢,父母健在还独子,关键是公婆住对门,即不用住一起就能帮忙带孩子,多好的事儿呀,不像我们家,老高提前了解过,他只是人比较老实社交小了点,所以才拖到35还没结婚。”
老高是兰锦的老公,他们家就是一大家子挤在一间60平的小房子里,上两,下两加上他们,一共6口人,住起来的确紧紧巴巴的,相比起来这男的条件的确是很不错了。
“我知道,你每次给我介绍的我也有认真了解过相处过的,只是都不太合适,希望这次能成吧。”
兰锦知道闫思蕊没说假话,毕竟她是介绍人,两人相处的情况她还是能了解到的,便答应道:“嗯,别有压力,不行你兰姐再给你找。”
“好,我知道了。”
关上换衣柜的门,两人拿着毛巾就朝里走了过去,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啪’的一声巨响。
两人回头,看到一名中年女人摔倒在她们身后,身上的浴巾也滑落了下来,幸好这里都是女人,倒也没什么。
两人离这名中年女人并不远,三步做两步迅速走上前搀扶,等人坐起来后,便问到:“您没事儿吧。”
那女人‘哎哟’了半天,这才缓过来说到:“没事儿,这地儿也太滑了。”
“是呀,您小心些,看看能不能起来。”
那女人试了试,可脚底像抹了油似的还没站起身就又滑了一跤,连带着上前搀扶她的闫思蕊和兰锦也摔倒在地。
‘咚。
’的又是三大声巨响。
“啊。”
“哎哟。”
“哎呀妈呀。”
而闫思蕊这一跤摔的有些狠了,她感觉眼前一黑,意识竟有些涣散了起来,随即她便听到身边的女人大声喊道:“血,血啊。”
“血,谁的血?”
闫思蕊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
恍惚间似乎听到了兰锦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思蕊,蕊蕊,快睁眼,别睡。”
没等她给出回应,脑袋一歪,彻底没有意识。